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鎮幸 Ono Shigeyuki

小野鎮幸 Ono Shigeyuki(1546年-1609年)

小野鑑幸之子,受大友義鎮偏諱「鎮」字,名為鎮幸、官拜和泉守,別名小野和泉、位列日本槍柱七本、立花四天王之一。

小野家原是藤原道長之孫祐家的後裔,輾轉於戰國時代遷移至豐後成為大友家管轄下的國人眾。

元龜年間,鎮幸以大友家軍目付的身分前往道雪的軍陣,道雪心腹大將由布惟信認為鎮幸的言行舉止不凡,並向道雪提出向主君宗麟要求讓鎮幸轉為立花家麾下的想法,惟信還不惜消減自己領地分給鎮幸,並在鎮幸成功轉為立花家臣時舉行投票讓鎮幸擔任立花家老,道雪甚至讓自己的小姑以養女身份嫁給鎮幸,可見對鎮幸之重視。

被謳歌為知勇兼備的鎮幸,在作戰方面擔任道雪的「奇將」替大友、立花家出戰大戰二十二場,小戰不計其數,奮勇負傷六十七處,包含腰部以上四十四處傷,五處鐵砲傷,七處槍傷,其餘刀傷,領受兩家的感狀有六十八張,為家中屈指的英傑。

更在弘治三年(1557年),攻打秋月文種時展現謀將之才;秋月文種當時受到毛利元就的謀略而反叛大友家,立花道雪臼杵鑑速二將受命舉兵討伐,鎮幸於此時對仕於秋月家中的堂兄弟做調略,順利的令其反叛成為內應而使秋月文種陷於被包夾圍攻的命運而兵敗自殺。

天正十三年(1585年),立花道雪於出兵筑後期間逝世,這時立花家的繼承問題終於爆發,因道雪生前並無親生嫡子,僅留一名親生女子誾千代,為此立花家中的重臣如由布惟信以及薦野增時早先已決定由和道雪齊名的高橋紹運之子高橋統虎立花宗茂)以入贅的方式迎娶誾千代並繼承立花家,但是鎮幸有感於道雪的恩威,認為立花家應該讓道雪的親生骨肉誾千代來繼承才不失其正統,並以自己的戰功和立花家筆頭家老的身分為憑,堅持讓十歲的誾千代成為名副其實的立花城主,然而高橋紹運以從此不再和立花家合作為由以及大友本家的干涉,鎮幸只能讓步,立花家正式由高橋統虎繼承,並改名立花統虎。

自從大友家於耳川敗於島津家後,大友家如同風中殘燭,面對島津家的筑前侵攻,第一防衛線的高橋紹運於岩屋城壯烈玉碎後,緊接著便是立花山城,然而鎮幸對於立花家新繼承人的統虎也終於在此時有信任感,一同艱苦的守住立花城後便隨統虎猛烈的追擊島津軍,並在攻略島津軍筑前據點的高鳥居城時雖然雙足皆被鐵砲擊中扔然揮舞著采配指揮,大大的振奮鼓舞士氣,終攻克高鳥居城。

之後豐臣秀吉對於立花統虎的奮戰大為嘉獎,並使其獨立為大名領筑後柳川13萬2千石,此時鎮幸以正使身分前往柳川城向前任城主龍造寺晴信交割印信,立花家正式接受柳川城後,鎮幸受領蒲池城5千石,領家中最高俸祿。

文祿年間,鎮幸也隨統虎出兵朝鮮,並於碧蹄館之戰勇猛奮戰,擔任立花家中核備隊之一的鎮幸,反覆與統虎衝進明軍陣中,鎮幸更將明將李有聲勾下馬,和小早川隆景的部將井上景貞一同討殺,隨後更活躍於朝鮮各戰場中,將「立花家有小野鎮幸」的名聲傳至國內外,歸國後和統虎上洛參見豐臣秀吉時,秀吉便褒稱為「日本槍柱七本之筆頭」和本多忠勝島津忠恆、後藤基次、直江兼續飯田直景吉川廣家並列,且為大友、立花家第一功勞者,並期望鎮幸以其精湛的槍術和統虎一同守御西國。

文祿之役結束後,雖然鎮幸的勇名傳開,但是跟著也出現一項不利於鎮幸的傳聞,當時鎮幸被人認為是守財奴,更被質疑做賄賂等等勾當,家中重臣如由布惟信和安東連直皆質問過鎮幸,然而到慶長元年(1596年)再次出兵朝鮮之前,立花家因為長期出兵於財政面面臨金錢不足的問題,鎮幸此時慷慨付出家財以支出兵費用,終於令眾人領悟鎮幸的作為,也佩服其過往的深意和深謀遠慮。

關原時期,鎮幸主張參加西軍,這是難得和統虎意見一致的場面。然而關原之戰西軍戰敗,立花軍以失望的態度回到柳川,隨即遭到變節的鍋島軍侵攻領地,鎮幸了解統虎為主家的存續不可親自出戰,負責任的擔任立花軍總大將的身分率軍1萬3千於江上八院對戰鍋島軍3萬5千,僅以1千3百名兵力將10倍於己的鍋島軍十二段軍陣衝毀九段,自身也在奮戰中左乳下被鐵砲擊中,四肢也廣佈刀傷槍傷,膝蓋更被弓箭射中,最後和來援的立花成家合作縱橫於鍋島軍中,最終迫使鍋島軍元氣大傷不敢逼近柳川城,而立花軍也因兵力懸殊退回城池。

然而立花家最終遭到德川家康的改易,面對無力支付薪俸的立花家,小野鎮幸為廣大的家族只能轉仕加藤清正,清正也給予4千79石的厚遇。之後其舊主立花宗茂一行人離開肥後往京都流浪,鎮幸因先前關原時的重傷未癒而無法追隨,但扔不忘持續給予其一行人金錢米糧的資助。

鎮幸轉仕加藤清正後,清正每每為鎮幸的豪膽和小心謹慎的處世感到驚訝和佩服,並且近臣們也讚美鎮幸『他確實是豪勇無敵的人,在戰場上讓他進攻的話,即使對方是如何的堅陣也沒有他破不了的,是真正有本領的武士。』

某日鎮幸和清正對話,鎮幸坦白自己從小因為時常作戰而無緣讀書,就算已經六十好幾的歲數仍不會寫「いろは」等等的字,對於這些丟臉的事,鎮幸沒有避諱的敘述自己當時在朝鮮作戰期間,毛利輝元公曾來信至陣中,使者要求當面回信,那時正煩惱著那些不會寫的字,恰巧內田鎮家經過才請他代筆,為此回國後還請妻子教自己寫字,如今總算會書寫那些字。後來清正請到內田鎮家提起此事真偽,鎮家回答確實如此。清正也因此欽佩鎮幸的誠實,說:「鎮幸小事都不會撒謊,更不用說大事會撒謊!」而對鎮幸更加優待。

又某日鎮幸和清正玩著象棋,隔壁房間的近習者突然打架還拔刀相向,當時清正的棋盤已經是快輸的模樣,清正藉口要過去調停打架而想藉機終止這一盤棋,然而鎮幸卻說:「作為主君者是要做好榜樣的,不能在進行某件事時因為別的事情而忘記原本在做的事,如果隔壁打過來就讓我這老人去抵擋就好,請殿下安心的下棋吧!」並怒目而視。對於看穿自己心事的鎮幸,即使是豪勇的清正除臉紅外無話可說。

然而清正對於鎮幸的優遇引起加藤家臣對立花家臣的不快,並於某日的酒席中,加藤家武名極高的飯田直景、莊林一心、森本一久、加藤清兵衛等對著鎮幸說:「我們聽聞很多立花家的戰功,但是宗茂公自身奮戰且戰功最大的戰場是哪一場阿?」鎮幸沉默著沒回答,接著他們又問:「那麼,請鎮幸公談談你的武功?」鎮幸依舊沉默不回答,並在酒席終後退出,結果加藤家臣卻譏諷鎮幸:「人們皆說他是英雄豪傑,說不定在柳川的確是那樣,但是在肥後可真是沒什麼了不起阿。」這件事往後加藤家臣和立花家臣變的更加不合,為此鎮幸思索一條計策。

後日同樣又在夜晚舉行酒宴當中,鎮幸又被問起自身的武勇之事,當初沒回答的鎮幸這次終於同意說明,突然在眾人面前脫去上衣,暴露上半身的四十四所傷痕,眾人不禁啞然,鎮幸淡泊的說:「我參加的合戰很多,今天特地帶感狀來解釋。」並一邊核對感狀一邊核對傷痕講述起來,眾人聽聞鎮幸壯烈的傷痕的事蹟後接連向鎮幸道歉,並說明他們已經了解可以不用在說下去,要不然可是會說到天亮才結束。

這時換鎮幸詢問加藤家臣,說:「聽說以前清正公於佛木板中和木山彈正激戰並且折損槍的一鐮,雖然最終討取木山彈正,但是那時各位在何處呢?既然有看到主君置身於危險之中,卻沒能用自己的武功去護衛而留下事績,你們到底在做什麼呢?」結果眾人皆脹紅著臉。往後又有酒席之時,眾家臣也不敢再鎮幸面前談起自己的武勇事績。

終於,鎮幸於慶長十四年(1609年)6月23日於肥後死去,死前對子孫的遺言為:「我小野家代代都將必是立花家的家臣,要是立花家回封大名,你們定要回仕立花家。」

鎮幸即使到死都認為自己為立花家臣,然而無法撐到立花家回封柳川或許是鎮幸最大的遺憾吧,年六十四歲,法名華德院殿宗珊大居士。

由於鎮幸嫡子質幸早逝,便迎來森下釣雲之子鎮矩來繼承,立花家回封柳川後小野家便由鎮幸嫡孫、鎮矩之子小野茂高繼承,茂高也遵從鎮幸遺命於立花家回封柳川後回仕,擔任家老大組頭領3千石,並擔任立花家在大坂城修築的總奉行指揮,途中病死後由長子小野正俊接續,小野家歷代都成為立花家老。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8F%E9%87%8E%E9%8E%AE%E5%B9%B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