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子國久 Amago Kunihisa

尼子國久尼子國久 Amago Kunihisa(1492年-1554年)

尼子經久的次子,母親為吉川經基之女,妻為多胡忠重之女,幼名孫四郎,受管領細川高國賜偏諱「國」一字,名為國久。

國久一族因居住在月山富田城的北麓新宮谷,遂被稱為新宮黨,成為尼子家之柱石軍團,以勇猛強大著稱。

永正十五年(1518年),大原郡阿用磨石城主櫻井宗門反叛尼子家,哥哥政久於討伐櫻井宗門時不幸陣亡。狂怒的經久即命令國久對磨石城發動總攻擊,城破後國久把城兵全部殺光,知道難以逃脫的櫻井宗門自焚而死。

哥哥政久之死,令國久與叔父尼子久幸肩負起輔佐政久之子晴久的責任。國久作為尼子主力在在多個軍事作戰中表現活躍。

天文六年(1537年),毛利元就將嫡子隆元送至大內義隆作為人質。毛利家倒向大內方威脇著尼子家。因此,國久強烈主張討伐毛利。儘管尼子家內有不少人如尼子久幸等持反對意見,晴久接受國久的建議,動手討伐毛利。

天文九年(1540年),晴久計畫了侵略安芸的毛利,並派遺國久率領新宮黨三千兵為先鋒,向備後方面進軍,但因五龍城穴戶一族的頑坑而被擊退(犬飼平合戰),國久失利,由備後進軍吉田郡山城的路線宣告失敗,改由石見方面攻入安芸,以三萬大軍進攻吉田郡山城。

不久晴久的安芸毛利侵略因毛利家的頑抗及大內家的入援而宣告失敗,尼子一門眾的久幸陣亡,不少原本從屬於尼子家的地方國人紛紛叛離尼子家。天文十一年(1542年),大內義隆乘勢結集聯軍五萬人,進攻尼子家的本據-出雲的月山富田城。其間,國久指揮著新宮黨對大內聯軍持續抗戰,堅守各處要害,加上不少原尼子家部將如吉川興經、本城常光、三刀屋久佑等重返尼子家,最後將大內聯軍驅逐出尼子家的出雲。

此後尼子家持續與毛利家開戰。天文十三年(1544年),國久帶領尼子主力七千人向備後布野進軍,討代倒向大內方的備後國人-比叡尾山城的三吉廣隆,並將作為毛利家援軍的福原貞俊,兒玉就忠擊退,毛利軍吃了個敗仗。在天文十五年(1546年) 的伯耆侵略(橋津合戰),國久的次男豐久戰死,儘管如此,國久仍掃蕩了武畠山城守及南條宗勝等。至始,尼子家取回了經久時代的威勢,而國久領導的新宮黨的確有很大的貢獻,尼子家「新宮黨」的勇名甚至傳到畿內。

然而,從天文十六年(1547年)左右起,國久常與晴久的意見對立,最後更發生一場嚴重動搖尼子家家業的事件-國久及其新宮黨被肅清。

取得很大的戰功,並在本家炫耀權勢的國久一族對家督晴久來說是一種威脇。國久既為一門的長輩,自己的叔父,亦是掌握著尼子家最精銳的軍團新宮黨,國久功高震主的行徑動搖晴久的地位。晴久遂以把權力集中化為理由,向國久提出縮小新宮黨的的打算,不過沒有得到國久的同意。與晴久國久,二人的對立似乎成為了無可改變的事實。

除此之外,國久的長男誠久脾氣暴臊,極為自負,招致晴久及其他的家臣們的反感。國久偏愛三男敬久,打算讓敬久繼承新宮黨而不是長男誠久,令誠久非常不滿。新宮黨內部產生了對立。而且,國久侵佔尼子久幸之子.尼子經貞所領的土地,跟經貞產生對立。新宮黨被本家孤立,內部亦矛盾叢生,已經到達一觸即發的危險局面。

根據陰德太平記記載,當時看穿了尼子家內部矛盾重重的的毛利元就,決定採用反間計。元就在尼子領內地區散佈「新宮黨造反」的傳言。更故意地讓晴久發現假信,誣稱國久意圖謀反,令晴久真的相信傳言。不管怎樣,疑心暗鬼的晴久決心剷除國久及其新宮黨,不過這段記錄現今頗受質疑。

天文三十三年(1554年)11月1日,國久參加在富田城舉行的議定,在登城途中被大田豐前守的部卒包圍。國久慌忙應戰,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戰死,享年六十二歲。其後新宮黨其餘成員亦相繼被肅清,只有誠久的五男勝久在混亂中被奶媽抱著逃走,上洛進入東福寺出家。名噪一時的尼子家最強軍團新宮黨被尼子睛久肅清了。

雖然常被以為,新宮黨事件後尼子家就像一隻被抽出了獠牙的雄獅,步入衰退。但實際上,尼子晴久在失去新宮黨後,與毛利家的戰事中仍獲得忍原崩、降露坂之戰等勝利。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050771.htm?fromtitle=%E5%B0%BC%E5%AD%90%E5%9B%BD%E4%B9%85&fromid=439111&type=s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