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喜多秀家 Ukita Hideie

宇喜多秀家宇喜多秀家 Ukita Hideie(1578年-1655年)

宇喜多直家的次子、母為圓融院、猶父為豐臣秀吉、正室為前田利家之女.豪姬;幼名八郎、初名宇喜多家氏、受豐臣秀吉偏諱「秀」字,名為宇喜多秀家,法號久福。

父親直家以狠辣的計謀擊倒主家浦上氏,取而代之控制備前與美作兩國,直家是個精於計算利害關係的人,當毛利家打敗尼子家躍為西國霸主時,他迅速加入毛利氏一方,但是當雄據中央的織田家與毛利家開戰並佔上風後,直家又如同牆頭草一般倒向織田家。

透過與織田家負責進攻西國的軍團長–羽柴秀吉豐臣秀吉)聯繫,雙方簽定盟約並且直家交出只有八歲的獨子八郎作為人質送往姬路城,秀吉在姬路城接見了這個俊美的幼童。

「眉清目秀,討人喜歡。」是秀吉見到秀家後的第一印象,因此雖然他是以人質的身份來到姬路城,但是因為秀吉的疼愛日子過的相當不錯,當時秀吉就想將他收為義子,但此時秀吉已收主公信長的四男作義子,若再收秀家為義子多有不便,所以此事也就按下。

天正九年(1581年),秀家的父親宇喜多直家感染絕症,壽命已如風中殘燭,身為同盟者的秀吉帶著秀家,從播磨姬路城起程,沿著山陽道至岡山城探病,在久臥病榻的直家床前,直家再三拜託秀吉擔任秀家的監護人替他照顧幼子。本來就十分疼愛秀家的秀吉握住直家的手,承諾一定會把秀家培養成一員能夠指揮大軍在全日本馳騁的大將。然後為了讓直家高興,雖然秀家年僅九歲,秀吉就在岡山城替秀家舉行戴冠禮,由他親自擔任儀式中的義父,之後命令商人出身的小西行長擔任秀家的太傅。最後命名時,應直家的請求,秀吉將「秀」字贈予秀家,從此秀家便名為宇喜多秀家

在秀吉探望之後不久,宇喜多直家便因病身亡了,作為秀家的監護人,秀吉再次來到岡山,他讓秀家承繼了家督之位,並在逗留期間和秀家建立了猶子關係,猶子也就是如兒子一樣,親密僅次於養子。信長死後,秀吉把秀家從猶子改作養子,使他正式成為豐臣家的一員。

多年來秀吉一直沒有忘記和直家的承諾,在秀家十三歲時,秀吉便上奏朝廷任命他為從四位下左近衛中將,讓他隨弟弟豐臣秀長由淡路國洲本城出發征討四國,並參加了攻打阿波國的木津城的戰役,兩年後又帶他一同征伐九州島津家,他才年方十五歲已任職從三位參議,接著又在小田原包圍戰中,擔任水軍總指揮官,建立功勞,後來秀吉發動文祿、慶長兩次侵略朝鮮之戰,秀家皆有參加且因功升任權中納吉。

秀家在九歲時就曾訂親,對方是秀吉之弟秀長的養女,可惜不久之後那個女孩就因病去世了。當時受封加賀、能登領百萬石的強勢大名是秀吉的知交–前田利家。利家從信長時代就與秀吉是好友,本能寺之變後雖然因為利家跟隨柴田勝家而導致立場不同,但在賤岳之戰中利家的善意撤退也成為秀吉勝利的關鍵,因此秀吉有意將這個多年的老友作為他的碁石給他加賀、能登兩國的大封賞。這時利家的三女阿麻已經是秀吉的側室,而四女豪姬則是秀吉和寧寧從秀吉任織田家的將領的時候起扶養多年的義女,秀吉常說:“我要替豪姬找一個天下無雙的乘龍快婿!”於是秀吉便作主將豪姬許配給秀家。

在秀吉的一眾養子中秀次已被秀吉當作嫡子秀賴的障礙誅殺,而剩下的三名養子中秀秋已送給小早川家作了養子,來自德川家的秀康也在娶了結城家的女兒後繼承了結城的姓氏與領地,秀吉只剩秀家一個養子仍在身邊,因為是扶持他長大的人,秀吉十分了解秀家的誠實與勇敢是可以信賴的。所以秀吉在自己行將就木前,他急切地想要建立一個完整的體制,以便在他死後,讓豐臣政權能繼續延續下去,很快他就擬出具體的想法把豐臣家分為決策的五大老和行政的五奉行兩部份。

五大老分別是負責主要決策的首席德川家康、官居大納言的次席前田利家,再往下是毛利輝元上杉景勝宇喜多秀家三人。而五奉行自然是以石田三成為首接著增田長盛淺野長政長束正家安國寺惠瓊等五人,秀吉在病床上口述了新的組織機構的名單並要求五大老和五奉行分別寫下效忠信,大約內容是說:在秀吉死後仍會遵守豐臣家的章程體制及各項規範,忠實地為秀賴服務,毫不懈怠。

慶長三年(1598年)八月十六日,秀吉再次將五大老請來病房,再度鄭重地將秀賴托付給眾人,眼前這般情景讓宇喜多秀家的心飛回九歲時父親直家同樣在病房懇請秀吉照顧自己的那一幕,現在的秀賴就像當時的自己,而秀吉則扮演了那時亡父的角色,但是身旁的德川家康前田利家能成為當初的秀吉嗎?毛利輝元上杉景勝能成為當初的秀吉嗎?自己能成為當初的秀吉嗎?他不知道。

兩天後深夜裡,秀吉死了。很快伏見城就變了天,五大老之首德川家康居然率先打破秀吉遺書中規定的各項禁止條例,私自與阿波蜂須賀、仙台伊達家等諸侯建立姻親關係,此事令死忠秀吉的五奉行之首石田三成憤憤不平,可是家康依然故我將在秀吉死前所作的承諾悉數拋諸腦後。

這時候,宇喜多家發生了一場動亂。秀家的人品與在戰場上的勇敢是無庸置疑的,但他在人事行政管理方面的能力卻顯得十分脆弱,這場動亂的主因有兩個人–中村刑部和長船紀伊守。中村刑部出身加賀原來是豪姬身邊的一個僕人,以陪嫁的身份從前田家裏來到宇喜多家的,他的社交手腕十分圓融,因此秀家讓他當了往返於秀家與宇喜多家派駐大坂備前島公館的首席家老長船紀伊守之間的聯絡員,給了他二千石領地,讓他當上末席家老。這件事引來宇喜多家中許多人的非難,原鄉意識重的備前人質疑為何這個無功無勞的外鄉人竟然可以領到二千石的封賞。

而長船紀伊守則是從先父直家的時代就一直跟隨的老臣,因為多年的資歷爬上宇喜多家事務管理的要職,他是另一個重用中村刑部的人,但是他的名聲並不好,他濃厚的偏私心態甚至在處理公務時亦玩弄權術惹起公忿,若非當初他在謁見秀吉時特意巴結,讓秀吉賜了他羽柴的姓氏,早就出亂子。

壞就壞在秀吉死了,家中的反長船派認為時機已到,各人統帥自己的部隊故鄉出發要到大坂討伐中村刑部和長船紀伊守兩人,巧在長船紀伊守正好在此時因急病去世,得到這個消息的刑部連忙離開大坂坐船登上伏見城拜見秀家,聲稱長船紀伊守是被坂崎直盛〈秀家的叔父忠家之子〉所毒殺,而且他們正全副武裝氣勢洶洶地向大坂城奔來,故鄉的本家與大坂的公館之間發生動亂在當時是十分嚴重的事件,秀家知道此事的嚴重性命接任首席家老之位的明石全登居間調停,可是明石並未成功說服調解,同是宇喜多家的家臣雙方居然還在大坂城爆發幾場小規模的巷戰,以澱川為界對峙。

這般混亂的局面秀家覺得束手無策,只好去向摯友大谷吉繼求助,大谷吉繼便邀請德川麾下大名中的榊原康政以豐臣家的首席大老德川家康的名望一同處理調解,康政乃是德川家的忠厚長者他也對宇喜多家家臣幾乎等同反叛的行為看不過去,所以很爽快地答應吉繼奔走調停。

但是這對期盼天下再生動蕩的家康而言,他希望能見到宇喜多家因此自行崩潰,所以康政的行為就像肉中刺樣讓他感到不快,老練的家康不會愚蠢到直接教訓康政要他中止調停,只是敲邊鼓般地說:「平岩親吉不是已經上京來了,難道康政是為了宇喜多家的謝禮才不回去。」

按照家康制定的制度,其屬下的關東大名們是以輪流制上伏見城,而康政待在伏見的期限已到了,他應該和平岩親吉輪換,回去關東。如果調解成功的話,依當時的禮貌宇喜多家是該拿出謝禮酬謝調解人的,家康就是在反諷康政為了財物忘了公務。正如家康所希望,聽到流言的康政不久後便放棄調停回關東去。

調停失敗後,坂崎直盛等人更加放縱,肆無忌憚地衝進伏見城強迫秀家交出中村刑部,在秀家幾次軟言相勸無效後,秀家便給了中村刑部一筆錢將他放回加賀,本來秀家謊稱是刑部自己偷跑,秀家的手下有人內通,向坂崎直盛報告說,放走刑部的是秀家。素來自以為是的坂崎直盛聞言後怒不可遏揚言要與秀家為敵,這時身為五大老之首的家康終於進行調查,並對肇事人作審判,一般來說反叛主君的家老都是要判處切腹自殺的,可是家康審判的結果居然只是「流放管制」,而且他還接濟他們。這些人後來都很感激家康,發誓效忠於他更帶走手下兵士投靠家康。

關原之戰是以西軍攻打家康的伏見城揭開序幕,石田三成是這次舉兵反對家康的策劃人,因為他的拜託而且忠於豐臣家的秀家也看不過家康任意破壞秀吉法規的行為參與了西軍,並在攻擊伏見城之役身任司令,率領一萬七千以勇猛著名的備前兵作戰,佈下各種措施後四萬西軍一舉攻下伏見城。

之後秀家統領士兵冒雨行軍經過伊勢趕到關原盆地,而家康也從美濃平野的赤坂發兵急行軍趕到了關原,翌日上午雙方開始混戰,戰前因為家康已拉攏毛利方的吉川廣家等人以牽制毛利方的軍隊,結果十分順利佔了西軍七成兵力的毛利方的軍隊都未行動,而剩下三成的軍隊中除了宇喜多的部隊外,只有石田三成大谷吉繼的兩支部隊在奮戰,見到七成的西軍部隊袖手旁觀,家康覺得此戰必勝無疑。

家康樂觀地這樣想:石田三成不善軍略、大谷吉繼雖有謀有勇但兵力單薄、而宇喜多秀家兵力最多但乳臭未乾不足為懼。但他的估算全落了空,石田三成的麾下有智勇雙全的島左近黑田長政金森長近等部隊奮戰不懈,大谷吉繼擊退了東軍藤堂高虎京極高知等部隊,中路的宇喜多秀家軍更是與擔任先鋒的名將福島正則井伊直政力戰且穩佔上風,再加上一直處於觀望狀態的島津義弘也正式投入了戰鬥,西軍的勝利就在眼前。

不料就在此時在松尾山上布陣的小早川秀秋發動叛亂,對首當其衝的大谷吉繼軍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展開進攻,大谷吉繼小早川秀秋早有防範之心暗中安排啦一部份軍隊防範他,但是秀秋的行動卻像是指標,西軍中受過家康策反的將領紛紛倒戈如朽木元綱、脇板安治等皆群起圍攻大谷的一字長蛇陣,陷入重圍的大谷吉繼也兵敗投刃自盡了。

如此一來,宇喜多部隊就被過半數的東軍重重包圍,陷於孤立無援的境地,他無法想像同樣曾是太閣養子的秀秋為什麼會背叛秀賴,將太閣的大恩完全忘掉。因為小早川秀秋的倒戈,宇喜多部隊被東軍打得七葷八素,潰不成軍。憤怒的宇喜多秀家要殺向小早川秀秋與他決一死戰,在他的思想中覺得秀秋是個忘恩負義之徒,他永遠記得秀吉是如何養育自己、教育自己,永遠記得秀吉臨終前的託付,他早就立誓竭盡一生來守護秀賴、守護豐臣家的天下。

看到主公失去理智地要殺入小早川軍,明石全登死命抱住秀家不讓他去接著命令秀家的親兵們,叫他們保護著秀家趕緊離開戰場向伊吹山撤退。關原之戰後宇喜多家滅亡了,石田三成在近江古橋村被田中吉政所捉,後來在京都被處死刑斬首,而秀家則是逃到了薩摩,藏匿在島津家的公館裡接受島津兄弟的庇護,後來他的行跡敗露,當時已歸入幕府的島津家與夫人的娘家前田家一起向德川幕府懇求才倖免一死,秀家的後半生先是被幽禁在駿河久能地方,再被發配到江戶城以南一百二十裡上海面上的八丈島。

明曆元年(1655年),宇喜多秀家在貧病交加中過世,享年八十四歲,當時德川幕府已經到了第四代將軍家綱的時代。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parent=151&sn=379&lorder=9&ptitle=%E4%BA%BA%E7%89%A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