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山久兼 Uyama Hisakane

宇山久兼 Uyama Hisakane宇山久兼 Uyama Hisakane(1511年-1566年)

宇山久秀的長子,幼名彌次郎,宇多氏為源氏佐佐木一族。

久兼為侍奉尼子經久尼子晴久、尼子義久三代的老臣,根據尼子氏分限帳上記載,久兼與牛尾幸清、佐世清宗等人擔任家中御家老眾的筆頭重職,所領知行地在石見擁有祿高十八萬七千七百石,同時宇山一族也在控有美作國大部分的封地,月山富田城四周的能義郡及布部郡也都是他的直接領地,同時在官拜飛驒守後,便負責與中央大勢力及將軍幕府間進行外交聯絡工作。由此足見宇山氏在尼子家中的重要地位已達到共存共榮的情形。

在嚴島會戰後併吞了往日大內家大部份領地的安藝毛利家成為了尼子家新的敵手,而毛利家本身也在鯨吞下備後、周防、長門等國後躍躍欲試地想將兵鋒指向尼子家所掌握的出雲。

在毛利軍遠征出雲之際,元就先寢返了三刀屋氏,然後便對作為月山富田城前方防線的衛星城白鹿城出兵,當時久兼就是白鹿城的守將,他眼見白鹿城內僅有兵二千,城中亦缺乏兵糧,因此在陷入被一萬毛利軍包圍攻打的困境後火速向尼子本家請求援軍。當主尼子義久也緊急地派遣了其弟尼子倫久為總大將以及大將龜井秀綱、近習山中鹿之介立原久綱等統率一萬援軍增援白鹿城。

但是在軍議評定中自認久經戰陣的久兼否決了小將山中鹿之介以他們這些近習為先鋒軍,衝入敵陣攪亂攻擊,再由主力部隊與城兵進行前後夾擊的戰術,自以為是地於上報尼子倫久之後,在龜井秀綱的援軍尚未到來前,便獨自開城應擊,最後在元就靈活的戰術下,由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巧妙反構成左右夾擊的態勢而一敗塗地,結果是靠著擔任殿軍的山中鹿之介奮勇作戰,久兼才得以保全自身回到月山富田城。

在白鹿城落城,尼子家遲暮之色已再難遮掩,永祿八年(1565年)時毛利元就對富田本城發動包圍攻擊,元就分別從小森口、菅谷口、鹽谷口三方進攻,雖然因為月山富田城之堅與尼子軍背水一戰的勇猛而一度受挫,但仍然讓月山富田城陷入了籠城的危機,與當初天文九年(1540年)尼子軍圍攻毛利本據地吉田郡山城時的榮光相比,同樣的籠城戰受困的卻變成己方。蒼涼,想必難以從久兼心頭揮去。

精通謀略的毛利元就見不能一蹴而就攻下月山富田城,於是改變分針圍而不攻,並宣稱允許城中的士兵投降。月山富田城中的米糧已接近枯竭,逃兵日益增加,久兼有感城的困狀而憂心,取出家中的所有錢財,派人往丹波,若狹等地方蒐購糧食,走仍在山中鹿之介負責保衛下十分穩固的海路,由中海安來浦悄悄運入城中,總算暫時穩定住幾乎離散的軍心。

當時毛利元就也察覺到了月山富田城中的兵糧又日見增多,於是又高舉旗幟宣佈只要是投降的人員,無論士兵或是武將,一律給予優厚待遇。守城士兵又開始大批大批地投向毛利方,連和久兼同格的牛尾幸清、佐世清宗等家老宿將也覺得尼子家前途無亮而相繼棄尼子而去,倒入毛利旗下。月山富田城中僅剩下久兼這一位重臣,他索性將自家的糧食全部分給士兵,準備與毛利家決一死戰。

老謀深算的元就藉機使用離間計,尼子義久的近側大塚與三右衛門向義久進讒:「久兼將城內兵糧私物化,必有降毛利之心。」疑心生暗鬼的義久也知道窮途末路的尼子家已不能鞏固家臣的忠心,於是下令誅殺了久兼父子,結果反而使得月山富田城內人心惶惶,士氣低落,最後城中總共只剩下大約三百名城兵,尼子義久不得已,自縛開城投降了毛利元就,一度輝煌的「十一州太守」尼子氏從此走入歷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56804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