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川經家 Kikkawa Tsuneie

吉川經家 Kikkawa Tsuneie吉川經家 Kikkawa Tsuneie(1547年-1581年)

吉川經安的長子、母為吉川經典之女、妻為境經輝之女;幼名千熊丸,通稱小太郎。

弘治二年(1556年)吉川本家家督.吉川元春進攻石見,父親經安被配置在福光城。永祿四年(1561年),那賀郡音明城城主福屋隆兼因領土問題反叛毛利家。年僅14歲的經家隨父討伐福屋隆兼。

天正二年(1574年),父親經安隱居,27歲的經家繼承石見吉川家。身為吉川一族(安芸吉川分支石見吉川),經家追隨「鬼吉川」吉川元春轉戰各地。

隨著中國毛利與近畿織田兩個強大勢力的接鄰,兩家的戰爭亦無可避免地隨之而展開。天正五年(1577年)10月,羽柴秀吉織田信長的之命,作為織田家中國征伐軍的總大將,負責織田家中國地區的軍務。中國地區的城池一個接一個的落入秀吉之手。

天正八年(1580年)5月,秀吉完成但馬攻略,留弟弟羽柴秀長支配但馬,開始將目光投至因幡的鳥取城。天正八年(1580年)9月21日,風聞秀吉攻來的鳥取城城主山名豐國力排眾議,向家臣表達向秀吉投降的決定。家臣森下道譽、中村春統等屢勸不果,遂將山名豐國放逐,向毛利家負責山陰地區軍務的吉川元春請求派遣將領入衛鳥取城。

鳥取城是依著險峻的久松山而建成的山城,西北接連丸山、雁金山,鄰近千代川、袋川。利用天然地形使鳥取城成為一座易守難攻的要害,更成為因幡國的重要據點。宗家的毛利輝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都知道鳥取城是中國地方毛利陣營的最前線,甚為重要,關系到織田勢能否進出中國地方。吉川經家被派遣擔任鳥取城城代,入城防衛。

天正九年(1581年)2月26日,經家離開福光城,從溫泉津乘船出發,由隱岐水軍將領奈佐日本助、鹽冶周防守、佐佐木三郎左衛門等護送,向鳥取城進發。3月18日,經家帶同400人的援軍進入鳥取城。面對將要來臨的秀吉大軍,經家已有被打敗的心理准備,檯棺進城,表明已有決死的覺悟。然而,當經家調查固守城池所需物資時,他大感愕然。原因是防守鳥取城的山名家部隊約1000人,毛利吉川軍約800人,鄉民約2000人,鳥取城約有全體4000人。他發現固守城池所需糧食不夠整整四千人吃。經家馬上派人從近鄰的農民籌措米糧,不過太遲。秀吉已經透過細川藤孝、宮津屋甚兵衛,宮津屋喜右衛門等人,指示附近的商人以高價買下因幡全部的米糧。經家唯有向毛利家請求糧食救援。

經家的想法是,當秀吉攻來,說的是從夏末天到晚秋的籠城攻擊。因此如果有足夠糧食給城中軍民挨過秋天,秀吉大軍將要在山陰度過嚴寒的冬天,到時秀吉就不得不退。可是,鳥取城的貯糧又未知否足夠。

此外,經家在雁金山築寨,配置500多人,由鹽冶周防守高清駐守,以及在丸山築寨,由奈佐日本助駐守。經家務求將連成鳥取城(久松山)一雁金山一丸山防線,以發揮鳥取城的長期作戰能力,令秀吉知難而退。經家更對鳥取城對出的加露浦做特別安排,以維持海路的聯絡。當時補給路的大動脈是由千代川進入袋川,再經由丸山城、雁金山至鳥取城。

秀吉大軍的行動很快。天正九年(1581年)6月25日,秀吉率領二萬多人的大軍從姬路城出發,與但馬竹田城的秀長五千兵會合,由但馬口攻入因幡,越過戶倉峠,穿過若櫻、私都谷、三代寺、宮之下、岩倉、瀧山、小西谷,四日後突然出現於帝釋山。秀吉在鳥取城的東面本陣山著陣,俯視整個鳥取城。秀吉迅速將鳥取城徹底包圍。

秀吉在鳥取城外構築柵欄、矢倉、堀溝等圍城工事。堀溝闊十間.深五間,堀底有逆木及樁子。每十町設置一座三層櫓,夜間火燃起火把,把黑夜照得像白天一樣,並下令馬迴眾巡回警固,不許城中一個人溜出城外。秀吉采用軍師黑田官兵衛的斷水斷糧的圍城戰略。鳥取城攻略成了一場兵糧戰爭。

此外,秀吉派遣部將宮部繼潤占領鳥取城與雁金山之間的道祖神谷,並進攻經家設置的雁金山寨,以斷絕經家與城外的聯絡。雁金山寨的鹽冶周防守高清與宮部繼潤死戰,不過在猛攻之下,鹽冶周防守高清不敵棄寨,並跑到丸山寨,與奈佐日本助一起死守。經家失去雁金山寨的屏障,鳥取城更形孤立。天正九年(1581年)8月13日,信長更命令丹波的明智光秀、丹後的細川藤孝、攝津的池田恆興高山右近、中川清秀准備出陣,務求拔下鳥取城。

毛利家以水陸兩路向鳥取城提供補給。可是秀吉大軍之迅速著陣及嚴格的包圍網令由陸路運來的救援物資進入不了鳥取城。水路方面,毛利方以25艘大船編成水軍,押運米糧至鳥取城。天正九年(1581年)9月16日,自丹後,但馬運送軍糧至秀吉陣營的細川藤孝,松井康之為數1500人、60餘艘警備船的水軍與和毛利水軍發生沖突。結果秀吉方水軍擊敗毛利方水軍。及後松井康之在伯耆泊城再擊敗毛利水軍眾鹿足元忠,奪取船5艘船,擊破65艘。從海路運來物資不能進入鳥取城。鳥取城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

秀吉的「兵糧攻」令鳥取城的所有糧食在僅僅半個月便被吃光。在嚴重缺糧、軍民挨餓的情況下,鳥取城內的軍民吃樹芽,吃草;樹芽、草被吃盡後,他們殺死牛馬來吃;牛馬被殺清吃盡後,終於痛苦的開始人吃人、父母吃孩子的慘況。缺糧中的鳥取城成了一個地獄。

天正九年(1581年)10月20日,秀吉以堀尾吉晴和一柳直末為使者,向經家表達投降勸告,表明只是城代的經家毋須受罪,只須讓放逐山名豐國的山名家臣森下道譽、中村春統,毛利方海賊奈佐日本助、鹽冶周防守高清、佐佐木三郎左衛門切腹自殺即可,並願意將跟隨經家入城的毛利方部隊安全遣返安芸。但經家表示即使只是城代,亦須為失去地池承擔起全部責任,表明以自己加上山名重臣森下,中村等人的切腹作為條件來換取鳥取城內所有人的性命。

當初,織田信長對經家的切腹自殺雖然表現難色,但結果也接受經家的請求。天正九年(1581年)10月24日,秀吉向經家送贈酒三樽及鯛魚五尾。經家在城中設宴,與城中諸人交杯。同年10月24日未明,經家在城中山麓的真教寺切腹自殺,由靜間源兵衛介錯,年三十五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99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