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集院忠棟 Ijuin Tadamune

伊集院忠棟伊集院忠棟 Ijuin Tadamune(生年未詳-1599年)

伊集院忠倉之子、妻為島津久定之女;又稱源太、掃部助、右衛門大夫、忠金、幸侃。

伊集院氏為薩摩島津氏的一族,源於島津2代當主島津忠時之孫俊忠,俊忠得到了薩摩國日置郡伊集院地頭一職,遂改伊集院。

伊集院家世代為島津家重臣,忠棟擔任島津家筆頭家老,在家中執掌權勢極大。無論內政才能還是作為一個武人,都得到很高的評價。擅長歌道,與細川藤孝等文化人交情深厚。在肥前、筑後攻略中立下很大的功勞。

天正十五年(1587年),忠棟與島津忠長率2萬人攻擊大友家名將高橋紹運所守的岩屋城時,損失極大。雖然最終攻下岩屋城,高橋紹運自殺,但由於兵力大損,無​​法繼續再對大友家進攻,使得大友家趁此機會等到豐臣秀吉的援軍。意識到實力差距,在秀吉出兵九州之前,就已經和秀吉積極交涉,力爭和睦。

同年,秀吉發動大軍征討九州。4月,島津義久島津義弘所率2萬人精銳對陣豐臣秀長的部隊,島津左軍的北鄉時久部受命進攻,意欲與右軍的忠棟合圍,但忠棟以沒有聽到左軍進攻動靜為由而沒有行動,最終導致北鄉時久部大敗,傷亡極為慘重。島津氏被迫撤退,史稱根白坂之戰。戰後,忠棟成功勸服義久臣服,自願剃髮作為人質,拜見豐臣秀長。因為一向親近豐臣秀吉的表現而受封日向國肝屬一郡的領地。島津降伏之後,作為島津家宿老負責與豐臣家聯繫,和石田三成等奉行關係密切。

文祿四年(1595年),忠棟擔任島津領內的檢地奉行,將原屬北鄉家的日向諸縣郡庄內領地8萬石劃歸己有,把北鄉家轉封到薩摩,引起島津家中眾人的極大不滿。忠棟還強迫肝付兼盛認定自己兒子兼三為嗣子。自此以後,忠棟憑藉與豐臣家的良好關係,大權在握,功高震主。由於其權力日漸膨脹,島津氏兄弟也將其視為重大威脇。

秀吉死後,慶長四年(1599年)當在伏見城島津家館邸對島津義久的繼承人島津忠恆表現出不屑的舉動時,當場被忠恆斬殺。據說太閣死後島津家從朝鮮撤軍回國,因為島津家在泗川之戰中大敗明軍,鄧子龍和李舜臣在戰事中遭遇到島津家的突襲戰死,功勳諸軍第一,受命直接到伏見城領賞。島津家此次出戰損失很大,但朝廷賞賜不菲,新得幾萬石的領地,成為唯一在朝鮮戰後獲得封賞的大名。跟隨義弘從軍的忠恆也到伏見城,結果看到的卻是忠棟的府邸比主家的更加奢華,再想起忠棟平日所為,於是父子倆惡上心頭。

後來忠棟之子伊集院忠真怒而在庄內領地掀起反旗,是為「庄內之亂」,在德川家康的調節下和解。三年後,忠真也被忠恆殺死,伊集院一族就此沒落;據說忠恆對此早有預謀,忠恆和義弘謀劃斬殺計劃,得到義久的同意。但事發後,義久給石田三成的問罪信回復中,只說這是忠恆的個人行為。有說法稱,忠棟謀奪薩摩大隅日向三州守護由來已久,石田三成早已知道忠棟打算毒殺忠恆的計劃,忠恆得到消息後先下手為強。

伊集院忠棟,被薩摩藩的『本藩人物誌』認定為「國賊」;不過新井白石在『藩翰譜』中則認為忠棟在九州征伐中挽救了島津氏的滅亡,為忠義之士。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C%8A%E9%9B%86%E9%99%A2%E5%BF%A0%E6%A3%9F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63551.htm
出處#3 http://82513924.qzone.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