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輝元 Mori Terumoto

毛利輝元 Mori Terumoto毛利輝元 Mori Terumoto(1553年-1625年)

毛利隆元的長子、母為內藤興盛之女.尾崎局、正室為宍戶隆家之女.南の方、側室為兒玉元良之女;幼名幸鶴丸、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輝」字,名為毛利輝元、法號幻庵宗瑞。

永祿六年(1563年)父親隆元早逝,輝元十一歲時就成為家督,但軍政大權仍由祖父毛利元就掌控。元就很早就將次子吉川元春、三子小早川隆景分別入繼吉川家及小早川家,建構以毛利宗家為中心,吉川家與小早川家為輔佐的「毛利兩川」體制,並煞費苦心地以「三矢之教」的故事訓誡隆元、元春、隆景三人團結的重要性。隆元去世後,元就刻意栽培輝元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將,讓叔父元春、隆景向輝元宣示效忠,由元春負責山陰道(西國北部),隆景負責山陽道(西國南部),元龜二年(1571年)於元就病逝後,共同輔佐年輕的輝元,繼續擴張勢力,使得毛利家成為西國最大勢力。

元龜二年(1571年),中央的霸者織田信長,放逐了將軍足利義昭,義昭前來依附輝元,義昭促使輝元與「越後之龍」上杉謙信合作,形成對於信長的包圍網,毛利家與織田家遂成為敵對關係。於支援石山本願寺顯如的戰爭期間,天正四年(1576年),毛利水軍在「第一次木津川之戰」痛擊織田水軍,順利將彈藥、食糧運補進入本願寺,聲勢大振,且謙信率軍從北陸南下,擊敗柴田勝家,牽制織田軍主力,毛利家趁機協同宇喜多直家,奪回羽柴秀吉豐臣秀吉)先前佔據的上月城,順勢將毛利家的眼中釘尼子勝久、山中鹿介等尼子家殘黨一掃殆盡。

天正六年(1578年),謙信病故,信長除了與九州大友宗麟合作,從背後擾亂輝元以外,又命九鬼嘉隆打造鐵甲船,於「第二次木津川之戰」擊敗輝元自傲的毛利水軍,直家亦改變立場,投靠織田,與秀吉合作打擊毛利軍。嗣後,秀吉率軍進攻因幡鳥取城,不以力功,而以斷絕食糧的作戰方式包圍,毛利名將吉川經家終因斷糧而自殺,戰況逐漸轉為對毛利家不利。

天正十年(1582年),秀吉繼續包圍由清水宗治所鎮守的備中高松城,秀吉採納黑田孝高之策,以水攻方式使得高松城周圍成為汪洋一片,鑑於高松城即將陷入與鳥取城一樣的狀況,毛利軍士氣將受嚴重打擊,輝元與叔父元春、隆景都親自率軍馳援,卻遭大水及秀吉軍的阻隔,只能在外圍給予守軍精神鼓勵,戰況形成膠著。輝元為了保全將士性命,命安國寺惠瓊與秀吉交涉談和事宜,雙方原本尚無交集,但信長遭到明智光秀突襲而死於「本能寺之變」的消息為秀吉所知悉後,秀吉便提出以宗治自殺作為和談條件。輝元雖不同意,但惠瓊密訪宗治,說服宗治以毛利家安泰之大義,自行了斷。秀吉急速撤軍返回近畿地區,輝元知悉信長已死,織田家群龍無首的狀態時,與元春、隆景商談是否要反悔追擊秀吉,元春主張追擊,但隆景反對,最後沒有採取行動,秀吉得以在「山崎會戰」擊敗光秀。

天正十一年(1583年),秀吉與柴田勝家進行「賤岳之戰」時,輝元亦保持中立態度觀望,秀吉獲勝後,在日本已成為無人可敵之勢力,輝元遂向秀吉宣示臣從。

輝元於豐臣政權下表現恭順,獲得本領安堵,擁有長門、周防、石見、出雲、備後各國,共計一百二十萬五千石的領地,可謂實力派大名。於秀吉病逝時,遺命德川家康前田利家上杉景勝宇喜多秀家與輝元共同輔佐幼主豐臣秀賴,成為五大老之一。利家病逝後,家康與石田三成對立,三成利用家康討伐拒絕上京的景勝之機會,接受大谷吉繼之建議,透過惠瓊說服輝元,輝元前往大坂城擔任西軍名義上的總大將。但輝元卻沒有親自前往戰場而留在大坂城,僅讓毛利秀元吉川廣家等參戰,如果加上惠瓊、小早川秀秋等,泛毛利軍團可以說是西軍最重要的武力。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會戰」爆發,廣家因不看好西軍,早已暗通家康,以毛利宗家的安泰為條件而不出兵,戰事剛進行時,廣家先把秀元軟禁,使得西軍最大武力的毛利軍在戰場上完全作壁上觀,小早川秀秋又舉兵叛變,西軍因而慘敗,毛利軍毫髮無損。立花宗茂及秀元力主據守大坂城與家康繼續作戰,但總大將輝元態度消極而拒絕,主動退回領地。

戰後,家康違約,要將輝元改封他處並削減領地,而將周防、長門兩國封給廣家,幸賴廣家拒絕而親自向家康據理力爭,輝元最後獲得削封僅剩下周防、長門二十九萬八千石的處分,輝元嗣後剃髮隱居,將家督傳給毛利秀就

寬永二年(1625年)病逝,年七十二歲。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