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宗昌 Yamada Munemasa

山田宗昌 Yamada Munemasa山田宗昌 Yamada Munemasa(1544年-1620年)

山田宗繼之子,别名次郎三郎,號匡得、京得,戒名學翁匡德。

山田氏在伊東家中被稱做「都於郡四天眾」之一,是日向都於郡的有力在地國人,與薩摩山田氏非屬同源。弘治元年(1555年),宗昌便隨父參加攻打北鄉氏,初次上陣便一騎打討取了北鄉氏的豪傑龜澤豐前,建立軍功,武名廣為世人所知。

永祿十年(1567年),父親宗繼在伊東家攻打飫肥城時陣亡,宗昌繼承家業。翌年二月,宗昌隨軍再度攻擊飫肥城,在小越合戰中擊破來援飫肥城的島津軍,並討取了殺父仇人勝岡城主和田民部少輔,當時和田民部少輔之子助六亦戰敗被俘,但是宗昌相當賞識助六勇敢不畏死的精神,因此慨然將其釋放,傳為佳話。

在天正五年(1577年),伊東家臣在伊東家於木崎原之戰大敗後相繼改投島津家,遂引起「伊東崩」,島津軍趁勢進擊直逼伊東家居城都於郡城,伊東氏在當主義祐帶領下全體逃亡豐後大友家。宗昌於翌年受伊東義祐之命秘密潛回日向,進行伊東家再興的計畫,並收集當地情報以協助大友軍進攻。同年九月,宗昌在日向石城遭到島津義弘領軍包圍,宗昌在大友軍的馳援下一度擊退島津軍,但當義弘發動第二次進攻時終因寡不敵眾,在苦戰三日三夜後戰敗被擒。戰後,宗昌被帶到島津義弘面前,義弘相當欣賞宗昌的勇氣與戰略,於是提出以三百町的知行為條見意圖招募宗昌,面對義弘的重利誘惑,宗昌斷然表示生無二君之意,令義弘非常敬佩,於是把宗昌送回大友領。

回到大友家的宗昌由於在石城之戰中受了重傷,因此在神門城接受治療養病,並未參加後來攻打島津家的耳川之戰,在大友軍於耳川被島津家擊潰後,大友宗麟於亂中企圖謀殺伊東義祐、祐兵父子,以奪取祐兵的夫人阿虎嫁給自己的孫子能乘。在祐兵發覺此事後,便與帶領家臣眾逃出豐後渡海到四國伊予。而宗昌因為還在養傷與伊東家失去聯絡不知此事,最後一人獨自留在豐後,無奈改仕大友家,出家入道稱「匡得」,這是採「大江匡房の戰術を會得した」之意。

天正十四年(1586年),宗昌接受大友家梅牟禮城佐伯惟定的邀請,成為其軍師協防梅牟禮城對抗島津軍,在島津家久派使僧玄西堂進入梅牟禮城勸降時,建議佐伯惟定將之全部殺害,一來可宣示佐伯惟定對大友家之忠心及抗戰的決意、二來也能向島津家示威,激勵士氣不被周遭城主的投降打擊。同年十一月三日,島津家久對梅牟禮城發動攻勢,以土持親信及新名親秀領兩千兵馬,從岸河內往堅田進攻,為因應島津軍的戰術,佐伯惟定把一千八百名城兵分成三隊,分別發動突擊,並以宗昌由側面奇襲,將島津軍擊潰。

大友宗麟的求援成功後豐臣秀吉決定親征平定島津家,以其弟秀長領兵出陣,島津義弘、家久兩軍合流回歸日向進行防戰,而宗昌與佐伯惟定也窺準此機,出兵追擊,直追到日向國境,宗昌更率七騎突破島津家久隊,戰後奪回石城,和佐伯惟定同樣獲得秀吉的感狀。

九州征伐後,宗昌舊主伊東祐兵被秀吉封回舊領飫肥城,宗昌知道此事後便向大友家辭官,表示將歸參伊東家,大友宗麟為留下宗昌特別將自己的甲冑,家寶色色威腹卷賜給宗昌,但被宗昌拒絕,堅持回到伊東家。伊東祐兵感其忠義,破格引為重臣。在酒谷城主川崎權助引因擁立祐兵之姪義賢繼為家督之事失敗自盡後,擔任酒谷城主。

關原合戰時,伊東祐兵投向西軍,由於祐兵患病,讓家臣代理進攻叛投東軍的京極高次的大津城,宗昌在大津城與伊東與兵衛、平賀喜左右衛門等三十人揹負伊東家的家紋,壯烈參戰。此後生平不詳,之後山田家作為飫肥藩伊東家的重臣佔有一席地位。

元和六年(1620年)死去,年七十七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40714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