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上盛備 Kanagami Moriharu

金上盛備 Kanagami Moriharu(1527年-1589年)

金上盛信之子,別名平六、右衛門大夫、盛滿。

金上氏與蘆名氏同出自桓武平氏三浦氏,家徽為三引兩。文治五年(1189年)佐原義連受封會津,傳子盛連。盛連生有六子,長男經連(豬苗代氏),次男廣盛(北田氏),三男盛義(藤倉氏),四男光盛(蘆名氏),五男盛時(迦納氏),六男時連(新宮氏)。其中三男盛義生盛經(又名時盛),盛經生長男盛種和次男盛弘,長男盛種子盛俊為栗村地頭,後代即栗村氏。而次男盛弘成為金上地頭,在領地修築居城津川城。盛弘生兵庫頭盛仁,從盛仁起開始改稱金上氏。

金上氏世代擔當蘆名家的筆頭家臣,傳至金上盛備已是第15代,父親金上盛信死後繼承了津川城主的職位。

金上氏雖然與蘆名氏同族,又世代享受筆頭的尊榮,但是由於領地離會津中心較遠,政治影響力較弱,雖說保留了很大的自主性,卻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在主家的地位較為低下,遠不如「蘆名四天宿老」的佐瀨、平田、富田、松本氏。這種情況到蘆名盛高、盛滋時代開始有所轉變:松本氏屢次反叛,富田氏關係較疏遠,佐瀨、平田兩氏雖然忠誠但到底是擁兵自重的外人,主家蘆名氏開始轉變倚重的對象。在同族中,豬苗代氏一向自認嫡流瞧不起強大但是庶出的蘆名氏,雙方征戰不斷;新宮氏已經在蘆名盛高一代就被討平;栗村等氏實力弱小。於是雖然偏遠但是一直比較忠誠,又有一定實力的金上氏重新走入了主家蘆名的視線。

蘆名盛舜繼任當主後,開始提拔金上盛備蘆名盛氏時代,依然延續了這種做法,加之盛備出色的內政能力,最終盛備所領高達三萬八千石,遠高於「四天宿老」的五千石,甚至高於主家的旗下大名豬苗代氏(一萬八千石)、山內氏(一萬五千石),而與白河氏相當。這也反映出盛備在家中的地位。

金上氏的領地津川位於會津出入北越後的要道,承擔著防備上杉家的重任。雖然蘆名家的戰略進攻方向在東方和南方,與上杉家大部分時間都有同盟關係,但是小征斗仍然不斷,如弘治二年(1556年)出兵越後駒掃、永祿七年(1564年)出兵越後官名庄,都是依託津川作為後方基地,而以金上氏旗下家臣小田切氏為先導的。上杉家臣大熊朝秀本庄繁長叛亂也是通過小田切氏或者金上氏與蘆名家聯繫。

天正六年(1578年),傳來上杉謙信去世的消息,蘆名盛氏立刻命小田切孫七郎前往春日山城,在確認消息後,蘆名家派出小股部隊(估計是小田切氏的人馬)偽裝成強盜試探了上杉家的防御力量。

很快「御館之亂」爆發,上杉景勝與上杉景虎爭立,5月,景虎的後台武田家、北條家致信蘆名家,懇請蘆名盛氏出兵援助景虎。對北越後出海口早有野心的蘆名盛氏很快同意,於9月任命金上盛備為總大將,攻入北越後腹地。但是蘆名盛氏的目的不在於援助景虎,而是渴求土地,蘆名軍很快攻陷了要地北蒲原郡安田城,隨後又勸誘山浦國清家臣從而侵入下條等地,達到了擴充了領土的目的。而景虎不僅沒有得到期望中的來自東方的援助,反而不得不承認了蘆名家對佔有的土地的所有權。

天正七年(1579年),上杉氏家臣.新發田重家因為對封賞不滿,受到柴田勝家勸誘而叛亂,蘆名家依舊通過津川金上氏暗中支持新發田氏,力圖在與上杉領地間建立一個緩衝地帶。

天正八年(1580年)7月28日(一說6月17日),蘆名盛氏去世,年六十歲,埋葬在小田村;蘆名盛氏唯一的嫡子盛興已於天正三年(1575年)去世,因此蘆名盛氏選擇過繼旗下大名二階堂盛義的嫡子二階堂蘆名盛隆為養子。蘆名盛隆繼任為蘆名家第18代當主。但是在蘆名盛氏時代團結一致的家臣,面對這個外來的少主,卻難以保持尊敬和信服。

蘆名盛隆即位後,急需獲得威望以贏得家臣們的信任,對內他選擇依靠自己親信的二階堂派系,並籠絡家臣筆頭金上盛備等舊家臣;對外,於天正九年(1581年)命盛備帶上禮物(名馬三頭,蠟燭千支)上洛,為主家爭取三浦介的職位。盛備禮儀周備,口才出眾,贏得了織田信長的好感,在信長的斡旋之下蘆名盛隆敘任三浦介,蘆名家在名義上成為了三浦氏嫡流,而盛備也因功被任命為遠江守。由此,蘆名盛隆穩定了家中的形式,而盛備也更加為主公所倚賴。

之後金上盛備作為重臣在內政、外交等方面繼續活躍著,如天正十年(1582年)5月29日,盛備代表主家就織田家臣瀧川一益背棄盟約聯絡伊達家一事向織田信長表示抗議等。正是在蘆名盛隆時代,盛備得到了「蘆名執政」的稱號。

天正十二年(1584年)10月6日,24歲的蘆名盛隆被寵臣大庭三左衛門殺害,不滿一歲的嫡子龜王丸繼任當主,蘆名家實際權力掌握在了金上盛備、四天宿老等重臣集團手中。

而到了天正十四年(1586年)12月31日,龜王丸又由於患皰瘡病死,年僅3歲。多災多難的蘆名家由於繼承人問題,家臣分裂為兩派:伊達派和佐竹派。伊達派以富田氏、平田氏為首,主張迎立關係較近的伊達小次郎竺丸(伊達政道),而以金上盛備為首的佐竹派則主張迎立佐竹義重的次子佐竹義廣。雖然蘆名家歷史上和佐竹、伊達都有爭鬥,但在蘆名盛氏時代就與佐竹達成了和睦,佐竹家也承認了蘆名家在南陸奧的霸權。而伊達家則不同,雖然兩家有姻親關係,但在「天文之亂」以後,伊達家沒落,蘆名家崛起,期間兩家爭執不斷,並在蘆名盛隆即位後愈演愈烈。蘆名盛隆被刺後僅20天,伊達家就趁亂出兵,消滅了一直為蘆名家守衛檜原通道的穴澤氏,之後兩年不到的時間裡,蘆名、伊達大規模的交戰就有五次之多。所以,在蘆名家臣團內部,支持佐竹派的輿論佔優。加之外界石田三成的介入,最終,佐竹義廣繼承蘆名家,並改名為蘆名盛重(蘆名義廣)。

在蘆名家為繼承人問題陷入爭論的同時,北方的上杉景勝在支持豐臣秀吉擊敗柴田勝家後,解決了後顧之憂,決心討平新發田氏的叛亂。之前景勝不斷派遣使者出使蘆名家,承認蘆名家在北越後新佔領土地的合法性,希望以此來換取蘆名家的中立。但在景勝正式知會蘆名家其即將征討新發田氏的消息後,新即位的蘆名義廣,在其親信的佐竹系家臣慫恿下,拒絕了以金上盛備為首的眾多家臣的建議。在得到新發田氏從屬的承諾後,下令出動金上氏兵馬支援新發田氏。這種做法也許是急於通過戰爭樹立威信,也許是蘆名義廣為了削弱手握實權、功高震主的盛備的實力而刻意為之,但卻直接導致了蘆名家在北越後新擴張的土地全部丟失,赤谷城陷落,小田切盛昭被討死的慘痛結局。

在北越後的失敗,更加加劇了蘆名家臣團的分裂,這連在家中有著崇高威望的金上盛備也無能為力。為了延續主家,盛備向蘆名義廣建議以承認本領安堵為條件徹底投靠豐臣家,在獲得同意後,盛備第三次上洛,晉見豐臣秀吉,並圓滿完成了使命。而此時,蘆名家的領地已從蘆名盛氏時代的一百二十萬石銳減至四十八萬石。

但僅僅半年之後,天正十七年(1589年)6月5日,摺上原之戰爆發,由於家臣團的分裂,導致戰場上蘆名軍前後脫節,在前線奮戰的金上盛備等人拚命贏得的優勢遲遲無法轉為勝利。在後備部隊遭到小規模襲擊紛紛退走後,前軍終於支持不住開始潰敗,二番備盛備隊被切斷退路,全部戰死,年六十三歲。

金上盛備死時其家臣白橋權左衛門記下他的遺言,逃回津川轉告盛備之子金上盛實「依靠山內,誓死抵抗伊達」。

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9%87%91%E4%B8%8A%E7%9B%9B%E5%8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