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伯惟定 Saeki Koresada

佐伯惟定佐伯惟定 Saeki Koresada(1569年-1618年)

佐伯惟直的次子,幼名太郎,別名權正。

佐伯氏乃是豐後大族、宇佐八幡宮大宮司大神氏的分支,奉大神氏始祖惟基的五代孫惟義為家族源頭。當時惟義在源平合戰中支持平氏,戰後被流放到常陸,之後獲得赦免,改封佐伯莊,因此後代遂以佐伯為苗字。

在天正七年(1579年),惟定的祖父惟教與父親惟直、叔父鎮忠在耳川之戰中一同戰死後,惟定繼任為第十七代家督,翌年七月,島津軍開始侵入佐伯領,為防御北上的島津軍,佐伯惟定倚梅牟禮城不斷與之對抗。

天正十四年(1586年)十月,在島津家迫降失去英主龍造寺隆信的龍造寺家後,一方面由肥後北上蠶食大友領地,另一方面則讓四弟島津家久統率一萬大軍從日向往豐後攻打,同時島津義久大量驅使謀略以所領安堵的條件大規模地對大友家旗下諸將進行內應工作。眼見大友家大勢已去的入田義實首先與島津義久內通,之後南山城主志賀鑑隆、久住町的麻生紹和、朝日岳城守將柴田紹安相繼傳出成為島津軍內應的消息。除此之外,松牟禮城主田北鎮利、 鳥屋城一萬田鎮實、山野城的朽網鑑康、鎮則不但在面對島津軍時直接降伏更進一步將島津家的勢力引入筑後一帶。

為防備來襲的島津軍,佐伯惟定請出留在大友家的伊東舊臣山田匡得協助,並擴充整備宇山城、 八幡山砦等各處支城,規劃支援路線,務求完善整個防御網以求阻斷敵軍。

佐伯惟定四周的友軍一個接一個倒向島津方後,島津家久針對惟定使出軟硬兼施的手段,一方面以柴田紹安的居館松尾城為本陣,出兵威壓,同時也派遣使僧玄西堂前往梅牟禮城勸降。為了堅定抗戰的決心,佐伯惟定在見到使者時不但拒絕勸降,更接受軍師山田匡得之意,將玄西堂以下等二十名使者團當場斬殺,本來兩軍交鋒,不斬來使,佐伯惟定這番無禮的舉動正是要表明自己誓死對抗的決心和意志。

同年十一月三日,島津家久對梅牟禮城發動攻勢,命土持親信及新名親秀率兩千兵馬火燒岸河內,之後進擊堅田,惟定在聽聞斥侯傳來的軍情後,將城中兵力一分為三,經鹽月、江頭、西野分別趕赴堅田迎戰,在猛將山田匡得的奮戰下,佐伯惟定終將島津軍擊退,逐出岸河內。

同年十二月,佐伯惟定出兵攻打柴田紹安、左京進父子所在的星河城,在城落之後佐伯惟定補殺了柴田紹安之子左京進、次郎及其一族,令柴田紹安大為驚恐而再度投降大友家,被佐伯惟定利用為先鋒攻打天面山城。在擊退了來襲的島津軍之後,佐伯惟定與甫突破新納忠元包圍的岡城城主志賀親次一同展開熾烈的反擊,呼應豐臣秀長上方的九州之戰,順勢恢復大友家的領地,將當初被島津家寢返的南郡諸城逐步奪回大友家,使大友家得到更多的喘息空間,支持到豐臣秀吉本陣出動。

天正十五年(1587年)正月,豐臣秀吉正式開始進行九州討伐,佐伯惟定於同年三月攻克土持親信所在的朝日岳城,並在島津義弘、 家久兩軍合流回歸日向時發動急襲,將島津軍擊潰,在戰場上大為活躍的佐伯惟定因而得到秀吉所賜的感狀。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朝鮮侵略,佐伯惟定做為大友軍的一員從軍參陣,不料主公大友義統翌年在朝鮮戰場上得知敵方大軍來襲的消息後,居然立刻自前線逃跑,引起秀吉大怒,因此遭到改易處份,佐伯惟定因是大友家臣而亦遭到牽連不得不離開佐伯氏已經居住了四百年的故鄉下野,後來羽柴秀保賞識惟定昔日武勳將他推薦給筆頭家老藤堂高虎擔任其麾下的侍大將 。

文祿四年(1595年),藤堂高虎入國伊予宇和島得到七萬石的封地時佐伯惟定也從高虎處拜領了兩千石的俸祿,與藤堂良勝交替擔任國府城城代。慶長之役時,佐伯惟定原先負責板島城留守役一職,後再次投入朝鮮戰場,當時佐伯惟定已成為藤堂軍的其中之一。歸國後,奉祿增至三千五百五百六十石。

在秀吉死後,於慶長五年(1600年)石田三成德川家康展開決定天下誰屬的關原會戰,主君藤堂高虎因為素與家康修好而投入東軍,是役之中佐伯惟定並未參戰而是被任命伊予板島城留守居役的職務,戰後藤堂高虎被轉封至伊勢津城,此後十年間身為藤堂藩士之一的佐伯惟定主要負責領內的各城的普請職務。於慶長十年(1605年),藤堂高虎增加了佐伯惟定四百四十石的封領,祿高達四千石。

關原之戰後,德川家康開創江戶幕府,身任征夷大將軍,隨後又把將軍之位讓於世子秀忠,稱大御所。但是居於大坂城中的豐臣秀賴,終究是德川政權的不安定因素,於是家康費盡苦心方硬借方廣寺鐘銘的事件挑起大坂之戰。在冬之陣中佐伯惟定在高虎麾下率領士隊十騎、卒隊四十人出陣,與藤堂高刑合作擔任右先鋒。

而在翌元和元年(1615年)的夏之陣中,佐伯惟定先是擔任遊軍隊將,在藤堂軍先鋒隊被擊潰後,與藤堂高吉一同擔任左先鋒在八尾合戰中與長宗我部盛親交戰,率先以鐵砲攻擊射殺了盛親的先鋒大將吉田內匠,但是在盛親熟稔的指揮下,長宗我部軍於長瀨川堤防上布陣反擊,反倒痛擊藤堂軍,令高虎失去藤堂高刑、藤堂氏勝、桑名一孝等武將,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在攻破盛親的先鋒軍火速回援方緩住盛親的猛攻,直到井伊直孝來援才逼退長宗我部軍,但藤堂高虎軍同樣是損失慘重,折損了部將六人、隊長七十一人、三百餘名兵士戰死,元氣大傷。

由於前日和長宗我部盛親的交戰中藤堂軍受到重創,因此辭退了翌日在天王寺的最終決戰裡先鋒之職,但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還是擔任藤堂軍的先鋒,戰後因功增加五百石,總共領有四千五百石的知行領位列藤堂藩的重臣之一。

元和四年(1618年),佐伯惟定逝世,年五十歲,法名宗忠功月大禪定門。家祿由其子惟重繼承,此後佐伯家世代擔任藤堂家臣直到明治時代。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40702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