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本武藏 Miyamoto Musashi

宮本武藏 Miyamoto Musashi宮本武藏 Miyamoto Musashi(1584年?-1645年)

新免無二之子、養子為三木之助、伊織;幼名弁助、弁之助,別名藤原玄信、新免武藏守、新免玄信、新免武藏、宮本二天,戒名二天道樂居士。

在『五輪書』中,武藏自述在13歲初次決鬥戰勝「新當流」的有馬喜兵衛,16歲擊敗但馬國剛強的兵法家秋山,21歲赴京都,與來自各國的兵法家交手,從13歲到29歲,決鬥60餘次,沒有一次失手。

慶長五年(1600年),武藏自稱隸屬於宇喜多秀家的新免氏武士,以西軍身分參加關原之戰;然而從黑田家之文書(『慶長七年.同9年黑田藩分限帖』)記載著武藏父親新免無二在關原之戰以前是在東軍的黑田家仕官,因此在關原之戰中武藏也很有可能同父親一起侍奉當時豐臣家的黑田孝高,在九州作戰。

『五輪書』中記載「21歲赴京都,與來自各國的兵法家交手,沒有一次不成功的」。從天正十二年(1584年),武藏出生推算的話,赴京應是慶長九年(1604年)。在『新免武藏玄信二天居士碑』(小倉碑文)記載「扶桑第一之兵術吉岡」,應是指吉岡流一門。而武藏與吉岡兄弟決鬥的故事,則在各文藝作品間廣傳至今。

武藏的決鬥事蹟中,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岩流島決鬥」,也就是在慶長年間在長門國(今本州山口縣下關市)的舟島(浮在關門海峽上的岩流島),與岩流的兵法家佐佐木小次郎對決的故事。大部份人認為武藏在這次決鬥中戰勝佐佐木小次郎,但實際上決鬥的經過、勝敗、甚至武藏的對手到底叫什麼名字,不同資料的記載亦有不同,仍然有待查證。

大坂之役(大坂冬之陣與大坂夏之陣)之中,武藏以豐臣軍名份參戰的故事,實為稗官野史詄聞毫無根據之誤傳。實際上武藏是以水野勝成的客將以德川軍名義參陣之。與水野勝成的嫡長子水野勝重(水野勝俊)活躍的戰蹟,亦在數個歷史文獻中記載。

之後武藏在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的交涉下,參予明石的町割(都市計劃),以及姬路、明石等城寨、寺院的修築建設。根據『海上物語』,武藏也在這個時期和夢想權之助(神道夢想流祖師)在明石進行決鬥比試。

元和初年(1615年),武藏收水野家臣中川志摩助的三男,中川三木之助為養子,並推薦三木之助出仕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然而三木之助卻在寬永三年(1626年),為本多忠刻亡故而殉死。於是武藏只好在三木之助死後,收播磨武士侍田原久光的次男伊織成為養子。宮本伊織後來出仕明石城城主小笠原忠真,在寬永八年(1631年),年僅20歲時便成為小笠原家的家老。

寬永十五年(1638年),島原之亂爆發,小倉城主小笠原忠真與恃從伊織出陣鎮壓之,武藏與忠真外甥中津城城主小笠原長次也參陣其中。從島原之亂後從武藏寄給延岡城主有馬直純的書信中,寫著「我不會再被石頭打到」的紀錄看來,武藏有被當時島原一揆軍投石擊中而負傷。另外,在小倉寄宿之中,武藏依忠真之命與寶藏院流槍術的高田又兵衛(高田吉次)比武。

寬永十七年(1640年),武藏受熊本城城主細川忠利邀請移駐熊本城。門人7人每人分給18石共300石之俸祿,並在熊本城東部的千葉城武家一處房捨供居住之,武藏更破格可參予以往只有家老身分方可參予的獵鷹活動。細川忠利也邀請武藏和同樣客人身分的足利道鑑(尾池義辰?,足利義輝遺孤),3人依同前往山鹿溫泉。但隔年細川忠利猝死,其第二代藩主細川光尚同樣給予300石的待遇對待之。『武公傳』的武藏弟子士水(山本源五左衛門)記載:『士水傳紀錄:武公肥後的門弟、為首有太守長岡式部寄之、澤村宇右衛門,其他如御家中、御側、外樣、與陪臣、輕士共千餘人』入門武藏門下。在教授劍術兵法之餘,則以繪畫與製作工藝作品流傳至今。

寬永二十年(1643年),武藏登上九州肥後岩戶山(今熊本市附近),並閉居山下的靈岩洞,開始執筆撰寫『五輪書』。另外,在武藏死亡之前數日,武藏則把二書『獨行道』與『五輪書』合稱為「自誓書」並授與弟子寺尾孫之允。

正保二年(1645年)武藏於千葉城的武士居所死亡。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zh-hk/%E5%AE%AE%E6%9C%AC%E6%AD%A6%E8%97%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