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子晴久 Amago Haruhisa

尼子晴久 Amago Haruhisa尼子晴久 Amago Haruhisa(1514年-1561年)

尼子政久的次子、母為山名幸松之女、正室為尼子國久之女、繼室不明;幼名三郎四郎,初名詮久,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晴」字,改名晴久。

父親政久為尼子經久長子,於磨石城攻城中意外死於亂箭之下。因此,祖父經久便屬意三子興久繼承尼子家。結果,為人貪婪的興久得罪尼子家重臣龜井秀綱,在秀綱的進讒之下,經久與興久父子反目。享祿五年(1532年),興久起兵企圖消滅其父,自立為大名,最終兵敗身死。

在此內亂之後,尼子氏勢力大減。備後、安藝、石見等臣服領地先後掀起叛亂。在平叛過程中,晴久勇略無雙,於是年近八旬的祖父經久於天文六年(1537年)將家督之位傳給時年二十三歲的晴久,自己則退隱幕後。但尼子家災難的種子就此埋下。

初即位,晴久便四面征伐,先從大內義隆手中奪回石見的銀礦,又侵入屬於大內氏的播磨國,放逐播磨守護赤松政村。沉浸在勝利中的晴久志得意滿,於天文八年(1539年)又準備討伐重新倒向周防大內氏的安藝國毛利元就。晴久的叔祖尼子久幸感到不妥,便告知當時已重病纏身的經久。面對祖父的責問,晴久只回一句:「臆病野洲(野洲乃尼子久幸法號)!」就讓祖父啞口無言。

天文九年(1540年),以尼子氏旁支新宮黨尼子國久父子統帥的3000鐵騎為前鋒,晴久出兵宍戶氏的吉田城,不料初戰不利。一向只勇於前進而恥於後退的晴久大怒,在斥責其叔父尼子國久後,於天文十年(1541年),親統久幸、國久等尼子氏親族,徵發出雲、石見、伯耆、因幡、美作、備中六國三萬精銳,全力進攻作為宍戶氏後盾的毛利元就。初始戰況順利,一路兵抵毛利氏的主城郡山城下。但風雲突變,在大內義隆所派的由陶晴賢率領的1萬援軍的幫助下,毛利元就大破尼子軍,陶晴賢甚至突入晴久本陣。晴久落荒而逃,斷後的尼子久幸戰死。遭此慘敗,尼子氏一蹶不振,而重病中的經久聞聽此事後,於11月30日病逝。

翌年,大內義隆陶晴賢的鼓動下親征出雲。由於尼子氏成功地分化尾隨大內氏的其他地方豪強,如三澤為清吉川興經、三刀屋久扶、本城常光,尼子氏最終大破大內軍,成功轉危為安,暫時得以喘息。晴久往後四出征伐,勸降本來獨立性極高的出雲大社宮司千家氏、北島氏把杵築門前町納入支配,並打得因幡山名家從屬,在爭取備後國人眾時打退毛利軍的兒玉就忠跟福原貞俊,然後又勸降美作的三浦氏將勢力延伸到美作,又把勢力伸進備前獲得松田氏跟浦上政宗的臣屬,又勸降備後北部的江田氏,倒也頗有昔日的威勢。

天文二十年(1551年)周防大內氏內訌,陶晴賢謀反,大內義隆自殺後,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足利幕府封晴久為山陰山陽兩道八國守護。尼子家彷彿又擁有當年經久時代的地位。

所謂新宮黨,是指由叔父尼子國久與其子尼子誠久、尼子豐久、尼子敬久等統帥的尼子氏精銳部隊。由於國久的居城在尼子氏本城月山富田城北之新宮谷,故稱為新宮黨。這支戰力強悍的軍隊,是尼子氏攻城掠地的最大依仗。但隨著功勛日增,國久與其子誠久日漸驕橫,逐漸對晴久無臣下之禮。晴久本就對其頗為忌憚。加上毛利元就趁機用間,散佈謠言,聲稱國久父子外結吉川氏,企圖謀反。於是晴久準備痛下殺手(此事並無證據)。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11月1日,晴久召國久與誠久前來月山富田城覲見。然後,在前往覲見途中佈置伏兵,以謀反之名將兩人殺害。接著又將新宮黨內國久的殘餘勢力翦除一空,改由自己的親子氏久統領新宮黨。這一事件後,尼子氏內再無異己,將獨立極高的出雲正式納入直轄。值得一提的是,多年後在山中幸盛幫助下成功復興尼子家的尼子勝久,正是尼子國久之孫,在當年的新宮黨事件中逃脫並且進入京都,這也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吧。

在內政方面,晴久以西出雲的港口為中心建立跟朝鮮、中國的對外貿易並與若狹商人合作,讓尼子家的軍事行動有充分的資金為後盾。

嚴島合戰後,晴久與毛利元就爭奪石見銀山,在忍原、降露坂兩戰中擊退毛利軍,確保銀山支配權。

永祿四年(1561年)病逝於月山富田城,年四十七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366.htm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