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晴賢 Sue Harukata

陶晴賢陶晴賢 Sue Harukata(1521年-1555年)

陶興房的次子,母為右田弘詮之女,正室為內藤隆時(內藤興盛長子)之女,受大內義隆偏諱「隆」字,名為隆房,後改受大友晴英偏諱「晴」字,名為晴賢。

陶氏出自多多良系的大內支裔,大內盛房之弟盛長出居周防國佐波郡右田村始稱右田氏,而後右田弘俊之子弘賢出居吉敷郡陶村,稱陶六郎弘賢,此為周防陶氏之始。陶弘賢之子弘政從陶村遷移到都濃郡富田,築若山城作為居城。從南北朝時代以來,陶氏一直是大內家的重要家臣,弘政之子弘長出任長門守護代,弘長之孫盛政出任周防守護代,從那時起,周防守護代一職與大內家重臣筆頭的位置就為陶氏所世襲。

晴賢年少時為大內義隆所重用,天文八年(1539年)父親興房病逝後繼承家督(亦有生前讓位的說法)。

天文十年(1541年),協助毛利元就擊退進攻吉田郡山城的尼子軍(吉田郡山城之戰),當時義隆授權為晴賢為大內軍的總大將。天文十一年(1542年),晴賢率領大軍反攻尼子氏的根據地月山富田城,最終慘敗而回,大內氏失去多名大將。

晴賢與文治派相良武任對立,而義隆重用相良武任,導致晴賢勢力漸失。天文十四年(1545年),相良武任出家,晴賢重新得勢,天文十七年(1548年)就任官位從五位上。天文十九年(1550年),晴賢與內藤興盛試圖暗殺相良武任,卻被義隆發現,晴賢在大內家的實力大為削弱。

大內義隆原本一直苦於無子,於是過繼其姐與一條房家之子為嗣,是為大內晴持。可惜,天文十一年(1542年)在征討出雲的尼子經久時,大內晴持戰死。因此,到天文十三年(1544年),義隆不得不從大友家過繼另一姐與豐後國大名大友義鑑次子大友晴英為嗣,是為大內義長。然而世事難料,次年,義隆的嫡子義尊出生,義隆隨即便與晴英解除過繼關係。此後,受到兵敗的沉重打擊大內義隆失去對擴張領地的野心,沉迷於特有的大內文化(包括天主教和眾道),重用文治派的相良武任;文治派與武斷派的晴賢、內藤興盛長期對立。

晴賢作為臣子對主公義隆的態度也是很微妙的,作為義隆的侍童與之一起長大,晴賢從小就對義隆有著深厚的君臣感情,對於義隆,一直也表現出足夠的忠心,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在出雲撤退時晴賢挺身冒死殿後。然而,義隆長達八年的玩物喪志,足以令任何人對義隆和大內的前途灰心,在紛亂的戰國時代,這樣的過失是致命的。作為大內的庶家,陶氏與大內一直以來是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關係。主家的沒落乃是庶家衰敗的兆頭,加上在與相良的爭鬥中處於不利地位,使陶氏已處於漸將衰亡的危急時刻。經過八年的壓抑之後,向來行事激進的晴賢不顧一切的奮力一搏也就不難理解。

天文二十年(1551年),相良武任大內義隆匯報晴賢和內藤興盛企圖謀反,對立的責任者是杉重矩。8月,晴賢聯合同樣對於大內義隆寵幸相良武任不滿的長門守護代內藤興盛與豐前守護代杉重矩,發動叛亂。晴賢親率3000軍隊從陶氏主城、周防的富田若山城出陣,大內義隆親自率領10000餘人應戰。結果陣前2000人被晴賢策反,最終義隆一敗塗地。義隆逃至長門的天寧寺,在走投​​無路中自盡,義隆長男義尊被殺。晴賢重新迎回大友晴英繼承大內氏族,更名大內義長,自己也將名字陶隆房改為晴賢。

晴賢掌握大內家實權,仍與毛利元就表示友好,不過毛利元就卻採取消極的態度,以為大內義隆報仇為名,拒絕晴賢的支配,終於使兩者的同盟關係瓦解。

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毛利元就派兵在嚴島西北部的有之浦築宮尾城。晴賢則親率大軍兩萬五千出擊,在折敷畑合戰小勝毛利軍以後,直撲嚴島,踏入毛利元就設下的陷阱。

當時,毛利元就的兵力只有4000。但是,依靠兒玉就方率領的其直屬水軍、乃美宗勝率領的過繼給小早川氏的三子小早川隆景的沼田水軍,以及臨時前來助陣的因島的村上水軍,毛利元就的水軍並不處於下風。9月30日夜晚,風雨大作,毛利元就率領2000士兵潛渡大海,來到晴賢的前軍本陣所駐紮的塔之岡之後,次日清晨六時,毛利元就下令突擊。2000士兵直衝晴賢本陣,巧妙混過敵軍防線登陸的小早川隆景軍從正面向塔之岡發起衝鋒,宮尾城守軍也殺出城中,晴賢的2萬餘大軍全線崩潰。

晴賢與大將三浦房清逃至大元浦。只見波濤洶湧,全無舟船,走投無路中自殺,年三十四歲,法名卓鍼軒呂翁全羨。

出處#1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6%E6%99%B4%E8%B3%A2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07627.htm?fromtitle=%E9%99%B6%E9%9A%86%E6%88%BF&fromid=128312&type=syn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