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子經久 Amago Tsunehisa

尼子經久 Amago Tsunehisa尼子經久 Amago Tsunehisa(1458年-1541年)

尼子清定的長子、母為真木朝親之女、正室為吉川經基之女;幼名又四郎,受京極政經偏諱「經」字,名為經久,渾名十一州の太守、鬼神、雲州の狼。

文明六年(1474年),經久被送往京都,作為其主君京極政經的人質。滯留於京都期間,經久元服並拜領京極政經的偏諱「經」字,名為經久。經過五年的人質生活後,經久離開京都返回出雲。文明十年(1478年),父親清定隱退,由經久接任家督之位。

應仁之亂後,作為尼子氏主君的出雲、飛驒、隱岐、近江四國守護京極氏權力逐漸衰弱,經久則趁機發展勢力,侵佔京極氏在出雲國的寺社、土地。文明十四年(1482年),室町幕府要求出雲國繳納庄園段錢,而經久無視幕府的命令,私自下令扣押段錢並拒絕上繳。文明十六年(1484年),幕府下令剝奪經久出雲守護代的職務並且下達討伐令,三澤氏、三刀屋氏、朝山氏、廣田氏、櫻井氏、鹽冶氏、古志氏等國人紛紛響應,起兵圍攻經久的居城月山富田城。經久兵敗後遭流放,被迫投靠母家真木氏,京極政經任命出雲國人鹽冶掃部介為新出雲國守護代。

一心想奪回居城的經久秘密集結山中勝重、龜井安綱、真木上野介、河副常重等家臣,又聯絡忍者集團缽屋賀麻黨作為援助。文明十八年(1486年)元旦,缽屋眾的領袖缽屋彌之三郎率領外穿表演服裝、內藏甲胄兵刃的賀麻黨約70人,以千秋萬歲舞表演者的身份進入月山富田城。經久及其家臣56人則跟隨賀麻黨中混入城內,四處放火併夜襲守軍。月山富田城中一片混亂,城主鹽冶掃部介殺死妻子後自殺,經久通過夜襲成功地奪回居城。戰後經久將月山富田城的北方長屋賜予缽屋眾居住,缽屋眾又被稱為櫓下組,成為專門為尼子氏效力的忍者集團。

奪回月山富田城之後,經久開始著手平定出雲國內的國人眾,首當其衝的是驅逐經久時最為出力,實力最強的三澤為國。經久運用計謀,命重臣山中勝重進入三澤軍擔任臥底,取得三澤為國的信任。長享二年(1488年),山中勝重率領三澤軍的精銳進攻月山富田城,到達城下時勝重秘密向經久透露軍情,經久裡應外合擊敗三澤軍主力,三澤氏降服。此戰過後,三刀屋氏、赤穴氏等國人眾紛紛臣服於經久,出雲一國被平定。永正二年(1505年),在京極氏內亂中戰敗的京極政經出奔至出雲國,不久與經久達成和解。永正五年(1508年),京極政經託孤於經久,並將出雲守護一職讓與嫡孫吉童子丸後去世,吉童子丸此後事跡不明,經久實際成為出雲守護。

永正四年(1507年),室町幕府管領細川政元遭到暗殺,政元的三名養子細川澄之、細川澄元、細川高國展開混戰。次年,西國霸主大內義興向中國地方和北九州的大名、國人發出動員令,擁立前將軍足利義材和細川高國上洛。經久應大內義興之邀,參與上洛,參加永正八年(1511年)的船岡山之戰。經久的次子和三子也分別拜受細川高國和大內義興的偏諱,改名為尼子國久和鹽冶興久。但由於經久不滿大內義興微薄的賞賜,提前離開京都返回領國,支援反大內勢力。永正九年(1512年),經久支持備後國大場山城城主古志為信反叛大內家。永正十二年(1515年),應邀上洛的武田元繁返回領地後與大內義興養女離婚,轉而與經久弟弟尼子久幸的女兒結為姻親,隨後反叛大內氏。一時間大內領地狼煙四起,令大內義興十分頭痛。

永正十四年(1517年),山名氏聯合經久進攻石見國內大內氏城池。同年,經久聯合備中國人新見氏進攻三村氏。

永正十五年(1518年),經久分兵兩路,一路由弟弟尼子久幸率領,侵入伯耆國,攻打尾高城城主行松正盛、羽衣石城城主南條宗勝;另一路由嫡子尼子政久率領,圍攻反叛的出雲國磨石城城主櫻井宗的。尼子政久擅長吹笛,但卻因笛聲暴露目標,被櫻井守軍用箭射死。痛失愛子的經久親自率軍攻破磨石城並進行屠城,城主櫻井宗的自殺。經久隨後召開會議決定繼承人,經久想讓弟弟尼子久幸作為繼承人,但久幸卻建議由尼子政久的嫡子尼子詮久尼子晴久)繼任,最後經久決定立晴久為繼承人。

永正十八年(1521年),石見國人吉見氏、益田氏倒向大內義興,經久應山名氏之邀出兵石見。同年,攻打今井城。次年,攻陷福屋氏的乙明城。大永三年(1523年),進攻那賀郡的波志浦,並向安藝國拓展勢力,安藝國人毛利氏背棄大內氏投靠經久。同年,尼子軍進攻安藝國的大內氏據點鏡山城,城主藏田房信和叔父藏田直信固守城池,久攻不下。毛利元就獻計分化鏡山城內部,以繼任藏田氏家督的條件策反藏田直信,城主藏田房信戰敗自盡,經久順利攻佔鏡山城。但戰後經久違背毛利元就的開出的條件,逼死藏田直信,使毛利元就對經久產生不信任感。

大永四年(1524年),經久大規模入侵伯耆國,陸續攻下米子城、澱江城、天萬城、尾高城、八橋城,隨後又攻下岩倉城、堤城、羽衣石城,南條宗勝戰敗出逃,伯耆守護山名澄之遭到驅逐,大批伯耆國人逃亡至因幡、但馬國,神社、寺廟都遭到破壞燒毀,史稱大永五月之崩壞。同年,為限制經久的擴張,大內義興與其子大內義隆、重臣陶興房率軍包圍經久盟友武田光和的居城佐東銀山城,經久動員安藝國人眾參戰,雙方交戰一月後撤軍,史稱佐東銀山城之戰。

鏡山城之戰後,年僅9歲的毛利氏當主毛利幸松丸病逝,毛利家推舉毛利興元之弟毛利元就繼任。但在尼子氏重臣龜井秀綱的指使下,毛利家臣桂廣澄、坂廣秀、渡邊勝等試圖謀反,準備擁立毛利元就之弟相合元綱繼位。在志道廣良等宿老的支持下,毛利元就平定叛亂,誅殺相合元綱。在陶興房的活動下,大永五年(1525年),繼任毛利氏家督的毛利元就背棄尼子氏,轉而投向大內氏,使安藝國內形勢向大內方偏移。

大永六年(1526年),山名氏聯合大內氏對經久進行包圍。次年,經久在備後國擊敗陶興房,原本從屬於大內氏的備後國人多數倒向尼子氏。

大永八年(1528年),大內義興去世,其子大內義隆繼任。此後四年中,尼子家與大內家多次在安藝、備後的山區中交戰,直到享祿五年(1532年),大內義隆為平定北九州的動亂而渡海,與大友義鑑少貳資元的聯軍對峙。尼子氏反攻的時機到來,但是家中卻發生經久三子鹽冶興久的叛亂事件。

經久曾賜予三子鹽冶興久三千貫的領土,但是興久希望增加領地,於是通過龜井秀綱向經久提出增加大原郡七百貫領地的要求。但經久卻將備後國一千貫領地賞賜給興久,興久認為沒有得到想要的領地是由於秀綱進讒言的緣故,於是請求將秀綱交給自己處罰,卻遭到經久的拒絕。鹽冶興久於是聯合出雲大社、鱷淵寺、三澤氏、多賀氏、備後山內氏等勢力發動叛亂。在經久和晴久的攻擊下,鹽冶興久在佐陀城、末次城之戰中敗北,被迫逃亡甲山城投靠岳父山內直通。天文三年(1534年),鹽冶興久切腹身亡,其領地則由其子鹽冶清久和其兄尼子國久繼承。由於尼子國久勢力的擴大,為尼子晴久時期肅清新宮黨埋下伏筆。

同年,隱岐國人隱岐為清的叛亂也遭到鎮壓。尼子晴久成功入侵美作國,將尼子家的勢力向東擴展到備前國。

天文六年(1537年),在接連失去兩個兒子的打擊下,年邁的經久將家督之位讓給嫡孫尼子晴久後宣布隱居。同年,晴久攻佔屬於大內氏的石見銀山,擊敗播磨守護赤松政祐。但在天文九年(1540年)尼子氏與毛利氏、大內氏的吉田郡山城之戰中,晴久大敗,弟弟尼子久幸戰死,使尼子家的優勢喪失殆盡。

天文十年(1541年)11月30日,經久病逝於月山富田城,年八十四歳。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BC%E5%AD%90%E7%B6%93%E4%B9%8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