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忠良 Shimazu Tadayoshi

島津忠良 Shimazu Tadayoshi島津忠良 Shimazu Tadayoshi(1492年-1568年)

島津善久的長子、母為新納是久之女.常盤、養父為島津運久、正室為島津重久之女.寬庭夫人、側室為上木貞時之女.桑御前;幼名菊三郎,別名三郎左衛門尉、伊作忠良,法號愚谷軒、日新齋。

父親善久為伊作島津氏分家當主,於明應三年(1494年)被養馬的雜役殺死;而祖父島津久逸在明應九年(1500年)時因涉入另一個島津氏分家薩州島津家的內亂,受到薩州島津家當主島津忠興攻擊而戰死,於是伊作島津家由忠良的母親常盤短暫成為伊作島津家當主。期間,伊作島津家受到周邊國人眾的攻擊,均由另一個分家相州島津家當主,愛慕常盤的島津運久派援軍擊退。

明應十年(1501年),沒有兒子的運久同意母親常盤的條件,將忠良收為養子,約定由忠良繼承相州島津家,於是常盤與運久再婚。永正三年(1506年),忠良元服繼承伊作島津家;永正九年(1512年),運久按照約定讓出相州家當主之位,自此兩家合而為一,領地統由忠良管治。

之後,島津宗家的當主相繼死亡:島津忠昌永正五年(1508年)自殺,忠昌長子島津忠治永正十二年(1515年)死於陣中,次子島津忠隆永正十六年(1519年)死亡。於是永正十六年(1519年)島津宗家迎回原本過繼給穎娃氏的忠昌三男忠兼(島津勝久)。而臨時接掌家主的忠兼在家中的勢力並不穩固,因此迎娶當時有力的分家薩州島津家當主島津實久(島津忠興子)之妹為正室,並將國政委以實久。然而,一直沒有兒子的忠兼因無所出,而與實久的妹妹離緣另娶繼室,並疏遠實久,這使得實久大為不滿,舉兵攻打忠兼,且自稱薩摩守護,一時領內騷然。

大永六年(1526年),忠兼向頗有聲望的忠良求援,約定由忠良長子虎壽丸(島津貴久)過繼給忠兼作為養子,忠良被委以國政進入島津宗家;同年11月27日,貴久元服繼承島津宗家,忠兼與忠良依約在伊作剃度出家隱居,忠兼讓出守護職給貴久,忠良則以法號日新齋輔佐貴久,實權由忠良掌握。

大永七年(1527年)6月5日,對於貴久成為勝久養子,繼承宗家家督不滿的國人領主發兵反叛,忠良在6月7日鎮壓;實久趁機命舅舅川上忠克為使者,前往忠兼處勸其復出重領守護職,實久同時派兵包圍忠良方的城池。6月15日,貴久僅帶著8名家臣逃出居城。6月21日,實久迎回忠兼,忠兼還俗後改名為勝久。此後數年,忠良父子退守本領蓄積實力。

享祿二年(1529年),另一個分家豊州島津家的島津忠朝,與新納忠勝、禰寢清年、肝付兼演、本田薰親、北鄉忠相、樺山幸久及運久等人,出面群聚在宗家清水城,為勝久與忠良的調解以失敗告終。

天文二年(1533年),忠良與貴久開始反攻。3月27日攻陷實久方的南鄉城,忠良將南鄉改名為「永吉」。8月,實久試圖奪回,但敗給忠良的軍勢。12月,日置城主山田有親獻出城池向忠良降伏。

天文三年(1534年),重拾政務的勝久因為愛好戲曲遊藝而荒怠,又不聽家臣規諫,於是家老川上昌久殺勝久寵臣未弘忠重,勝久逃往大隅國;天文四年(1535年),勝久命川上切腹,他重回居城,因此憤怒的實久決心除去勝久。

天文四年(1535年)8月,實久會同川上氏的聯軍襲擊勝久,勝久再逃。9月,勝久引日向國北原氏、北鄉氏,大隅國祁答院氏援兵攻打實久仍然敗戰;10月,勝久逃亡至母親娘家大友氏所在的豐後國以終,而實久正式入主鹿兒島。在勝久出逃後,忠良父子奪回城池,並於天文五年(1536年)進入鹿兒島。

天文八年(1539年)1月,忠良擊敗實久軍隊,壓制南薩摩;8月,忠良再打敗實久之弟島津忠辰,並將其討死,於是實久宣布降伏隱居,貴久此時成為名副其實的島津宗家當主。

天文十九年(1550年),貴久由伊集院城移居至新築的內城,同時忠良也正式隱居於加世田城。但他仍對與琉球通商及對明國貿易、鐵炮大量購入、家臣團的育成等有很大影響力。他也實行城下町的整備、興辦養蠶產業等仁政,對島津氏後來的發展基礎作出貢獻。

忠良以儒教為核心的教育論反映在四個孫子身上: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歲久島津家久身上,甚至也構成薩摩獨特的士風,其影響一直持續到之後薩摩藩士的鄉中教育規範之中。

忠良曾對四個孫子有如下評價:義久是德才兼備的總大將,義弘有著比他人更傑出的雄武英略,歲久始終深明利害智計百出,家久軍法戰術多有妙得。(義久は三州の總大將たるの材德自ら備わり、義弘は雄武英略を以て他に傑出し、歲久は始終の利害を察するの智計並びなく、家久は軍法戰術に妙を得たり)

忠良篤信禪宗曹洞宗,於永祿七年(1564年),在加世田武田再建保泉寺。

永祿十一年(1568年)於加世田過世,年七十七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B3%B6%E6%B4%A5%E5%BF%A0%E8%89%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