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家久 Shimazu Iehisa

島津家久 Shimazu Iehisa島津家久 Shimazu Iehisa(1547年-1587年)

島津貴久的四子、母為本田親康之女、正室為樺山善久之女;幼名幼七郎,受領名中務大輔,戒名長策梅天大禪定門。

年幼的家久被祖父.島津忠良評價為『深得軍法戰術的精妙』。初陣是在永祿四年(1561年)、與肝付氏交戰的迴坂合戰。家久在是次戰事中以15歲之齡就擊敗敵將工藤隱岐守。在其後的耳川之戰、沖田畷之戰及戶次川之戰等島津家的主要合戰中,家久充分發揮他在戰術方面的天分。特別在沖田畷之戰及戶次川之戰中,家久擔任作戰的指揮官,引導島津軍獲得勝利,他更在這兩場戰事中取得三位大名的首級,北條氏康織田信長分別在河越夜戰及桶狹間之戰中僅能取得一位大名的首級,因此家久的戰術在當時被譽為『當代第一』。

天正三年(1575年),家久代表島津氏前往伊勢神宮,向神祇道謝祂們在平定九州時、對島津家的加護。同年4月,家久寄宿於連歌師裡村紹巴的弟子.心前的家中。在紹巴的介紹下結交京都的公家及界的商人。另外,據說家久亦在上洛之時與織田信長明智光秀作出交流。

大友氏在耳川之戰後勢力急速衰退,肥前國的龍造寺隆信的勢力開始抬頭,於是島津氏與龍造寺氏開始爭奪九州的主宰權。

在沖田畷之戰是次戰事的初期,島津軍在筑後國及肥後國被龍造寺軍壓制著。不過,位於肥前國西部的有馬晴信密謀脫離龍造寺氏的控制,遂向島津氏請求援軍,不經意間為島津軍創造出有利的條件。

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島津軍以支援有馬氏的理由迎擊龍造寺軍,家久擔任是次戰事的總大將。島津軍及有馬軍合共有5000至8000人,龍造寺軍則有18000至60000人(兩軍人數在不同史書有不同的記載),雙方人數的差距非常懸殊。家久決定把龍造寺軍引到沖田畷這片狹隘的濕地,以島津家最擅長的戰法.釣野伏,以弓及鐵炮令敵軍陷入混亂狀態並且狙擊敵將。在戰事尾聲,龍造寺軍的總大將龍造寺隆信及許多龍造寺家的一門眾及重臣均被狙擊至死。

其後,主戰場再度移至筑後國,島津軍從肥後國北進。作為龍造寺隆信義弟的鍋島直茂為表示徹底抗戰的意志,將島津軍送來的隆信首級送回島津氏。不過,由於當時島津氏的勢力大大增強,直茂及龍造寺氏唯有與島津家和議。

沖田畷之戰的勝利,意味著在九州之內已沒有與島津氏匹敵的勢力。

島津氏為稱霸九州,於是攻擊豐後國的大友氏。大友氏遂向豐臣秀吉請求援軍。天正十四年(1586年),仙石秀久連同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信親十河存保,率領6000人的豐臣連合軍的先鋒隊,登陸九州。家久率兵迎擊,在亂戰中雙方死傷4000人,長宗我部信親十河存保戰死。島津家獲勝。

天正十四年(1586年),家久攻打大友領梅牟禮城,梅牟禮城城主佐伯惟定接受山田匡得(山田宗昌)意見殺害家久的說客僧玄西堂,家久見惟定無投降之意便率領約2000名士兵攻向佐伯領,但是遭到用兵精妙的山田宗昌以1800名士兵擊敗。

其後,山田宗昌開始與豐臣軍合流對抗島津家,另一方面島津義弘也攻不下志賀親次守備的岡城,見戰況越來越不利,不久家久以封地的條件,在三位兄長正式降伏之前與豐臣秀長單獨講和。天正十五年(1587年)舊曆6月5日(亦即新曆7月10日),家久於佐土原城突然去世。

死因有不少說法,有豐臣氏毒殺、島津氏毒殺、病死等等的說法。不過,毒殺家久對豐臣家及島津家並沒有太大的好處,而且在豐臣秀長的近侍.福地長通寫給島津義弘的書信中,有家久生病的記錄。因此,後世大多認為家久是急病去世。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3%B6%E6%B4%A5%E5%AE%B6%E4%B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