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良武任 Sagara Taketo

相良武任相良武任 Sagara Taketo(1498年-1551年)

周防、長門守護大名大內氏之家臣。其父為相良正任,其弟為勝屋興久,育有一女。官至從五位下遠江守。

相良氏的本姓是藤原氏,出自藤原南家為憲一脈,被認為是肥後的國人相良氏之一族。有一說法指出正任也許就是室町時代上相良氏的相良賴觀之子「鬼太郎」,其人在相良氏的繼位紛爭中敗於下相良氏的相良長續之手。

武任侍奉大內義隆,擔任右筆(錄事,協助文書工作之人)及奉行人之職,負責國人眾的支配管理、守護代的權力抑制及大名自身權力的強化。由於在這方面的行政能力深受義隆信任,於天文六年(1537年)敘官從五位下,並被列為評定眾。

天文十年(1541年)對於陶隆房陶晴賢)所提進行出雲遠征一事表示反對,之後便以此事為契機與陶晴賢對立。而當出雲遠征以失敗告終後(月山富田城之戰),武任在大內家中便逐漸站上主導的地位,受到大內義隆的信任而形成文治派,因此與武功派的陶晴賢內藤興盛等對立。

天文十四年(1545年)武任遭受陶晴賢等的反擊而失勢並且出家。其後便隱居於肥後,但於天文十七年(1548年)接受大內義隆的請求而再度出仕。然而於天文十九年(1550年)最終仍與陶晴賢陷入決定性的對立,甚至還成為密謀暗殺的對象,但由於武任在事前便察知此舉而向義隆密告因此得能免難。而後為了迴避與陶晴賢的對立,武任雖採用了將以美貌著稱的自己的女兒嫁予陶晴賢嫡子陶長房等諸般合作策略,卻由於全都以失敗告終之故,只得在同年9月16日離開大內家。但之後在筑前被守護代杉興連所挽留並被送回到周防。

天文二十年(1551年)1月時,則向大內義隆上書「相良武任申狀」告知陶晴賢內藤興盛等有謀反企圖,並且連杉重矩都一併加以控訴,於是和武功派的關係最終徹底決裂,8月10日時武任再度逃離了大內家。

其後當陶晴賢舉兵謀反之時,與杉興連一起在花尾城遭接受陶晴賢命令的野上房忠所殺,年五十四歲。

辭世之句為「空蝉の つくしよしとは 思はねど 身はもぬけつつ なくなくぞ行く」。

出處 http://wiki.eyny.com/wiki/%E7%9B%B8%E8%89%AF%E6%AD%A6%E4%BB%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