長宗我部國親 Chosokabe Kunichika

長宗我部國親長宗我部國親 Chosokabe Kunichika(1504年-1560年)

長宗我部兼序的長子,幼名千雄丸,綽號野虎。

長宗我部氏本為秦氏後裔,自稱是中國東渡日本的秦始皇重孫弓月君的後人,在第二十六世孫秦能駿之時,遷入土佐長岡郡的宗我部鄉,遂定苗字為「宗我部」。後來源平爭戰之際隨夜須行宗加入源氏,戰後行宗得到了長岡和香美兩郡封地,跟隨行宗的宗我部氏,也因此分在兩郡,演變成了長宗我部和香宗我部兩支。

戰國初期的文龜、永正年間,長宗我部氏屬於土佐八大勢力一御所、七大名其中之一的一個大名,根據《長元物語》的記載,當時土佐的勢力分布為「一條殿一萬六千貫、津野五千貫、吉良五千貫、本山五千貫、安藝五千貫、大比良四千貫、香宗我部四千貫、長宗我部三千貫。」長宗我部氏控有江村鄉、卄枝鄉、野田、大埇、吉原都總合三千貫知行。其中的七位大名被史稱為「土佐七雄」,七雄在內勢力最大的,當屬土佐郡的本山氏及安藝郡的安藝氏,不過在這個混亂時代之中最快冒出頭來的卻是國親之父長宗我部兼序。

長宗我部兼序乃一武勇、知略俱備的名將,同時擔任管領細川家下屬的寺社奉行,因而與管領細川政元的關係十分密切,兼序倚細川家為後盾日益壯大自家的實力,傲視土佐其他的國人眾,態度尤其輕慢,隱然有席捲土佐的徵兆。這番仗勢欺人的行徑引來了其他各家的不滿,更在背後譏諷兼序不過是狐假虎威而已,只是強權的壓迫下一切皆敢怒不敢言。正是福兮禍所依,管領家在左京太夫細川政元死後,為了爭權奪勢細川家內部嚴重分裂互鬥,背後的靠山轟然垮台讓長宗我部兼序瞬間陷入危機。永正五年(1508年),土佐國人眾以本山氏當主本山養明為首聯合了大平、吉良、山田組織三千聯軍圍攻長宗我部家。兼序率兵五百迎擊,在寡不敵眾的泰勢下自國分川敗走,岡豐城隨之被破,在命家臣放火燒城後兼序和妻子一同自刃。

就在岡豐落城之際,兼序嫡男千雄丸已經一早被家臣近藤用竹匡裝著,偽裝成商人逃出城去,直奔土佐西部的幡多郡中村御所往依國司一條房家。直處於細川家配下的長宗我部氏和源自攝關家的國司一條家頗有淵源,十六代當主備前守元親上洛時曾與一條經嗣學習禮法結下因緣,之後房家之父教房自京都逃難回到領地土佐幡多時也是兼序的祖父第十七代文兼首先表示恭敬之意並多加協助,自此兩家一直交誼親密。所以房家在近藤某努力的勸說下和考慮到兩家的以往的親密關係,答應庇護尚是孩童的千雄丸。

據說在千雄丸來到一條家的第二年,房家曾經在一次宴席間和長宗我部國親開玩笑說:「你能有膽從高樓上跳下來,我就幫助你復興長宗我部家族。」不料年僅七歲的國親立刻就從高樓跳下去。房家驚歎之餘,大讚千王丸不愧是名將之子,此後對他喜愛非常。也遵守信諾,果然在永正十三年(1516年)時,以國司名義向本山氏等國人眾交涉,達成各家退還掠奪之長宗我部家舊領和讓千雄丸回到岡豐城的協議。兩年後,千雄丸在十五歲時元服,取名國親,敘任宮內少輔,重建長宗我部家。

對國親來說復家的確可喜,但是眼下離他最終的目標「報仇」卻還有好長的一段路,國親振興家業的第一步就是安定領內、增強實力,與近鄰江村鄉內的國人眾理孝賴結交,並且把妹妹嫁給他。本來國親與吉田氏的姻盟只是看上他領有的長岡郡內十四村封地,而孝賴也是在四周勢力壓迫下尋一盟有靠山,結果這對義兄弟意外地投契,國親發現了孝賴不凡的才華、孝賴識見了國親遠大的志向,兩人一拍即合,吉田孝賴從此成為國親的軍師,為他運籌帷幄奠定了長宗我部家的碁盤。

在吉田孝賴的建議下,國親在致力富國強兵外,同時接受一條房家將女兒嫁給本山茂宗嫡子茂辰以求兩家和睦的意見,國親並不願意與有殺父之仇本山氏聯姻,為此吉田孝賴卻極力勸說國親答應,一來可以讓當年與本山聯合攻擊長宗我部家的其他國人眾對本山家離心,不血刃地解散其聯盟。二來可以讓正在起步中的長宗我部家換取暫時保持與本山家表面上的和睦,贏得更多準備的時間。三來此一盟約可降低本山家對長宗我部家往東、南兩邊發展的牽制,國親在反複考慮後終於鬆口允諾。

多年的養精蓄銳讓國親從天文十六年(1547年)起,可以放手一搏逐步地對周圍的國人眾用兵,首先直指從屬於一條氏的長岡郡大津城的天竺氏,接著出兵進攻大津以南的介良、下田,介良莊的橫山九郎兵衛不敵降服,下田城主下田駿河守則自持是有名的勇將,據城死守,最後兵敗與其弟七郎右衛門一同戰死。之後國親決定逼降浦戶港的水軍勢力長岡郡池城主池賴定,然而池氏家臣中有名的猛將岩松經重卻堅持迎戰長宗我部家,最後在國親家臣中島親吉以池萬五郎為內應除去岩松經重後,池賴定便讓其子賴和迎娶了國親次女從屬長宗我部家,就這樣除了本領江村鄉、卄枝鄉、野田、大埇、吉原都的三千貫知行外,經過國親的整頓長宗我部家已然將勢力擴充至長岡郡南方全部。此後布師田的石谷民部少輔,一宮的永吉飛驒守等亦相繼稱降,使長宗我部家的威勢更加水漲船高。

天文十八年(1549年),國親決定討伐當初有份參加聯合軍的楠目城山田氏,此時山田家的當主是治部少輔基通,基通雖然曾經以精通武事而名顯一時,但其不克治政的缺點也引起領下臣民的不安與反意,在國親接受吉田孝賴的計策派人放出流言,引起民心離反,然後趁隙一舉出擊楠目城,果然得到成功在是年秋末攻滅了山田氏。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五十歲的國親突然剃髮出家,入道後號瑞應覺世,並且在江村鄉八幡千歲山建立了兼序寺替亡父祈福。但是出家並沒有因此減緩他擴張領土的腳步,國親於弘治元年(1555年)先是蕩平了香美郡柳瀨氏等當地國人眾的動亂,然後威逼吉良家讓次子親貞入繼鳩佔鵲巢,之後國親便將目標鎖定在同出一源的香宗我部上,當時香宗我部家當主親秀的嫡子已經戰死,所以將弟弟秀通收為養子,讓位給他,而後來秀通眼見長宗我部家勢大遂決定投降並且迎國親的三子親泰為養子。不過此舉引來已經隱退的兄長親秀的不滿,親秀認為秀通亦有一子一女何必將家業讓人,秀通見無法說服親秀,索性命令家臣殺害親秀,時年十六歲的親泰順利入嗣香宗我部家,國親達成了併吞香宗我部氏的目標將勢力延伸到香美郡的東南部。

國親勢力的抬頭讓「土佐七雄」的稱呼淪為昨日黃花,長宗我部氏與七雄之中僅存的安藝、本山兩家及國司一條家四分土佐。在弘治元年(1555年)本山茂宗過世,由嫡子茂辰繼任家督後,認為時機已經成熟了的國親於弘治二年(1556年)悍然發兵攻打本山氏麾下的秦泉寺掃部,並與趕來援救的大高坂、國澤等氏交鋒,掃部兵敗身死,國親也在本山家的防線上打開了一個缺口。

永祿三年(1560年),國親出兵奪取浦戶灣另一端的本山家支城長濱城,當時國親以重新招徠和所領增加的條件吸引早年被其放逐的舊臣福富右馬丞在替本山家修建長濱城時在城郭上留下暗門。永祿三年(1560年)五月二十六日夜,國親率軍夜襲長濱城,從暗門突進奇襲,城主大窪美作守一時措手不及,轉眼之間已經兵敗城落。

又聞兵敗的消息,本山家家督茂辰怒不可遏親自率兵三千與岳父的一千長宗我部軍於長濱展開會戰。經過了半天的激戰,長宗我部勢擊潰了兵力較多的本山勢,本山軍敗走浦戶城後逃回的居城本山城,就在要更進一步攻向本山茂辰的居城本山城時國親突發急病,在移往浦戶灣對岸的種崎休養後仍回魂乏術,病死陣中,享年五十七歲,國親於臨終前還囑咐嫡子長宗我部元親:「一定要滅了仇人本山氏,替長宗我部家報仇!」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0582059/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