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內義長 Ouchi Yoshinaga

大內義長大內義長 Ouchi Yoshinaga(1532年-1557年)

大友義鑑的次子,母親為大內義興之女,養父為大內義隆,幼名鹽乙丸,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晴」字,取名晴英,後繼承大內氏且受將軍足利義藤偏諱「義」字,改名為大內義長

天文十三年(1544年),由於生母出身於大內氏,因此被於出雲遠征中失去養嗣子大內晴持的舅父大內義隆迎接為猶子(此處可大致理解為帶有條件的繼承人),。但是在1545年由於義隆終於盼來了長子義尊,因此猶子的關係遭解除而被送回到大友家。

天文十九年(1550年)大友家中發生二階崩之變,其父義鑑與其弟鹽市丸被害,其兄義鎮繼位為家督。其後當義隆的重臣陶隆房(之後的陶晴賢)企圖謀反之時,於天文二十年(1551年)5月提出希望將晴英迎立為大內氏的新家督。晴英之兄大友義鎮由最初就懷疑隆房只是想將晴英當成傀儡,等到自己建立的政權穩固了之後就絕對會將晴英廢黜,因此表示反對。但是卻因為晴英希望前往繼任家督,並表示自己不怕喪命,反而更覺得若是因為拒絕此事而遭受中傷才更加令人不甘心,而且能成為亂國的君主正是武將的榮譽,於是義鎮也認同了此事。而後在9月謀反發生(大寧寺之變),義隆遭到殺害,晴英就被擁立為大內氏的新家督。與此同時,隆房為了向內外各方表示自己確實將晴英當作君主來尊敬,因而拜領了晴英的偏諱,改名為晴賢。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自室町幕府13代將軍足利義藤處受賜偏諱而改名為義長,並在同年的閏1月27日敘官從五位下左京大夫。然而雖說是滿懷志氣地成為了家督,實際上卻還是晴賢掌控的傀儡。在弘治二年(1556年)時為求能夠再度展開和明朝的勘合貿易而向明朝派遣了使者,但是其正統大內氏家督的地位卻遭到明朝拒絕承認,因而無法如願。

弘治元年(1555年)晴賢在與毛利元就的嚴島之戰中敗死之後,義長終於能夠掌權,然而大內家中對雖有著血緣關係卻也曾一度遭解除猶子身分的義長幾乎沒有向心力,原本就已經因為晴賢的謀反而變得脆弱不堪的家臣團於是又接連發生了內鬨。先是晴賢之子陶長房於若山城遭杉重矩之子杉重輔所攻殺,其後晴賢義弟內藤隆世應陶氏家臣要求而攻打杉重輔並使其敗死,山口街市也因此戰而付之一炬。家中的團結至此完全崩潰,而大內氏也急速地衰退了下去。

由於大內氏進一步陷入了混亂,在旁虎視眈眈的毛利元就於是趁此良機而展開了防長經略,據說義長曾經向其兄義鎮求援以因應此危局,但義鎮卻接受了毛利氏所提的條件,以不出兵來換取戰後大友家可佔領九州的原大內領地。其後弘治三年(1557年)3月毛利軍大舉侵入山口,義長雖以寡兵而奮戰,但結果還是不得不放棄高嶺城而敗逃至重臣內藤隆世的長門且山城。然而且山城也旋即遭到毛利軍的福原貞俊所包圍,隆世以饒過義長性命為條件而接受了毛利氏所提開城投降並自盡的要求。但是此犧牲卻終歸徒然,義長仍在出城進入長福院(現在的功山寺)後遭毛利軍包圍而被強逼於4月3日自盡,享年二十六歲。其墓所位於山口縣下關市長府川端的功山寺,法名為春輝院春光龍甫。

辭世之句為「誘ふとて 何か恨みん 時きては 嵐のほかに 花もこそ散れ」。其含義為「就算自己的人生像這樣結束又有什麼好怨恨的呢?就算沒有暴風雨來,只要時候到了,花早晚還是會凋謝。」

由於義長之死,稱雄西國並一度控制京都的名門大內氏就此滅亡,而同時大友氏與毛利氏在九州之爭鬥卻剛要開始,也因此之後仍有大內氏一族的大內輝弘憑藉大友氏的支援於周防登陸,糾集遺臣意圖再興大內氏而敗死之舉(大內輝弘之亂)。也由於大內氏的徹底滅亡,自義隆之死而斷絕的日明勘合貿易此後也未能重開,以倭寇為主的走私貿易於是開始興起。另外,很早就分支出去的旁系山口氏則在江戶時代以大名的身分存續了下去。

出處 http://wiki.eyny.com/wiki/%E5%A4%A7%E5%85%A7%E7%BE%A9%E9%95%B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