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弘統幸 Yoshihiro Muneyuki

吉弘統幸吉弘統幸 Yoshihiro Muneyuki(1564年-1600年)

吉弘鎮信的長子,妻為志賀親守之女,堂弟為立花宗茂

天正六年(1578年)父親鎮信於耳川之戰敗死後繼承家督,之後為挽回勢力衰退的大友家而盡忠。翌年,統幸初陣,擔任大友義統、大友親家的後見役討伐因領地問題而不滿於宗麟的田原親貫的反叛。天正十四年(1586年)於戶次川之戰後護送義統逃往豐前龍王城。

文祿元年(1592年)於文祿之役參陣,文祿二年(1593年)平壤之戰時大友軍接獲明軍來襲之際,反對主君大友義統撤退而進言應該幫助小西行長但不被採納,於是翌年大友家遭受改易,而黑田孝高素知統幸為武勇忠義之武將,因此統幸一時之間接受黑田家的仕官,而統幸早先與黑田二十四將兼黑田八虎、黑田三老之一的井上之房因為在朝鮮作戰時同為第三號大隊附屬將領之故一同奮戰而成為好友。

因曾於文祿之役當中奪取明將李如松的軍旗立下殊功,受到豐臣秀吉褒讚為「無雙的使槍者」並拜領雙朱槍。

文祿五年(1596年)前往筑後柳川藩改仕堂弟立花宗茂,受領二千石俸祿,並出陣慶長之役與立花家臣矢島重成同為立花大將,參與固城守備以及諸多立花家於朝鮮的戰事。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戰前,統幸接到大友義統之子大友義乘仕於德川秀忠的消息,因此想前往江戶繼續為大友家盡忠,同時,毛利輝元勸誘居住在大坂的大友義統,承諾將替大友家回復舊領並提供軍事物資,因而使義統加入西軍,事後義統寫書信至柳川希望統幸能來大坂見他(但未提及加入西軍一事只是單純的要求會見)。

宗茂接到信後便對統幸說:「幼君義乘仕於江戶的秀忠,要是戰起來可以說是血親相殘,可以的話希望盡量避免,但是堂兄原本便是仕於大友家,我也沒有立場和理由留你。」因此統幸離開柳川打算於大坂會見義統後至江戶跟隨義乘,但當統幸到大坂才從義統口中知道將加入西軍,統幸強烈進言不可加入有惡評的石田三成之西軍而要前往江戶跟隨義乘,但義統卻回說已經接受毛利家的軍資不可回絕,更向統幸低頭請求幫助,無奈的統幸因此為報大友家之舊恩,放棄至江戶跟隨幼君義乘而幫助主君義統再興大友家,從兵庫乘船回到豐後。

一方,黑田孝高為其野心招集浪人為兵力,也勸誘大友義統加入東軍,但是義統執意於接受了毛利家的幫助而不做回應。而九州改仕他家的大友舊臣如田原紹忍(田原親賢)、宗像鎮續聽聞舊主即將要回復舊領也招集九百兵力,會合義統、統幸。9月9日,黑田軍將招集的三千兵力分七陣從中津城的東方之犬丸原開始南下,10日勸降豐後高田城代竹中重義,隨後包圍垣見一直的富來城並牽制熊谷直盛的安歧城。

大友軍此時為奪回舊領豐後將陸續招集的二千兵力佈陣於立石村,面向石垣原背後則有深谷,在如此背水之陣下以統幸為右翼,紹忍、鎮續為左翼成鶴翼之陣,10日以鎮續率四百人為先鋒夜襲細川忠興家臣松井康之、有吉立行鎮守的木付城(杵築城),康之為防本為大友領地的領民反叛而早先將之捕為人質置於城中,而大友軍陸續攻入三之丸、二之丸救出人質,即將攻破本丸之際卻遭到強烈反擊,且傳聞黑田孝高的先鋒井上之房率軍來援,原本守於立石本陣的統幸為防被包夾因而接應鎮續隊撤退,11日黑田軍解除對富來城及安歧城的包圍,三千騎到達石垣原佈陣於實相寺山西二町的角殿山,13日松井康之、有吉立行二百騎及宇佐一帶的援軍時枝鎮繼二百騎於鐵輪一帶集結後也佈陣於實相寺山,一方,新降於黑田軍的豐後高田之竹中伊豆(應是竹中重義以其父重利名代的名義出陣)、不破彥左衛門率二百騎也加入黑田軍,兩軍之間相隔五町距離。

12日晚間,統幸觀察敵陣勢後,抱著戰死的覺悟向義統說:「臣累代受大友家之恩惠,只能以死來報答,縱使此戰我軍能有利,也難有勝利之運氣,臣今度戰於敵陣可能無法歸來,然今能拜見尊嚴並留下名聲已無遺憾。」並和宗像鎮續進言:「希望明日之戰,主君能親上前線振奮士氣。」後拭淚帶著三十餘名部下回自身陣營,與長年家臣之竹田津統直、清田民部丞、大神監物等飲下訣別之酒,並在月色詠照之下吟辭世句:

明日は誰が草むす屍や照らすらん石垣原の今日の月影(明日不知又是誰,草蓆裹屍石垣原,沐浴著同今日一樣的月光)

13日,被稱為「九州的關原之戰」之石垣原之戰終於正式開打,時枝軍下山攻擊大友軍,統幸率鐵砲隊回擊時枝軍,同時松井、有吉兩隊也下山突擊大友軍,統幸則早已安排三段伏兵,偽退引誘黑田軍母里友信母里太兵衛)七百騎和時枝軍追擊,再以鐵砲隊回擊並令埋伏左方之宗像鎮續、右方之都甲兵部包圍,沒有給對方反擊之餘裕,以此釣野伏戰術令母里、時枝軍大敗撤退,統幸手執朱槍驍勇無比,於此戰討取母里勢二十數個首級,而統幸見到後援而來的敵軍也迅速撤退整隊。

此日兩軍交戰七次持續六小時,極為熾烈,二陣、三陣接連出擊的黑田軍將宗像鎮續隊殲滅,午後六時,大友方鎮續勇戰而亡,黑田方久野次左衛門與久野家臣之卑田九藏、山本勝藏、下田作右衛門、久保庄助、麻田甚內等也都先後戰亡。

此時統幸遇到舊友井上之房率三百騎來包圍,統幸則於馬上揮舞著大長刀殺入敵陣,並持槍單挑討取黑田方之小田九郎左衛門,但相對於大友義統一直於本陣不動,黑田孝高則是率軍提高士氣令本佔上風的大友軍戰況轉為劣勢,統幸孤軍奮戰,即使身受多處刀傷槍傷仍討殺三、四十人,後退於石垣原高台並站在一處大石上。

此時之房說道:「吉弘加兵衛殿,還記得我井上九郎右衛門這位朋友嗎?雖然過去一起經歷許多苦難,但我們是武士,忘記所有的恩情,來場決鬥吧!」對此統幸早已有討死之覺悟,回應說:「我還記得,那麼就如你所願,他人可不要插手!」統幸手持從秀吉處拜領的雙朱槍上前,兩人遂單挑,激鬥當中統幸原有一槍能貫穿之房胸膛,但統幸卻放水,之房順勢反轉一槍刺中統幸腹部,此時統幸站於高處上大喊「吉弘統幸在此,想奪取我首級的便來吧!」隨後拔起腰間脇差以十字式切腹自盡....對此之房感嘆的說:「加兵衛殿!你!竟然放水讓我立功啊...」取下統幸首級並兩手合十唸起佛經....而統幸的部下見其戰死全員殺入敵陣中,最後,將士八十三名,足輕一百九十三名血染石垣原,而統幸戰死的地方被稱為「七石激戰地」。

大友軍從統幸戰死後統率開始大亂,竹田津統直、都甲兵部等大將相繼戰死,黑田方則有九野治右衛門、曾我又右衛門以下三百七十餘人犧牲,大友氏至此終於無力回天,在田原紹忍陪同下,以及母里友信斡旋下,大友義統接受黑田家的降服。

統幸的首級則由黑田的武將小栗治左衛門送往孝高面前進行實首檢,並說:「這的確是吉弘加兵衛沒錯,是有大友家血緣之忠節無雙的武將呀!得找個好的場所鎮重的埋葬。」為此,孝高找來石垣村的臨濟宗寶泉寺之東岳和尚將其葬在石垣村與鶴見村邊境的檻木旁供養,並贈諡號為「捐館統雲院殿傑勝運英大居士」。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0%89%E5%BC%98%E7%B5%B1%E5%B9%B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