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目長惠 Marume Nagayoshi

丸目長惠丸目長惠 Marume Nagayoshi(1540年-1629年)

丸目與三右衛門之子,母親為赤池伊豆之女,通稱藏人佐,號徹齋。

在弘治元年(1555年)以十六歲的弱冠之齡隨父參加當主相良義陽攻打上村賴孝,於大畑合戰中初陣,並表現不凡,協助打退敵方菱刈重住的援軍,以此拔群的戰功獲得主君相良義陽賞識賜姓「丸目」,遂與父親一同改姓,並自稱藏人佐、石見守。

翌弘治二年(1556年),年僅十七歲的丸目長惠離開領地,前往肥後天草郡,向同為相良家臣的本渡城主天草伊豆守種元學習兵法,兼修練中條流劍術,並精通槍術、薙刀、騎術、手裡劍,後在永祿元年(1558年),以十九歲之年上洛遊學,期間自稱九州第一,被天皇召入殿獻示劍技與新陰流創始者上泉信綱交手,此為劍法史上最初的天覽,儘管丸目長惠遠較上泉信綱年輕,但年輕卻不代表劍技的精鍊,上泉信綱持袋竹刀,接連三次,僅以一刀便把丸目長惠擊敗,丸目長惠遂於天覽後求師上泉信綱,拜入其門中學習新陰流,和柳生宗嚴、疋田文五郎、神後伊豆守並稱為上泉門下的四天王。

永祿五年(1562年),丸目長惠與其師上泉信綱一同在將軍足利義輝的面前進行上覽,演武展示劍術,和師父上泉信綱一同獲得上泉信綱的感狀,此後丸目長惠一度拜別歸鄉擔任相良家的兵法指南役。歸國後四年,丸目長惠於永祿九年(1566年)在弟子陪伴下再度上洛,但適逢上泉信綱回轉上野,因此師徒兩人錯過,而丸目長惠為求挑戰也在愛宕山、誓願寺、清水寺立下「兵法天下一」的告示,但是卻沒有人膽敢向他挑戰,因此在隔年二月上泉信綱便授予丸目長惠新陰流的印可。

永祿十二年(1569年),相良家與薩摩島津家的關係惡化,刀戈將起,丸目長惠作為劍術達人受到重視,任命為與薩摩交界處前線的大口城守將,當時島津家來攻的是家督義久之弟島津家久,在大口城的攻防戰中島津家久丸目長惠的堅守而討不了好,遂以奇計誘之,讓後勤補給隊大剌剌經過大口城外圍,丸目長惠不願容許敵軍如此大模大樣的通過自己眼皮下,有同僚看出此為島津軍的陷阱,但丸目長惠堅持攻擊,親率守軍出城,果真中了島津家久的埋伏,相良軍受到重創,丸目長惠雖仗持自身武藝高強逃過一劫,但是大口城就此失陷,令相良家的腹地完全暴露在島津軍的目光中。

此次大敗,惹來當主相良義陽的震怒,一度要求丸目長惠自裁謝罪,所幸丸目長惠名聲素著,加上家中許多重臣子弟皆在其門下學藝,經過一番求情與商討後,改處以出仕停止,解除丸目長惠作為相良家兵法指南役的職務,丸目長惠因此下野,出旅九州諸國進行兵法修行,並廣授新陰流劍術,包含立花宗茂、蒲池鑑廣等武將都是在此時投入丸目長惠門下。後於天正五年(1577年),師父上泉信綱辭世後,率同弟子上洛弔祭。

回歸九州後,丸目長惠歷經數年日以繼夜的鍛鍊,綜合自己學習劍術所得,開創出以實戰為重點的新一派劍術「體捨流」,體捨流乃是以新陰流劍技為基礎,強調主動攻擊,最大特徵是至右半開始,劈斬至左半開的斜斬招式,被稱為「袈裟斬」的獨特劍技結構可以運用人體力學,以更大幅度的伸展發揮力量,出招時甚至可以將敵手震飛,丸目長惠便曾以此強力劍招打敗過披甲上陣的武士。天正十五年(1587年),在相良義陽在阿蘇家的戰事中失敗身死,且相良家隨島津家投降豐臣秀吉後,丸目長惠再度為相良家新任當主相良長每聘為兵法指南役,得到新知一百十七石的俸祿,當時體捨流已是在九州全土廣為流傳的流行武技。

丸目長惠除了精通武技劍術之外,對書道、和歌、仕舞、笛子都有頗為精深的造詣,尤其他流傳後世的書法更得到了不低的評價,乃是著名的文化人,晚年自號徹齋,在向相良長每申請隱居後,遁於切原野操作農業,進行開墾,於當地引水灌溉、鼓勵造林,平靜渡過餘生。寬永六年(1629年)辭世,享壽八十九歲,葬於球磨郡錦町切原野堂山,法名雲山春龍居士。

據說長年來自認劍術天下第一的丸目長惠曾經因柳生但馬守被世人稱之為劍術天下第一而不忿,遂親上江戶向其挑戰,柳生但馬守乃是幕府兵法指南役,受到德川家的重用,而丸目長惠乃是與其父柳生宗嚴同學於上泉信綱門下的父執輩,較勁起來哪方落敗都不是美事,因此柳生但馬守便向丸目長惠說道:「以新陰流流傳之地二分之,貴公乃西國三十三國的天下第一,在下為東國三十三國的天下第一。」丸目長惠才因此滿足作罷。此一逸話充分顯示出丸目長惠之高傲心態,也是他早年自稱天下第一的狂態反映,也是他早年由盛轉衰的關鍵,然歷經大口城之敗及年歲日長,晚年後安於隱逸的丸目長惠應再無如此強烈的勝負心,因此這一故事權充逸話觀之即可。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57704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