臼杵鑑速 Usuki Akihaya

臼杵鑑速 Usuki Akihaya臼杵鑑速 Usuki Akihaya(1520年-1575年)

臼杵長景的次子,初名鑑景,取自大友義鑑「鑑」字和父親長景「景」字,後改名為鑑速,法名富春院殿威翁宗勢居士。

父親長景在當初的朽網親滿之亂中表現活躍因而被拔擢為加判眾,更在享祿元年(1528年)加封為速見郡山香鄉的代官,在長景死後,其加判眾的地位由長子鑑續繼承,而鑑速則是在外交與貿易方面為大友家盡力。

天文八年(1539年),大友家嫡子鹽法師丸(大友宗麟)元服,受將軍足利義晴賜偏諱「義」字,名為義鎮,為此當主大友義鑑特別修書回禮由臼杵鑑速帶著太刀、馬、黃金等重禮上洛獻給義晴。之後在天文十六年(1547年)時促成和四國大名一色義晴的婚盟,讓義鎮迎娶了義晴之女。

同時身任志摩郡代對周邊的在地領主進行安撫將其收為與力,替大友家在筑前西部勢力的安定盡力。天文十九年(1550年),大友義鎮察覺到父親義鑑想廢掉他另立三弟鹽市丸的想法,遂先透過軍師角偎石宗勸服了包含臼杵鑑續、鑑速、吉岡長增、吉弘鑑理等重臣,然後迅雷不及掩耳地發動了那令九州震驚的二階崩之變,大友義鎮協重臣津久見美作守與田口藏人,襲擊大友義鑑的居所親手弒父殺弟,將大友義鑑、義鑑的女兒、鹽市丸和他的生母全數殺害,奪取君位,成為大友家第二十一代當主。並且向反對他繼位的叔父菊池義武發動攻擊,親率大軍壓境,陣中臼杵鑑速擔當第五軍的副將協助吉岡長增率領海部、宇佐郡眾出陣和上妻鎮房及蒲池鑑盛合力掃蕩了上下筑後的親菊池派。

在義鎮奪位之後,臼杵鑑速大友義鑑的遺命指定下擔任管理大友家重要書籍和日記箱的奉行,同時鑑速因為早先已經和義鎮取得默契,亂後其地位不變,臼杵鑑速也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陶晴賢殺害大內義隆後仲介義鎮之弟八郎晴英繼為第三十二代大內家督,是為大內義長。弘治三年(1557年),臼杵鑑速在宗麟政權之中升任加判眾的要職,與吉岡長增、吉弘鑑理並稱「豐後三老」並將名字由鑑景改為鑑速。

嚴島會戰後,大內家在中國的勢力遭到毛利元就侵吞而全數瓦解,義鎮之弟大內義長更在且山城籠城時切腹自殺,意圖奪下大內舊領的大友義鎮和希望指染博多的毛利元就之間的衝突以勢不可擋,兩家正式開戰。在永祿至元龜的這段期間,臼杵鑑速戶次鑑連、吉弘鑑理等分別擔任各地軍總司令官的勤務,於豐、築、肥等國出陣和毛利家及依附其下與大友為敵的秋月、原田、筑紫、高橋、立花諸氏展開一連串的戰鬥,因功被封為玖珠郡方分〈方分為大友家的特別職銜,相當軍團長之意〉,同時仍兼任外交職務,於永祿二年(1559年)替宗麟修禮上奏向將軍足利義輝獻上三千貫以補任豐前、筑前、筑後的守護職。

永祿八年(1565年),毛利元就成功策反了大友一族筑前立花城主立花鑑載後,寶滿城主高橋鑑種和本來還降服於大友家之下的的筑紫氏、秋月氏紛紛樹起反旗,倒向毛利家。臼杵鑑速與戶次道雪、吉弘鑑理、志賀親度諸將在大友宗麟的授意下率領兩萬大軍出兵征討,於翌年先是攻陷高橋鑑種的岩屋城,逼降五箇山城的筑紫惟門,同時臼杵鑑速還前往博多勸說神屋宗浙勿要放棄博多,讓他重新歸津經商。臼杵鑑速與戶次道雪、吉弘鑑理再度率兩萬大軍出陣,在甘水、長谷山與秋月軍七度激戰,之後猛攻入秋月氏的邑城,迫使秋月種實轉進古處山城。

當時大友軍布陣於莊山,遭到秋月種實的四千奇兵夜襲陷入苦戰,最後是戶次道雪親自殿後抵擋秋月軍的追擊,吉弘、臼杵兩隊方安然撤往筑後。永祿十一年(1568年),臼杵鑑速、戶次道雪、吉弘鑑理等再度出兵攻打立花鑑載的立花城,鑑載兵敗自刃,立花山城才重新回到大友家手中。

元龜二年(1571年),臼杵鑑速大友宗麟封為肥前方分的職務,之後在天正元年(1573年),大友宗麟所派遣的南蠻貿易船歸國之際行經島津家所屬的港口時遭當扣留,最後也是由長期負責大友家外交貿易事務的臼杵鑑速前往進行交涉,贈送了伊集院忠棟鎧甲一領,發揮其圓滑手段將事情解決。

臼杵鑑速辭世於天正三年(1575年)五月八日,年五十五歲。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parent=151&sn=367&lorder=17&ptitle=%E4%BA%BA%E7%89%A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