鍋島直茂 Nabeshima Naoshige

鍋島直茂 Nabeshima Naoshige鍋島直茂 Nabeshima Naoshige(1538年-1618年)

鍋島清房的次子、母為龍造寺家純之女.華溪、繼母為龍造寺隆信之母.慶誾尼、養父千葉胤連;幼名彥法師、通稱孫四郎,別名鍋島信生、左衛門大夫、龍造寺の仁王門,渾名老虎。

天文十年(1541年),由於龍造寺家兼(龍造寺家純之父)為了戚西千葉家,於是將外孫直茂送給西千葉家千葉胤連為養子,從此直茂一直居住在千葉家,直到天文二十年(1551年),胤連之嫡子龍造寺胤信龍造寺隆信)出世,胤連也隱居於佐賀郡本莊西川內之梅林庵,而與此同時也讓直茂回去鍋島家,而在直茂回到鍋島家不久後,便出仕年剛六歲的隆信,當時直茂十四歲。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這一年是直茂一生比較重要一年,就是行元服之禮,在元服後更名為鍋島左衛門大夫信生.而同年三月直茂以部將身份跟隨主公隆信參加人生第一場戰役。

弘治二年(1556年),即在直茂初陣後一年,主公隆信母親慶誾院再嫁,而再嫁之人正是直茂之父清房,當時慶誾院年四十八,由於其夫於天文十四年(1545年)早死,因此一直是寡婦。在慶誾院再嫁清房後,從此直茂與隆信義兄弟之稱呼,而直茂對龍造寺家忠心耿耿.可在沖田畷之合戰後,直茂努力維持龍造寺家,不至龍造寺家在沖田畷之合戰後滅亡。

在確認慶誾院再嫁非一件壞事也可從龍造寺家另一場戰役看出,當時是元龜元年(1570年),是慶誾院再嫁後十五年,在這十五年間,龍造寺勢力直速膨脹整個肥前,對於龍造寺家勢力漸大,北九州另一雄大友宗麟決定討滅龍造寺,連合肥前反龍造寺軍和其合共六萬大軍肥前出陣,而對於面對滅危機的龍造寺軍本部只有五千兵力……

八月中旬,大友六萬軍勢包圍佐嘉城.宗麟高良山陣營設,令弟大友親貞再率三千援兵前往佐嘉城,於八月十七日佐嘉城之西北今山設營為本陣,預定二十日發動總攻勢。而在得知總攻擊定為二十日龍造寺在城內招開最後軍議。而與此同時,直茂派出忍者也回報大友軍今山本陣卻正在為明日勝日大肆慶祝。當直茂得到消息時就認為這是此戰勝利關鍵,於是在會議上便提出夜襲之術,在毫無辦法下,眾將都認為只有夜襲可行,在主公隆信同意下,決定夜襲之術,加上隆信之母也在出戰前也出來激勵軍士,隨後直茂隆信主從七騎先行,後增至八百.八月二十日六時,大軍向以沉醉勝利之夢的今山本陣大友軍發動攻擊,不意之奇襲大友軍一片混亂。直茂手下中山掃部介更大聲自稱是神代軍(大友北方軍勢)造成混亂。最終大將大友貞親首級被龍造寺隆信部將成松長信取的.在主陣敗後,大友軍全陣敗退,此戰後,直茂武勇在家中得到認可。

在大友軍敗退後,龍造寺勢力急速膨脹,在消滅肥前反自家勢力後,開始對大友家出兵,在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軍耳川合戰敗給島津家後,勢力漸退,隆信也藉此機會,擴大自家勢力自五州二島,成為九州三雄之一。

天正十二年(1584年),肥前有馬氏叛離龍造寺,主要原因是得到南九州島津家支持,得到消息後隆信雖知有馬遲早會叛離,但也感到十分憤怒,決定再次出兵有馬。但是南九州島津家也派三千兵肥前支援有馬家,在得知島津家也出兵,直茂立即向隆信進言,內容指出島津家善戰,希望自己可以代隆信出陣,待摸清島津家低細後,方遲出陣也不遲,但是當時隆信笑拒絕直茂進言。而在隆信與島津家久雙方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三月二十四日於島原半島之沖田畷會戰,惜,龍造寺家敗給島津家之釣野伏,主將隆信陣亡。

在得知隆信陣亡消息後,直茂立即將敗兵收回佐嘉城,而島津軍島津家久持隆信首級率兵前往佐嘉城,將隆信首級送回佐嘉城,同時勸直茂開城投降,但直茂卻大膽拒絕,說龍造寺家乃名門,豈有投降之理?

同時直茂也重整龍造寺家,以隆信之嫡子龍造寺政家為主,自己也留在佐嘉城輔助政家。而當島津得知直茂之言後,也率兵回去。但是平庸的政家不聽直茂數次進言,決定臣服島津麾下。而直茂對於政家不聽進言且又決定投入島津之下,惟有秘密派遣使者前往關白豐臣秀吉,指龍造寺不是想加入島津家,只是被島津家強大壓力之下,迫於無奈而加入,希望殿下(豐臣秀吉)早些九州平定,龍造寺家願當先鋒。

而政家在直茂以死之進言,最後決定脫離島津家。而豐臣秀吉之九州軍也向肥前北部入。而秀吉本人也到中國赤間關,直茂也親自到赤間關會見秀吉,在秀吉一番稱贊後,便回去。

天正十五年(1587年),島津家降,豐臣秀吉九州平定後,在筑前會見直茂。指龍造寺政家當初一意投向島津,不過直茂一力勸阻,現免除政家一切功勳,將肥前佐賀郡三十六萬石土地交給直茂,以佐嘉城為居城。從此鍋島脫離龍造寺家,成為一方之大名。

而其後直茂表現也十分出色。文祿元年(1592年),文祿之役時,直茂肥前一萬二千軍與加藤清正一路出陣朝鮮國(韓)表現出色,得到清正稱贊,而且在戰中與原是龍造寺家將士重新建立主從關系。而至慶長之役時,直茂與其子鍋島勝茂出海救援時,表現也十分活躍。

在慶長十二年(1607年),直茂將位讓與龍造寺政家之子龍造寺高房,而向德川幕府請示,但未得同意。高房也從此先暴自棄。將妻子(直茂長女)殺死後自殺,而其父政家也在翌年死,龍造寺一門亡。

德川幕府認可直茂為佐賀番三十六萬石大名,而直茂也成為佐賀番第一代番主,直至明治維新後而結束。

元和四年(1618年)6月3日病死,年八十一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689134.htm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