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良義陽 Sagara Yoshihi

相良義陽 Sagara Yoshihi相良義陽 Sagara Yoshihi(1544年-1581年)

相良晴廣的長子、母為上田織部允之女-內城;幼名萬滿丸、通稱四郎太郎、初名賴房,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義」字,改名義陽。

相良家本為藤原南家乙麻呂流一脈的後裔,以藤原為憲的後裔周賴為遠祖,因世居遠江引佐郡相良莊,故稱為相良氏。後在源平合戰時,相良家屬於平氏一方,所以在源賴朝開創幕府後,相良家被遠放到九州肥後擔任多良木莊的地頭,後一度分成以多良木莊的上相良氏跟人吉莊的下相良氏,在進入戰國時代後下相良氏的相良長續,擊敗上相良氏,一統肥後球磨、八代、葦北三郡。後來十六代當主相良義滋無嗣,遂引一族的上村賴興之子為繼,也就是義陽之父相良晴廣,相良晴廣為相良家的一代英主,在實父上村賴興的輔佐下,不但開通對明朝的貿易,同時沿襲前代大名的法規,更完善地制訂出相良氏法度中後二十一條,同時善待百姓加強民政方面的建樹,鞏固了相良家對南肥後的統治。

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父親晴廣於八代鷹峰城病故,年僅十二歲的義陽繼為第十八代當主,由祖父上村賴興擔任後見役,弘治二年(1556年)二月,義陽元服,改名義陽,介入鄰近國人眾棲本氏和上津浦氏的爭端,作為棲本氏的援軍出陣,擊退上津浦氏的後援天草氏、志岐氏,成功促成天草氏單方面和棲本氏的和議。同年六月,義陽在祖父上村賴興策劃下奪取了菱刈氏的大隅大口城。翌年,祖父上村賴興病故,義陽也旋即陷入了危機之中,上村賴興之子,也就是義陽的親叔父,上村城主上村賴孝、豐福城主上村賴堅、岡本城主稻留長藏三人欺義陽年少,欲仿效三家分晉之舉分別圖謀相良家所領有的球磨、八代、葦北三郡,甚至外引日向真幸院的北原氏及薩摩菱刈氏為援。但是因為上村氏久於相良家中獨佔權柄,和相良家的譜代家臣時有摩擦,因此雙方一直暗中互相監視,而此次上村氏的圖謀也正是因為如此走漏,使義陽的迅速反制的寬裕時間,以東長兄、丸目賴美、深水長智三奉行起兵鎮壓,於同年六月十日自八代領兵至東山城對豐福城進行急襲,上村賴堅兵敗逃入領內的福善寺,但仍遭相良軍包圍被逼自害。

七月,義陽出兵攻落上村氏家臣上村外記位於肥薩國線上境的久木野城,並擊破來援的菱刈氏,同時率軍包圍上村城、岡本城。八月,為援助上村賴孝,菱刈重住領援軍再度助陣,卻被義陽擊潰,中斷了上村兄弟與薩摩間的連接,上村賴孝 、稻留長藏兵敗逃入日向、薩摩,最後雖然被允許歸參,但是義陽仍在永祿十年(1567年)時以深水長則將之攻討殺害,並且迫脇賴孝之子上村賴辰自盡。

永祿二年(1559年),擊潰上村氏時的功臣東長兄、丸目賴美對立,家中頓時分成兩派,最後更演變成一場激烈的內戰,東長兄在義陽支持下取的大義名分,而丸目賴美則與親弟湯前城主東直政聯合,雙方於獺野原之戰中一決勝敗。最後,東長兄取得勝利,東直政戰死,丸目賴美逃往日向投靠伊東氏。翌年,在家中權臣自相殘殺完畢後,相義陽出面收拾殘局,頒佈領內政令約束一門、家臣,對須惠、深田、木上、犬童等上村國人眾賜褒狀,同時迎協力六百騎參戰的日向米良氏中的米良半右衛門為客將,重新加強相良家對球磨、八代、葦北三郡的支配,並且將合議制逐步轉變為中央集權。

永祿三年(1560年),義陽迎娶日向大名伊東義祐之女千代鞠為妻,同時制霸於薩摩的島津義久為了在攻打大隅同時避免與肥後方面的衝突,向義陽送去表達親交之意的起請文,後於有馬、大村兩家攻打棲本氏時,義陽為鞏固自家在肥後的地位,與天草氏聯合派遣援軍,並促使棲本與上津浦兩家休兵。永祿五年(1562年),義陽作為伊東義祐的援軍,參加攻打日向真幸院的北原氏,伺機瓜分原屬於北原氏的領地,同時也和鄰近的阿蘇家執政甲斐宗運親近結交,兩人在白木妙見社交換焚燒誓紙結義。永祿七年(1564年),義陽受賜將軍足利義輝的偏諱「義」字,改名為義陽,同時敘任從四位下修理大夫的官職,並且仲介天草氏和上津浦氏和談,當時義陽年二十一歲,也讓相良家達到全盛時代,同時島津義久也在成功威脇真幸院北原氏臣屬,撕破與相良家之間的關係,頻頻出兵與球磨、葦北的國境。

永祿十年(1567年),島津義久以重臣新納忠元北上配置於市山城攻打大口城,義陽遂與菱刈氏結合進行固守,在赤池長任、岡本賴氏等家臣勇將的活躍下於初栗合戰中成功擊退島津軍。永祿十二年(1569年),島津義久遣其弟家久再度攻打大口城,家久巧用計謀將相良軍誘出城外,後於砥上設置伏兵,一戰擊破相良軍,奪下大口城。

為了防備島津家的侵略,義陽不但進一步透過甲斐宗運加強與阿蘇家盟約,同時聯合姻親日向伊東氏,並經由岳父義祐和佔據豐前、豐後的大友家結盟。元龜三年(1572年)五月,義陽與岳父伊東義祐聯合出兵向島津義弘的飯野城進攻,伊東祐安率兵三千從三山城出發,義陽同時率領援軍出陣,意圖一鼓作氣攻破島津家。不料,事與願違,伊東軍在木崎原之戰中大敗,島津義弘以十分之一的兵力擊破,所幸身在後軍的義陽及時見機撤回球磨方保全全軍,然而昔日制霸日向一國的伊東家卻從此式微,一蹶不振,大批家臣倒戈島津家,引發「伊東崩」,島津義久於同年佔領日向全境,統合薩摩、大隅、日向三國,也給領南肥後三郡的義陽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宗麟慘敗於島津氏之手,勢力亦告衰退,肥後變成了繼大友家後新崛起的肥前龍造寺隆信和薩摩島津義久的競食之地,本來大友家老底仍在,若是有其共同分擔島津氏的兵力,義陽仍然可以爭取到喘息空間,但是面臨龍造寺家侵攻的大友宗麟最後選擇放棄日向、肥後,透過織田信長向島津家提出和議,島津義久亦鑑當前大敵已變成龍造寺隆信,遂同意之,同時也開始加強對相良、阿蘇的攻略,自葦北、宇土方面出兵攻入相良領,破壞原來相良、阿蘇犄角相守的形勢。

天正九年(1581年),島津義久起兵越過肥薩國境攻打葦北水俁城,由於義陽早已為此役準備好長期戰,並且配置家中猛將犬童賴安率七百城兵鎮於此地,頑強抗戰多次來犯的島津軍,最後義久轉換策略以包圍取代猛攻,以長期戰的方式跟相良家對耗。面對臨境的島津大軍,義陽深知實力已相差懸殊,相良家大勢已去,為保全家名轉向宿敵島津家乞和,割讓葦北一郡,讓渡水、湯浦、津奈木、佐敷、市野瀨五城,並交出相良忠房、長每二子當作人質,但是義久考量到相良家屈辱的心情,為顯示己方的大度,將人質送還相良家,義陽也在臣服島津家後也發揮其影響力仲介鄰近國人名和氏投入島津家麾下。

義陽降伏島津家同年,島津義久便下令要求義陽攻擊往日盟友阿蘇家,義陽和阿蘇氏筆頭家老甲斐宗運素來交誼深厚,義久此策很明顯是要本為盟交的相良氏與阿蘇氏彼此消耗實力,不論勝敗,島津家都是得利的漁翁。相良勝,可伺機併吞阿蘇;阿蘇勝,可削弱相良氏在肥後的實力方便日後島津家統治當地。同年十二月,義陽統領八百軍勢自八代城出發,聯合名和氏的援軍翻越了邊境姿婆神卡,侵入益城郡攻打山崎村,擊破當地守將伊津野山城守的部隊,將其討殺。之後義陽將本陣設於村內的響野原,並派遣東左京進擔任先鋒率領別動隊,接連攻下阿蘇氏支城甲佐城和堅志田城,斬殺守將西村金吾,並進而攻取赤峰尾城、豐內城,持續往甲斐宗運親鎮的御船城進襲,但是義陽對自己反水攻擊盟友的行徑並不樂意,甚至多次口出「也許會戰死在此」之類萌生死意的言語。

十二月二日,天未明,由於前一天下雨起霧,甲斐宗運善用天時隱密行軍對相良軍本陣發起奇襲,以洋槍隊為先陣迂迴至相良陣的另一側鳴槍射擊驚醒仍在夢鄉的相良軍,同時領兩百騎兵殺入陣中,趁相良軍分不清方向產生恐慌心理時兩造夾擊,營造出四面八方皆有來敵的態勢,導致相良軍混亂全潰,同時甲斐宗運也利用對義陽佔據姿婆神卡不滿的成願寺、江林寺、海上庵僧兵衝擊義陽本營。大亂之中,義陽身邊自犬童長門以下十五名近眾討死,自大將以下共三百餘人陣亡,全軍潰散,敗回八代。義陽戰死陣中,享年三十八歲,法名玉井院越江蓮芳。

在義陽戰死後,長子忠房隨之急病過世,遂由次子長每繼位,家臣深水長智及犬童賴安分別從文武方面的輔佐,在豐臣秀吉征伐九州時,在深水長智的斡旋下獲得人吉兩萬石的安堵。之後在關原之戰時雖然先屬於西軍,後又倒戈至東軍,領地不變。明治維新後,位列子爵。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33719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