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鄉忠相 Hongo Tadasuke

北鄉忠相 Hongo Tadasuke北鄉忠相 Hongo Tadasuke(1487年-1559年)

北鄉數久之子、母為島津季久之女、正室為島津忠廉之女;通稱左衛門尉、諡號仙岩淨永居士。

北鄉氏為島津氏分家,南北朝時代,島津宗家第四代忠宗有七子,為島津支流之祖,長子貞久繼承宗家、次子忠氏為和泉氏、三子忠光為佐多氏、四子時久為新納氏、五子資久為樺山氏,六子資忠稱尾張守,即北鄉氏初祖.北鄉資忠。

大永年間,自北鄉氏祖資忠以來,北鄉氏一直領有北鄉三百町。至忠相一代,更擁有都城安永二城,實力逐漸擴大。但當時的北鄉氏鄰近有以都於郡為本城伊東氏,擁兵一萬六千,北原氏擁兵一萬余。新納氏八千余,本田氏領有清水,等等諸氏,都對北鄉氏的領地構成威脇。拘於形勢,北鄉氏與飫肥的島津氏結盟與列強相抗衡。

當時,由於日向伊東氏勢力的擴張,忠相、島津忠朝等對伊東氏的強盛深感不安。天文元年(1534年),兩氏與北原氏結盟,十一月,三方連合軍向三俁院出兵。其中,島津忠朝兵六千向高城,忠相兵四千向梢山,北原兼孝兵八千向野美谷。二十七日,連合軍齊頭並進,直逼高城。伊東方進行三俁八城諸城總動員,向高城救援,兩軍於不動寺馬場進行會戰。最終伊東戰敗,戰死者有七百三十余人。

之後,島津氏起內訌。島津氏傘下的日向國人眾新納氏不再奉島津氏為本宗。而敵對方的伊東氏與北原氏得以從中漁利。天文四年(1537年)八月,內訌爆發,島津忠朝、忠相攻打新納氏領邑。伊東、北原兩氏接到新納氏的求援後,出兵都城附近,威脇北鄉氏的領地。忠相回兵防備北原氏。十一月出兵攻擊北原。翌年,北原兼孝侵攻安永,忠相迎擊,並最終擊退北原勢。

在這段期間,島津氏當主島津勝久島津貴久養父)內政不治,重臣等屢諫不聽。隨之,弟島津實久起兵討伐勝久。勝久向北原、肝付、祁答院三氏求援。三氏雖然出兵救援勝久,但實久方得道多助,擊敗祁答院氏後的實久進入鹿兒島。之後勝久先後托庇於祁答院氏、北原氏、北鄉氏,最後在往豐後的途中死去。不久,島津本家島津貴久得到父親島津忠良的後援擊破實久,繼承家督。

大永七年(1527年)由島津貴久繼承的島津宗家,奠定三州統一的基礎。

之後,北鄉氏與北原氏之間一直沖突不斷,天文十一年(1542年)八月,北原氏、伊東氏聯合進攻忠相的高城。忠相與子北鄉忠親島津忠親)兩面夾擊,大破聯軍。此戰中,敗戰的北原氏損失包括白坂下總守澀谷兵庫等重臣在內的七百余將士。

天文十二年(1542年)正月,忠相率安永都城之兵進攻北原氏的山田城。落城之後,派北鄉忠茂鎮守。從此,山田城歸北鄉氏領有。

同年五月,忠相、忠親父子大舉進攻,攻略北原氏的志和池城。忠親領野美谷城兵向柳川口,安永山田財部之兵向幸祥寺口,高城山口之兵向羽田口,勝山勝岡之兵向今拵口。由於北鄉軍極其重視此戰,所以全力以付,以期必勝。不久,忠相攻克新城,忠親攻落西圍。最後北原氏邊防重鎮志和池城終於降伏,北鄉氏獲得全勝,並大幅度地削弱北原氏的實力。

永祿二年(1559年),死去,年七十三歲。

出處 http://tieba.baidu.com/p/27989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