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川興經 Kikkawa Okitsune

吉川興經 Kikkawa Okitsune吉川興經 Kikkawa Okitsune(1508年-1550年)

吉川元經之子、母為毛利元就之妹、正室為宍戶元源之女、側室為宮莊經友之女;幼名千法師,別稱「今鎮西」。

大永二年(1522年)父親元經去世,14歲的興經接任為安芸吉川家第十四代當主,由年老的祖父國經擔任後見人,不過祖父亦於四年後去世。興經在戰場上勇猛無匹,尤其精於弓術,其弓術被評為足可比娓平安時期名弓手鎮西八郎,被譽為「今鎮西」。

和其它安芸國人眾一樣,吉川家夾在大內家和尼子家東西兩大勢力之間。基於地理因素及姻親關係,吉川家從屬於尼子家。當時毛利元就也和興經一樣,同是從屬於尼子家。可是在天文三年(1534年),元就脫離尼子家,改為從屬大內義隆,並於天文九年(1537年)以長子毛利隆元為質,以示對大內義隆的忠誠。自此,身在尼子陣營的興經便與元就為敵。

天文九年(1540年)9月,尼子晴久率領三萬大軍進攻毛利元就的安芸吉田郡山城,從屬於尼子家的興經亦有參與對毛利家的攻擊。可是,隨著由大內義隆的重臣陶隆房陶晴賢)率領的援軍著陣,形勢開始對方尼子方不利。兩方在吉田郡山城下激戰,其間,毛利軍的三千餘兵急襲由高尾久友、黑田久澄和吉川興經防守的宮崎長尾尼子陣地。第一陣的高尾久友、第二陣的黑田久澄很快便被擊潰,三澤藏人、高尾久友筆二百餘人被討取。當毛利軍攻至第三陣時,兩方激戰近二小時。最終,毛利軍的攻勢被興經抵擋下來。但一人之勇猛改變不了整體戰況,尼子晴久的安芸侵略軍最終被毛利大內的軍隊打敗,逃回出雲。毛利、大內家乘勝掃蕩整個安芸,剷除尼子家在安芸的勢力,並有一舉消滅尼子家的意圖。

對此,身在病榻上的尼子經久為尼子家的安危作出安排,授意吉川興經、本城常光、三澤為清三刀屋久扶等人佯裝拋棄尼子方而投靠大內方,以便作為內應。興經透過毛利元就的聯絡,投入大內陣營。天文十年(1541年)11月13日,尼子經久病死。

天文十一年(1542年),大內義隆乘勢結集連合軍五萬人遠征出雲,務求攻下月山富田城,一舉消滅尼子家。尼子家的尼子國久牛尾幸清等人奮力對抗大內連合軍。來自石見、出雲、安芸等地的大內連合軍約十三個部隊裡面,有多達七個部隊、約一萬人同時回歸尼子陣營,包括吉川興經三澤為清三刀屋久扶、本城常光、山內隆通、出羽正助、宮氏等人。一時大內方的兵力銳減,勝負倒向尼子方,混亂中的大內直轄軍一萬五千人撤出戰場,毛利元就擔起殿後工作,被尼子軍追擊,損失慘重。

興經這兩次的叛變除有經久遺計一說,還有一說是郡山城之戰慘敗後,興經感到晴久的氣量令人擔憂,繼續追隨尼子家只會危害到自己。於是,興經聯同多個出雲、石見國人眾叛變到大內義隆傘下,並及後請求隨征出雲。月山富田城之戰期間,大內軍的整體狀況令興經感到失望,於是興經再一次與三澤為清、本城常光等人叛變到尼子陣營,直接對尼子家的勝利作出貢獻。

剛倒向尼子家的興經,不久又萌生倒向大內家之意。但大內義隆對興經往日的反覆叛變行為大感憤怒,要將興經原有領地給毛利元就,幸好元就居中調解,興經得以回歸大內家,並獲得原有領土。

興經在戰場上勇猛無匹,不過在政治和氣節操守方面,似乎都不是很出色,甚至可以說是庸碌。興經一時倒向大內家、一時倒向尼子家的反覆亦行為引起臣們強烈的不滿。在興經外出期間,興經將國政委託給大鹽右衛門尉,但所託非人,大鹽右衛門尉常輔理國時態度驕橫,對其他家臣苛刻,引家臣們的不滿。興經的叔父吉川經世與老臣森脇佑有都認為委任驕橫貪污的大鹽右衛門尉是興經的錯失。興經的氣量之狹小和行為反覆令他們感到不安,擔心吉川家將會被毀於興經手中。於是,與毛利元就友好的經世等人秘謀強逼興經隱居,並商議向姻親毛利元就要求毛利家過繼一親族到吉川家,擔任吉川家當主。

而經世等人的提議正是擴大毛利家勢力的良機,有經世等人為內應,毛利元就計劃奪取吉川家的實權。天文十五年(1546年),經世等吉川家宿老,向毛利元就交出誓約書,內容包括「會服從元就的命令」、「給予興經退休地」及「排除吉川家內反對分子」三項。

在經世等人的幫助下,毛利元就煸動吉川家臣,家臣因驕橫的大鹽右衛門尉處理國政而不滿興經。一時吉川家內掀起一遍反對興經的浪潮,甚至有叛亂的發生。毛利元就亦以興經須為大鹽右衛門尉貪污的不當行為負上全部責任為借口,強逼興經退位。此時,經世等人勸興經以大局為重,以毛利吉川同為安芸國人眾,又有姻親關係為理由,建議興經迎立毛利元就的次男、興經的表兄弟少輔次郎(吉川元春)為興經的養子,繼承吉川家。十

在一遍反對的壓力下,天文十六年(1547年),興經退位隱居,吉川元春入主吉川家,成為吉川家第十五代當主。興經與嫡子千法師在毛利與熊谷領地之間的布川過著隱居生活,但實際是被幽禁。

經過三年的幽禁生活後,興經雖然除去家督之位,但仍想復興吉川家,令吉川家免於落入毛利元就手中。於是計劃逃出元就監視,投靠九州豐後的大友宗麟。而毛利元就吉川元春入主小倉山城後,抽調福原元正等三十多名主要家臣給元春,擔心興經的存在會影響元春在吉川家的地位。

收到興經想逃脫的消息後,精於謀略的元就再施展手段。天文十九年(1550年)9月,元就故意放出興經將要造反的傳言,命令熊谷信直、天野紀伊守到布川附近埋下伏兵。計劃興經一離開幽禁地,便能以謀反罪將其處死。更以興經的知行地為利誘,收買興經身邊的寵臣村竹宗藏。

被流言嚇慌的興經擔心毛利元就會對自己不利,帶著隨從逃出幽禁地,行至半路,熊谷信直的伏兵出現。興經急忙應戰,但隨身的弓和佩刀都被破毀。儘管在弦斷刃破的情況下,素來勇猛的興經仍然打倒23人。此時背後的村竹宗藏向興經放冷箭,箭貫穿興經的腰部。熊谷、天野的手下將重傷倒地的興經包圍,當場被殺,年四十二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45422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