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友宗麟 Otomo Sorin

大友宗麟大友宗麟 Otomo Sorin(1530年-1587年)

大友義鑑的長子、母為大內義興之女、正室為一色義清之女、繼室為奈多鑑基之女、側室為一萬田親實之女;幼名鹽法師丸、實名義鎮、法號宗麟、基督教教名ドン‧フランシスコ(普蘭師司怙)。

父親義鑑原本有意將位子讓與宗麟的同父異母弟鹽市丸,因而欲廢嫡長子宗麟。在天文十九年(1550年)反而被支持宗麟的重臣們謀反,將鹽市丸及其母親殺害、義鑑亦負傷後去世。這次政變被稱為『二階崩之變』,宗麟遂於當時廿一歲繼承大友氏豊後及肥後國領主的地位。關於義鑑把宗麟廢嫡一事,一說宗麟的生母是大內義興的女兒,義鑑想把大內氏勢力排除而計劃廢嫡。

繼承領主地位後,天文二十年(1551年)宗麟接受了陶晴賢的邀請、派遺弟弟大友晴英繼承了大內氏、晴英改名大內義長。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菊池義武(大友義鑑之弟、宗麟的叔父)趁義鑑死於家中內亂之機,又奪回肥後領地。宗麟計誘叔父義武返回豐後,途中大友軍將義武圍困,迫其自裁,菊池家隨義武的死去而斷絕。

弘治三年(1557年)、大內氏被毛利元就消滅,大內義長自殺。毛利元就繼承了大內氏在西國的領地,開始進軍原本大內氏在北九州的領土,大友與毛利正式決裂。宗麟遂與尼子氏結盟,於筑前、筑後、豐前等地擴大勢力範圍。當年在他領地豐後府內還出現了劃時代的大事即日本最早的外科手術。

永祿二年(1559年),在足利幕府支持下,宗麟被任命為九州探題。次年、任官左衛門督。

永祿十二年(1569年),大友氏援助長年流亡大友氏的大內義興之侄大內輝弘,試圖恢復大內氏。宗麟遣輝弘率數千軍,向山口發動突襲,往收大內遺臣。大內輝弘成功地在周防國吉敷郡秋穗浦上陸,入占大內家別邸築山館,但終不敵毛利軍,敗逃山口,自殺於富海地方的茶臼山。而毛利因受到大內氏和尼子氏殘餘勢力的反抗,陷入兩難。經權衡得失後,毛利元就決定與大友軍和解,放棄九州領土,讓出門司城,撤兵返回中國地方平定大內氏和尼子氏的殘餘勢力。

元龜元年(1570年),大友已成為九州最強的勢力,九州境內九國佔有北部六個。

同年,大友宗麟欲討伐在肥前勢力逐漸壯大的龍造寺隆信,便派遣弟弟大友親貞率領6萬大軍進攻龍造寺領地,對此龍造寺僅集結了5千兵力防衛佐嘉城(佐賀城)。但大友親貞認為此戰過度容易便輕敵,提前舉辦勝利酒宴,於清晨遭到龍造寺氏的鍋島直茂奇襲。大友親貞在混亂中被龍造寺家臣成松信勝殺死,之後整個大友軍潰散,大友與龍造寺講和撤軍。今山之戰大敗,導致宗麟於天正四年(1576年)傳位給長子義統,隱居至丹生島城。

天正五年(1577年),南九州的島津氏開始進軍日向國,奪取了日向大名伊東家的領地,伊東義祐因此逃向大友家尋求庇護並反擊,宗麟一方面也希望奪下日向國並建設為基督聖地,名義上以繼承人大友義統領軍出陣侵略,自己則在後方做戰略指導,但在天正六年(1578年),耳川之戰中因家臣之間意見不合導致大敗、多數重臣陣亡。另外、將家督讓與大友義統後、他與兒子之間領導意見的不和亦造成大友氏的衰退。當時已開始統一日本的豐臣秀吉試圖經由談判協調島津與大友兩大九州勢力和解。宗麟於天正十四年(1586年)親赴大坂謁見秀吉請求支援對抗島津。島津氏仍持續侵略大友領地、同年12月島津家久軍佔領了他的首府豐後國府內城。丹生島城被包圍,大友宗麟一度使用大砲「國崩」、死守丹生島城。

天正十五年(1587年),豐臣秀吉親自領兵發動九州征伐,終於使島津氏降伏。在秀吉的統治下,大友義統被確立擁有豐後一國。秀吉原有意封與大友宗麟日向的領地,但宗麟因年紀已大而辭退。

同年,宗麟在豐後國津久見病死、享年五十八歲。 法號:瑞峰院殿羽林次將兼左金吾休庵宗麟大居士。

宗麟以天主教大名的形象廣為人知,天文二十年(1551年)認識了在豐後布教的耶穌會傳教士方濟 沙勿略,並成為好朋友。二十七年後的天正六年(1578年),改信天主教並受洗禮、並派遣家臣帶領親筆信給葡萄牙國王。同時他對領地內的布教活動加以保護、進行與西方的貿易。他另與博多的大商人島井宗室交相友善、進行與中國明朝和朝鮮的貿易。他曾夢想要建立天主教王國,但終於在耳川一戰後夢碎。

宗麟的性格被評論為個性自私,他曾經搶奪家臣的妻子、並因為信仰天主教和妻離婚、另外也有沈溺於酒色、橫征暴歛等記錄,這成了很多家臣和親族對他起而反抗的原因。他因廢弛政務、重臣立花道雪常對他多所勸戒,也因此他很怕遇到立花道雪

天正十年(1582年),曾派遺了天正遣歐少年使節團前往羅馬謹見天主教教宗。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A4%A7%E5%8F%8B%E5%AE%97%E9%BA%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