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代勝利 Kumashiro Katsutoshi

神代勝利神代勝利 Kumashiro Katsutoshi(1511年-1565年)

神代宗元的次子,母親為陣內利世之女,別名新次郎。

神代氏其起源據說是神功皇後遠征新羅時,討平國內麝坂、忍熊二皇子謀反的神話人物武內宿禰,由神功皇後讚其戰功曰:「神の代わり」遂授以「神代」二字為姓氏,始稱神代氏。之後神代氏世代擔任筑後高良山玉垂院的大宮司,在進入戰國時代後以筑後川左岸的神代村建設居館逐步武士化。在勝利之父神代宗元擔任當主時,由於筑後川位在筋的神代村乃是連結太宰府和筑後的交通要衝,擁有「神代渡し」通行權的神代氏受到了周圍蒲池、草野、西牟田等筑後的有力國人眾的覬覦,在他們的輪番侵略下,居中神代宗元無力抵抗,無奈下終放棄祖傳的領地移住肥前,迎娶了千葉氏支配下國人眾陣內大和守之女,定居肥前上佐賀千布村。

神代勝利自幼被當作人質送入東千葉家,由千葉興常扶養長大,在十四歲之前一直在進行武者修行,武名卓著。在從屬少貳家的背振山南麓的山內一帶培育勢力,並與當地的山伏勢力結合,因此於天文元年(1532年),山內也遭到龍造寺家攻打時在神埼郡三瀨城主野田宗利的請求下成為三瀨城城主,同時也宣告出仕北九州名門少貳家,由於少貳家份屬龍造寺家兼的主家,讓家兼不得不終止侵略的步伐。

天文三年(1534年)十月,大內義隆率領三萬大軍出兵肥前攻打少貳家,主公少貳資元不得不在龍造寺家兼的仲介下開城投降臣屬大內家,但是大內義隆仍於翌天文四年(1535年)命陶興房沒收了三根、神埼、佐賀三郡,由於龍造寺家兼的旁觀使少貳家頓失後援,少貳資元在梢峰城被逼自盡,其子冬尚有逃往筑後依附小田資光,之後少貳冬尚還是依靠一族的馬場、筑紫兩家及龍造寺一門為主力,加上神代、江上等重臣一族才成功復歸勢福寺城。因為這次能回歸勢福寺城當屬龍造寺一門的功勞最大,所以冬尚任命家兼的二男龍造寺家門擔任執權、而江上元種、馬場賴周兩人補佐。神代勝利也迎娶了冬尚之弟、成為東千葉家當主喜胤婿養子入繼東千葉的千葉胤賴之女為妻,同時跟千葉家、少貳家結親提高家名。

在少貳家中龍造寺一門的勢力日益擴展,同時與少貳家的宿敵大內家相善,其功高震主之行徑引來了少貳冬尚的憂慮,尤其在天文十年(1541年)不甘繼續雌伏於大內家之壓迫的少貳冬尚於筑前與大友義鎮聯合意圖聯手對抗大內家,所以在經過主要家臣馬場賴周神代勝利及小田政光、千葉胤賴登人商討後決議討伐龍造寺一門,於天文十四年(1545年)聯合有馬氏攻下龍造寺家本城水江城,並殺害了家兼之子家純、家門,孫兒澄家。是役之中神代勝利也派遣家臣神代豐前守在神埼郡尾崎村伏擊意圖前往勢福寺城依附少貳冬尚的家兼之孫周家、家泰、賴純,將其殺害。同時神代勝利在戰後也聯合馬場賴周趁西千葉家的千葉胤連避往小城郡時扶岳父千葉胤賴入主晴氣城宣稱繼承了千葉家的正統。

討伐戰中唯一走漏的龍造寺家主家兼當時雖已九十二歲高齡,但仍奮力復仇,聯合鍋島清房及千葉胤連迅速反撲,討殺馬場賴周、政員父子重回水江城。年事已高的家兼在隔年辭世,由出家的家兼曾孫法師丸還俗,稱胤信繼位,並且在天文十七年(1548年)在宗家村中龍造寺重臣小河信安的協助下與村中龍造寺當主胤榮的遺孀成婚,入繼宗家並得到大內義隆的支援,得賜「隆」,改名隆信。

繼承了龍造寺氏的隆信延續著曾祖父家兼的餘恨,親近大內家與少貳家對抗,但是天文二十年(1551年)大內義隆為家臣陶隆房反叛殺害後,北九州頓時震動,失去後盾的龍造寺隆信也喪失在家中的權威,本為村中龍造寺重臣的土橋榮益因此藉口應擁立輩份較長的家門之子鑑兼為家督,在大友義鎮的支持下聯合東肥前十九將謀反將水江城包圍,同時少貳冬尚也以神代勝利為先鋒參加對龍造寺隆信的討伐,隆信不敵開城被流放筑後,土橋榮益稱心地龍擁載造寺鑑兼成為新當主,身任家宰,而少貳家也趁機瓜分本屬於龍造寺家的佐嘉城,冬尚也就交由神代勝利、高木鑑房兩人鎮守,龍造寺隆信被迫投奔蒲池氏。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龍造寺隆信在蒲池鑑盛、鍋島清久的協助下重回村中城,然後攻打水江城將土橋榮益流放,開始展開對肥前的征戰,將本來從屬少貳家的小田、筑紫、橫岳、犬塚、綾部一一擊敗逼其臣服,後於弘治元年(1555年)二月龍造寺隆信倡議和神代勝利進行休戰的和議,意圖藉和談之際誘殺勝利,勝利自然心知肚明但是藝高人膽大的他仍然準時赴約,宴會之中神代勝利的近臣馬場四郎左衛門識穿了隆信想毒殺勝利的陰謀並成功防範,酒宴半途神代勝利便出言告辭快速退出,由於怕自己的馬也被下毒於是索性盜走隆信的愛馬揚長而去。

知道原來自己的計謀全在勝利意料之中的龍造寺隆信在同年九月著手攻打神代勝利的領地,但是神代勝利以神出鬼沒的戰術飄忽轉戰於山內二十六山令隆信顧頭難顧尾大為困擾,如同被狼群圍攻的大熊一樣,任一頭狼都不是熊的對手,神代軍左攻右被襲、右進左出擊的戰法卻讓龍造寺軍這頭大熊不斷負傷流血,但是因為隆信的忍者偵察到神代勝利所在的準確情報,令勝利的戰術嚴重受挫,龍造寺隆信得知勝利身處谷川城後成功地集合大軍急襲,令神代勝利倉促間無法調集援軍而戰敗,逃入筑前依賴高祖城主原田隆種。

神代勝利在原田隆種幫助下居於伊都郡長野,但仍不放棄探尋重奪舊領的機會,在弘治二年(1556年)暮冬時節仗著往年遊走山間的經驗在雪季行軍翻過群山,於翌三年正月結合山伏勢力對隆信配下的熊川代官館發起奇襲,重奪本城三瀨城。當神代勝利回到山內的消息一傳開後,神代勝利迅速集結了三千軍勢,各地城砦也在神代軍和早潛入當地的山伏眾裡應外合下一一奪回。

為了防備神代勝利的反攻龍造寺隆信連忙派遣勇將小河筑後守信安出鎮春日山城擔綱對山內的防備工作,小河信安為了瓦解神代勝利的勢力,派出忍者圖謀暗殺勝利,但是當信安與忍者潛入神代勝利在千布城的居所時卻被一名侍女所發現並通報給勝利知道,不料勝利居然不以為意還敬酒給小河信安,讓他安然離去。之後神代勝利很快抓準小河信安遠赴佐賀時對春日山城發起猛攻,信安之弟左近大輔以下一族幾乎悉數討死,殘兵逃往佐賀通知小河信安如此慘況後,信安大為悲憤之下向龍造寺隆信借來援軍親任先鋒於弘治三年(1557年)十月出陣。小河信安的動向全被神代勝利透過忍者得知,勝利在小河信安率領的龍造寺軍一踏入神代領便將三千兵力一分為二,由自己和嫡子長良各率一路分進合擊,並且廣派斥侯偵察龍造寺軍的行軍路線,利用山路的崎嶇地形讓麾下的山伏利用洋槍及各種暗殺手段狙擊龍造寺軍將領石井兼清、中元寺新左衛門、副島左馬允、水町右馬助、江副新八郎、土橋彌七郎、犬塚七左衛門、久保九郎兵衛、大石四郎兵衛等人相繼刺殺。之後兩軍在春日山城北方的鐵布卡遭遇,神代勝利一馬當先,身先士卒採用一騎打的戰術憑藉過人武藝討取了小河信安使龍造寺軍的先鋒部隊崩潰於瞬間,使在後方中軍的總大將龍造寺隆信無奈退兵以保全實力。

龍造寺隆信逐步擴大領地時少貳方的神代勝利及江上武種卻也始終擁護著少貳冬尚與之抵抗,使龍造寺隆信為始終無法完全少貳家併吞而頭痛不已。永祿元年(1558年)十一月,龍造寺隆信以少貳家的降將小田政光、本告義景、犬塚一族為先鋒率四千五百人向莞牟田口方向進軍,自己則坐守姉川城本陣指揮,得到龍造寺出兵消息的神代勝利和江上武種、千葉胤賴連忙組成援軍會於勢福寺城,在少貳家召開的軍議最後決定由神代勝利率領自軍三千人在城原川西岸布陣,另一路則由江上武種統率帶兩千兵馬進駐神埼村,兩軍合成犄角之勢互相呼應組織防衛網。

當時龍造寺軍也採分兵策略由小田政光、本告義景率三千人跟神代勝利交鋒,另外一千五百犬塚軍則轉往攻打江上武種。神代勝利面對小田政光、本告義景的攻擊,很快便利用地形展開反制將兩軍切開,使本來兵力旗鼓相當的局面變成神代勝利以優勢兵力壓制本告義景,一瞬之間便將本告軍攻潰並討取本告義景,讓小田政光陷入孤軍作戰的窘境頻頻向龍造寺隆信求援。然而坐鎮本陣的龍造寺隆信卻始終採取靜觀的態度任憑先鋒部隊陷入苦戰,龍造寺隆信是冷酷無情也是壯士斷腕,一來他對小田政光這幾個曾經死忠少貳家的降將本就有三分不信任、二來在先鋒崩潰之際任敗軍衝散己陣只會迎來更大的失敗,所以隆信乾脆不理不睬,待小田政光被神代勝利和江上武種圍殲討取後才下令出兵長者林。

討取了小田政光後神代勝利和江上武種緊接著又在長者林受到從姉川城出陣的龍造寺軍的攻擊,久戰疲勞的神代勝利突然接到龍造寺部將福地信重、納富信景攻打己方側翼的消息戰況立刻由新勝的上風漸落敗局,心知已無勝算的神代勝利為防遭到全殲隨即聯合江上武種殺出一條血路退回勢福寺城。龍造寺隆信隨後讓一族中的龍造寺家就及重臣納富信景率四千軍包圍勢福寺城,但是因為神代勝利、江上武種的堅守下龍造寺軍久攻不落,最後在年尾時由川上實相院的座主增純法印居中調解進行和議,龍造寺軍解圍歸城。翌永祿二年(1559年)正月,龍造寺隆信少貳冬尚的和議達成還不到一季便被龍造寺隆信單方面打破,大軍再次壓境勢福寺城,讓少貳冬尚措手不及兵敗自盡,江上武種轉為依附大友宗麟。同時神代勝利的岳父千葉胤賴也被龍造寺隆信支持的千葉胤連攻敗於晴氣城戰死,胤賴的嫡男胤誠被神代勝利救出,由於胤誠無子於 是便收勝利長男神代長良為養子,將妙見太刀、妙見尊像、千葉系圖等家寶讓渡給神代長良。

永祿四年(1561年)九月,隆信遣使入山內向神代勝利送上挑戰書,約定在九月十三日於兩家邊境的川上進行決戰,神代勝利決意奮力一搏,動員領內所有士兵,軍力合計七千八百人,把本陣設於川上神社並且親自率領兩千兵馬鎮守。另外遣嫡子長良領三千名士兵防衛大手宮原口一線,在南大門布置次子種良統領一千三百名士兵防衛、三子周利則率一千五百名士兵布陣於嘉瀨川東都渡岐口。而龍造寺方隆信則是讓一族中的龍造寺信周領兩千兵力攻打東都渡岐口、南大門方面由兩千五百的納富信景部隊負責攻取,隆信自己本人親率三千五百主力軍在大手宮原口布陣。

九月十三日上午八時,兩軍在川上川流域一帶展開激戰,開戰之初神代長良迅速擊破龍造寺隆信軍的第一陣廣橋信了隊,但是卻被第二陣的福地信重所阻而形成一進一退的混戰,本來膠著的戰況因為神代軍的內部動亂而改變,一個早被龍造寺方收買的神代家臣掀叛暗殺了勝利三子神代周利,使神代家在東都渡岐口的防線崩潰,龍造寺信周得以趁虛而入和納富信景合擊攻破神代種良隊,將種良討取。龍造寺信周、納富信景的軍勢繞過東都渡岐口、南大門一線由後方攻向神代勝利在川上神社的本陣,同時前有龍造寺隆信的進逼,使神代軍陷入了無法挽救的劣勢,神代勝利已知力難回天於是和長良一同浴血殺出重圍先逃往澱姬神社,然後再將家族移往大村純忠的領地領波佐美一帶,但也因此連累澱姬神社遭受兵燹之禍社殿被焚燒,後世也將此事演入神樂之舞中。

神代勝利雖然被龍造寺隆信驅出山內,但是山內一帶地形崎嶇,暗藏著許多山伏勢力,而這些精通暗殺、忍術的山伏集團全都只聽命於神代勝利,因此儘管龍造寺隆信兵進山內並設立代官,卻都無法有效掌理當地,很快地就在隆信班師回到佐嘉城後四個月,神代勝利的舊臣便追放龍造寺家留下的代官重新迎神代父子回歸山內,神代勝利有鑑澱姬神社因己遭殃而進獻了七町五反田地為社產,並奉納太刀「國次」。

在少貳氏滅亡之後龍造寺隆信大友宗麟之間的彼此征戰已近白熱化,為了解除後顧之憂龍造寺隆信聽從納富信景的建議和神代勝利進行和議並申誓立約,而神代勝利也在長年抗戰後知曉再戰對己方也無利處於是同意將四歲的孫女嫁給隆信的三男鶴仁王丸,在婚約確立後神代勝利於永祿七年(1564年)遷居新建的畑瀨城隱居,家督之位由嫡子長良繼承,翌八年三月神代勝利因胃癌辭世,享年五十五歲。

神代勝利曾經自稱夢想「北山に枕し南海に足を浸す」,其一生皆在與龍造寺隆信對抗,也因此成就了武名。面對強橫的龍造寺勢力,神代勝利始終以抱持本家的尊嚴採取敵對的態度,對以下剋上的龍造寺家,神代勝利即使最後同意結親和睦也不肯臣服,在其生前神代氏始終和龍造寺氏保持對等地位,至終都保持了他的硬漢本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71554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