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國.人物誌

齋藤道三 Saito Dosan(1494年?-1556年) 松波基宗之子?、正室為明智光秀的叔母.小見の方、側室為深芳野ほか;幼名峰丸,初名松波庄五郎,繼承長井氏,名為長井規秀;後繼承齋藤氏,名為齋藤利政,號道三,渾名美濃の蝮。 早年 約明應三年(1494年),道三出生於山城國乙訓郡西岡,其父松波基宗是負責天皇皇宮的護衛的北面武士。從小長相美貌而且聰明伶俐。由於爆發應仁之亂而使松波基宗失去俸祿,道三於11歲被迫在京都妙覺寺出家,法名法蓮坊。後還俗稱松波庄五郎(庄九郎),又娶賣油商人奈良屋又兵衛的女兒,改名為山崎屋庄五郎(庄九郎)。據記載道三賣油手法純熟,能將油通過一文錢的方孔注入容器中不使用漏斗而使油不灑出。長井長弘的家臣矢野五左衛門買油時驚異於道三嫻熟的技巧,向道三指出雖然賣油的技術純熟,但終究是商人的技能,如果能將這種技能注入到武藝上,那道三就會成為出色的武士。道三於是棄商從武,熟練的掌握槍的使用。 道三的師弟南陽坊是鷲林山常在寺的主持,他是土岐氏重臣長井利隆的弟弟。經南陽坊的推薦,道三出仕於長井長弘。在長井長弘的推薦下,大永三年(1523年),道三出仕於鷺山城的土岐賴藝。長井氏家老西村正元去世後,道三繼承西村氏,改名為西村(勘九郎)正利。大永五年(1525年),道三得到輕海西城為居城。 發跡 當時的美濃國陷入長期的戰亂狀態。前任美濃守護土岐政房的嫡子土岐賴武是家督的繼承者,得到守護代齋藤利良的支持。而晚年土岐政房寵愛次子土岐賴藝,他得到小守護代長井利隆的支持。土岐政房死後,二兄弟因為家督之位展開混戰。第一次衝突發生於永正十四年(1517年),土岐賴武取得勝利,戰敗的土岐賴藝被驅逐至尾張國。次年,聯絡齋藤彥四郎作為內應的土岐賴藝將土岐賴武驅逐至越前國。但土岐賴武是朝倉貞景的女婿,永正十六年(1519年),得到貞景之子朝倉孝景支持的賴武重新返回美濃。經過一段時間的穩定,直到大永五年(1525年),雙方再次開戰,長井長弘和道三奪取美濃守護所福光館和新任守護代齋藤利茂的居城稻葉山城。戰爭持續到大永七年(1527年),土岐賴藝接受道三的建議,派兵奇襲賴武的革手城,賴武戰敗。享祿三年(1530年),在美濃難以立足的土岐賴武再次流亡至越前國,土岐賴藝正式成為美濃守護,長井長弘成為守護代並掌握實權。享祿五年(1532年),道三娶明智光繼之女小見之方為正室。而在享祿三年(1530年)或天文二年(1533年),長井長弘突然被刺客暗殺,事件的主謀就是道三。隨後道三以同門重臣的身份繼承長井氏,改名為長井(新九郎)規秀,成為稻葉山城城主。 戰敗的土岐賴武與其子土岐賴純不甘心失敗,伺機準備反攻。天文四年(1535年),土岐賴藝與得到朝倉氏、六角氏援助的土岐賴武、賴純父子發生大規模衝突,戰火遍及美濃國全境。 天文七年(1538年),原守護代齋藤利良病死,無子嗣位,土岐賴藝命道三入繼,改名為齋藤(新九郎)利政,成為新守護代。次年,道三對稻葉山城進行大規模的擴建。 爭議 1960年代在編纂《岐阜縣史》的過程中發現《六角承禎條書》,此書是近江國守護六角義賢寫給平井氏、蒲生氏等家臣的文書,其中記載部分齋藤氏的事跡: 齋藤治部(齋藤義龍)的祖父新左衛門尉是京都妙覺寺的僧侶。 新左衛門尉姓西村,來到美濃仕於長井彌二郎(長井長弘)。 新左衛門尉逐漸發跡,遂以長井為姓。 義龍之父左近大夫(道三)的時代,殺害惣領、奪取諸職,以齋藤為姓。 道三與義龍斷絕關係,義龍弒父。 自文書發現以來,過去被視為道三個人事蹟的竊國行為,極有可能是長井新左衛門尉和道三父子兩代所為。 竊國 土岐賴武死後,土岐賴純於天文八年(1539年)與土岐賴藝達成和解。但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在道三的策劃下,土岐賴純的居城大桑城的兩個支城祐向山城和別府城相繼陷落,接著大桑城也落入土岐賴藝之手,土岐賴純再次逃往越前國。土岐賴藝隨後將居城從鷺山城遷往大桑城。 土岐賴藝一度視道三為心腹,甚至在大永六年(1526年)將愛妾深芳野賞賜給道三。但道三為實現自己的竊國大業,於天文十年(1541年)毒殺賴藝之弟土岐賴滿,導致兩人之間直接對抗。在逐漸肅清土岐賴藝的宗族後,天文十一年(1542年),道三出兵襲擊土岐賴藝的居城大桑城,土岐賴藝與其次子土岐賴次被迫流亡至尾張投靠織田信秀,美濃落入道三之手。 道三的竊國行為震驚周邊大名,道三被冠以「美濃的蝮蛇」的綽號。朝倉孝景和織田信秀則分別擁立土岐賴純和土岐賴藝進攻美濃,土岐賴純占據北方城,土岐賴藝占據革手城。道三一方面展開防禦,一方面使用外交手腕。天文十五年(1546年),土岐賴純與道三在六角定賴的調解下,雙方以土岐賴藝隱居,土岐賴純接任美濃守護並迎娶道三的女兒為條件達成和解。天文十六年(1547年),織田信秀和朝倉宗滴結盟對付道三,並且聯手攻陷大垣城,之後率軍包圍稻葉山城,但是慘遭到道三的反擊。在加納口之戰時,織田軍慘遭大敗,包括織田信秀的弟弟織田信康在內5000人戰死。同年,土岐賴純突然死亡,幕後黑手為道三,使朝倉孝景失去扶植的對象。天文十七年(1548年),道三將女兒濃姬嫁給織田信秀的嫡子信長,雙方停戰結盟,使土岐賴藝失去後盾。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土岐賴藝再次被道三流放,被迫流亡於各國,道三徹底完成竊國大業。 盟友 天文十七年(1548年),道三希望與織田信秀的關係得到緩和,加上其子是被稱為「尾張大傻瓜」的織田信長,道三便策劃與織田信秀聯姻達成和睦。道三將女兒濃姬嫁給織田信秀的嫡子織田信長,雙方停戰結盟。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道三突然決定與新任家督的織田信長於富田正德寺會面,並暗自計劃設下鴻門宴,準備斬殺織田信長奪取尾張。道三命重臣率兵800在寺前列隊,自己卻躲在織田軍必經之路的民宅中窺視信長。織田信長身穿一貫的奇裝異服,梳著茶筅似的頭髮,半開著浴衣似的袖子,大小佩刀用稻草繩卷在腰間,腰上掛著許多小袋子與七八個葫蘆,下身則穿著由半張虎皮與豹皮組合成的短褲裙,率領著700人的足輕、槍、弓和鐵炮部隊前來赴會。但在正德寺會面時,織田信長變裝為端庄的禮服出現在道三面前,令道三大為吃驚。宴會過後道三親自送行織田信長二十町,並對豬子兵助說將來自己的孩子必定會系馬在這個「傻瓜」的門前,成為他的屬下。 身亡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道三將家督和稻葉山城讓給長子齋藤義龍後在常在寺剃髮出家,號「道三」,自己隱居於鷺山城。但義龍和道三之間關係險惡,傳聞深芳野在土岐賴藝賜給道三之前已經懷有身孕,義龍一直懷疑自己是否為土岐氏一脈,正德寺會面後道三的話更加深二人的矛盾。道三晚年偏愛次子孫四郎和三子喜平次,厭惡「愚蠢」的義龍。義龍決定先下手為強,發動兵變奪取家督。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義龍以病重為由派叔叔長井道利召弟弟孫四郎、喜平次到稻葉山城,趁二人酒醉時派日根野弘就將他們殺害。義龍又集結17,500人的大軍,以土岐氏正嫡的名義向道三宣戰,而道三則在城下町放火,渡過長良川後在大桑城集結2500人與義龍對峙。 雙方對峙一年後,弘治二年(1556年),道三寫下遺書,將美濃一國讓與女婿織田信長,並要求織田信長出兵救援。5月28日,道三率兵與齋藤義龍決戰於長良川,織田信長得訊後立即出兵營救。道三雖然擊潰義龍先鋒竹腰道塵的進攻,但由於雙方兵力相差懸殊,道三方迅速潰敗。道三被義龍方小真木源太砍傷小腿後討取首級,而怒於被小真木源太搶走功勞的長井忠左衛門則將道三的鼻子削去帶走。後義龍出家法名飯賀,飯賀就是從唐朝傳入日本的故事中弒父並砍下父親首級的人物。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D%8B%E8%97%A4%E9%81%93%E4%B8%89
齋藤龍興 Saito Tatsuoki(1548年-1573年) 齋藤義龍的長子、母為近江局;幼名喜太郎,別名義糾、義輔。 永祿四年(1561年),父親義龍死去,14歲繼承家督。從父親在位時就持續被尾張國的織田信長侵攻,因為年輕凡庸,以及重用風評不佳的齋藤飛驒守等,得不到家臣的信望,家臣紛紛出走(森可成、阪井政尚、堀秀重、齋藤利治、明智光秀等) 同年,森部之戰中獲得勝利,但失去重臣日比野清實和長井衛安等人。 永祿五年(1562年),有力家臣・郡上八幡城城主遠藤盛數病死。為應付織田氏侵攻而與北近江淺井長政結盟,但反被信長佔先機,淺井氏與織田氏建立同盟,結果連淺井氏也開始侵攻美濃。此時六角義賢向淺井氏的領地發動侵攻,才使淺井氏中止進攻美濃並撤退。 永祿六年(1563年),與再度侵攻的織田氏在新迦納展開戰鬥,因家臣竹中重治的活躍而把織田軍擊破(新迦納之戰)。 永祿七年(1564年),與齋藤飛驒守有私怨的竹中重治和安藤守就,殺死飛驒守並把龍興的居城稻葉山城佔據,龍興向著鵜飼山城逃走,之後更逃到祐向山城。後來重治和守就把稻葉山城歸還龍興,龍興才復歸美濃。因為這次事件,齋藤氏的衰退開始顯露出來,東美濃的有力領主市橋氏、丸毛氏、高木氏等開始與織田氏連結。 永祿八年(1565年),堂洞城城主岸信周被降於織田家的加治田城城主佐藤忠能討殺。此時關城城主叔父長井道利亦被變節的織田氏齋藤利治擊破,美濃中部地方成為織田氏勢力圈。 永祿十年(1567年),美濃三人眾的稻葉良通、氏家直元、安藤守就成為織田氏內應,稻葉山城被織田氏攻陷(稻葉山城之戰),龍興在城下的長良川乘船逃亡至北伊勢的長島。 逃到長島的龍興與長井道利一同參加在元龜元年(1570年)開始的長島一向一揆,繼續對織田氏的抵抗活動。之後從伊勢移到畿內,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1月,與三好三人眾勾結,向信長擁立的室町幕府第15代將軍足利義昭攻擊,但是敗退(本國寺之變、六條合戰)。 永祿十三年(1570年)8月,與三好康長、安宅信康、十河存保一同支援三好三人眾的籠城,並與石山本願寺法主本願寺顯如合流,使織田氏敗走(野田城、福島城之戰)。 後因為親戚關係,逃亡到越前國的朝倉義景之下,成為客將。天正元年(1573年)8月,義景與信長對決而向近江國出陣,龍興從軍,在朝倉軍被織田軍擊敗時,於刀禰阪受到追擊之際戰死。一說指是被曾經是重臣的氏家直元的嫡男氏家直昌所斬殺,年26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D%8B%E8%97%A4%E9%BE%8D%E8%88%88
龍造寺信周 Ryuzoji Nobuchika(1535年?-1608年) 龍造寺周家の第二子。通称左馬頭。龍造寺隆信の次弟だが、異母兄弟であったため、隆信と同母弟の長信より地位は低かったらしい。 隆信とともに各地を転戦し、武功を挙げたといわれている。 元亀元年(1570年)に大友氏と龍造寺氏が戦った今山合戦後、局地戦では大勝した龍造寺軍ではあったが、国内情勢は不安定であった為に、大友氏とこのまま抗争状態になるのは不利と判断。大友氏からの要請により、人質として大友氏へ派遣され、和議を成立させている。 天正12年(1584年)に沖田畷の戦いでの兄隆信が戦死した後須古城に移り、豊臣秀吉の九州征伐、朝鮮出兵などを経て、龍造寺氏から鍋島直茂への権力の移譲が進むと、この流れに従って、鍋島氏の肥前支配体制を認めた。 龍造寺高房の龍造寺氏復権への動きに対し、幕府が事情聴取のために、信周と弟龍造寺長信(一説には子の多久安順)、龍造寺家晴の3人を江戸に招聘した。この時、3人は鍋島氏の肥前支配を認めたこともあり、鍋島氏の肥前支配は決定的となった。 なお、信周の子孫は須古鍋島家(龍造寺四家の一つ)として、佐賀鍋島家の重臣として明治維新を迎えた。 慶長13年(1608年)死去。跡を二男の龍造寺信昭が継ぐ。 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9%BE%8D%E9%80%A0%E5%AF%BA%E4%BF%A1%E5%91%A8
龍造寺家晴 Ryuzoji Ieharu(生年不詳-1613年) 龍造寺鑑兼之子,諫早直孝之父,龍造寺四家之一諌早家的始祖。 天正八年(1580年)進攻筑後國柳川城一役中率領第三陣出戰。在龍造寺隆信死後,代替移往佐嘉城的鍋島直茂成為柳川城主。大友宗麟趁著龍造寺家內部不穩之時,派立花道雪及高橋紹運進攻柳川城。此外,隆信謀殺了對龍造寺一族有大恩的蒲池鑑盛其嫡子蒲池鎮漣,並將蒲池一族滅族,但家晴保護了蒲池一族的蒲池貞久,並招攬為家臣。 隆信死後繼承主君的龍造寺政家,在豐臣秀吉九州征伐之後重新劃分領土仍保有肥前國7郡,但筑後國被沒收,並將柳川城賜給立花宗茂的與力三池鎮實,於是家晴失去領地。家晴在下關的赤間關追上正返回大坂的秀吉並向其訴願,於是秀吉沒收了未參與九州征伐的西鄉信尚的領地肥前國高來郡伊佐早,並授與家晴。之後家晴率領自己的2500人及政家的援軍1000人進攻伊佐早,把西鄉信尚自居城高城趕至島原後,並將伊佐早改名為諫早。 掌握龍造寺氏實權的鍋島氏與龍造寺隆信之孫高房相爭之時,在幕府的要求下,家晴和龍造寺信周及龍造寺長信(有一說為長信子多久安順)一同上京,最後幕府承認鍋島氏的實權。之後,繼承家督的嫡子直孝在忌憚下並未以龍造寺為姓,並改姓諫早,將龍造寺一族延續到幕末。 作者 秋霜烈日 譯文出處 https://sepkalily41.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_66.html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9%BE%8D%E9%80%A0%E5%AF%BA%E5%AE%B6%E6%99%B4
龍造寺政家 Ryuzoji Masaie(1556年-1607年) 龍造寺隆信的長子、母為龍造寺家門之女、正室為有馬義貞之女;幼名長法師丸,通稱太郎四郎,受大友義鎮偏諱「鎮」字,初名為鎮賢,最終改名為政家,戒名龍洞院殿大雲宗長大居士。 永祿四年(1561年)元服,受鄰近的強大勢力大友義鎮(大友宗麟)下賜偏諱「鎮」字,而改名為鎮賢(『系圖纂要』)。後來改名為久家、政家。 天正六年(1578年),被父親隆信讓予家督,不過只是形式上繼承家督,政治、軍事的實權仍然由隆信掌握。天正十二年(1584年),有馬晴信背叛龍造寺氏,於是被隆信命令討伐有馬氏,不過因為妻子是有馬氏一族而相當消極,因此隆信親自前往討伐有馬,而在此時政家負責留守,在這次進攻有馬的結果,隆信在沖田畷之戰中戰死。 父親隆信死後,雖然名實上都繼承龍造寺氏,不過因為本來病弱,加上欠缺作為戰國大名的才能,於是國政的實權被義理上的叔父兼重臣鍋島直茂掌握。而且面對因為隆信死去而乘勢進攻的島津氏侵攻,無計可施下向島津氏投降。 天正十五年(1587年),有交誼的豐臣秀吉成功平定九州,此時成功保有肥前7郡32萬石(『系圖纂要』)。天正十六年(1588年),被下賜羽柴和豐臣姓。 不過在天正十五年(1590年)3月,因為豐臣秀吉的命令而把家督讓予嫡男高房並隱居,國政的實權正式被移讓給鍋島直茂。 慶長十二年(1607年),發生嫡男高房殺死妻子(鍋島直茂養女)並自殺未遂的事件,最終高房再度自殺而死去。 同年,政家死去,作為大名的龍造寺宗家斷絕。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E%8D%E9%80%A0%E5%AF%BA%E6%94%BF%E5%AE%B6
龍造寺隆信 Ryuzoji Takanobu(1529年-1584年) 龍造寺周家的長子、母為龍造寺胤和之女.慶誾尼、正室為龍造寺家門之女;幼名長法師丸,法號「圓月坊」還俗改名為胤信,後受大內義隆偏諱「隆」字,名為隆信、渾名「肥前の熊」。 幼年時隆信被送至寶琳寺其大叔父豪覺和尚處養育,但天文十四年(1545年),祖父龍造寺家純與父親龍造寺周家因有謀反主君少貳氏嫌疑,被少貳氏重臣馬場賴周誅殺、隆信被曾祖父家兼帶著逃到築後國投靠蒲池氏。隔年、在蒲池鑑盛的援助下龍造寺家兼得以舉兵再興龍造寺氏。在家兼去世後,龍造寺隆信還俗繼承水江龍造寺氏家督,還俗後取名為「龍造寺胤信」。 天文十六年(1547年),龍造寺本家胤榮在大內義隆幫助下,追放少貳冬尚,成為肥前守護。 天文十七年(1548年),龍造寺本家胤榮去世,本家絕嗣。老臣合議決定,由胤信娶胤榮未亡人繼承龍造寺本家。但隆信的即位卻有很多原本隸屬龍造寺胤榮的家臣懷有不滿,對此隆信採取了與當時西國最強大的勢力大內義隆結盟,以壓制家臣的反對聲浪,並拜領義隆「隆」字,更名為隆信。 然而天文二十年(1551年),大內義隆被其家臣陶晴賢謀害,隆信頓時也失去了靠山,龍造寺家重臣土橋榮益趁機起事,聯合親大友的肥前國人圍攻隆信,擁立龍造寺監兼。逃到了築後國,再次請求柳川城主蒲池鑑盛的支援。隆信得到了蒲池氏領地內三瀦郡一木村(大川市)約三百石的封地,並受到蒲池氏家臣原野惠俊的照顧。兩年後,在蒲池,鍋島等的幫助下回城,流放了監兼,確立了對龍造寺家的絕對指揮權。 隆信在此之後努力地擴張自己的勢力,永祿二年(1559年),他消滅了自己原來的主子少貳氏,逼使少貳冬尚在勢福寺城自殺。 隆信的領地擴大行動遭到垂涎肥前的大友宗麟的打擊,永祿十二年(1569年),大友軍在高良山布陣,原已屈服的肥前國人眾紛紛離反。虧此時毛利攻擊大友領地豊前,大友軍講和撤軍才避免了危機。 元龜元年(1570年),大友與毛利議和,大友再次進攻龍造寺領地,隆信於肥前國的今山,對上了大友號稱六萬的大軍、仰賴軍師鍋島直茂(當時名為鍋島信生)的奇襲戰略,成功地擊退大友的兵力,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的成松信勝還討取了大友軍總大將大友親貞。戰後大友宗麟求和,龍造寺家名義上服從大友家,奠定了九州三足鼎立的基礎。 今山之戰後隆信和鍋島直茂的勇名遠播,對周圍弱小國人的攻略進展順利。元龜三年(1572年),東肥前掌握,第二年平戶松浦氏及大村純忠相繼降服後,西肥前一帶壓服。同時隆信開始對島原半島的有馬氏攻略,天正六年(1578年)有馬晴信降服,肥前全境制壓。 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軍於耳川之戰中被島津軍擊潰,大友勢力更加弱化。掌握肥前的隆信趁機繼續向周圍進軍,勢力伸展至下築後,東豐前,築前西南部及肥後北部。今山合戰後十年,龍造寺家達到最盛期,統領五州二島,人稱隆信為肥前之熊。 天正八年(1580年),隆信讓位給兒子鎮賢(政家),隱居於須古,仍然控制政務。這時的隆信逐漸沉緬於酒色,暴虐好殺,本已降服的國人漸漸離心。 築後國的蒲池鎮漣(鎮並)是隆信的女婿(因為曾經受過鎮漣之父鑑盛的大恩、隆信將其女兒玉鶴姬嫁與鎮漣),最初也協助了隆信東征西討。但隆信成為五州太守之後,為了將領地延伸至九州中央地區,遂產生將築後占為己有的念頭,因此與蒲池鎮漣產生嫌隙與對立。 天正八年(1580年),隆信遂捏造藉口率領約二萬的兵力攻擊鎮漣的本城柳川城,但龍造寺軍最終未能攻下這座九州有名的不落之城,在鎮漣的伯父與隆信手下田尻鑑種的奔走下雙方達成停戰和議。次年於鍋島直茂等人的獻計之下,隆信以岳父的立場誘騙鎮漣至肥前赴宴並將其殺害,僅存於柳川的蒲池氏一族最後也在柳川之戰中被殺。因為隆信這般冷酷無情的恩將仇報,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的百武賢兼心志開始動搖,賢兼與黑木家永、蒲池益種(黑木益種)、田尻鑑種等人,皆因此事件開始起而反抗龍造寺的領導,使得隆信經營築後的主權更加棘手,並埋下日後龍造寺滅亡的遠因。 天正九年(1581年),島津氏攻滅相良義陽,開始侵入肥後北部龍造寺勢力圈。 天正十一年(1583年),當時原本臣屬於隆信的日野江城領主有馬晴信背離龍造寺轉而尋求島津氏的支援,龍造寺軍總動員進攻有馬氏,兩軍達成和約。 但第二年,天正十二年(1584年),島津義久任命其弟島津家久為總大將救援有馬氏,戰事再開。隆信親征,當時由於過於肥胖已不能乘馬,坐轎子指揮戰鬥。龍造寺號稱六萬的大軍對上了僅有數千的島津與有馬聯合軍在沖田啜開戰。島津家久使用奇謀,用鐵炮隊打亂龍造寺前隊,伏兵直撲隆信本隊,隆信被島津軍川上忠堅斬殺,享年56。 沖田啜之戰中,多名將領包括龍造寺四天王全都陣亡,重臣鍋島直茂將隆信的遺骸拋棄在戰場獨自逃回佐賀,龍造寺一族也開始步向滅亡一途。 隆信的長子龍造寺政家能力拙劣,加以體弱多病無法主持政事,龍造寺的實權因此落到鍋島直茂手中,之後由鍋島氏起而代之,繼承了佐賀藩的地位。 出處 #1 http://www.twwiki.com/wiki/%E9%BE%8D%E9%80%A0%E5%AF%BA%E9%9A%86%E4%BF%A1 出處 #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E%8D%E9%80%A0%E5%AF%BA%E9%9A%86%E4%BF%A1
龜井茲矩 Kamei Korenori(1557年-1612年) 湯永綱的長子、母為多胡辰敬之女、養父龜井秀綱、正室為山中幸盛養女.時子、繼室為多胡重盛之女;初名湯國綱,繼承龜井氏,改姓龜井,由真矩改名為茲矩,別名新十郎,渾名槍の新十郎。 茲矩出生於出雲八束郡湯之莊,湯氏和尼子家一樣是近江佐佐木氏的一族,隱岐出雲兩國守護京極持久的後代。為出雲有力國人眾的湯氏,在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城後不久湯氏便歸附於他的旗下。 永祿六年(1563年),毛利元就親率大軍攻入出雲,尼子家居城月山富田城被圍得水洩不通,再加上鎮守石見銀山的重臣本城常光逆刃投向毛利家,使尼子家更蒙上一片愁雲。四年之後月山富田城終究彈盡糧絕,尼子義久開城投降,最後落髮出家,在伴青燈香火了度餘生。 在月山富田城攻防戰最激烈時,尼子家的重臣龜井秀綱父子先後討死,當時秀綱的親女千明嫁給了山中幸盛,幸盛收妻妹為養女,然後將她嫁給茲矩,改姓承繼龜井氏。 尼子家滅亡後,茲矩成為浪人,但在流浪之時也讓茲矩增廣了見聞並培養兵法和內政方面的能力,一度潛伏於京都。之後在襟兄山中幸盛與其叔父立原久綱擁立尼子家遺孤勝久揚起復興尼子家的大旗時前往加入,輔佐尼子勝久與毛利家對抗,轉戰但馬、因幡諸國,一度在天正二年(1574年)時擔任因幡八頭郡私都城的守將,協助山中幸盛力抗吉川元春,但是戰敗。 當時正逢織田信長發動中國討伐,以羽柴秀吉為主將,以播磨小寺家家老黑田孝高為嚮導出征播磨,尼子遺臣趕往投靠並駐守於播磨上月城。天正六年(1578年),毛利軍和宇喜多軍三萬聯合部隊出陣攻擊上月城,同時又有三木城別所長治叛變,使織田信長最中決定捨棄上月城,羽柴秀吉受命全力平亂進攻三木城別所家。上月城失陷後,勝久切腹,山中幸盛被殺,尼子家正式劃上了句號。在攻城戰中大難不死的茲矩幾經輾轉投入秀吉營中,此後成為羽柴家部將在戰場上活躍。 天正八年(1580年),羽柴秀吉出兵因幡,為了取得先機秀吉搶先一步攻下山名家人質所在的因幡鹿野城,引起山名家當主豐國的恐慌而出走,改由毛利家部將吉川經家率兵駐守。年僅二十四歲的茲矩被秀吉起用為鹿野城守將進行前線防備跟監視山名家人質的重要工作,這除了表露出秀吉對茲矩的重用之意,利用對毛利家懷有仇怨的尼子遺臣執行這項任務是絕對不會有背叛危機的,尤其龜井手下無兵無將,不似播磨但馬的國人眾各擁兵力且與毛利家多有相當的關係,可以充分利用。然後秀吉便領兵將因幡主城鳥取城包圍進行斷糧戰,秀吉建築長達十二公裡的防禦工事,將吉川元春帶來的毛利家援軍隔絕在伯耆八橋,由茲矩鎮守的鹿野城擔任第一條防線,負責強化守備。 鳥取城失陷後,茲矩因戰功被秀吉正式任命為因幡氣多郡鹿野城主,拜一萬三千五百石,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領地的茲矩為此十分興奮,更是異常努力地建設經營鹿野城,圍湖造田、修築河堤使領內的石高增加了三成,贏得當地領民的同聲稱,同時也因為茲矩進行與南蠻商人間的交易,獲利豐厚。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爆發,茲矩作為秀吉的留守役,滯於鹿野城,發揮監視、牽制毛利家的重要任務。山崎會戰後,茲矩在姬路城的宴會上向秀吉請求待平定全國後自願跨海征服琉球,秀吉感動之餘賞賜茲矩一把團扇,正面還寫有「龜井琉球守殿」的字樣,並且在不久後替茲矩向朝廷奏請了正六位下琉球守的官位,令素來熱中進行海外貿易的茲矩十分欣喜。 在攻下關東北條氏且奧羽大名皆來降後,秀吉完全統一天下。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起侵略朝鮮的戰爭。戰前,自詡已為秀吉策封為正六位下琉球守的茲矩向秀吉奏請出兵,並且整備兵馬打算進攻琉球國,但是最後卻被時常自稱「琉球國為我家附庸」的島津家所阻,島津義久以琉球為本家藩屬為由秀吉控訴,儘管這只是一句空話,但秀吉仍鑑於島津家與琉球間的地緣關係,中止了茲矩的出兵計劃。 因此茲矩投入侵朝戰爭,被任命為九鬼嘉隆水軍的將領,當時九鬼嘉隆建造了巨船「日本丸」,加上其日本第一水軍的威名而被任命為日本水軍的先鋒部隊,但是素來縱橫海上的「海盜大名」九鬼嘉隆卻於五月七日在玉埔海面被朝鮮水軍名將李舜臣奇襲,五十艘船被擊沉二十六艘,折損了過半船隻。隨後在二十九日李舜臣的艦隊在泅川附近遇到茲矩的十二艘船艦,因為懼於李舜臣的威名,茲矩決定棄船上岸,倚山展開半月長蛇陣應戰,由於正是退潮的時刻對李舜臣所率的水軍不利,於是李舜臣率領艦隊假裝撤退,茲矩見時機可趁揮軍追擊,李舜臣立即下令全軍反轉以龜甲船的優勢圍勦龜井艦隊,將茲矩殺得大敗而逃。 六月二日時,為戰敗而氣憤不已的茲矩行船至唐浦港大肆略劫發洩,但也因此擔擱而被李舜臣追上,兩翼包抄,龜井船隊的指揮艦被擊沉,其所率的二十一艘樓船全遭勦滅,在明史中的記載茲矩於該役中戰死,但實際上死的是茲矩部下,茲矩本人在部將掩護下身負重傷落荒逃回日本。文祿四年(1595年),茲矩奉秀吉之命經營伯耆日野山的銀礦,獲得佳績。 慶長五年(1600年),豐臣秀吉死後兩年,爆發關原之戰,以石田三成為首的西軍和德川家康帶領的東軍於關原發生激戰,茲矩選擇加入了東軍,當時原屬於東軍的鳥取城主宮部長熙在率兵進至濱松時,突然轉易旗幟叛變至西軍,並參與攻佔大津城,在德川家康的命令下茲矩由鹿野城出陣與齋村政廣一同進攻鳥取城,在三成於關原大敗後鳥取城守將在茲矩的勸說下開城投降。 戰後茲矩因功加封了因幡高草郡,得到共計三萬八千石的安堵令。之後茲矩在長崎建造西洋帆船於慶長十二年(1607年)、十四年、十五年三度持幕府朱印狀派遣通商船隻與暹羅往來交易。此外茲矩還大幅改建鹿野城,採用通過貿易得來的明櫓、朝鮮櫓興建城館,還在城下設建供奉山中幸盛的幸盛寺已示不忘舊恩義。同時,在海外貿易之外,茲矩對農政方面也有亮眼的政績,接連開拓了氣多郡的日光池和高草郡的湖山池,並在千代川左岸設置兩處大井,不但可以供給民生用水,對治水工程也多有建樹,在當地留下為後世所稱道的龜井堤、龜井笠、龜井踴等治績,也對推廣特產品盡力,育成桑樹林,鼓勵領民生產生絲。 慶長十七年(1612年)病逝,年五十六歲,法名中山道月大居士。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239&sn=1278&lorder=2&ptitle=%E5%87%BA%E9%9B%B2%E2%80%A7%E5%B0%BC%E5%AD%90%E5%AE%B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