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勝久 Shimazu Katsuhisa

島津勝久 Shimazu Katsuhisa島津勝久 Shimazu Katsuhisa(1503年-1573年)

島津忠昌的三子、母為大友政親之女,島津忠治、島津忠隆之弟,島津忠康之父,養子島津貴久。正室為島津忠興(注三)之女。島津氏第14代當主。

父親忠昌為島津氏第11代當主。勝久初名為忠兼,繼承了穎娃氏的家名。然而,室町時代末期薩摩守護島津氏家中內亂當主接連死去,勢力衰微,在此之中勝久在永正十六年(1519年)其兄即第13代當主島津忠隆死後繼承家督(注一)。急遽之下繼承家督,勝久的統治基礎十分脆弱,更兼薩州家第5代當主島津實久借著自己的姐姐嫁給了勝久的名頭開始在島津家中大展威勢(後來兩人離婚)。

因而勝久決定取得島津氏有力分家伊作家的協力,大永六年(1526年)11月將伊作忠良島津忠良)的長子島津貴久迎作養子並讓出家督委以國政,自己則去伊作隱居。這一決定引起了島津實久的強烈反對,大永七年(1527年)6月實久急襲了清水城(現鹿兒島縣鹿兒島市清水町)的貴久,將其趕出城去而讓勝久重返守護之位。改名勝久即在此一年之後的大永八年(1528年)(注二)。

被勝久擁立的勝久重返鹿兒島,計劃再掌國政。享祿二年(1529年),豐州家的島津忠朝對此深感憂慮,聯合新納忠勝、禰寢清年、肝付兼演、本田薰親、樺山善久、島津運久、島津秀久、阿多忠雄等島津一族聯名勸諫勝久,勝久不為所動,引得群情激奮。

後來在天文三年(1534年)國老川上昌久勸諫勝久並殺害其寵臣末弘忠季。勝久很是恐慌,仰仗禰寢重就逃出領國,次年得以回歸,判了昌久切腹。實久對此大為不滿,最終下定決心除掉勝久,同年8月聯合川上氏襲擊了勝久。勝久丟下直臣,把「屋形」之名(「屋形」用於稱呼大名)讓給實久逃到帖佐(現鹿兒島縣姶良市東餅田)去了。當時實久已經被守護家家臣團和國人眾推上守護之位,然而在島津貴久繼承宗家後抹殺了這個事實。一個月後在日向國真幸院(現宮崎縣蝦野市、小林市、高原町)北原氏與大隅國帖佐的祁答院氏的協力下展開反擊,初戰雖勝,次戰便敗,先是去投靠祁答院氏,後轉投北原氏,再是投靠日向國庄內(現宮崎縣都城市庄內町)的北鄉氏。在此期間曾與島津忠良島津貴久父子聯手得以重振勢力,然而北鄉氏更傾向於擁立貴久。勝久最後只得逃亡豐後投奔其母的娘家大友氏(勝久之母為大友氏第16代當主大友政親之女)去了。

天正元年(1573年),死於同地的沖之濱(大分縣別府灣內瓜生島,後因地震沉沒)。年七十一歲。

關於其子孫,長子忠康返回薩摩做了島津家臣,忠康的三個兒子不是出家就是被賜予別姓。次子久考以下仕於大友,大友改易後仕於德川。一女嫁入大友家,一子宗俊死於其兄又四郎之手,具體情況不詳。

注一:第11代當主島津忠昌時期島津分家(薩州家、豐州家、相州家、伊作家)及地方勢力(相良、伊東、肝付、菱刈、澀谷、北鄉)先後造反,永正五年(1508年),忠昌不堪其苦自殺身亡,長子忠治繼位,然永正十二年(1515年)即戰死,由弟忠隆繼位,忠隆又於永正十六年(1519年)早亡,勝久遂成為家督。

注二:據山口研一研究,關於讓出家督一事,勝久繼承家督後開始大量替換其父兄時代的家老,引起守護家家臣團的大幅不滿。而新啟用的家臣團中許多人與伊作家關係親近,於是這些人便推進了和伊作家的養子緣組一事。另一方面,被解任的家老積極推動了驅逐島津貴久一事,勝久復歸後這些人也多被起用。山口研一指出:將家督讓於貴久並未是勝久本人的意思而是親伊作派家老活動的結果的可能性很高,故勝久聽到實久讓他收回讓出守護職許諾的要求後很坦然的同意了,然而勝久這種朝令夕改的行動無疑更加加劇了家臣團的動搖。

注三:薩州家第四代,島津實久之父,與佐土原家島津忠興不是一人。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8#postid-224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B3%B6%E6%B4%A5%E5%8B%9D%E4%B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