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宗治 Shimizu Muneharu

清水宗治 Shimizu Muneharu清水宗治 Shimizu Muneharu(1537年-1582年)

清水宗則之子、母不詳、正室為石川久孝之女;幼名才太郎,通稱長左衛門。

永祿三年(1560年),宗治隨父親宗則加入毛利軍出陣石見攻打出雲尼子家的白鹿城,之後宗治迎娶了備中高松城城主石川久孝的女兒,所以在永祿八年(1565年)久孝病歿,久孝之子久武因主家三村元親背叛毛利家而受牽連,宗治以女婿的身份得到高松城的繼承權,在與久孝的遺臣長谷川掃部爭斗勝利並將其誅殺後,宗治正式入主備中高松城。

在毛利家的分配下以備中高松城為根據地的宗治從屬於小早川隆景負責協助他在山陽道的攻略,在雄據備前美作的宇喜多家倒向毛利家後,雙方連手將松山城的三村家、天神山城的浦上家先後鏟除。

天正五年(1577年),織田信長命部將羽柴秀吉侵入播磨並攻下了原屬於宇喜多家的上月城,秀吉將上月城交給了被毛利家攻滅的出雲尼子家遺孤尼子勝久山中鹿之介防守,既是應宇喜多家當主直家的求援也是為了將尼子家斬草除根,由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率五萬兵馬出陣,備中高松城的宗治也在陣中。

由於原已從屬織田家的三木城主別所長治謀反,羽柴秀吉為鞏固補給線而抽身平亂,上月城的尼子家遺臣被捨棄,毛利家大舉攻城,宗治負責由尾崎谷挖掘地道攻城。不料,宗治遠在備中高松城的嫡子源三郎竟被織田家的間諜誘拐脇持,使宗治陷入兩難的窘局,多得小早川隆景的諒解,宗治方能迅速自戰場抽身回到高松城救回源三郎,雖然宗治並未參加對上月城發動的最後一戰,但是他之前挖掘地道和阻斷上月城的措舉間接影響到這場勝利,所以仍被記上一功加以表揚,這次源三郎被誘擒之事宗治得到小早川隆景的諒解支持,而能搶得時機將源三郎營救回,使宗治對隆景大為感激決意誓死效忠。

別所長治之後,毛利家順利策反織田家軍團長之一的荒木村重,並在內海道上以優勢水軍運用燒夷戰術擊潰織田家九鬼水軍,可是織田家也不是沒爪的老虎,羽柴秀吉先是成功利誘宇喜多直家,隨後以其弟秀長為帥平定但馬一國,然後以斷糧戰術攻下因幡鳥取城,守將吉川經家自盡。

面對已逼近備中的織田軍,小早川隆景於天正九年(1581年)十一月在三原城邀宴備中的七名城主,席間隆景表示若為保命可盡管投降織田家,毛利方絕不為難。其中宗治率先反對,聲稱絕對不違背與毛利家的盟約,並有必死的覺悟,寄望隆景能率毛利軍走向最後勝利,這一席話使隆景十分感動贈宗治一把用來切腹的刀,並承諾保護宗治的遺孤。

回到高松城的宗治將嫡子源三郎送至三原城交托給小早川隆景後就開始著手防御工事,欲進軍備中的羽柴秀吉得訊後便派出軍師黑田孝高進行策反。宗治乃是毛利家在備中方面的首席猛將,個性誠篤且英勇善戰,所以秀吉希望以備中一國的巨利誘他來降,減低攻城的困難,但是任憑黑田孝高舌燦如花仍被宗治嚴詞拒絕,之後秀吉親自寫信並附上織田信長親筆的備中賞賜狀也被宗治以忠義之言退回。

天正十年(1582年)三月,羽柴秀吉正式出兵備中布陣於龍王山,轉眼間便拿下了冠山城與宮路山城,大軍直逼孤立的備中高松城。

羽柴秀吉判斷直接強行進攻高松城誓必讓織田軍本身受到很大損害才能成功,於是采軍師黑田孝高之策在梅雨時節對城西邊有足守川流過、地勢又低窪的高松城進行水攻然後長期包圍。

本來有利防守的地勢在長達3公裏的堤防包圍下反倒成為令高松城窒息的繩圈,羽柴秀吉在十二日內以運土1包即得酬勞錢百貫及米一升的利益吸引附近的居民來做堤防。高7公尺、幅21尺的堤防完成後,梅雨來臨,高松城的四周都被水淹沒,城內的水位也逐日上升,宗治在措手不及之間已身陷險境。

五月下旬,毛利方援軍當主毛利輝元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兩位叔父率四萬大軍來援,本來試圖與羽柴秀吉進行決戰以解高松之危的毛利家考慮到城中的士兵和百姓以及秀吉可能水攻來癱瘓毛利軍的策略,加上在秀吉背後織田信長已率大軍出動的消息,因此決意談和。

六月二日,織田信長在本能寺為明智光秀所害,羽柴秀吉把山陰道、山陽道完全封鎖以防消息走漏,並以要求割讓備中、美作、伯耆三國和宗治切腹為和議條件,這使小早川隆景十分難做,原來他所提的條件是割讓備後、備中、美作、伯耆四國以換城兵與宗治的安全。如今的條件雖然讓毛利家多保存了一國但卻必須犧牲掉宗治,於是在當主毛利輝元授意下由外交僧安國寺惠瓊撐船入高松城向宗治轉達這項和議並希冀取得他的諒解。

六月四日,宗治在其兄月清入道、家臣難波傳兵衛、高市之允及兩名小姓的陪伴下撐船來到羽柴秀吉本陣所在的蛙之鼻,經堀尾茂助(堀尾吉晴)檢視後與秀吉共飲最後酒宴,宴後宗治舞完一曲,口吟辭世詞:「浮世をば 今こそ渡れ武士の名を 高松の苔に殘して(今朝把盞別塵世,來日名垂高松城)」坦然切腹,由高市之允代為介錯,年四十六歲。

出處 http://b.baidu.com/view/184215.htm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