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陽地區

三村元祐 Mimura Motosuke(生年不詳-1567年/1571年/1575年)三村家親的長子,三村元親之兄。後過繼給庄為資(一說穗井田實近)作養子,別名庄元祐(穗井田元祐)。由於備中守護細川氏早已威風不在,戰國時代的備中國人眾分成尼子、大內等不同勢力相互爭鬥。庄氏本與三村氏相互聯合以圖勢力擴張,然而在永祿二年(1559年)的猿掛合戰兩家兵戎相見。兩方相持不下,毛利氏在父親家親邀請下做了兩家中介,終於和解。作為結果庄為資亦或是同族的庄實近(穗井田)收了元祐作為養嗣子。元祐做了庄氏養子後繼承了庄氏歷代相傳的通字「資」字改名「元資」(「元」獲賜自毛利氏),花押也一併變更。另外在15世紀中有同名猿掛城主庄元資,然而是另一人。此後作為三村氏分家同時也是毛利氏麾下武將四處征戰。永祿十年(1567年),在為祭奠遭宇喜多直家暗殺的父親家親而發動的明善寺合戰(明禪寺合戰)中擔任三村軍的右翼,然而因為全軍陷入苦戰,元祐也被打得大敗(注一)。然而此後在毛利氏麾下率備中國眾出兵九州。其活躍受到毛利氏的稱讚。元祐的結局眾說紛紜。據同時代資料,元資在支援佐井田城(又名齊田城,位於現岡山縣真庭市)時被浦上.宇喜多軍擊殺,時為元龜二年(1571年)9月4日。另說,據三村氏子孫的傳說與系圖,天正三年(1575年)的備中兵亂(注二)中加入本家備中松山三村氏一方,大戰毛利氏不敵,死於佐井田城。另有毛利家資料指出元祐於元龜二年(1571年)1月於佐井田城與宇喜多勢交戰時不敵被殺。根據後來做成的毛利家系譜,毛利元就第四子毛利元清(穗井田元清)曾當過元祐的養子,另據元清自身寫的書狀,因所居之猿掛城(今岡山縣倉敷市)所在穗田而起名穗田(穗井田)因而否定了元祐和庄氏的關係。注一:一說元祐在此戰中遭宇喜多忠家、戶川秀安等人所率軍勢擊殺。遊戲中也採用了這一說法。然而介於此後仍有大量文獻記載其健在,推測應為宇喜多方的誤報。注二:天正二年(1574年),三村元親因對毛利氏與殺父仇人宇喜多直家結盟感到不滿,內通織田信長起兵反抗毛利氏。天正三年(1575年)遭小早川隆景平定。詳情見三村元親條目。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9#postid-242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8%8D%98%E5%85%83%E7%A5%90
三村元範 Mimura Motonori(1549年?-1575年?)三村家親的三子,三村元祐、三村元親之弟。備中國槓城主。其父家親死後,作為家臣輔佐兄長.三村家當主元親。後元親與織田信長聯合起兵對抗毛利輝元(備中兵亂,見三村元親條目),作為三村一方固守槓城(又做楪城,位於今岡山縣新見市)遭毛利氏小早川隆景進攻,寡不敵眾陣亡。元範是長刀達人,英勇戰鬥至最後一刻。年二十七歲。「備中兵亂記」載槓城於天正三年(1575年)1月8日落城,「萩藩閥閱錄」則有天正二年(1574年)11月6日輝元發給楢崎豊景的感狀一封,其中載「槓城落去」,槓城落城時間可能比備中兵亂記中記載的早一些(注一)。新見市高尾有紀念元範的「三村元範討死碑」。注一:據此則其生卒年為1548年-1574年。作者江蛤蟆 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9#postid-241
三村元親 Mimura Motochika(生年不詳-1575年)三村家親的次子,母為阿波三好氏之女。父親家親以毛利氏為後盾、將備中國幾近全域及備前國一部分納入勢力範圍,並謀求將勢力擴展到備前、美作國。永祿九年(1566年)、宇喜多直家因正面攻擊無法取勝,而派人以鐵砲將家親暗殺。長兄元祐為備中庄氏養子,元親繼承家督後,向宇喜多氏展開復仇。永祿十年(1567年),率領約2萬士兵攻進備前國,但卻被僅有5千士兵的宇喜多軍所大敗(明禪寺之戰)。此役讓在備中享有威名的三村氏出現衰退,在毛利氏的援助下,元親總算止住頹勢。之後,天正二年(1574年)、因為毛利氏與仇敵宇喜多直家結盟,元親不顧叔父三村親成、竹井氏等一部分重臣的反對,改投織田信長,反叛毛利氏。此外,也在同年支援受到宇喜多直家叛亂之苦的浦上宗景。相對於認為這是毛利家中大事而進言討伐三村氏的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反對毛利氏與宇喜多氏結盟)進言應直接和元親見面,勸說元親回心轉意以避免用兵。可是,負責山陰道的元春進言不被接受,而採用負責山陽道的隆景意見討伐三村氏。毛利軍難以攻下在元親手中要塞化的本城備中松山城,於是採取先將周圍支城依序攻下的作戰方式。在支城紛紛陷落後,毛利軍包圍備中松山城進行持久戰。在寡不敵眾的情形下,城池終於淪陷。元親聽從家臣意見,和妻子、家臣一起逃出,但在途中受了重傷,於是派出使者向毛利軍提出切腹的請求。元親在毛利家中舊識粟屋元方的照看下,留下辭世詩數首在松連寺切腹自殺。以下是其中一首:「人といふ 名をかる程や 末の露 きえてぞかへる もとの雫に」(人,不過是借用名字的軀體;我的生命如同消失的露水,回歸到原本的水滴。)元親是個精通詩歌等雅緻學問的文化人,和細川藤孝也有深交。據說在元親困守備中松山城時,藤孝曾送去『八雲集』;元親自殺之際,也贈與藤孝一首詩歌。之後,元親之子勝法師丸被捕,雖然懇求饒命,但小早川隆景擔心他的聰明伶俐會在將來造成危害,還是將其殺害。至此,戰國大名三村氏的血脈完全斷絕,元親的叔父親成等旁支以他國家臣的身分延續下去。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6%9D%91%E5%85%83%E8%A6%AA
三村家親 Mimura Iechika(1517年-1566年)三村宗親之子,三村盛親(三村時親)之孫。三村親成之兄(一說叔父)。子三村元祐(庄元祐)、三村元親、三村元範、上田實親。有女四人,分別嫁予上野隆德、水野勝成、石川久式、楢崎元兼。正室出自同樣自稱小笠原氏支流的阿波三好氏(注一),一般認為此女為三村元親與上田實親之母。因備中守護細川氏的威光早已十分衰微,家親藉此機會先是與庄氏聯合,後來由於其爭鬥,藉此謀求擴張勢力。因為與庄氏的爭鬥陷入膠著,恐怕是向尼子氏一邊倒的備中國人中第一個投靠毛利氏的。毛利元就對家親評價頗高,並對三村氏使者發表了大意為「備中一國自此與毛利家囊中之物別無二致」的言論,頗為欣喜。家親與毛利氏聯合之後,逐漸驅逐了備中尼子氏一方的勢力,實現了備中的統一。據點也從備中成羽的鶴首城(今岡山縣高梁市成羽町)移到備中松山城(今岡山縣高梁市內山下),鶴首城被委任給重臣三村親成。再次在期間積極與備中守護代家庄氏、石川氏、上野氏構築姻親關係,只有庄氏一族沒有被完全掌握,因而成了一件恨事。永祿七年(1564年),家親派遣石川久智發兵救援備前三村一方的龍口城(今岡山縣岡山市)穝所氏時庄高資、庄勝資起兵造反(注二)。後來為了擴大勢力而出兵備前國和美作國,家親勇猛過人,數次擊敗宇喜多直家。然而永祿九年(1566年)2月5日家親於美作國興善寺與重臣進行評議時,遭受直家之命的遠藤秀清、遠藤俊通兄弟使用短管火繩槍槍擊身亡。年五十歲。死於火器暗殺在這一年代確屬一件罕事。注一:三好家出自阿波小笠原氏,其家祖為小笠原長經之子長房。三村氏自稱家祖為小笠原長經之子長時。注二:出自『黃薇古簡集』,此書還記載庄氏父子佔據備中松山城後遭奪回一事。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9#postid-241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8%89%E6%9D%91%E5%AE%B6%E8%A6%AA
上野隆德 Ueno Takanori(生年不詳-1575年)上野高直之子,上野高秀之父。正室為三村家親之女鶴姬。常山城主。又稱上野高德。隆德出自上野家旁系。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隆德與三村家親之女鶴姬成親。隆德自此作為三村氏家臣活動。天正二年(1574年),三村元親對毛利家與宇喜多家聯合一事深感不滿,最終決定起兵對抗毛利,招致小早川隆景大軍討伐,史稱備中兵亂(詳見三村元親條目)。隆德積極響應主君,與毛利氏作戰。天正三年(1575年)6月2日,備中松山城陷落,三村元親自殺身亡。隆德之常山城成為三村方最後一城,然而6月4日也遭乃美宗勝軍六千餘人圍困。數日後,上野方防線崩潰,乃美宗勝率軍展開總攻,隆德自覺取勝無望,決定將家人殺害後自盡。此時其妻鶴姬突然提出「一名敵軍都沒殺死,就這麼白白死去,豈不可惜?」便披甲提刀,帶領侍女三十餘殺了出去。然而不多久其女軍即被屠戮殆盡,鶴姬提出要與乃美宗勝進行一騎討,乃美宗勝以「女子不要舞槍弄刀」拒絕。鶴姬絕望之下逃回本丸自殺。隆德目睹其妻自盡後切腹自殺。6月7日,常山城落城。現常山城跡(岡山縣岡山市與玉野市交界處)有據傳是當年隆德切腹之處的「腹切岩」。作者 江蛤蟆 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9#postid-241
中井久包 Nakai Hisakane(生沒年不詳)尼子氏家臣,尼子氏筆頭家老(注一),奉行眾。官位駿河守。有一子中井久家。別名中井綱家;擔任尼子詮久(尼子晴久)的老師。天文九年(1540年),主君.尼子晴久率軍出征毛利元就居城吉田郡山城,中井久包與子中井久家一同從軍。然而此戰尼子軍大敗,久包僥倖逃得一命。永祿元年(1558年),石見小笠原氏當主.小笠原長雄守備之溫湯城遭到毛利氏攻擊,尼子晴久親自率兵救援,久包也一同出征。然而因為大雨導致河流水位上漲,大軍無法渡河,永祿二年(1559年)8月小笠原長雄向毛利元就投降,救援失敗。永祿六年(1563年),毛利氏開始進攻出雲,白鹿城,熊野城相繼陷落。最終於永祿八年(1565年),針對月山富田城的毛利軍總攻擊開始。雖然在防禦戰中久包隸屬於尼子義久直屬部隊奮起抵抗,然而永祿九年(1566年)月山富田城最終還是開城投降。此後,病死於伯耆法勝寺。注一:尼子氏筆頭家老說法較多,除中井久包一說外,河副久盛、宇山久兼的說法亦有之。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ostid-118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8%AD%E4%BA%95%E4%B9%85%E5%8C%85
乃美宗勝 Nomi Munekatsu(1527年-1592年)乃美賢勝之子、正室為末長景盛之女、後室為仁保隆慰之女;通稱兵部丞,別名萬菊丸、新四郎、助四郎、浦宗勝,戒名宗勝寺殿天與勝運大居士。因父親賢勝曾經作為浦家之養子,故又稱為浦宗勝,為沼田小早川氏之庶流出身。天文十三年(1544年),毛利元就之三男小早川隆景繼承小早川家之後,宗勝向隆景宣示效忠,其才幹獲得隆景之讚賞,擔任小早川水軍的主力武將,加入毛利家旗下,活躍於瀨戶內海及西國、九州各戰場。天文二十年(1551年),西國第一大名大內義隆遭到家臣陶隆房(陶晴賢)叛變,於「大寧寺之變」遇害,毛利元就按部就班準備妥當後,決心舉兵與陶晴賢作戰。元就鑑於海上武力優劣為勝敗之關鍵,命宗勝利用其與能島村上水軍頭領村上武吉之血緣關係,出面說服武吉協助,宗勝以「只要借用一天的軍船而已」作為台詞,說服村上水軍的加盟,讓毛利軍得以在「嚴島會戰」時掌握制海權,圍困陶晴賢,迫使陶晴賢自殺,取得勝利。宗勝率領水軍隨同毛利元就、小早川隆景攻佔大內家領土周防、長門,在隆景麾下,與九州霸主大友宗麟之勢力對決。永祿四年(1561年),於「門司城攻防戰」當中,在大友軍的陣前強行登陸,在兩軍將士面前,與大友軍的武將伊美彈正進行「一對一單挑」,宗勝雖然負傷,但將敵將擊斃,使得毛利軍士氣大振,大友軍因無法取勝而退兵。永祿十二年(1569年)宗勝嗣後又參加「立花城攻防戰」,表現傑出,毛利元就特命宗勝擔任立花城的城主,負責鎮守立花城,擔當毛利軍在北九州的最前線重任。但宗麟利用大內輝弘在背後起事,毛利家腹背受敵,元就命吉川元春及小早川隆景率領的毛利大軍返回平亂,宗勝的留守兵力不過數百人,遭到大友家名將戶次鑑連(立花道雪)的包圍,宗勝與道雪談判,最後同意開城投降,宗勝雖然無法守住立花城,卻也以堂堂正正的姿態撤退回到安藝,道雪亦信守諾言並未追擊,傳為佳話。宗勝繼續追隨小早川隆景轉戰山陽地區,於天正三年(1575年)備中常山城戰役中,敵軍的城主上野隆德之妻鶴姬(三村元親之妹)率領侍女三十多人,全副武裝殺出,在戰場上蔚為奇觀,使得毛利軍陣式大亂,宗勝趨前對應,鶴姬指明要求與宗勝單挑,宗勝雖欽佩鶴姬之武勇,但以無法與女流之輩交戰為由拒絕,但其誠懇態度,亦讓鶴姬折服,乃將「國平太刀」之傳家寶刀贈予給宗勝後,返回城內自殺,讓宗勝感慨不已。嗣後,因毛利輝元與石山本願寺顯如合作對抗織田信長,毛利家與織田家對立,天正四年(1576年)宗勝率領毛利水軍於「第一次木津川之戰」痛擊九鬼嘉隆的織田水軍,但嘉隆受信長之命,打造鐵甲船,天正六年(1578年)於「第二次木津川之戰」擊破毛利水軍,宗勝在水戰上首次落敗,但實在是因為裝備不及所致。宗勝亦曾於羽柴秀吉(豐臣秀吉)進攻別所長治的三木城之戰中,擔任援軍完成輸送糧草任務。秀吉統一天下後,文祿元年(1592年)宗勝曾以水軍將領身份參與攻打朝鮮的「文祿之役」,但因水土不服而病倒,不久就去世,年66歲。若論宗勝之功,其率領的水軍勢力,可以說是毛利家稱霸西國及瀨戶內海的最重要憑藉。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13
井上之房 Inoue Yukifusa(1554年-1634年)井上之正之子,井上庸名之父。黑田氏家臣。黑田二十四騎,黑田八虎之一。正室為櫛橋伊定之女,和主公黑田孝高是連襟關係。最為人所知的通稱是九郎右衛門。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生於播磨國飾東郡松原鄉(現兵庫縣姬路市白濱町松原)。初名政國,最早是作為黑田職隆的小姓。天正六年(1578年),黑田孝高被荒木村重囚禁在有岡城時與栗山利安、母里友信一同潛伏到有岡城下確認孝高的安危。天正十三年(1585年)職隆死後孝高受其遺命將井上之房任用為重臣。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平定後在鎮壓國人一揆過程中與黑田長政一同進攻姬隈城。同年,長政進攻城井鎮房時曾嘗試勸諫,然而長政一意孤行領兵出擊,之房別無他法只得從軍,戰敗。天正十六年(1588年),獲賜6,000石。文祿元年(1592年)開始的文祿慶長之役中遠渡朝鮮參戰。慶長三年(1598年)歸國後,與栗山利安、母里友信共同參與修建宇佐神宮。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同黑田孝高一同駐留豐前國中津並在其後的石垣原之戰擊殺大友氏家臣吉弘統幸立下功勞(注一)。戰後主君長轉封築前國後在豐前國小倉附近修築築前六端城之一的黑崎城(注二),領地計1萬6,000石,擁有大名格的待遇。慶長十二年(1607年),作為黑田長政的使者拜見德川秀忠與德川家光,獲賜駿馬一匹並開始以「周防守」自稱。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跟隨長政嫡子黑田忠之出征。元和元年(1615年),由於幕府頒布一國一城令,黑崎城被拆除。元和九年(1623年),將1萬3,000石領地讓給孫子正友,隱居、剃髮後號半齋道柏。寬永十年(1633年),黑田騷動中與栗山利章聯合排斥倉八正俊(注三)。寬永十一年(1634年)10月22日死去。年八十一歲。其子井上庸名與黑田長政長女菊姬成親,仕於二代將軍德川秀忠。慶長十五年(1610年)受封5,000石成為旗本,出任從五位下淡路守。之房實弟的家系後來受聘為福岡藩士返回築前。注一:關於此事有一逸話。吉弘統幸在大友氏改易後有一段時間寄身於井上之房處。後來在石垣原之戰中吉弘統幸斬殺小田九朗左衛門等三四十餘人後身負重傷,為了讓舊友井上之房立功便自殺身亡。注二:黑崎城位於今福岡縣北九州市八幡西區。築前六端城為黑田長政為防備領國小倉藩細川忠興而修築的六座支城,由北向南為若松城、黑崎城、鷹取城(城主母里友信)、益富城(城主後藤基次)、松尾城、麻底良城(城主栗山利安)。六座城全部坐落在小倉藩與福岡藩交界處福岡藩一側,防備小倉藩的意圖十分明顯。注三:黑田騷動:福岡藩二代藩主黑田忠之時代,藩主重用倉八十太夫(倉八正俊)等一派新晉家臣而疏遠譜代老臣,最終導致家老與藩主及新晉家臣間的對立。此事以家老一派栗山利章被流放盛岡藩,倉八十太夫被逐出福岡藩告終。(另見黑田忠之條目)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1#postid-272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A%95%E4%B8%8A%E4%B9%8B%E6%88%BF
井上元兼 Inoue Motokane(1486年-1550年)井上光兼之子,毛利十八將之一,出身清和源氏,是信州井上氏分家安藝井上氏的後裔,井上家本來是與毛利家地位同等的國人眾,後來被毛利弘元(毛利元就之父)收服,成為毛利氏的家臣。元兼本人在財政方面的才能很突出,毛利元就繼承毛利家時,得到元兼以及同族的井上就在、井上元盛、井上元貞、井上元吉等井上家諸分家的大力支持。由於在毛利元就繼任家督的過程中立下汗馬功勞,元兼以元勳自居,其實力和影響力逐漸膨脹起來,元兼本人也越發驕橫跋扈,不把毛利元就放在眼裡,結果使得元就感受到強烈的不安全感。天文十九年(1550年)毛利元就對井上家族實行大清洗,元兼和其子井上就兼等家族成員全部被殺,父親井上光兼年老獲得赦免。另外,元兼的叔父井上光俊由於一直對元就忠心耿耿,不但沒有受到其侄子牽連,還得到本領安堵。吸取教訓的元就在誅殺井上氏一族之後,要求福原貞俊以下家中武士二百三十八名遞交血書,發誓效忠。從元兼一代開始,井上氏權勢熏天,這一點在毛利元就自己的私人信件當中屢有提及,元就也明確表示過對井上氏專權的不滿,可以看出元兼生前的確是一個專橫跋扈之人。但是這樣的書信多是書寫於元兼被滅族10年之後,也即永祿三年(1560年)之後,由於同尼子家作戰等諸多原因,元就的記憶很可能已經模糊,因此也不排除在這些書信中,元就有在井上氏滅族的既成事實之上添油加醋的可能。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6155894.htm
內藤興盛 Naito Okimori(1495年-1554年)內藤弘春的長子、正室為內藤弘矩之女、其女-尾崎局為毛利隆元正室、其孫女-大方為陶晴賢正室。伯父內藤弘矩雖身為大內氏重臣而權傾一時,但卻由於讒言而蒙上謀反之嫌,與其子弘和一同遭大內義興誅殺。之後沉冤昭雪,依照義興的想法而由弘矩之弟也就是興盛之父弘春繼承家業,而之後興盛也在迎娶弘矩之女後成為內藤氏的家督。興盛作為宿老侍奉義興並擔任長門守護代,在義興上洛時也隨軍,當大永八年(1528年)義興病逝後則侍奉其子大內義隆。在義隆一代成為家中首屈一指的重臣,擔任評定眾,在天文九年(1540年)的吉田郡山城之戰中則與陶隆房(陶晴賢)一同被派為援軍,此外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的月山富田城之戰中也隨同出兵,和負責菅谷口攻擊的毛利元就等一起發動攻勢但卻未能攻陷城池。在月山富田城之戰的大敗之後,與對軍事、政治失去關心的義隆關係逐漸疏遠。而在家中文治派與武功派對立日益加深的情勢下,為求解決問題,雖曾建議義隆讓位予其嫡子大內義尊而隱居,但卻遭到拒絕。天文二十年(1551年)當陶晴賢謀反時,興盛消極地支持晴賢,雖拒絕了來自義隆請其斡旋和平的要求,但也在事件後隱居,據說其隱居的內情是因為和陶晴賢出現意見不合。由於嫡子隆時此時業已身故,家督之位由其嫡孫內藤隆世繼承,興盛於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去世,享年60歲,法名為西方寺法譽知覺。由於興盛是在女婿的毛利氏及孫女婿的陶氏剛開始出現對立之時病逝,內藤氏一族隨即分為支持陶晴賢的嫡孫-內藤隆世派與支持毛利隆元及其父元就的五男-內藤隆春派而對立,之後在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發生的嚴島合戰為契機而進一步陷入分裂。之後由於隆世隨大內義長自盡,家督由內藤隆春繼承,內藤氏自此就成為毛利氏的家臣。據說興盛在大內家中除了以武將、重臣之姿活躍外,身為文化人、教養人也極受信賴,還曾請求近衛尚通幫忙進行源氏物語的封面題字(外題)。擔當將大內氏家臣的意見傳達給家督的職務,由於其溫和敦厚的人品而有極高的人望。但其人卻在陶晴賢謀反時拒絕了大內義隆為求保命的斡旋和平請求,由此後人也可從中窺見戰國時代的嚴厲主從關係。此外,興盛雖據說為虔誠的佛教徒,但是在天文十九年(1550年)和天文二十年(1551年)Francisco Javier(方濟 沙勿略)為了傳教而到訪山口時,興盛將其一行招待至自家中,還出力促成了方濟 沙勿略和義隆兩度的會面,更在陶晴賢之亂時將其一行保護於自己家中,作為方濟 沙勿略的保護者也廣為人知。出處 http://wiki.eyny.com/wiki/%E5%85%A7%E8%97%A4%E8%88%88%E7%9B%9B
內藤隆春 Naito Takaharu(1528年-1600年)內藤興盛的三子、妻為吉見隆賴之女、姐為毛利隆元正室.尾崎局;別名隆通、亦二郎、周竹。隆春出身於代代擔任大內氏重臣的周防長門有力國人內藤氏,由於其姐尾崎局為毛利元就嫡子.毛利隆元的正室,因此與毛利氏的關係密切。天文二十年(1551年)當陶晴賢對大內義隆發起叛亂之時(大寧寺之變),雖與其父一同採取靜觀的態度,但卻因對其姪內藤隆世所採的積極姿態不滿而導致家中產生紛爭。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其父去世,翌年的嚴島之戰後便暗中與毛利氏勾結,弘治三年(1557年)元就進行防長經略時,則和已經繼任家督的隆世決裂而降於毛利氏,並跟從元就四處作戰。其後由於大內義長自殺而大內氏滅亡,隆春便接替隨義長一同自盡的隆世繼任家督,受元就承認其新任內藤氏之長的地位並就任長門守護代。同年當大內義隆的遺子也是隆春外甥的龜鶴丸受大內氏殘黨擁立而起事後,隆春立即便前往鎮壓,並在妙見崎之戰中討伐草場越中守等且將龜鶴丸處刑,立下平亂的功績。在毛利家中,也由於身為家督毛利輝元的舅舅,被委任長門的政務,修築荒瀧山城、櫛崎城等規模大的山城,據說相當受重用。永祿元年(1558年)更是自元就、隆元父子處受賜誓書,可說受到厚遇。但是姊夫隆元於永祿六年(1563年)去世,其後更在元就死後的元龜三年(1572年)遭到讒言中傷,為解開輝元的誤會而向毛利氏交出宣示忠誠的誓書。可從中看出其背後有著內藤氏影響力下降及毛利氏對旁系家臣的嚴密管控的因素。另外也由於隆春之子全都早逝而沒有後繼者,因此便由毛利氏一門眾肉戶氏處迎來肉戶元秀的次男元盛入贅作為養子。在天正十九年(1591年)的檢地時,隆春的領地有2600石。同年將家督之位讓與元盛。晚年則依輝元的指示而前赴京都,以周竹為號並活用自侍奉大內氏時代以來與公家建立的聯繫,負責收集豐臣秀吉死後變化劇烈的中央之情報。其報告作為毛利氏的文書而流傳下來。慶長五年(1600年)去世,年73歳,法名為澄月院照山淨光。出處 http://wiki.eyny.com/wiki/%E5%85%A7%E8%97%A4%E9%9A%86%E6%98%A5
冷泉隆豐 Reizei Takatoyo(1513年-1551年)冷泉興豐之子,正室為平賀弘保/平賀玄信?之女;受大內義隆偏諱「隆」字,初名隆祐,後取父名「豐」一字,改名隆豐,別名五郎左衛門。早年即仕於周防國戰國大名.大內義興,義興死後仕於其子大內義隆。率領大內氏水軍,大永七年(1527年)進攻安藝國,於仁保島,國府城與安藝白井氏作戰。天文十年(1541年)擔任原安芸武田氏居城安芸佐東銀山城主。天文十一年(1542年),跟隨大內義隆遠征出雲,因包圍月山富田城之國人眾反水背叛,大內軍全軍撤退(月山富田城之戰)。隆豐負責調度義隆養子大內晴持所乘船隻,然而大內晴持於撤退途中溺死海中。翌年進攻伊予國。天文十五年(1546年)2月,同安芸國人白井房胤進攻平智島。翌16年(1547年)5月進攻中途島(安芸府中町史)。然而,因月山富田城之戰大敗,主君大內義隆變得十分文弱,大內家中的,以相良武任為首的文治派與以陶隆房(陶晴賢)為首的武斷派產生激烈對立。隨著對立進一步深化,為防止兩者矛盾爆發,隆豐嘗試在其中中介調解然而無濟於事。陶晴賢造反的傳言與山口街頭巷尾流傳,隆豐向主君大內義隆進言誅殺陶晴賢,未被採納。天文二十年(1551年),陶晴賢起兵謀反。由於陶晴賢事前調略周到,除文治派外,幾乎無人站在大內義隆一邊。義隆逃離山口,投靠石見國吉見正賴,由於暴雨船隻不能出航,逃入長門國大寧寺。陶軍包圍大寧寺,義隆由隆豐擔任介錯自盡。隆豐隨後殺入陶軍戰死(大寧寺の變)。據傳隆豐死得十分壯烈,將攻上來的敵軍殺得不敢上前,進入一處經樓放火燒樓,留下辭世句後以十文字方式割腹,將內臟全部丟到天花板上氣絕而亡。連接隆豐逃入的經樓的坡道現被稱為「冷泉坂」。辭世句「みもや立つ 雲も煙もなか空に さそいし風の 末ものこさず」(注二)。隆豐不僅長於武功,還會撰寫和歌,堪稱智勇兼備之士,加之其為重臣,評價很高。後來,其子元豐仕於毛利氏,任門司城代,永祿五年(1562年),遭大友氏攻擊戰死。由元豐之弟元滿繼承其位,元滿作為水軍將領活躍,於慶長二年(1598年)、於慶長之役中第一次蔚山城之戰戰死。山口縣岩國市周東之冷泉屋敷(冷泉氏館)遺跡經考證應為隆豐之居館。注一:隆豐為大內弘世之子大內弘正之後,隆豐之父.興豐其母出自羽林家之一的冷泉家,自興豐始改姓冷泉。 注二:譯者水平不足,未翻譯。隆豐之辭世句描寫了空中雲煙皆為風所吹散之景,暗示自己如風中雲煙般將逝。另外「末もの」中「末(すえ)」與陶隆房之「陶(すえ)」諧音,暗指陶隆房政變上位不過一時,遲早也要如雲煙消散。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2#postid-124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86%B7%E6%B3%89%E9%9A%86%E8%B1%8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