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名祐豐 Yamana Suketoyo(1511年-1580年) 山名致豐的次子、養父山名誠豐、正室為一色義有之女;初名韶熙(紹熙,繼熙),後改名為祐豐,號宗詮,戒名銀山寺殿鐵壁韶熙大居士。 因身為叔父山名誠豐(但馬守護、山名氏宗家家督)的養子,於大永八年(1528年)誠豐死後,成為山名家第17代家督。據推測其將山名持豐(山名宗全)以來的通字「豐」加入名字改名「祐豐」也是這一時期。 天文十一年(1542年)於生野發現了生野銀山,祐豐為了開發銀山將先祖修建的生野城進行了大規模改修。在原來的山城基礎上,於山麓新設了居館,使其擁有了近世城池的役所職能。 山名氏歷代均信奉臨濟宗,祐豐也不例外,並於生野城山麓建立了銀山寺。 此時山名氏分裂為但馬守護家和因幡守護家兩家,祐豐為統一山名氏,於天文十七年(1548年)擊殺了同族因幡守護山名誠通,並將弟弟山名豐定任命為因幡守護代(陣代)作為此地的領主,以圖安定因幡一帶。 永祿三年(1560年)豐定死去,祐豐將自己的長子山名棟豐任命為因幡守護代(陣代)。然而,次年永祿四年(1561年)5月棟豐也撒手人寰(享年18歲),只得把侄子豐數(豐定之子)任命為因幡守護代(陣代)。另外,伴隨棟豐之死,次男(後起名義親)成為了祐豐的嫡子。另外,將從其父處繼承的山名氏本據地、但馬守護所此隅山城擴建為與戰國時代相適應的大城塞來守衛本國。 永祿七年(1564年)進攻反抗山名的因幡國人武田高信(注一)失敗。永祿十二年(1569年),尼子勝久與山中幸盛等尼子氏殘黨軍進攻出雲,祐豐作為後援與毛利元就交戰。 永祿十二年(1569年),遭到織田信長家臣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進攻。不得不撤出居城此隅山城,建設了更加堅固的有子山城作為但馬守護所展開防禦戰。然而在羽柴軍猛攻下祐豐被趕出領國逃往和泉國堺。在堺的豪商今井宗久中介下,祐豐得以面會織田信長,在發誓此後支援西進的織田軍之後被承認領有但馬出石郡。 元龜元年(1570年)作為城主回到但馬有子山城。在有子山城下修築了用於常住的居館和城下町,這成為了日後出石町發展的基礎。此後幫助與織田信長結盟的尼子勝久與山中幸盛,同織田家的敵人毛利家交戰。同年,進攻丹波的赤井忠家,佔據了竹田城和此隅山城。 元龜二年(1571年)祐豐得到了織田家的援軍攻入丹波冰上郡(今兵庫縣丹波市),元龜三年(1572年)連同山中幸盛同加入毛利方的武田高信交戰。 元龜四年(1572年),嫡男自室町幕府第15代將軍足利義昭獲賜偏諱「義」字起名山名義親。 天正三年(1575年)11月,祐豐在其三子氏政(堯熙)的援軍支援下自竹田城與織田信長家臣明智光秀進攻丹波冰上郡。然而黑井城的荻野直正(赤井直正)在波多野秀治救援下將其擊退,光秀返回自己的領國近江阪本城。 天正七年(1579年)6月,明智光秀攻陷秀治本據地八上城。然而祐豐的重臣太田垣輝延突然與毛利方的吉川元春講了和,致使山名家在結果上背叛了織田信長。對此深感憤怒的信長命令羽柴秀吉再度出兵但馬。 天正八年(1580年)5月21日,羽柴秀吉率領的織田大軍勢包圍了祐豐居城有子山城,祐豐只得開城投降,在此之後不久死去,年七十歲。 注一:武田高信:若狹武田氏出身,因幡山名氏客將,鳥取城番。長期以來包藏異心。永祿六年(1563年)勾結毛利氏殺害尼子方的山名豐成佔據鳥取城,同時驅逐了但馬山名家的山內豐數。後來不堪尼子再興軍進攻讓出鳥取,而不久但馬山名氏又同毛利講和,自此沒落。後死亡,關於其死眾說紛紜。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7#postid-203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B1%B1%E5%90%8D%E7%A5%90%E8%B1%8A
山名誠通 Yamana Nobumichi(生年不詳-1548年?) 山名豐賴之子。山名豐通(豐成,注一)、山名豐次(彌次郎,注二)之父。因幡守護。 父親豐賴為因幡守護;起初受宗家但馬山名氏山名誠豐偏諱「誠」字,起名誠通。 享祿元年(1528年)但馬山名氏當主誠豐死去,其位由侄子山名祐豐繼承,誠通與祐豐的對立關係也自此開始加深。 天文十三年(1544年),受出雲尼子晴久偏諱「久」字,改名久通。一般認為誠通這麼做一是為了對抗但馬山名家而放棄宗家的「誠」字,二來是向尼子氏表示服屬,以求得到他們的支援。天文十四年(1545年)為了防備山名祐豐而修築鳥取城(注三)。 天文十七年(1548年),祐豐軍奇襲因幡,誠通不敵身亡(時為戊申年,故又稱申歲崩,關於其死有異說,見注四)。 注一:山名豐通,又名豐成,山名誠通長子,其父死後,尼子晴久自足利幕府獲得因幡守護職,擁立其據守鹿野城(今鳥取縣鳥取市鹿野町)與但馬山名氏的山名豐定對抗。晴久死後失去後援,後武田高信謀反將其毒殺。 注二:山名豐次:又稱彌次郎,在尼子晴久支持下與其兄一同與但馬山名氏爭鬥。武田高信謀反後,於高草郡立見卡遭武田軍殺害。立見卡一帶有內容為其死後化為怨靈的「山名彌次郎怨靈傳說」。 注三:通說鳥取城是在天文十三年(1545年)由武田國信(高信之父)家臣田原某受誠通之命修建。然而有天文十二年(1544年)尼子晴久進攻鳥取山下(鳥取城)的記錄。不過現在來看還是誠通為防備但馬山名氏修建此城的看法比較有力。 注四:古文書上沒有符合申歲崩一事的記載,關於此事的記載僅有江戶時代的『因幡民談記』一孤證。另外就文書資料來看,山名誠通自天文十五年(1546年)之後再也沒有出現。此外還發現了武田高信勾結但馬山名的文書。故有說法山名誠通在天文十五年(1546年)遭到但馬山名氏的山名祐豐與鳥取城之武田高信進攻,最後被殺於立見卡。注二所述「山名彌次郎怨靈傳說」其原型也有可能是山名誠通被殺一事。 作者 江蛤蟆 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7#postid-204
山名豐國 Yamana Toyokuni(1548年-1626年) 山名豐定的次子、母為細川高國之女、正室為山名祐豐之女;受毛利輝元偏諱「元」字,初名為元豐,後改為豐國,法名禪高,戒名東林院殿徹庵禪高大居士。 永祿三年(1560年),父親豐定死去,繼承人棟豐(伯父山名祐豐之子)亦在永祿四年(1561年)死去,在兄長豐數繼承因幡山名家(通稱布施屋形、布施殿)家督後,成為支城因幡岩井城的城主,後來被敵對的兄長豐數和其家老武田高信從城內流放,於是逃到鄰國但馬國八束。 在兄長豐數死後,得到山中幸盛等尼子氏殘軍支援而繼承因幡山名家的家督,不過在天正元年(1573年),被毛利氏武將吉川元春攻擊,於是降伏於毛利氏軍門之下。受毛利氏當主毛利輝元下賜偏諱,改名為元豐,後來與織田氏交往,改名為豐國。 雖然從天正六年(1578年)開始,與織田信長結交,不過在天正八年(1580年),領地受織田氏武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侵攻,一時間在鳥取城中死守,重臣中村春續、森下道譽等家臣亦主張徹底抗戰,不過之後隻身前往秀吉陣中降伏。天正九年(1581年),與秀吉一同進攻吉川經家和舊家臣堅守的鳥取城,城中被切斷糧道而陷落。 雖然在豐臣秀吉之下,但是被秀吉拒絕仕於豐臣氏的要求,並成為浪人。後來成為攝津國川邊郡的小領主多田氏的食客。天正十四年(1586年),受濱松的德川家康賞識。天正二十年(1592年),在文祿慶長之役時期,被秀吉命令同行至肥前國名護屋城。 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中投向德川方,加入龜井茲矩軍戰鬥。慶長六年(1601年),被賜予但馬國內七美郡全域6千7百石。因為但馬山名家(山名祐豐的家系)已經斷絕,於是同是但馬山名家血脈的豐國家系成為山名氏嫡流。此後仕於德川家康、德川秀忠,參加駿府城的茶會等。 寬永三年(1626年)10月7日死去,年七十九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1%B1%E5%90%8D%E8%B1%90%E5%9C%8B
山名豐定 Yamana Toyosada(1512年-1560年) 山名致豐之子,正室為室町幕府管領細川高國之女;幼名九郎,別名布施殿,布施屋形,諡號壽仙院。 大永八年(1528年),其叔父但馬守護山名誠豐死去,其兄山名祐豐作為養子繼承了山名氏宗家家督與但馬守護職。豐定受祐豐之命攻入因幡,以毛利一方(注一)的同族山名誠通(因幡守護)控制下的鳥取城與岩井城為中心進行東因幡的支配,天文十七年(1548年)擊殺誠通,確立了對東因幡一帶的支配。 此事在『因幡民談記』中被記作「申歲崩」(1548年為戊申年),然而因為沒有傍証史料,此事是否存在都存疑。近年認為山名誠通的沒落遠在此之前的說法比較有力,豐定在誠通沒落後前往因幡就任守護職。然而,因幡守護職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被足利將軍家正式任命給尼子晴久,『山田家古文書』第五卷中於天文十六年(1547年)4月28日由豐定發給長田重直(山田重直)的文書中記載將因幡國氣多郡等土地賜予重直,由此可見豐定入主因幡的時間可能比一般流傳的要早一些。(參考山名誠通條目) 永祿三年(1560年)3月3日死去,年四十九歲。死後山名棟豐(山名祐豐之子)前往因幡就任守護。 注一:原文如此,然而當時毛利元就的勢力僅局限於安藝一國。因此誠通此時應該是依附於尼子家。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7#postid-204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B1%B1%E5%90%8D%E8%B1%8A%E5%AE%9A
山名豐賴 Yamana Toyoyori(生沒年不詳) 山名豐時之子,山名誠通之父,因幡守護。 父親豐時為因幡守護;豐賴出生年不詳,在史料上初次出現是永正八年(1511年)8月24日,在船岡山合戰中與其兄豐重(注一)共同擔任山名宗家山名致豐的名代加入足利義材(足利義稙)方參戰。 永正九年(1512年)12月,在但馬山名宗家當主山名誠豐支援下在布勢天神山城殺害了當時擔任因幡守護的兄長豐重,強奪守護一職就任守護(注二)。 據收錄於『萩藩閥閱錄』,推測發出於永正十年(1513年)2月10的「山名豐賴書狀」,豐賴曾將山名誠豐的意向傳達給備後國人杉原氏,由此事可見,他和與山名致豐有著密切聯繫的兄長豐重一樣處於但馬山名家的巨大影響之下。 雖說強奪守護職一事有但馬的宗家做後盾,此事還是成為了助長國內反守護勢力的重要原因。在其就任守護之後,不斷受到被他殺害的豐重之子豐治(注三)的攻擊。永正十年(1513年)3月29日之布施天馬口合戰,4月26日之布施正木口合戰與守護所布勢天神山城周邊的合戰接連不斷,可見事態已經頗為嚴重,戰火已經延燒到中樞地區。 因而豐賴的守護做了最多三年就不得不卸任。他在史料上最後一次直接出現是永正十一年(1514年)5月15日給家臣北川氏撥發國衙公用錢30貫文。因為史料稀缺,豐賴的結局也很不明了。據『伊勢貞助記』記載的永正十二年(1515年)10月16日伊勢貞助獲知因幡守護山名小次郎(豐治)嫁予將軍足利義稙作側室的妹妹阿茶局懷孕一事(然次年流產,未有子嗣)這一點史料推斷守護職的交替可能發生在永正十二年夏天。 史料豐賴最後一次可確認的活動是一個月後的永正十一年(1514年)6月18日,因幡八上郡的古剎大安興寺毀於戰火。由此看來豐賴與豐治的鬥爭已擴散到因幡全國。 注一:山名豐重:山名豐時長子。自長享元年(1487年)始不斷參與足利家在畿內的爭鬥。文龜年間(1501-1503年)就任因幡守護。後與伯耆守護山名澄之摩擦不斷。永正八年(1511年)8月參與船岡山合戰,次年死於其弟之手。 注二:1512年是壬申年,有種說法『因幡民談記』中的「申歲崩」其實是豐重被殺一事。因史料不足誤記為天文十七年(1548年,戊申年)山名誠通被殺(參見山名誠通條目)。 注三:山名豐治:山名豐重之子。同其父一樣與足利幕府來往密切。其父死後開始領導反守護活動。雖打倒豐賴就任守護,然而不斷受到豐賴後盾但馬山名氏的壓迫,最後一次見諸史料是大永七年(1527年)5月6日通過將軍足利義晴向但馬家求和,此後不久死去,山名誠通成為因幡守護。『因幡民談記』記載其急死,從求和一事來看也可能是死於但馬家之手。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7#postid-204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B1%B1%E5%90%8D%E8%B1%8A%E9%A0%BC
山崎家治 Yamazaki Ieharu(1594年-1648年) 山崎家盛的長子,正室為池田長政之女(池田長吉養女),繼室為木下勝俊之女.智光院。山崎俊家之父。歷任因幡若櫻藩藩主、備中成羽藩主、肥後富岡藩主、讚岐丸龜藩主(注一)。 生於文祿三年(1594年),加治並非家盛正室天球院(池田恆興之女)所生,而是側室之子。 慶長十九年(1614年)10月,其父死後繼承其位。同年末大阪冬之陣於中之島(注二)佈陣,其時家治之弟久家戰死。慶長二十年(1615年)大阪夏之陣屬池田利隆隊參加作戰,斬獲首級六個,立有功勞。 元和三年(1617年),憑藉大阪之陣的戰功由因幡若櫻3萬石加增轉封備中成羽3萬5,000石。成羽時代致力於連島的新田開發事業。另外在元和五年(1619年)福島正則改易時駐守備後國三原城。家治是築城名手,在元和六年(1620年)參與大阪城築城工事,參與了天守、本丸、二之丸的石垣修建工作,大展拳腳。築城工事中產生的廢石被用於填築中之島的基礎。因而山崎家的大阪屋敷設在中之島上。 家治頗受松平信綱等幕閣的信任,島原之亂後的寬永十六年(1639年),加贈轉封肥後天草(富岡)4萬石。戰亂後的天草領內因戰亂而荒廢的土地佔到了二三成,家治重建了富岡城,召回流落各地的領民,開始著手新田開發等復興事業。 因此功績於寬永十八年(1641年)9月,大幅加增轉封至讚岐丸龜5萬3,000石(丸龜藩),治理讚岐西半部分。剛進入領國時住在寺院裡,寬永二十年(1642年)將已經被廢城的丸龜城進行重建的計劃得到許可,自幕府處獲賜白銀300貫,參勤交代也被免除。家治利用自己的築城經驗開始丸龜城的修築的同時,還進行了城下町的經營和建設,構築了今日丸龜的基礎。然而家治對丸龜城精雕細琢,在慶安元年(1648年)3月17日沒有見到城池完工就死去了,年五十五歲。丸龜城的築城工作在山崎家離開丸龜後由京極高和繼續,在萬治3年(1660年)終於完工。 注一:若櫻藩:現鳥取縣八頭郡若櫻町。成羽藩:現岡山現高梁市成羽町。富岡藩:現熊本縣苓北町富岡。丸龜藩:現香川縣丸龜市。 注二:中之島:大阪市內被堂島川與土佐堀川所狹的細長島嶼,江戶時期被用於諸藩的倉庫,現在是大阪市的中心地段,島上有大阪市政府以及大量公司總部。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0#postid-258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B1%B1%E5%B4%8E%E5%AE%B6%E6%B2%BB
池田長幸 Ikeda Nagayoshi②(1587年-1632年) 因幡鳥取藩主,後備中松山藩主池田長吉的長子。母為池田家家老伊木忠次之女。正室為津山藩主森忠政之女松子,繼室為森忠政之女宮子(注二)。池田長常(長子,備中松山藩第二代,後斷絕)、長教(次子,龍野藩士)、長信(三子,旗本,井原池田家)、長泰(四子,岡山藩士,建部池田家)等之父。幼名次兵衛。 慶長十九年(1614年),父死去後繼承家督。元和三年(1617年)2月,在原領地基礎上加贈5,000石計6萬5,000石,由鳥取轉封備中松山(注三)。在藩政方面進行了新田開發,元和五年(1619年)福島正則改易時留守三原城。 寬永九年(1632年)4月7日,死去,年四十六歲,家督由長子長常繼承。法號承國院殿蔭涼宗樹大居士。墓所位於岡山縣高梁市上穀町威德寺。 注一:長幸名字的日語讀法與其父一模一樣。 注二:很有趣的一點是,其父池田長吉也娶過續絃,並且兩人都是伊木忠次之女。 注三:這次轉封其實與長幸本人關係不大,起因是姬路藩主池田光政被認為年紀太小無力管轄這一要地,遂把長幸轉封到同為池田家的鳥取,長幸則傳到原來是天領的備中松山。後來岡山藩的池田光仲因為同樣理由與池田光政交換領地。 作者 江蛤蟆 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0#postid-253
浦上宗景 Uragami Munekage(生年不明-卒年不明) 享祿四年(1531年)、父親村宗在攝津國與細川晴元聯合軍的天王寺一戰中戰死後,兄長政宗以年幼之身繼承了家督之位。但在天文二十年(1551年)、尼子晴久入侵備前國之時,宗景與政宗在對策上有了意見的分歧。此後,兩兄弟各擁山頭,形成兩大權力集團;宗景團結了國中同樣暴露在尼子氏威脅下的國人眾勢力,與傾向尼子氏的哥哥完全對立而分裂了浦上氏。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宗景在天神山城揚旗,並與毛利元就同盟,以對抗和尼子氏站在同一陣線的政宗。宗景在毛利本隊及從屬於毛利氏的備中國大名三村家親親率的「備中眾」等援軍的幫助下,紛紛在各地擊破政宗、尼子聯合軍隊。永祿三年(1560年)左右、將兄長浦上政宗的勢力從備前國東部驅逐出去,完全掌握了備前國的支配權。 但是,和備中國的三村氏相同,在這個時期充其量只是處在毛利氏庇護下的弱小大名,而且內政上也受到毛利氏的介入,很難說是完全掌握權力的戰國大名。此外,三村氏也開始將勢力伸進美作國,兩家因而產生嫌隙。而政宗的勢力雖然已經大幅削弱,但仍存在於備前國,因此宗景的敵人還是很多。 與毛利氏斷交 永祿六年(1563年)5月左右、和政宗和談、斷絕後顧之憂的宗景,和三村家親發生戰爭。同年12月前宣布和毛利氏斷交,開始步上戰國大名之路。 翌年,永祿七年(1564年)、發生政宗和其嫡男清宗為赤松政秀殺害的事件,繼承家業的政宗次子浦上誠宗對此事並未採取任何動作,宗景得以專心和三村氏作戰。經過明善寺之戰等勝利,終於在永祿十年(1567年)時,成功將三村、毛利氏的勢力驅逐出備前國;同年,浦上領家的當主.誠宗也遭其暗殺。翌年,永祿十一年(1568年)、剿滅備前國中為數不多的國人眾松田氏,並將版圖擴展到除瀨戶內海的兒島外,領有備前國全域及美作國東南部,確定了浦上氏在戰國時代的地位。 可是,在此之前的戰爭中立下顯赫戰功的宇喜多直家及其家臣岡氏、長船氏等人,已經成為有獨立傾向的強大勢力。對宗景本身可以說是「在軍事上有著從屬關係的盟友」的勢力,很難說是像大名和家臣那樣的主從關係。因此,宗景在直家領內如水運等重要據點設下很多直轄地、並派官員管理,來限制直家的統治權。此外,浦上氏雖然將勢力擴展到美作國,但直家的封地卻始終限制在西備前國外圍的程度,而美作國仍然交與沼本氏和菅納氏等在地的國人眾治理。在現今、傳聞直家當時已凌駕於主家的論點是有誤的,就算以陪臣(家臣的家臣)水準的俸祿來比較,直家也並未逾矩。然而,直家獲得松田氏舊領的一部分,並在拉攏家臣團上有所建樹,對備前國的影響力也日益增加,這些都成為日後不利於宗景施政的要素。 直家、最初的謀反 永祿十二年(1569年)、赤松義祐和赤松政秀失和。宗景和舊播磨國守護家的赤松義祐、赤松則房及播磨國有力領主小寺政職等人結盟;以出兵援助為名義,吸收了兄長政宗在播磨國的遺領;並為了討伐赤松政秀,率領「備作眾」攻進西播磨。此外,積極支援亟欲復興尼子氏的尼子勝久等反毛利勢力,並和九州的大友宗麟同盟,顯露和毛利氏對抗的態勢。 但是,抵擋不住宗景猛攻的政秀,向同年中順利上洛的將軍足利義昭和織田信長請求援軍。8月到9月、宗景受到信長派遣的池田勝正、別所安治的攻擊;同時,私通信長的宇喜多直家也對宗景掀起反旗,令宗景陷入危境。不過,義昭、織田軍在攻下播磨國數城後很快就撤退了;反而是政秀被浦上軍打到節節敗退,困守在龍野城中。11月、政秀投降,宗景將其領地都收歸在手。而直家眼見形勢不對,也在同年向宗景請罪,重新回歸家中。 解除織田信長威脅的宗景,在翌年的元龜元年(1570年)、入侵備中國南部。此外,派遣援軍前往出雲國幫助尼子勝久;另一方面,還派出分隊向東支援赤松則房,攻擊別所長治的三木城(別所安治於此年過世),在軍事行動上非常活躍。元龜二年(1571年)、經由締結同盟的三好氏篠原長房的協助下,在備前國兒島戰勝毛利軍。同年秋天以後,又在備中國的佐井田城、松島城等地擊退毛利、三村軍隊。但在元龜三年(1572年)、毛利氏和大友宗麟在北九州的競爭暫時告一段落,毛利軍集結東進而來;宗景向足利義昭、織田信長請求調停,謀求和毛利氏的和睦。最初、毛利輝元不肯答應和議;但在10月、毛利氏和浦上氏終於締結和約,雙方歸還城池。 直家、再度的謀反 天正元年(1573年)12月、在信長的斡旋下,與別所長治達成和解;宗景也從信長手中取得備前、播磨、美作三國的朱印狀而被認可擁有上述三國的支配權。於是,宗景得到相當於以前守護的地位,浦上氏的勢力也凌駕於舊主赤松氏之上;浦上氏在宗景一代,其強盛達到了頂點。然而,根據此朱印狀,原先不屬於浦上氏的東播磨領主小寺、別所等人、也形同浦上氏的家臣,這個情形也招來了反感。注意到這點的宇喜多直家,暗中向小寺政職探詢,意圖將浦上政宗之孫久松丸帶往備前。在得到政職的承諾後,久松丸被秘密送進了岡山城。 翌年,天正二年(1574年)3月、擁立久松丸的宇喜多直家再度反叛,宗景的直屬部隊「天神山眾」在備前、美作國各地和宇喜多軍戰鬥。之後宗景也即刻展開外交戰,和備中的三村元親、美作的三浦貞廣等人結盟。此外,也向大友宗麟、三好長治請求援軍,但兩家有各自的敵人要應付而無暇相助。和前次的謀反不同,因為有久松丸的存在、直家在事前施展謀略將沼田氏、菅納氏等美作國人眾及宗景麾下諸將相繼策反,使得宗景陷入苦戰。而且,旁觀的毛利輝元無視於織田信長讓兩家和解的要求,更因為三村氏的反叛,決定支持宇喜多氏打倒浦上氏。天正三年(1575年)6月、毛利軍攻下備中松山城後,三村元親切腹自殺。在經過名為「備中兵亂」的一連串戰事後終於平定三村氏,毛利氏也全力支持直家而將宗景打到走投無路。 接著家中重臣明石景親等人也遭到策反。同年9月、從天神山城宇喜多軍的重重包圍中成功逃離。之後,宗景得到信長派遣的荒木村重支援,奪回了宇喜多端城(所在地不明),之後就以此為居城。 流放後 遭驅逐出天神山城的宗景,家臣並未全部投向直家。宗景以播磨為據點,和坪井氏、馬場氏等舊浦上家臣暗中取得聯繫。他們與一族的浦上秀宗蟄伏在備前國內,等待再起的機會。為了實現復興的夢想,宗景到天正五年(1577年)前曾多次上京拜見信長,但卻得不到積極的支援。結果,得不到信長幫助的宗景只得獨力成事。天正六年(1578年)12月左右、潛伏在備前的秀宗、坪井、馬場等反宇喜多勢力、以幸島(現岡山市水門町附近)為據點紛紛起兵,宗景也率兵前來會合,浦上軍成功收復天神山城。可是在翌年的天正七年(1579年)4月、文獻中記載秀宗和坪井等人退往播磨,可以想見這期間的叛亂已經得到了鎮壓。因此,殘存在備前的浦上派勢力也遭一掃而空,重掌備前國的夢想終究無法達成。失去宇喜多端城的時間則不詳。 關於宗景的晚年並未留下確實的史料,死亡的年代並不明確。《天神山記》中相傳曾應黑田長政邀請前往築前國,於此地出家並在七十~八十多歲時病逝。而宗景的麼子成宗、為元、浦上家臣高取備中守養育成人。備中守在關原之戰戰死後,據說成宗逃往九州,之後再偷偷返回備前定居,延續血脈。《備前浦上氏研究》的作者浦上元,就自稱是成宗的子孫。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5%A6%E4%B8%8A%E5%AE%97%E6%99%AF
牛尾幸清 Ushio Yoshikiyo(生沒年不詳) 幸清是侍奉尼子經久、晴久、義久三代的重臣,和宇山久兼、佐世清宗二人並列,形成尼子家臣團的最上層建築。據《尼子分限帳》中記載,幸清作為御家老眾領有備前國十萬石的領地。 牛尾氏是大原郡牛尾庄地頭中澤氏的末裔,是領有稱為尼子十旗之一的牛尾城(又稱三笠城)周邊領土的國人領主。應仁、文明之亂以後,追隨守護京極氏。 文明十六年(1484年),與三刀屋氏、三澤氏等一些國人領主舉著為守護京極氏討伐尼子氏的旗幟,發動對月山富田城的攻擊,將尼子清貞、尼子經久父子驅逐出月山富田城。但是,尼子經久僅僅在短暫的三年之後,就將月山富田城奪回來,繼而奪得對整個出雲國的統治權。在經久統治的初期階段,牛尾氏便歸順尼子氏,成為被官。 永正十年(1513年),牛尾幸清追隨尼子經久上洛,參與船岡山合戰,之後又隨經久轉戰各地。天文九年(1540年),幸清參與尼子晴久的遠征安芸行動,擔任安芸武田氏的援護部隊。這次戰敗後,經久去世,幸清成為晴久的嫡系家臣。 此後主要活躍在石見方面,永祿元年(1558年)五月,參與尼子晴久的小笠原長雄救援軍,永祿三年(1560年)七月,參與晴久的本城常光救援軍。 到尼子義久為當主時,毛利氏對尼子氏的攻勢不斷加強,永祿五年(1562年)七月三日,毛利元就率軍一萬五千,開始出雲征伐。永祿六年(1563年),白鹿城淪陷,城守將松田誠保逃往隱岐,前往救援的長子.牛尾久信戰敗,在毛利軍的規勸下放棄自殺,返回月山富田城。 永祿八年(1565年)四月,毛利軍對月山富田城的總攻開始,由於月山富田城是出名的易守難攻,所以毛利元就決定使用圍困戰術,以耗盡城內的糧食。月山富田城被包圍數月後,城內的軍糧消耗殆盡,尼子軍將士的戰斗意志不斷喪失,陸續有武將出城投降毛利氏。 最終,幸清在長子久信的勸說下,歸降毛利家,之後消息不詳。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4889768.htm
立原久綱 Tachihara Hisatsuna(1531年-1613年) 立原幸綱之子、兄為立原幸隆、姐為山中幸盛之母。別名源太兵衛尉,尼子三傑之一。 立原氏與尼子氏同為佐佐木氏的庶流,原為信州伊那飯沼氏的一族。後來這一族定居於大原郡的立原,於是以立原為姓。 在尼子晴久時,立原久綱第一次出場作為晴久的奉行眾。永祿三年(1560年),尼子晴久病逝月山富田城,由長子尼子義久繼承家督。在毛利家對出雲進行侵攻之時,和外甥山中幸盛作為尼子義久的近習馬迴眾,在戰場上十分活躍。 在毛利元就寢返三刀屋氏,進而向月山富田城的咽喉要道白鹿城進軍後,久綱參加白鹿城援軍,立下軍功。可是白鹿城最終還是失守,在富田城籠城戰以後,其他尼子氏的許多直臣,舊臣向毛利軍投降,但久綱和山中幸盛、宇山久兼、秋上久家和神西元通等人抗戰到底。 毛利元就派遣米原綱寬為使者向尼子方提出勸降。立原久綱則作為尼子方的使者與之就開城事宜進行交涉,條件是投降以後給尼子義久三兄弟一條活路,最後尼子義久出城投降,尼子氏就此宣佈滅亡。 主家滅亡後,尼子義久被毛利軍幽禁,最後出家為僧。毛利軍多次以二千貫的知行仕官勸誘久綱,久綱拒絕毛利的請求並去京都安居。在那裡,遇到山中幸盛和秋上久家,得知新宮黨的遺孤尼子孫四郎(尼子勝久)在京都出家。勝久還俗以後,重新樹立尼子家旗印,準備奪回故地。 永祿十二年(1569年),立原久綱和其兩人合作召集人馬,趁毛利氏對九州侵攻的機會,尼子勝久、山中鹿介及立原久綱等人從島根半島登陸,攻擊月山富田城並奪回勢力。當時的尼子軍在軍事上以山中幸盛為中心,久綱則在副狀發行等內政關聯的事情方面居最重要的位置。 在出雲的戰事再度失利之後,久綱等人就將復興的希望寄托在正向西國進軍的織田信長,在和久綱會面以後,信長讚歎久綱「非同尋常的人物、好漢」,並且賜予銘刀一把。讓他們加入羽柴秀吉的軍團,以上月城為根據地。 當毛利輝元和宇喜多氏聯軍合攻上月城的時候,立原久綱曾極力反對籠城,但最後還是參加籠城戰。最終,尼子復興軍在上月城徹底戰敗,遺孤尼子勝久自刃,久綱被吉川元春所捕。後來久綱逃脫,出家為僧,法號珠久,在阿波國出仕蜂須賀氏的女婿福屋高兼處度過餘生。 慶長十八年(1613年)逝世,年83歳。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B%8B%E5%8E%9F%E4%B9%85%E7%BA%B2
龜井茲矩 Kamei Korenori(1557年-1612年) 湯永綱的長子、母為多胡辰敬之女、養父龜井秀綱、正室為山中幸盛養女.時子、繼室為多胡重盛之女;初名湯國綱,繼承龜井氏,改姓龜井,由真矩改名為茲矩,別名新十郎,渾名槍の新十郎。 茲矩出生於出雲八束郡湯之莊,湯氏和尼子家一樣是近江佐佐木氏的一族,隱岐出雲兩國守護京極持久的後代。為出雲有力國人眾的湯氏,在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城後不久湯氏便歸附於他的旗下。 永祿六年(1563年),毛利元就親率大軍攻入出雲,尼子家居城月山富田城被圍得水洩不通,再加上鎮守石見銀山的重臣本城常光逆刃投向毛利家,使尼子家更蒙上一片愁雲。四年之後月山富田城終究彈盡糧絕,尼子義久開城投降,最後落髮出家,在伴青燈香火了度餘生。 在月山富田城攻防戰最激烈時,尼子家的重臣龜井秀綱父子先後討死,當時秀綱的親女千明嫁給了山中幸盛,幸盛收妻妹為養女,然後將她嫁給茲矩,改姓承繼龜井氏。 尼子家滅亡後,茲矩成為浪人,但在流浪之時也讓茲矩增廣了見聞並培養兵法和內政方面的能力,一度潛伏於京都。之後在襟兄山中幸盛與其叔父立原久綱擁立尼子家遺孤勝久揚起復興尼子家的大旗時前往加入,輔佐尼子勝久與毛利家對抗,轉戰但馬、因幡諸國,一度在天正二年(1574年)時擔任因幡八頭郡私都城的守將,協助山中幸盛力抗吉川元春,但是戰敗。 當時正逢織田信長發動中國討伐,以羽柴秀吉為主將,以播磨小寺家家老黑田孝高為嚮導出征播磨,尼子遺臣趕往投靠並駐守於播磨上月城。天正六年(1578年),毛利軍和宇喜多軍三萬聯合部隊出陣攻擊上月城,同時又有三木城別所長治叛變,使織田信長最中決定捨棄上月城,羽柴秀吉受命全力平亂進攻三木城別所家。上月城失陷後,勝久切腹,山中幸盛被殺,尼子家正式劃上了句號。在攻城戰中大難不死的茲矩幾經輾轉投入秀吉營中,此後成為羽柴家部將在戰場上活躍。 天正八年(1580年),羽柴秀吉出兵因幡,為了取得先機秀吉搶先一步攻下山名家人質所在的因幡鹿野城,引起山名家當主豐國的恐慌而出走,改由毛利家部將吉川經家率兵駐守。年僅二十四歲的茲矩被秀吉起用為鹿野城守將進行前線防備跟監視山名家人質的重要工作,這除了表露出秀吉對茲矩的重用之意,利用對毛利家懷有仇怨的尼子遺臣執行這項任務是絕對不會有背叛危機的,尤其龜井手下無兵無將,不似播磨但馬的國人眾各擁兵力且與毛利家多有相當的關係,可以充分利用。然後秀吉便領兵將因幡主城鳥取城包圍進行斷糧戰,秀吉建築長達十二公裡的防禦工事,將吉川元春帶來的毛利家援軍隔絕在伯耆八橋,由茲矩鎮守的鹿野城擔任第一條防線,負責強化守備。 鳥取城失陷後,茲矩因戰功被秀吉正式任命為因幡氣多郡鹿野城主,拜一萬三千五百石,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領地的茲矩為此十分興奮,更是異常努力地建設經營鹿野城,圍湖造田、修築河堤使領內的石高增加了三成,贏得當地領民的同聲稱,同時也因為茲矩進行與南蠻商人間的交易,獲利豐厚。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爆發,茲矩作為秀吉的留守役,滯於鹿野城,發揮監視、牽制毛利家的重要任務。山崎會戰後,茲矩在姬路城的宴會上向秀吉請求待平定全國後自願跨海征服琉球,秀吉感動之餘賞賜茲矩一把團扇,正面還寫有「龜井琉球守殿」的字樣,並且在不久後替茲矩向朝廷奏請了正六位下琉球守的官位,令素來熱中進行海外貿易的茲矩十分欣喜。 在攻下關東北條氏且奧羽大名皆來降後,秀吉完全統一天下。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起侵略朝鮮的戰爭。戰前,自詡已為秀吉策封為正六位下琉球守的茲矩向秀吉奏請出兵,並且整備兵馬打算進攻琉球國,但是最後卻被時常自稱「琉球國為我家附庸」的島津家所阻,島津義久以琉球為本家藩屬為由秀吉控訴,儘管這只是一句空話,但秀吉仍鑑於島津家與琉球間的地緣關係,中止了茲矩的出兵計劃。 因此茲矩投入侵朝戰爭,被任命為九鬼嘉隆水軍的將領,當時九鬼嘉隆建造了巨船「日本丸」,加上其日本第一水軍的威名而被任命為日本水軍的先鋒部隊,但是素來縱橫海上的「海盜大名」九鬼嘉隆卻於五月七日在玉埔海面被朝鮮水軍名將李舜臣奇襲,五十艘船被擊沉二十六艘,折損了過半船隻。隨後在二十九日李舜臣的艦隊在泅川附近遇到茲矩的十二艘船艦,因為懼於李舜臣的威名,茲矩決定棄船上岸,倚山展開半月長蛇陣應戰,由於正是退潮的時刻對李舜臣所率的水軍不利,於是李舜臣率領艦隊假裝撤退,茲矩見時機可趁揮軍追擊,李舜臣立即下令全軍反轉以龜甲船的優勢圍勦龜井艦隊,將茲矩殺得大敗而逃。 六月二日時,為戰敗而氣憤不已的茲矩行船至唐浦港大肆略劫發洩,但也因此擔擱而被李舜臣追上,兩翼包抄,龜井船隊的指揮艦被擊沉,其所率的二十一艘樓船全遭勦滅,在明史中的記載茲矩於該役中戰死,但實際上死的是茲矩部下,茲矩本人在部將掩護下身負重傷落荒逃回日本。文祿四年(1595年),茲矩奉秀吉之命經營伯耆日野山的銀礦,獲得佳績。 慶長五年(1600年),豐臣秀吉死後兩年,爆發關原之戰,以石田三成為首的西軍和德川家康帶領的東軍於關原發生激戰,茲矩選擇加入了東軍,當時原屬於東軍的鳥取城主宮部長熙在率兵進至濱松時,突然轉易旗幟叛變至西軍,並參與攻佔大津城,在德川家康的命令下茲矩由鹿野城出陣與齋村政廣一同進攻鳥取城,在三成於關原大敗後鳥取城守將在茲矩的勸說下開城投降。 戰後茲矩因功加封了因幡高草郡,得到共計三萬八千石的安堵令。之後茲矩在長崎建造西洋帆船於慶長十二年(1607年)、十四年、十五年三度持幕府朱印狀派遣通商船隻與暹羅往來交易。此外茲矩還大幅改建鹿野城,採用通過貿易得來的明櫓、朝鮮櫓興建城館,還在城下設建供奉山中幸盛的幸盛寺已示不忘舊恩義。同時,在海外貿易之外,茲矩對農政方面也有亮眼的政績,接連開拓了氣多郡的日光池和高草郡的湖山池,並在千代川左岸設置兩處大井,不但可以供給民生用水,對治水工程也多有建樹,在當地留下為後世所稱道的龜井堤、龜井笠、龜井踴等治績,也對推廣特產品盡力,育成桑樹林,鼓勵領民生產生絲。 慶長十七年(1612年)病逝,年五十六歲,法名中山道月大居士。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239&sn=1278&lorder=2&ptitle=%E5%87%BA%E9%9B%B2%E2%80%A7%E5%B0%BC%E5%AD%90%E5%AE%B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