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奥地區

九戶政實 Kunohe Masazane(1536年-1591年)九戶信仲的長子、母為八戶但馬之女、正室為北の方;別名左近將監。相傳九戶氏亦是南部一族,也有其他資料稱其出自小笠原氏。九戶氏在政實這代的帶領之下變得十分壯大。永祿十二年(1569年),受到南部晴政的請求,要求擊退侵略鹿角郡的安東愛季。之後斯波氏侵攻之際也有去支援石川高信,並有講和的貢獻。天正十年(1582年),南部晴政去世,之後南部晴繼繼承當主。但晴繼在參加完父親的喪禮回歸三戶城的途中遭到暗殺(亦有病死說),因此南部家的家督位置又這麼的空了下來。南部氏便緊急招集重臣們開評定會。後繼者名單有先前是南部晴政養子身分的石川信直(南部信直),以及一族中最有力勢力的九戶家,推舉政實之弟九戶實親(妻為南部晴政之女)。評定會時推舉實親的聲浪是比較高的,但在北信愛向八戶政榮的調略之下,結果還是由南部信直繼承家督。而政實對有恩的南部宗家繼承者南部晴繼遭暗殺此事感到相當憤怒,謠傳暗殺晴繼的人正是南部信直,所以政實對信直的繼承感到相當不滿,因此返回本據地。(但也有南部晴繼是九戶家暗殺的說法。)天正十四年(1586年),政實對於南部信直公開自稱是南部家的正式家督之事非常不快。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的奧州仕置後,政實的行動逐漸轉為激烈,先是天正十九年(1591年)初,拒絕對南部氏的正月參拜,接著3月就以5000人的兵力舉兵叛亂。而南部信直應對此事,選擇向豐臣秀吉送出使者,請求討伐政實。秀吉便命令豐臣秀次為總大將,蒲生氏鄉、淺野長政及石田三成為輔,率主力軍向奧州開始進軍,同時要求其他的東北大名參陣(小野寺義道、大浦為信、戶澤政盛、秋田實季等),九戶討伐軍的兵力自此上看6萬人。同年9月1日,討伐軍開始攻擊九戶氏的領地,怒濤般的攻勢讓九戶氏不得不選擇籠城作戰,9月2日便開始包圍九戶城,即使是再怎麼善戰的政實,也不得不感到龐大的壓力。後來選擇在9月4日時,以出家為條件,向九戶討伐軍投降。最後政實及實親兄弟倆被綁到豐臣秀次的陣中遭斬首,結果九戶一族不論男女老幼,皆遭殺害,九戶一族自此滅亡。不過政實之弟中野康實的子孫以中野氏的身分存活下去,日後成為與八戶氏、北氏同等級的家老氏族,乃南部家老「禦三家」之一。出處:http://zh.wikipedia.org/zh-hk/%E4%B9%9D%E6%88%B6%E6%94%BF%E5%AF%A6
二本松義繼 Nihonmatsu Yoshitsugu(1552年-1585年)二本松義國的長子、正室為新城直繼之女;別名七郎、左京亮、右京大夫,戒名月峰圓公。天正八年(1580年),父親義國去世,繼承家督之位。天正十三年(1585年),伊達政宗和岳父田村清顯聯手進攻大內定綱,和定綱有著姻親關係的義繼也受到政宗的攻擊(定綱之女嫁予嫡子義綱)。義繼向伊達政宗提出降伏的請求,但政宗不答應,要求除二本松附近的少許土地外,其他領地全部沒收,使義繼陷入連大名地位都無法保住的情況。這個條件在伊達政宗隱居的父親伊達輝宗及一族的伊達成實等人的斡旋下有所緩和。同年10月8日,深深痛恨伊達政宗的義繼,趁著到宮森城拜訪伊達輝宗時,將其挾持並帶往二本松城。途中在高田原被政宗追上,連同輝宗一起被射殺(粟之巢之變),年三十四歲。也有一種說法是政宗追上時,輝宗和義繼互刺而同歸於盡。義繼的遺體遭到政宗肢解,並施加許多殘忍的刑罰,這個事件的後續還引發人取橋之戰。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8C%E6%9C%AC%E6%9D%BE%E7%BE%A9%E7%B9%BC
二階堂盛義 Nikaido Moriyoshi(1544年-1581年)二階堂輝行之子,母親為伊達稙宗之女,正室爲伊達晴宗之女.阿南;別名二階堂行盛。盛義接任當主後,在永祿五年(1562年)戰勝入侵岩濑郡松山城的田村清顯。永祿八年(1565年)時控制著會津四郡的大名蘆名盛氏發兵接連攻下松山、橫田兩座城池。盛義自知不敵蘆名氏決定臣服講和,並送出年僅七歲的長男(蘆名盛隆)作爲人質。天正二年(1574年),田村清顯再度攻入岩濑郡河東鄉,盛義向蘆名家求援。同年三月,蘆名盛氏的長子蘆名盛興在越久一帶與田村清顯對峙,但是最後被田村清顯擊敗,戰死八百多人。同年六月,蘆名盛興病故,作爲人質留在會津的二階堂家長子在蘆名盛氏主導下迎娶盛興的未亡人,繼承蘆名家改名爲蘆名盛隆,順利將蘆名與二階堂家一體化。而盛義也作爲蘆名盛隆的生父,既是作爲蘆名盛隆掌握蘆名家的後盾,也利用蘆名家的實力擴張二階堂家的地盤。天正三年(1575年),盛義與蘆名盛隆父子聯合田村清顯、白河義親在石川郡雲霧城左近戰勝佐竹義重、石川昭光。天正五年(1577年)七月,盛義和蘆名盛隆父子聯合佐竹義重、石川昭光入侵安積郡,在日出山城擊破田村清顯。天正八年(1580年)三月,田村清顯以其弟田村重顯挂帥發兵兩千再度入侵岩濑郡。盛義在下小山田迎擊田村軍,並在八幡山布下伏兵,自率一百人在賀須內川布陣誘敵深入,利用伏兵在田村軍渡川時奇襲,田村軍陣亡兩百余人,主將田村重顯戰死,盛義趁勢攻入田村郡奪取了田村家的大平城。翌年八月二十六日,病死,年三十八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8C%E9%9A%8E%E5%A0%82%E7%9B%9B%E7%BE%A9
亙理元宗 Watari Motomune(1530年-1594年)伊達稙宗的十二男、母為亙理宗隆之女、養父亙理宗隆、正室為國分盛氏之女.月光院;幼名伊達乙松丸,繼承亙理氏,號元安齋,戒名洛浦院泰嶽元安大居士。天文十二年(1543年)3月,同母兄亙理綱宗(亙理宗隆養子)戰死,於是成為亙理氏後繼人,在天文之亂後,繼承亙理氏的家督。在這段時期的所領包括亙理郡內20個村、伊具郡內6個村(藤田村、島田村、枝野村、尾山村、阪津田村、平貫村)、名取郡的長谷村。從亙理氏以前的居城小堤城,移至位於東北面新築的亙理城。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受長兄伊達晴宗的命令而上洛,期間受武田信虎贈予佩刀「綱廣」。永祿十三年(1570年)4月,侄子伊達輝宗討伐中野宗時之際,於刈田郡宮河原迎擊逃走的宗時等人。此後被加增名取郡的小川村和笠島村、伊具郡的小田村、長井(置賜郡)的河原津村。天正二年(1574年),伊達輝宗於天正最上之亂中加入最上義守方時,向通往最上領地的篠谷口出陣。9月,為和平交涉而與最上氏重臣氏家守棟會談,同月10日,達成和睦。天正六年(1578年),伊達輝宗開始介入越後時,被任命為與相馬盛胤戰鬥的指揮。在輝宗之子.伊達政宗一代,亦參與人取橋之戰、鎮壓葛西大崎一揆等,以伊達一門重鎮的身份,於軍事、外交上行動。天正十九年(1591年),伊達家移封岩出山後,領有遠田郡湧谷城8885貫5文(8850石)。文祿三年(1594年),於遠田郡大貫病死,年六十五歲。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9%E7%90%86%E5%85%83%E5%AE%97
亙理重宗 Watari Shigemune(1552年-1620年)亙理元宗的長子、母為國分盛氏之女、正室為相馬盛胤之女・真如院;幼名天王丸,別名源五郎。永祿九年(1566年),由伯父伊達晴宗擔任烏帽子親並元服,在元龜年間或以前迎相馬盛胤的女兒為正室。繼任家督時期不明,不過受父親元宗讓出亙理城並移至山西金津鄉的時期則有記載,最遲是移至湧谷以前。天正六年(1578年),伊達輝宗介入御館之亂並向越後國出兵,父親元宗被任命為與相馬戰鬥的指揮。以後,在伊具郡一帶與相馬義胤交戰,天正十一年(1583年)5月,在進攻丸森城時,於明護山建築城砦,切斷相馬軍。天正十三年11月(1586年1月),在人取橋之戰中與父親一同從軍。天正十七年(1589年)5月,攻略相馬的領地駒嶺城(此時獲得的宇多郡北部(現今新地町)成為以後仙台藩的所領,直至幕末時期)。同年9月,在亙理郡吉田濱擊破反攻而來的相馬軍。天正十八年(1590年)5月18日,在童生淵之戰中殺死相馬隆胤。天正十九年(1591年),在鎮壓葛西大崎一揆時從軍,於進攻佐沼城時,與父親一同負責指揮先陣,左股負傷。鎮壓一揆後,伊達政宗被豐臣秀吉命令轉封至岩出山城,此時,亙理郡仍然是伊達氏的所領,但是政宗命令亙理氏轉移至遠田郡的領地(知行高8千8百5十石)。重宗初時進入百百城,不過在同年冬天,移至湧谷城為居城,同年,建立圓同寺(後來改名為見龍寺)。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中以人質身份留在江戶,因此嫡男定宗代為出陣,攻略上杉景勝的領地白石城,於是受德川家康賞賜。慶長九年(1604年)10月,隱居並把家督讓予定宗,受伊達政宗賜予隱居領栗原郡高清水城1千石。慶長十一年(1606年),把末女嫁予伊達政宗的庶子宗根,並迎宗根為婿養子,令其併合隱居領和繼承亙理氏(後來的佐沼亙理氏)。因此,已經繼承亙理氏家督並成為湧谷城城主的定宗,則被允許改為伊達姓(湧谷伊達氏)。元和六年(1620年)死去,年六十九歲。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9%E7%90%86%E9%87%8D%E5%AE%97
加藤明成 Kato Akinari(1592年-1661年)加藤嘉明的長子、母為堀部市右衛門之女、正室為保科正直之女;幼名孫次郎,號休意,戒名圓通院休意。寬永八年(1631年),父親嘉明逝世。作為長子的明成繼承家督身份,並統領父親留下的會津藩四十萬石。可是明成為人昏庸愚昧,毫無統率能力,於是很快便與藩內的家臣團對立起來。以兩代家老重臣堀主水為首的反明成派,開始對會津藩政感到失望,家臣們相繼出國遠奔。殘酷的明成不甘家臣外逃,竟派士兵追殺出走的家臣(會津騷動)。這些事件受到幕府的關注,將軍決定追究其事,想要褫奪會津藩的權力及沒收四十萬石的榮耀。後來幕府念在加藤嘉明昔日的戰功,便封明成的長子加藤明友為加藤家繼任人,重新建立石見國吉永藩。晚年,明成過著隱居的生活,於萬治四年(1661年)逝世,年七十歲。事實上,明成執掌藩政期間,也並非毫無建樹。例如由蒲生時代開始建立的七層式會津若松城天守閣,曾因地震而崩塌,明成時代便將若松城天守閣加以改建,築成五層式的新城閣,對會津藩的城鎮基礎有一定貢獻。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A%A0%E8%97%A4%E6%98%8E%E6%88%90
北信愛 Kita Nobuchika(1523年-1613年)北致愛的長子,幼名彥太郎,法名松齋。北致愛為三戶南部氏的一族劍吉城主,其後信愛繼承父親的封地,領劍吉城兩千五百石,並讓次子秀愛迎娶了當主南部晴政的五女。元龜二年(1571年),南部家中發生「屋裏之變」,信愛選擇保護石川高信之子南部信直,並與南部晴政對立。後來晴政隱居,便輔佐晴政之子南部晴繼,並為晴繼戴上成年禮的烏帽子。天正十年(1582年),晴政父子先後在同年辭世,家中因為爭奪家督一事大亂,除了南部信直之外,九戶城主九戶政實力挺娶了南部晴政之次女的弟弟九戶實親。當時因為北信愛的正室為淺水城主南長義之女,而南長義又是南部信直親父石川高信之弟,由於這層姻親關係北信愛決定擁立信直,南部氏家督之位最終也在八戶政榮和北信愛領兵百人護送信直入三戶城繼任後,確定由信直坐上南部家第二十六代家督的寶座,此後北信愛稱尾張守,全力輔佐南部家的內政與外交,做為南部氏家老活躍。身為信直的擁立者,北信愛自然想讓信直的江山安穩。天正十五年(1587年),北信愛向信直建言與幾近掌握天下的豐臣秀吉臣服,在信直接納同意後,北信愛便出使金澤城拜訪秀吉的重臣前田利家並送上老鷹表示忠誠,透過前田利家與豐臣秀吉交涉。天正十七年(1589年),南部信直乘安東家檜山、湊兩系紛爭再起之際命北信愛與大湯昌次攻奪比內大館城。天正十八年(1590年),在秀吉發起小田原討伐時勸諫信直出兵參戰,終得到秀吉確保南部本領安堵的朱印狀,被承認是南部氏正統的家督,同時因為早些年的大浦為信(津輕為信)謀反而失去了津輕的領地,但是在北信愛的努力下經由前田利家從秀吉手中得到和賀、稗貫兩郡作為補償。天正十八年(1590年)信愛的四子愛邦過世。同時長年與南部信直對立的九戶政實趁大崎、葛西的遺臣們發動一揆時於天正十九年(1591年)起事,並且引誘久慈、七戶諸氏一同背叛南部家,在信直鎮壓失敗,派出北信愛與長男利直趕往京都聚樂第,乞求豐臣秀吉派出援軍助信直平亂,北信愛更以九戶政實違反當初秀吉在征討小田原前所發佈的奧羽物無事令為由進行控訴,最後秀吉以羽柴秀次為總大將展開討伐,以九戶政實的反亂被蒲生氏鄉統領六萬大軍平靖,期間北信愛的次子秀愛也有出陣,而且之後也參與平定葛西、大崎一揆,表現豪勇。戰後,秀愛成為和賀郡鳥屋崎城代,獲得八千石領地,並自信直處拜領「直」字,改名為直愛,也把鳥屋崎城易名為花卷城,三男愛繼也獲得輕米城兩千石。九戶之亂終息後,北信愛做為南部家的重臣協佐信直治國,奠定日後南部藩的基礎。慶長三年(1598年),直愛逝世,北信愛替代亡兒接任花卷城代,並且收妹夫櫻庭光康的四子為養子,是為北信景,而北信愛也在至花卷城赴任後開始進行本丸、二之丸、三之丸的整備與構築花卷城下町的工作,此外為了方便統治當地以收安撫民心之效北信愛招募起用已沒落的名門斯波遺族雫石久詮及豬去久道為家臣。慶長四年(1599年),南部信直死後,信愛剃髮自號松齋,獲得許可隱居,讓信景繼承北家。慶長五年(1600年),德川家康與石田三成引爆關原之戰,遠在東北的南部家亦被波及,花卷城周邊騷亂再起。南部家選擇投向東國有強大實力的德川家,當時同樣為東軍效力的最上義光因與上杉軍的交鋒陷入苦戰,為了救援最上,北信愛與藩主利直一同領兵救援山形城,就在南部軍主力盡出之刻,早對南部領土有覬覦之心的巖出山城主伊達政宗煽動和賀、稗貫二郡的舊領主和賀義忠和稗貫家法帶領一揆勢力包圍花卷城,由於防守薄弱三之丸被一揆軍攻下,已半失明的北信愛迅速回軍與信景合兵,以老邁之身奮力死守,因為兵力不足,北信愛將農民和町民、甚至將女官也投入戰鬥,而年輕力壯的北信景則親率五十精兵以拿手的弓箭、槍砲之術遊擊叛軍。翌年,南部利直在上杉軍退出最上領後回援將叛軍鎮壓,和賀忠親被捕送往江戶,花卷城解圍,慶長十八年(1613年)八月北信愛過世於花卷城,享壽九十一歲,因為當時北信景已經叛離南部家,所以由南部信直的次男政直繼為花卷城主。做為盛岡藩開創之時的股肱重臣,北信愛的功勞不可謂不大,據說他每次參戰都會在髮髻之中放一尊觀音像以求平安。出處#1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sn=288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4%BF%A1%E6%84%9B
北信景 Kita Nobukage(1575年-1615年)櫻庭光康的四子,母為北信愛之妹,通稱十左衛門。天正十八年(1590年),叔父信愛的嫡子愛邦與次子直愛相繼死去之後,被信愛收為養子,改名愛信。當主南部信直死後,信愛剃髮自號松齋,獲得許可隱居,由愛信繼承北家,正式成為花卷城主。慶長五年(1600年),為了爭奪太閣秀吉所留下的天下,德川家康與石田三成引發關原之戰時,這場動搖天下霸權的大會戰連遠在東北的南部家亦被波及,在東西軍的選邊站中,南部家選擇了在東國有強大實力的德川家,當時同樣站在東軍一方的最上因背棄與上杉的盟約,而遭到了直江兼續的攻打,為了救援最上,養父北信愛與藩主南部利直向山形出兵,沒想到同樣對最上派出援軍的伊達政宗早對南部領土有覬覦之心,趁北信愛與藩主南部利直出兵時運用謀略策動南部領下和賀、稗貫的一揆勢力對花卷城進行包圍。連忙回援的信愛以半失明的老軀之身死守,而年輕力壯的信景則親率五十精兵縱橫縱橫沙場以拿手的弓砲之術擊潰了戰心散漫的一揆軍,因為這項戰功受到當主南部利直的賞識而自南部利直處拜領「直」字,並改名為直吉。在慶長七年(1602年)時受命單任礦山奉行在尾去澤等地開採金山,其後更發掘了白根山的金脈,替南部家帶來了莫大的利益。慶長十七年(1612年),擔任南部利直近習的信景之子十藏,年方十歲居然被南部利直命令去斬殺一名罪人,結果反被誅殺,面對這樣悲哀的惡耗,信景不明白為何南部利直會讓十歲的愛子去執行這樣不合常理的任務,一怒之下放棄官職剃髮出走,臨走前藉職務之便帶了大量金塊出奔,投入大阪城。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時,北信景做為豐臣軍中的一員,負責三之丸北方的守備任務,使用他最精擅的弓術攻擊德川軍,令德川軍損傷不少,受阻城下,一時難以再進而聲名大噪。陣中在箭雨下搶救回來的兵士身上的箭頭均刻有「南部十左衛門信景」的銘文,使將軍秀忠質問南部利直:「信景既已出奔,為何還使用南部的姓氏?」而使南部利直險些遭受謀反的嫌疑,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報復吧!元和元年(1615年),豐臣家的大阪城在夏之陣落城後,北信景自大阪城脫出欲逃往伊勢,但在途中就被德川軍捕縛,被送至盛岡的新山川原處極刑。處刑之際,信景的手腳趾先各一個被剪掉,但他仍出言嘲笑南部利直,南部利直本來想折磨信景出在大阪之陣時因他被蒙上謀反罪名的惡氣,最後南部利直終不堪信景的羞辱,取弓箭射之,信景被當場射殺,享年四十一歲。出處 http://happyfish.zone.gamebase.com.tw/zone/happyfish/forum/3867/archive/topic/364352
南部信直 Nanbu Nobunao(1546年-1599年)石川高信的長子、母為一方井安政之女、養父南部晴政、正室為南部晴政之女、後室為泉山古康之女.慈照院、側室為稗貫御前;幼名龜九郎,通稱田子九郎,初名石川信直,繼承南部氏,改名為南部信直。晴政的養子及爭執 永祿八年(1565年),由於堂哥南部晴政一直無子,因此便招信直為女婿,將長女嫁給信直讓其成為養子,迎入三戶城。永祿九年(1566年)及永祿十一年(1568年),擊退侵入鹿角郡的安東愛季而打響名聲。永祿十三年(1570年)時,南部晴政的長子南部晴繼誕生,由於晴政是老來得子,因此十分溺愛晴繼。信直擔心自己非晴政親生骨肉,日後晴政為讓晴繼繼承家督時會剷除他,加上至天正四年(1576年)時,夫人(即晴政長女)早逝,身感危險便自行辭去晴政養子的名義,並躲至田子城。(此理可由日後的豐臣秀吉與豐臣秀次事件可知。)『八戶家傳記』記載,信直於元龜三年(1572年)時參訪於川守田村的毘沙門堂,南部晴政親自率兵襲擊在毘沙門堂的信直。為自保的信直,使用鐵砲反擊讓晴政落馬,也擊中同為晴政女婿的九戶實親(實親的夫人是南部晴政的二女)。然而南部晴政對信直的不信任感還沒結束,擔心晴政會派遣刺客的信直,也會藏身至北信愛的劍吉城或根城南部氏當主八戶政榮的根城。知道這點的晴政便連橫南部一族的有力勢力九戶氏,而信直也跟南長義及北信愛聯合來跟晴政對立。繼承南部宗家家督 天正十年(1582年),南部晴政死亡,由南部晴繼繼承家督,但同年內遭到不明的暴漢集團暗殺。有說法是信直正是幕後主導者,甚至說是信直引起內亂,殺死南部晴政父子,但真相依然不明。晴繼死後,南部一族便緊急聚集重臣召開大評定來選擇後繼者。九戶政實推舉其弟實親繼承家督,而事前北信愛就跟根城南部氏當主八戶政榮調略及南長義和北信愛共同推舉信直的狀況下,讓信直成功繼承家督。這使九戶政實懷恨在心,家中一直處於不穩的狀態。南部宗家與一族間的內部鬥爭,使得南部家對周遭的外敵抵抗力下降,對於奪取津輕地方的叛臣大浦為信也無法有效的加以討伐。豐臣政權之下 天正十四年(1586年),滅亡高水寺斯波氏斯波詮直擴大勢力。天正十五年(1587年),派遣北信愛向加賀國的前田利家表示對豐臣政權的臣服。天正十八年(1590年)1月,信直向津輕地方進軍,此時大浦為信也悄悄的上洛謁見豐臣秀吉。戰況方面,由於大浦軍的堅強抵抗及寒冬時節的影響讓南部軍陷入苦戰,之後收到豐臣秀吉的小田原征伐參戰令而撤軍。信直委任八戶政榮留守三戶城,帶著政榮之子八戶直榮及1000名兵力前往小田原,並於4月抵達。7月27日,獲得豐臣政權正式認可的7郡(糠部郡、閉伊郡、鹿角郡、久慈郡、岩手郡、紫波郡、遠野郡)所有權朱印狀。小田原征伐結束後,豐臣秀吉開始進行奧州仕置,其中最讓信直難堪的就是承認大浦為信是獨立大名,信直向秀吉上訴,認為為信是從南部家背叛出來的勢力,又違反惣無事令(禁止大名間私鬥之令),沒有理由成為大名,但因為以下幾點:.大浦為信靠著在豐臣家中的私交說情(如織田信雄、豐臣秀次、石田三成)。 .豐臣秀吉不願讓單一勢力領地過大。 .大浦為信比南部信直還要早到小田原表示對豐臣政權的臣服。 .使得豐臣秀吉最終駁回大浦為信叛亂的說詞,為信成功當上正式大名,並改名為津輕為信,信直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之後秀吉因奧州仕置而遠征東北時,信直便與淺野長政共同擔任先鋒。奧州仕置後引起葛西大崎一揆、和賀稗貫一揆,天正十九年(1591年),九戶政實叛亂,史稱九戶政實之亂,也是豐臣政權之下國內最後一戰。秀吉派遣豐臣秀次作為總大將,集結許多東北地區的大名協助信直,因此迅速的就被鎮壓,政實與實親兄弟被以謀反人的身分遭處刑。討伐九戶氏後,由於討伐軍中也包含津輕為信在內,此時信直便向淺野長政表示為信是他的殺父仇人,要求讓他討伐為信。長政拒絕,蒲生氏鄉也介入幫忙說服信直,在擔心為信安危的情況下,便催促為信趕快返回領地。之後豐臣秀吉命令蒲生氏鄉修築九戶城,信直也將本據地從三戶城移到九戶城,並將九戶城改名為福岡城。而所失去的津輕3郡(平賀郡、鼻和郡、田捨郡)則改封和賀郡及稗貫郡作為補償,成為共領有9個郡的10萬石大名。11月時與長子南部利直上洛向秀吉道謝。天正二十年(1592年),參加文祿・慶長之役,率領約1000名兵力至肥前國的名護屋城參陣。渡海至朝鮮後隔年得到歸國許可。晚年 從肥前國回國後,便開始鞏固領地內的治安與建設,以及欲在盛岡建築新居城。由於領地在九戶政實之亂後有再做調整,變得與伊達氏的領地有銜接,信直知道伊達政宗是個狡猾的野心家,所以才將新居城的地點定在盛岡以防伊達政宗的侵略,而在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時期,伊達政宗也的確煽動和賀忠親在南部領地內引起岩崎一揆的行動來看,證明信直的顧慮是正確的。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去世後,開始接近德川家康。慶長四年(1599年),盛岡城開始動工,同年10月5日,於福岡城病死,年五十四歲,法名常往院殿前光錄大夫江山心公大居士。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9%83%A8%E4%BF%A1%E7%9B%B4
南部利直 Nanbu Toshinao(1576年-1632年)南部信直的長子、母為泉山古康之女・慈照院、正室為蒲生氏鄉之女・源秀院、側室為山田九郎左衛門之妹・法源院;通稱彥九郎、別名晴直,受前田利家偏諱「利」字,名為利直。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去世後,父親信直開始積極接近五大老筆頭的德川家康。翌年,父親信直因病逝世,利直繼承家督。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時期,家康命令東北及北陸的大名攻擊與西軍石田三成內通的會津上杉景勝,利直便以最上義光的後援身分參加慶長出羽合戰,但此時卻遭同為東軍的伊達政宗煽動和賀忠親於南部領地的和賀郡引起一揆。利直將主力帶回到領內後平息該亂(通稱岩崎一揆)。戰後獲德川家康承認領土,成為盛岡藩藩祖,領有10萬石。之後著手於盛岡藩政的整備,開發白根金山與西道金山等礦山來使財政安定。慶長二十年(1615年),盛岡城建造完畢,城下町也慢慢形成。因為先前有像九戶政實之亂的多數有血緣關係家臣遭處罰的案例,因此利直選擇集權獨裁化來鞏固盛岡藩的基礎。慶長十九年(1614年),出兵參與大阪之陣,與江戶幕府關係大大強化。寬永九年(1632年),在江戶的櫻田宅邸過世,年五十七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9%83%A8%E5%88%A9%E7%9B%B4
南部晴政 Nanbu Harumasa(1517年-1582年)南部安信的長子;幼名彥三郎、初名安政,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晴」字,改名為晴政。天文八年(1539年)時因為家臣赤沼備中背叛並燒毀三戶城,造成南部家許多記錄文書燒毀。之後上洛,從將軍足利義晴處獲得偏諱「晴」字。天文九年(1540年),與叔父石川高信(南部信直之父)一同防衛遭戶澤政安反亂及斯波經詮侵略的岩手郡,並流放戶澤政安至秋田地區、擊退斯波經詮。天文十年(1541年)繼承南部氏第二十四代領主地位。一即位就出兵討伐謀反的工藤氏,並重建燒毀的三戶城,完成南部氏的統一。由於晴政一直沒有兒子,於永祿八年(1565年)收堂兄弟石川信直(南部信直)為養子,讓他娶自己的女兒成為女婿迎入三戶城。永祿九年(1566年),安東愛季聯同比內郡的淺利氏殘黨、阿仁地方的嘉成一族共約5000兵,襲擊南部領地的鹿角郡,而靠著長牛城主一戶友義的奮力抵抗至降雪季節後,安東軍便退兵。於永祿十年(1567年)安東愛季再度率領6000兵侵攻鹿角郡,晴政便派遣北氏、南氏、東氏前往救援,雖然一度擊退愛季,可不放棄的愛季同年內再次侵攻並拿下長牛城。永祿十一年(1568年),晴政與養子南部信直共同於大湯地方布陣,南部一族的九戶政實亦進入三田城形成南北夾擊的姿態。之後鹿角郡的安東軍投降,鹿角郡再次變回南部家的領地。在這些戰役之中,晴政成功收編八戶氏及九戶氏等一族有力勢力成為家臣團,創造南部家最興盛的時期。這時南部氏的領土,北起現在青森縣的下北半島,南至岩手縣的北上川中央部分,被謳歌為「南部領如三日月變滿月圓」。永祿十三年(1570年),晴政的長子南部晴繼誕生,由於晴政是老來得子,因此十分溺愛晴繼。南部信直擔心自己非晴政親生骨肉,日後晴政為讓晴繼繼承家督時會剷除信直。元龜二年(1571年),同為南部氏族的大浦為信(津輕為信)於津輕地方謀反,討伐晴政的叔父石川高信,並一一殲滅周遭的南部系國人眾。這時的晴政仍想對付南部信直,因此討伐軍沒能討伐為信成功。『八戶家傳記』記載,南部信直於元龜三年(1572年)時參訪於川守田村的毘沙門堂,晴政親自率兵襲擊在毘沙門堂的信直。為自保的信直,使用鐵砲反擊讓晴政落馬,也擊中同為晴政女婿的九戶實親。天正四年(1576年),南部信直夫人(晴政長女)早逝,信直身感危險便自行辭去晴政養子的名義,並躲至田子城。然而晴政對信直的不信任感還沒結束,擔心晴政會派遣刺客的信直,也會藏身至北信愛的劍吉城或八戶政榮的根城。知道這點的晴政便連橫九戶氏,而信直也跟南長義及北信愛聯合來跟晴政對立。天正十年(1582年)逝世,年六十六歲,有病死說也有遭南部信直派人士謀反殺害之說,後由南部晴繼繼承家督。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9%83%A8%E6%99%B4%E6%94%BF
南部重直 Nanbu Shigenao(1606年-1664年)南部利直的三子、母為蒲生氏鄉之女・源秀院、正室為加藤嘉明之女、側室為本館甚右衛門之妹・貞心院、側室為岸本右衛門之女・隆高院;通稱權平,戒名即性院殿三峰宗玄大居士。重直於江戶櫻田屋敷出生,父親利直為陸奧盛岡藩初代藩主。寬永九年(1632年)利直死去,兩位兄長為庶子,重直繼任家督成為第2代藩主。在藩政方面,完成由祖父南部信直時代在盛岡城開始的築城工事等,專注於建立盛岡藩的根基。有著苛烈的性格。沒有兒子,卻希望列入幕閣成為譜代大名,因此收堀田正盛的兒子為養子(南部勝直),但勝直在18歲時死去。寬文四年(1664年)9月12日,於江戶死去,年五十九歲。重直在事前向第4代將軍德川家綱請求選定後繼者和南部家的存續。在重直死後,家綱裁定重直的弟弟七戶重信減封2萬石並繼承盛岡8萬石家,弟弟中里直好則繼承被減出來的八戶2萬石家,在實際上進行分割相續。最初自稱花輪重政的七戶重信改名為南部重信,中里直好改名為南部直房。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9%83%A8%E9%87%8D%E7%9B%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