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付兼續 Kimotsuki Kanetsugu

肝付兼續 Kimotsuki Kanetsugu肝付兼續 Kimotsuki Kanetsugu(1511年-1566年)

肝付兼興的長子、母為島津忠朝姪女、正室為島津忠良之女.御南;別名三郎,法名好善院月浦省釣。

肝付氏本是乃弘文天皇皇子余那足的後裔,得賜「伴」姓,以對鶴食若松為家紋。七世孫伴兼行於安和二年被任命為薩摩國惣追捕使,其孫伴兼貞被御冷泉天皇策命為大隈肝付郡弁濟使並加封薩、隅兩國,之後又迎娶島津開發領主太宰大監平季基之女繼任島津院的莊官領有三俁院、島津院、北鄉、中鄉、南中鄉,定居於肝付郡,在長子兼俊繼承肝付本家後於長元九年始稱肝付氏。在室町時代被改為島津忠久的家臣,進入戰國時代後肝付氏為確立對大隅的支配權與島津氏時戰時和。

在兼續之父兼興擔任家督時曾於大永四年(1524年)打下島津忠吉鎮守的串良鶴龜城以逐步擴大領地,至天文二年(1533年)兼興逝世,兼續遂繼為當主。兼續又重新與島津氏交好,迎入島津忠良長女阿南為正室,同時將自己的妹妹嫁給忠良之子島津貴久藉由締結姻親強化兩家的關係。另一方面,兼續也開始著手平定大隅,頻頻侵攻大姶良的禰寢氏逼其從服,於天文七年(1538年)壓迫禰寢清年讓出高隈城。並且修繕領內的三十九所城塞、鋪設本據高山城所處的國見山到內之浦的道路以促進領內海運的興盛。

當時島津氏尚未一統,除宗家以外另有薩州家島津實久及兼續岳父伊作、相州家的島津忠良兩家相爭,由於忠良嫡男島津貴久順利成為無嗣的宗家當主島津勝久的養子,引起島津實久的危機意識出兵攻打島津忠良並將勝久流放至豐後,不願看到島津家重歸合一的兼續跟禰寢清年、本田薰親、樺山幸久等扮起和事佬的角色在忠良方本城伊作城時奔走欲促成和談,但是交涉失敗。然而島津忠良也已將戰局逆轉,反倒制壓實久。天文八年(1539年),兼續基於跟島津忠良的盟約出兵協助在加世田、市來之戰中大破實久,薩摩島津氏終合於島津忠良手中,兼續也趁機完成大隈半島北部的領國化並於天文十五年(1546年)降服蓬原城主救仁鄉賴世擴大領地。

同時,島津貴久島津義久父子弘治三年(1557年)成功擊破蒲生氏後,領土擴張至肝付家西鄰,令兼續大為不安,因此讓長男良兼與日向大名伊東義祐之女成婚締盟。永祿元年(1558年),兼續聯合伊東義祐攻略位於日向飫肥的島津庶家島津忠親,兼續負責出兵都城攻打北鄉時久,翌年,兼續轉向侵奪島津忠親的支城松尾城。

永祿四年(1561年),肝付氏和島津氏正式撕破臉,據說是因為年初的宴席之中島津氏重臣伊集院忠朗不斷邀勸兼續的家臣藥丸兼將吃下鶴羹,而鶴正是肝付家的家紋,因此雙方出現激烈的口角衝突,同年四月,兼續便以此為理由宣稱島津氏不尊重肝付家,兩家就此決裂,與夫人阿南離婚把她送回島津家。之後兼續外結日向伊東家為奧援、內引伊地知重興、禰寢重長兩家相助興兵攻打由島津治左衛門鎮守的迴城。

島津貴久聞訊派出其弟忠將、嫡男島津義久領兵一千往援,島津忠將自領兩百兵擔當先鋒,兼續得知島津軍來援的消息後決定於竹原山伏擊島津忠將島津忠將於馬立布陣,雙方在竹原山遭遇,島津忠將部隊在肝付軍的偷襲下崩潰,忠將本人連同五十名家臣戰死,義久無奈下只好收攏敗兵撤退。而兼續也在竹原山之戰中獲得勝利後一鼓作氣讓一族中的老將叔祖父肝付兼名在拜領佩刀進行夜襲一舉奪下迴城。並於翌五年兼續、肝付竹友攻打島津家的志布志城,城主島津忠朝敗走,志布志郡落入兼續袋中,並與伊東義祐一同出兵包圍飫肥城,其石高總計十二萬石,建立肝付氏的全盛時期。

此後肝付氏和島津氏年年互動干戈,島津貴久於永祿七年(1564年)派長子島津義久出兵櫻島、兼續則在永祿九年(1566年)猛攻島津義久的日向櫛間院。

同年,兼續隱居將家督之位交給嫡子肝付良兼,而島津氏也於此時大舉反攻,肝付家居城高山城亦告陷落,兼續在隱居城志布志城附近自刃,年五十六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695804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