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誾千代 Tachibana Ginchiyo

立花誾千代 Tachibana Ginchiyo立花誾千代 Tachibana Ginchiyo(1569年-1602年)

立花道雪之女、母為問註所鑑豐之女.仁志姬(西姬、寶樹院)、立花宗茂之妻;有銀千代、勝千代以及宮永樣、腹赤樣之稱,法名「光照院殿泉譽良清大姊」,神號「瑞玉院」。

天正三年(1575年),不到七歲的誾千代便受到道雪讓位而成為家督。這是基於道雪的意願而成為女性當主的特例,也是戰國時代少見的例子。然而立花道雪本身還是希望由男子繼承立花家,因此曾經有讓養女嫁給家中重臣薦野增時來繼承的做法,但是被增時以自己不是血親也不是大友家重臣為由拒絕。

誾千代幼年便生得美麗,擁有白皙的皮膚和明亮的大眼,因而被褒美為「筑前的白梅」,是連愛好美女的豐臣秀吉都傳聞想染指的女性。具備父親道雪一般的庄嚴,幼年即讓同年的男童望而怯步,並且逐年成長之間,擁有極高的氣質,因此被褒稱為「白慈的觀音」。

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家與島津家爆發耳川之戰,大友家敗後,原本臣服於大友家的北九州筑前一地的國人眾開始陸續發起反抗活動,立花道雪高橋紹運為此出城迎戰,當時在城中的誾千代也沒閒著,招集城中婦女少女等,組織女鐵炮隊守衛。

之後道雪聽聞同是大友家臣的岩屋城主高橋紹運生有一子與誾千代年齡相近,其子便是千熊丸,日後的立花宗茂。道雪邀千熊丸到自城立花山城遊玩,並觀察他的一舉一動,認為將來必成大器,遂決定將他交給家老由布惟信教導,期盼能成為獨當一面的武士好繼承立花家。

不久千熊丸元服,取名高橋彌七郎統虎,道雪便與高橋紹運說希望讓統虎成為養子繼承立花家,起初紹運不答應,但在道雪苦苦哀求後總算是讓統虎成功繼承。

這段苦苦哀求的話,內容是這樣的:

「我(道雪)從壯年至今70多歲,為大友家征戰好幾十年,多有勝利時刻,可是近年大友家逐漸衰退,賊徒日日壯大,我方的勝機日日消逝,鄰近有龍造寺、島津,遠一點有毛利等強敵,在我死後只剩你(紹運)能支持大友家,但所能做的還是有限的吧!

如今你有正值壯年的兩個兒子,如果能讓長子統虎繼承我立花家,那麼在我死後至少還有兩個名族能守住大友家……」

然而這其中還發生立花家另一位家老小野鎮幸的反對,他只支持立花家血肉的誾千代繼承,但最後還是被道雪及紹運給說服。

天正九年(1581年)8月18日誾千代正式與統虎結婚,起初兩人相處和睦,但在道雪死後便開始不合,主因就是兩人的性格氣質相似,吵起架來誰也不讓誰。

天正十三年9月11日道雪於筑後遠征中病死,此時統虎改名立花統虎,與誾千代兩人繼承立花家。

之後島津大軍攻略立花山城時,誾千代也領軍備戰,並隨統虎殺敵。

九州經歷豐臣秀吉的征伐後,立花宗茂因功被封柳河13萬2千餘石的領地,誾千代知道後雖然為丈夫的表現感到高興,但隨後便鬱鬱寡歡,因為要離開從小便居住的立花山城,移居到父親長年征戰不下的柳河城,且道雪和祖母(養孝院)皆葬在立花山城,心中不免一陣不悅,離去前便在立花城境內建「梅獄寺」悼念父親,離城也比宗茂晚三日。

然而最主要的原因則是誾千代自己認為是立花山城城主並為立花家家督,堅持著這想法的誾千代怎樣也不願讓出立花山城,為此在立花家準備離城之前都和立花宗茂吵架,鬧彆扭等等。

豐臣秀吉所發起的文祿慶長之役的幾年間,因宗茂出兵朝鮮,他便在領地柳川組成女子巡邏隊,嚴加防止火災,小偷等,且每夜在街道,屋敷等地來回巡邏。此事常被後人訴說,也有些故事創作。

而此時秀吉身在肥前名護屋城,招集各大名的妻子伺候,誾千代也受命參加,她也知道秀吉是好色出名,便和侍女拿著大薙刀,且腰間繫脇差去參見,當秀吉看到美艷的誾千代和侍女拿著武器參見時,便褒獎她:「立花家的妻子就算平時也如此有警戒心,真是位女丈夫!」

之後在1594年-1597年之間移居到柳河城南方的宮永村。原因是宗茂在朝鮮回國後(約1593年-1596年)因細川忠興引薦下,娶矢島秀行(足利第十五代將軍義昭之子)之女矢島八千子(又名八重/八千子、瑞松院,大納言菊亭晴季外孫女),誾千代一氣之下便離開柳川城至宮永村,宗茂親自前往迎接也不肯回歸城內。

關原合戰之際,她因世仇島津家加入石田三成的西軍,且自身已預見東軍勝機較大為由,勸宗茂加入東軍,但宗茂為貫徹對秀吉的恩義毅然加入西軍。宗茂回國時,她命令家臣數十人前往豐後鶴崎迎接。不久後,鍋島直茂加藤清正黑田如水黑田孝高)的聯軍先後攻打柳河城,宗茂命令由家老小野鎮幸等人在柳河北方國界布陣,並於江上八院死戰鍋島取勝後,因兵力不足而撤退回柳河。

此時誾千代為捍衛領地,穿著紫系威鎧甲、手拿大薙刀、腰繫小脇差,率領穿著唐紅具足的女鐵砲隊200餘人由宮永村北上,並人人佩帶由道雪所發明的「早合」(彈藥和彈丸合裝的快速填充彈藥包)及鐵砲,在柳河領地北郊以鐵砲集體速射抵擋鍋島軍的軍勢。因為道雪發明的「早合」能使的鐵砲射速比一般鐵砲快三倍,誾千代也從幼便學習布兵陣型,使得鍋島無法進軍,整個大軍最終只能包圍柳河城。而誾千代的速射女鐵砲隊早先便有「立花早擊女」之名,之後也在九州更加出名,誾千代更被人稱「花中的立花」(此稱呼後來變成當地採茶歌-『花阿柑橘,茶香』,現在的立花後代除在柳河經營結婚場所外也販賣柑橘茶)。

之後她為拖延加藤軍進攻,又率800人前往江之浦街道攔截加藤軍,使得加藤清正繞路白鳥街道而不從原來的瀨高街道進軍,成功拖延時間。

立花家改易後,宗茂與誾千代受到加藤清正保護,讓宗茂住在玉名郡的高瀨一地,誾千代與生母寶樹院則一同住在腹赤村,雖然兩地很近,但兩人卻未再相見;宗茂流浪到江戶期間,誾千代活得很痛苦,雖有立花家老臣米多比鎮久扶養,仍衣食短缺。

慶長七年10月17日(1602年11月30日)病死(一說跳井自殺),年三十四歲,法名「光照院殿泉譽良清大姊」。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B%8B%E8%8A%B1%E8%AA%BE%E5%8D%83%E4%BB%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