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秀包 Mori Hidekane

毛利秀包 Mori Hidekane毛利秀包 Mori Hidekane(1567年-1601年)

毛利元就的九子、母為乃美隆興之女.乃美大方、養父為大田英綱、小早川隆景,正室為大友宗麟之女.桂姬;幼名才菊丸,最終復姓毛利,名為毛利秀包

元龜二年(1571年)1月,元就將5歲的才菊丸送往備後國國人眾戶坂家為養子繼承,5月,備後國另一國人眾大田英綱無嗣死去,在其遺臣平對馬守和渡邊河內守數度對元就的懇願下,才菊丸轉為繼承大田家成為當主,元服後取名為大田元綱。

天正七年(1579年),秀包三兄小早川隆景雖以至50天命之年卻仍無子,在其家臣向毛利家當主毛利輝元請求後,秀包因此成為隆景的養子,改名為小早川元總。

天正十年(1582年),幾乎控制日本的織田信長死於本能寺的明智光秀叛變,當時正在攻略毛利家的織田家臣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於備中高松城迅速與毛利家議和,並提出要毛利家交出吉川經言(吉川廣家)和秀包為人質,因此兩人被送往大坂,然而秀包不同於廣家,因其美少年的容貌姿態特別受到秀吉的寵愛,受到很好的待遇。

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17歲隨秀吉出戰德川家康於小牧.長久手,5月參加竹鼻城水攻,戰後,秀吉令養女(大友宗麟之女.桂姬)與秀包訂下婚約,並從自己的名字中選出「藤」和「秀」字賜給秀包,因此改名為藤四郎秀包。並於翌年1月受領河內國1萬石俸祿。

天正十三年(1585年)3月參加紀州雜賀征伐,6月參與四國征伐,並作為小早川隆景的先鋒橫渡瀨戶內海進攻高尾城。隨後於7月進攻金子元春(金子元宅之弟)所處的伊予國金子城,在包圍之時奮勇與敵軍戰鬥,並擊退敵方援軍,攻落城池,此戰戰況慘烈俗稱「天正之陣」。四國征伐結束之後因功受領伊予國宇和郡大津城3萬5千石。

天正十四年(1586年)隨養父隆景參與九州征伐,期間和吉川元春黑田孝高黑田長政參與攻略小倉城、宇留津城,更在圍攻高橋元種的豐前國香春岳城時,於隆景攻打北門引誘敵軍之際,秀包帶領家臣爬上石垣並與敵軍展開激烈的鐵砲戰,最後成功進入敵城並斬殺三名敵將,且裡應外合使自軍攻破城門遂攻陷香春岳城。因此功績,毛利輝元賜給秀包「青江之御刀」、隆景也給秀包一把「備前兼光」太刀,更從秀吉處拜領「粟田口吉光」太刀。

天正十五年(1587年)7月,九州征伐結束後小早川隆景獲封筑前國及筑後國共30萬7千石,秀包從中獲領筑後國三郡7萬5千石,並築起久留米城為居城,此時因秀吉之命改通稱為內記。

同年9月九州肥後國爆發國人一揆,於10月秀包擔任討伐軍的總大將極為活躍,率領筑前國、筑後國及肥前國的各大名包圍和仁親實、親範、親宗三兄弟的田中城,此戰秀包以二重之柵包圍城池,打算令其兵糧耗盡再行攻城,這期間在安國寺惠瓊的調略下,親實的妹婿邊春親行反叛,此時秀包和立花宗茂為主力奮勇攻進城中,歷經38天終於攻下敵城。

而秀包和立花宗茂兩人因此時互相欣賞而結為義兄弟,並一同於1589年受領侍從的官位且獲賜「豐臣氏羽柴姓」和「桐御紋」,秀包因此被人稱「羽柴久留米侍從」。

天正十六年(1588年)正式將之前訂下婚約的桂姬迎入筑後久留米城,翌年嫡男毛利元鎮誕生。

文祿元年(1592年)秀包配屬於小早川隆景為出兵朝鮮的第六大隊之一,率領1千5百兵力出戰。於全羅道攻略之際,秀包於大鼓城之戰立下「一番旗」的戰功。

文祿二年(1593年)明軍於平壤大敗日軍小西行長,這時對比不戰而逃的大友義統,堅守城池的秀包受到眾人的讚嘆。隨後於1月26日參與中、日、韓三方的碧蹄館之戰,秀包作為日軍先鋒隊四號隊出戰,作戰期間遭到敵軍的奇襲,惡戰之時雖然秀包持槍衝鋒卻損失重臣橫山景義等八位家臣,自身甚至落馬但也奮力討殺敵將,並勉強的抵住攻勢會合隆景軍先陣的粟屋景雄、井上景貞兩隊,並在隆景的指揮下和同年的義兄弟立花宗茂以及宇喜多家名將戶川達安共同逼退明、朝鮮聯軍。秀包因此戰功獲得加增5萬5千石共13萬石領地俸祿並敘任筑後守的官位。

同年5月底至6月,日軍約9-12萬兵力南攻晉州城,為第二次晉州城之戰。城中僅有金千鎰等七千兵力,然而城北方的星州一帶有明將劉鋌所率的明、朝鮮軍數萬來援,6月13日其麾下大將琳虎率約1萬明軍和3萬朝鮮軍前往晉州城為援軍。秀包和立花宗茂為此趕往星州迎擊,共四千兵力以疑兵引誘明軍追擊,在立花軍先擊破敵軍第一陣七千兵後,兩軍又合作縱橫於一萬七千兵的明軍第二陣中,遂使琳虎無心再戰而領兵撤退,紓解日軍於晉州攻城的壓力。同年9月2日,做為秀包先鋒的問註所統景、問註所正白兄弟於晉州城西南方二十里的河東郡攻略牧司城時遭遇明將劉鋌來援,兄弟與之奮戰激鬥仍不敵先後戰死損失數百人,立花宗茂為援救小早川軍而前往與劉鋌對戰,結果劉鋌戰敗回軍晉州城。

慶長二年(1597年)再征朝鮮,這時秀包鎮守竹島城,期間因患病而令家臣林包次代為出戰,維持小早川軍的士氣。同年10月,秀包和筑紫廣門守備星州的谷城,期間遭到明軍李如梅數千軍勢的猛烈進攻,就在城池快被敵軍攻陷之際,秀包與廣門帶領家臣脫出城池,並會合小早川秀秋派來的援軍山口正弘(山口宗永)、南部光顯,趁夜色昏暗從城外夾擊大敗敵軍,之後便向竹島城撤退。

慶長三年(1598年)因秀吉之死,日軍從朝鮮撤退回國。秀包在與立花宗茂乘船回國之時,遭到朝鮮敵船的阻擋,雙方皆以鐵砲互擊,此時秀包施展精湛的鐵砲術並以愛用的鐵砲「雨夜手拍子」射殺敵兵,最後和立花軍共同突破敵船安全回國。

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參加西軍,於8月守備大坂城的玉造口御門。9月3日,近江國大津城主京極高次反叛西軍,領3千人籠城,西軍則以秀包的八兄末次元康毛利元康)為總大將率1萬餘人前往攻略,然久攻不下,秀包和立花宗茂因此被毛利輝元石田三成調往大津城,9月13日開始猛攻,即使秀包奮力抑制敵軍的攻勢並突進城內,但是戰事之激烈仍令秀包損失6名部將且有3名重臣負傷,然而在立花軍的奮勇進攻和安排至長等山的大砲轟擊下,京極高次終於9月15日開城投降,同日卻接到關原的西軍戰敗,秀包和宗茂遂放棄大津城撤退到大坂城。

到達大坂城的秀包和立花宗茂定下與東軍俱滅的決心,強烈要求毛利輝元於大坂城籠城抗戰,但是因輝元已經答應德川家康保全領地的勸降(事實上減封僅剩周防國及長門國)而拒絕抗戰。這時宗茂原本想和秀包回領地抗戰,但是秀包以自身畢竟為毛利一族,不得不為保全毛利本家為由不願對德川家再起抗爭,因此有一說法兩人為不互相因為家族的決定牽累對方於是在安藝蒲刈一地斷絕義兄弟的關係。

此時的九州在秀包和立花宗茂不在居城之際,於10月14日黑田孝高鍋島直茂共3萬7千人攻擊秀包的居城久留米城,城中僅有宿老桂廣繁和白井景俊等家臣以及守備士兵5百餘人,據『黑田如水傳』所載,秀包於出戰前交代兩位宿老若聽聞西軍戰敗,久留米城遭東軍攻擊之際,必定要盡力死守,要是快被攻破之際,就殺秀包之妻與子並奮戰至死,然而對方若是黑田孝高的軍隊,由於兩家交情良好,秀包也認為如水是重情義之人,加上兩家都信仰基督教,特別吩咐絕不可與之對戰,務必開城,且可安心將秀包妻、子托其保護。

於是兩位宿老接受開城勸告交出城池,並交出秀包正室桂姬以及長男元鎮和一名女兒為黑田家人質,桂廣繁也交出四男黑壽丸為鍋島家人質。

此後秀包同宗茂被沒收領地除封大名,秀包這時於大德寺剃髮,法號「玄濟道叱」,之後隨毛利輝元乘船回國之時病倒。11月,秀包於長門國赤間關的宮本二郎處修養。

翌年(1601年)3月23日,病逝,年三十五歲。

秀包死前,或許是為避免「叛變的小早川」這種罵名,恢復毛利姓。其子毛利元鎮則在毛利輝元的庇護下領有長門國吉敷郡7千石,為吉敷毛利家之祖。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8F%E6%97%A9%E5%B7%9D%E7%A7%80%E5%8C%8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