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地區

上井覺兼 Uwai Kakuken(1545年-1589年)上井薰兼的長子、母為肝付兼固之女、妻為敷根賴賀之女;初名為兼?,別名神左衛門、法號休安?、戒名一超宗咄庵主。上井家自天文十九年(1550年)降服於島津貴久後,覺兼便仕於貴久長子.島津義久為其演奏音樂,奉公閒暇覺兼最愛讀太平記、平家物語、伊勢物語、法華經等書,同時對毘沙門天、藥師如來、觀世音菩薩、地藏菩薩、天神、荒神等諸神宗教也有很深的信仰。此後在義久繼為島津家主後有鑑兩人多年的君臣之誼且上井覺兼確是有真才實學之輩,文武兩道兼善,且武藝出眾又擅長文學寫作,對於連歌、俳諧、茶道、花道、蹴鞠、狂言、幸若舞、亂舞、小唄、平家琵琶等也有極深造詣,於是在天正四年(1576年),正式將上井覺兼拔擢擔任老中一職,同時改名為覺兼,為島津家國政掌舵。木崎原之戰後伊東家兵敗如山倒,擊敗伊東家的島津義久順勢兼併薩摩、大隅、日向三國,伊東義祐向姻親大友宗麟求助,大友宗麟在天正六年(1578年)出兵日向,以田原親賢為主將的大友軍主力包圍高城,大友軍約四萬兵馬,而高城的守備隊加上島津家久的援軍總共才三千多人,幸賴天險方保不失。得到消息的義久訊速動員三國兵力馳援,上井覺兼與島津義弘、伊集院忠棟的部隊會師於財部城,在高城下的小丸川兩軍發生激戰大友軍敗北,之後島津家在九州的勢力如旭日東昇般發展,而大友家則日暮西山漸走下坡。之前初敗伊東家時島津義久便派四弟家久擔當佐土原城主兼日向守護代以防範大友家,待到天正八年(1580年),已經完全掌握住日向的義久派遣覺兼成為日向宮崎城主與島津家久一文一武共同統治日向,為了義久制霸九州的大業東西戰,島津軍於沖田畷殺敗龍造寺隆信後,上井覺兼四度出兵肥後替島津家併吞許多龍造寺的領地,並運用外交手段將龍造寺家配下的國人眾拉攏入島津家。天正十四年(1586年),在龍造寺家臣服後島津義久開始進行築前的攻略,在攻打由大友雙璧之一、著名驍將高橋紹運鎮守的築前巖屋城時,上井覺兼被洋槍擊中負傷,不得已地從戰場上退下,直到十月傷勢將養好後,上井覺兼便立時再次披掛上陣與家久共同率兵攻進大友老巢豐後,大友家僅餘的豐後、築前兩國之外的九州全境皆歸入島津家的支配下。天正十五年(1587年),秀吉傾全家之力領二十五萬五千大軍西進襲入九州,為此上井覺兼收兵撤回宮崎城以進行防守戰,在家久於高城之戰中敗於豐臣秀長之手後降服,上井覺兼自知不敵便有也尾隨稱降,之後回到鹿兒島在薩摩伊集院隱居。天正十七年(1589年)六月十二日過世,年四十五歲。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533
中川久盛 Nakagawa Hisamori(1594年-1653年)中川秀成的長子、母為佐久間盛政之女(新庄直賴養女).虎姬、正室為松平定勝之女(德川家康養女)、子中川久清(長子)、女子(水野忠職正室);官位從五位下內膳正。其祖父中川清秀與外祖父佐久間盛政在賤嶽之戰中分屬兩方而戰。慶長十七年(1612年)父親秀成死,繼承家督。元和九年(1623年),受幕府之命協助處理松平忠直改易事宜,岡藩曾被選定為松平忠直流放之地。慶安四年(1651年)讓位於長子久清,共在位39年,在位期間制定「禦政事禦定書」等岡藩基本法令。承應二年(1653年)死去,年五十九歲。作者 江蛤蟆 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2#postid-126
丸目長惠 Marume Nagayoshi(1540年-1629年)丸目與三右衛門之子,母親為赤池伊豆之女,通稱藏人佐,號徹齋。在弘治元年(1555年)以十六歲的弱冠之齡隨父參加當主相良義陽攻打上村賴孝,於大畑合戰中初陣,並表現不凡,協助打退敵方菱刈重住的援軍,以此拔群的戰功獲得主君相良義陽賞識賜姓「丸目」,遂與父親一同改姓,並自稱藏人佐、石見守。翌弘治二年(1556年),年僅十七歲的丸目長惠離開領地,前往肥後天草郡,向同為相良家臣的本渡城主天草伊豆守種元學習兵法,兼修練中條流劍術,並精通槍術、薙刀、騎術、手裡劍,後在永祿元年(1558年),以十九歲之年上洛遊學,期間自稱九州第一,被天皇召入殿獻示劍技與新陰流創始者上泉信綱交手,此為劍法史上最初的天覽,儘管丸目長惠遠較上泉信綱年輕,但年輕卻不代表劍技的精鍊,上泉信綱持袋竹刀,接連三次,僅以一刀便把丸目長惠擊敗,丸目長惠遂於天覽後求師上泉信綱,拜入其門中學習新陰流,和柳生宗嚴、疋田文五郎、神後伊豆守並稱為上泉門下的四天王。永祿五年(1562年),丸目長惠與其師上泉信綱一同在將軍足利義輝的面前進行上覽,演武展示劍術,和師父上泉信綱一同獲得上泉信綱的感狀,此後丸目長惠一度拜別歸鄉擔任相良家的兵法指南役。歸國後四年,丸目長惠於永祿九年(1566年)在弟子陪伴下再度上洛,但適逢上泉信綱回轉上野,因此師徒兩人錯過,而丸目長惠為求挑戰也在愛宕山、誓願寺、清水寺立下「兵法天下一」的告示,但是卻沒有人膽敢向他挑戰,因此在隔年二月上泉信綱便授予丸目長惠新陰流的印可。永祿十二年(1569年),相良家與薩摩島津家的關係惡化,刀戈將起,丸目長惠作為劍術達人受到重視,任命為與薩摩交界處前線的大口城守將,當時島津家來攻的是家督義久之弟島津家久,在大口城的攻防戰中島津家久因丸目長惠的堅守而討不了好,遂以奇計誘之,讓後勤補給隊大剌剌經過大口城外圍,丸目長惠不願容許敵軍如此大模大樣的通過自己眼皮下,有同僚看出此為島津軍的陷阱,但丸目長惠堅持攻擊,親率守軍出城,果真中了島津家久的埋伏,相良軍受到重創,丸目長惠雖仗持自身武藝高強逃過一劫,但是大口城就此失陷,令相良家的腹地完全暴露在島津軍的目光中。此次大敗,惹來當主相良義陽的震怒,一度要求丸目長惠自裁謝罪,所幸丸目長惠名聲素著,加上家中許多重臣子弟皆在其門下學藝,經過一番求情與商討後,改處以出仕停止,解除丸目長惠作為相良家兵法指南役的職務,丸目長惠因此下野,出旅九州諸國進行兵法修行,並廣授新陰流劍術,包含立花宗茂、蒲池鑑廣等武將都是在此時投入丸目長惠門下。後於天正五年(1577年),師父上泉信綱辭世後,率同弟子上洛弔祭。回歸九州後,丸目長惠歷經數年日以繼夜的鍛鍊,綜合自己學習劍術所得,開創出以實戰為重點的新一派劍術「體捨流」,體捨流乃是以新陰流劍技為基礎,強調主動攻擊,最大特徵是至右半開始,劈斬至左半開的斜斬招式,被稱為「袈裟斬」的獨特劍技結構可以運用人體力學,以更大幅度的伸展發揮力量,出招時甚至可以將敵手震飛,丸目長惠便曾以此強力劍招打敗過披甲上陣的武士。天正十五年(1587年),在相良義陽在阿蘇家的戰事中失敗身死,且相良家隨島津家投降豐臣秀吉後,丸目長惠再度為相良家新任當主相良長每聘為兵法指南役,得到新知一百十七石的俸祿,當時體捨流已是在九州全土廣為流傳的流行武技。丸目長惠除了精通武技劍術之外,對書道、和歌、仕舞、笛子都有頗為精深的造詣,尤其他流傳後世的書法更得到了不低的評價,乃是著名的文化人,晚年自號徹齋,在向相良長每申請隱居後,遁於切原野操作農業,進行開墾,於當地引水灌溉、鼓勵造林,平靜渡過餘生。寬永六年(1629年)辭世,享壽八十九歲,葬於球磨郡錦町切原野堂山,法名雲山春龍居士。據說長年來自認劍術天下第一的丸目長惠曾經因柳生但馬守被世人稱之為劍術天下第一而不忿,遂親上江戶向其挑戰,柳生但馬守乃是幕府兵法指南役,受到德川家的重用,而丸目長惠乃是與其父柳生宗嚴同學於上泉信綱門下的父執輩,較勁起來哪方落敗都不是美事,因此柳生但馬守便向丸目長惠說道:「以新陰流流傳之地二分之,貴公乃西國三十三國的天下第一,在下為東國三十三國的天下第一。」丸目長惠才因此滿足作罷。此一逸話充分顯示出丸目長惠之高傲心態,也是他早年自稱天下第一的狂態反映,也是他早年由盛轉衰的關鍵,然歷經大口城之敗及年歲日長,晚年後安於隱逸的丸目長惠應再無如此強烈的勝負心,因此這一故事權充逸話觀之即可。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577049
伊東祐兵 Ito Suketaka(1559年-1600年)伊東義祐的三子、母為河崎氏、養父伊東義益、正室為伊東義益之女;幼名虎熊丸,通稱六郎五郎、六郎三郎,別名祐隆,戒名報恩寺心關宗安。伊東家本是藤原南家武智麻呂後裔工藤氏的支流,到了父親義祐一代,以沃肥城為中心的伊東、島津兩家之間屢屢爆發戰事。永祿十一年(1568年),父親義祐跟肝付兼續聯手,奪下島津家的島津忠親所守的飫肥城,將飫肥南部收入掌中。之後伊東祐兵也從父親那裡得到沃肥城,被任命為飫肥城主。元龜三年(1572年)五月,一向被譽為日向國第一的父親義祐在與島津軍的交戰中被島津義弘以吊野伏戰法擊潰,不但是在三千對三百的優勢下慘敗,死傷八成,超過兩千人,連猛將伊東新次郎、柚木崎丹後守、比田木玄、米良重方也一一戰死。這場史稱木崎原合戰的戰役,讓原本誇稱「三州之主」的伊東家走上衰退一途。然而引起伊東家總崩潰的則是木崎原合戰之後島津氏的寢返。在重臣米良重方戰死後,領地由其弟矩重繼承,但是父親義祐的從兄弟歸雲齋卻趁此時奪取了米良氏的封地。毫無理由地被奪取家傳領地的矩重十分憤怒,於是索性接受島津氏的懷柔政策以須木城的條件帶槍投降。米良氏的逆刃導致伊東家臣的連續背叛,在被島津軍逼近居城都於郡城時,伊東氏在義祐帶領下全體逃亡豐後大友家。雖然大友宗麟庇護伊東一族,並且答應父親義祐替他收復舊領,卻被島津再度大敗,戰亂之中祐兵帶著父親逃亡,沒想到宗麟卻不懷好意,企圖謀殺義祐、祐兵,奪取祐兵的夫人嫁給自己的孫子能乘。結果此事被祐兵查知,祐兵心知大友家是不能再待,祐兵密令心腹川崎祐長將夫人從臼杵城救出,再與義祐、祐兵父子會合,帶領家臣眾一同逃出豐後到四國伊予,投入有姻親關係的河野通直麾下成為寄騎,生活陷入極度的貧困。儘管命運並不順遂,但是伊東祐兵沒有因此喪志,放棄伊東家再興的夢想,脫離河野家移居界鎮後,伊東祐兵親眼見到雄霸中央十五國的織田信長的實力,將本家再興的夢想賭在信長的身上,多番奔走後伊東祐兵終於出仕織田家,同時極力接近負責攻打西方的秀吉,帶著三十名家臣親自跑到姬路城要求從屬。天正十年(1582年),在秀吉水攻高松城之際,信長死於本能寺的情報從茶匠長谷川宗仁處傳來,秀吉當機立斷以高松城主清水宗治一人切腹的條件欲與毛利家談和,但在這番緊迫的局面中派遣使者和毛利方交涉,隨時都有被揭穿信長已故的消息之危機,最後經黑田孝高的推舉後久經風霜的伊東祐兵受命擔任使者,與小早川隆景會面商洽,順利談妥和睦的條件。清水宗治切腹後,秀吉以令人詫異的快速迴轉近畿和明智光秀展開山崎合戰,連同川崎祐長、川崎權助父子討取了多名敵將的首級,戰後因功獲得秀吉所賜予的有金房兵衛尉政次銘文的「ろヘゑベ龍之槍」,隨後翌年又因為在賤岳之戰中所立之功拜領了河內半田五百石知行領。在大友宗麟的請求下,秀吉發起九州討伐,這場戰役使伊東祐兵本家再興的夢想得到實現的機會,但是萬萬讓伊東祐兵意想不到的就是幫助他完成這個夢想的居然是當年引起「伊東崩」的米良矩重,在伊東祐兵隨黑田如水(黑田孝高)的軍勢進入九州時,米良矩重立刻脫離島津家,請求重返伊東家,聲稱「不願日日揹負反逆者汙名」,並且願意在祐兵面前切腹以獲得原諒。伊東祐兵既感又驚地原諒了米良矩重,以五十石的知行重新錄用矩重,矩重淚流滿面,同時發誓道「在祐兵死後一定切腹相隨」,並向祐兵提供島津家的兵力分佈情報。瞭解地形又得知島津軍情形的伊東祐兵被擔任總指揮的秀吉之弟羽柴秀長起用為日向路先導役,戰後由於立下功勞先轉封至曾井城,領曾井、臼杵、宮崎、清武、諸縣等郡,之後因為秀吉的體諒於隔年八月歸還舊領沃肥城及飫肥、田野的領地,幾經多年的辛苦伊東祐兵終於回到了家鄉,得到三萬六千石的領地。同時當年因逃亡伊予而失去聯繫留在大友家的猛將山田匡德,也在祐兵被秀吉轉封回到沃肥後,向大友宗麟要求歸參伊東家,甚至拒絕了大友家的家寶,宗麟用來挽留他的名物色威腹卷堅持回到伊東家,祐兵感其忠義,破格引為重臣。之後參加秀吉的朝鮮出征時歸屬在毛利軍配下在連川城、朔寧、古毛宇城等的戰鬥中奮戰,並在南原城攻擊戰中立下大功,但就在此時伊東家卻出現了謀亂的危機,家臣中出現擁立祐兵姪兒伊東義賢成為家督的動作,其中甚至有長年跟隨祐兵一路捱過來的酒谷城主川崎祐長、川崎權助父子。伊東義賢是祐兵兄長義益的長男,祐兵之妻的弟弟。當年祐兵在擔任家督的義益因急病逝世後,便是由年幼的義賢繼為當主,祖父義祐輔政,伊東崩之後與義祐、祐兵一起流落豐後。祐兵逃往伊予後受到大友宗麟的庇護,曾接受基督教的洗禮。在祐兵被秀吉轉封回沃肥時,與弟弟祐勝一起歸參。義賢非常有學問,有很高的教養,當時做為與朝鮮交涉的通譯,被小西行長委以重用。因此川崎祐長、川崎權助等對伊東家忠心耿耿的舊臣會有擁立正宗繼承人伊東義賢的舉動並不意外,但是他們都忽略了祐兵的不滿與手段。要歷盡艱辛才恢復領地的伊東祐兵平白交出家督的尊位,實在是不可能,所以縱然祐兵當時人在朝鮮仍迅速反撲,趁義賢自朝鮮歸國途中,行經對馬時於船中將他毒死。而川崎權助也在義賢被祐兵毒殺後,自己感到無法心安而自殺。關原合戰時,伊東祐兵參加了德川家康發起的對上杉景勝之討伐戰,之後受到西軍的重利誘惑加入,不過當時人在大阪城的伊東祐兵卻深受重病之苦,所以由家臣代理進攻叛投東軍的京極高次的大津城,重臣山田匡德在大津城與伊東與兵衛、平賀喜左右衛門等三十人揹負伊東家的家紋,壯烈討死。而在其子伊東祐慶歸國後,祐慶另外又接受了往日父親同僚黑田孝高的勸誘被寢返至東軍,使伊東家成為日向國內唯一的東軍勢力,見到形勢對伊東家並非完全有利,由家老清武城主稻津重政協助祐慶攻奪西軍勢力佐土原城,後又成功攻下高橋元種的宮崎城,戰後得到佐土原城,石高總達五萬七千石,但因為那時高橋元種其實已經受到了東軍的策反,因此在無奈下被要求罷免稻津重政並處以切腹處分。關原合戰結束同時伊東祐兵也已經病故於大阪城,年四十二歲。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1162&sn=744&lorder=1&ptitle=%E6%97%A5%E5%90%91%E2%80%A7%E4%BC%8A%E6%9D%B1%E5%AE%B6
伊東祐松 Ito Sukemasu②(生年不詳-1578年)伊東家臣,又稱伊東歸雲齋。其父為七代當主伊東祐國之子伊東祐梁,祐松本人是伊東祐清(伊東義祐)的從兄弟。子伊東祐梁(相模守)、伊東祐基。天文2年(1533年),9代當主伊東祐充死後叔父祐武起兵造反,作為擁立從兄弟伊東義祐擁立派一派活動(武州之亂)。10代當主祐吉死後由義祐繼承家督,祐松成為其側近。在家中享有與義祐同等的權勢,將國內多產出的稻米全收歸己有,迎來許多家臣怨恨。元龜3年(1572年),木崎原之戰伊東氏大敗,孫祐信戰死,同年在飫肥城擔任伊東祐兵後見役的兒子祐梁也死去。天正3年(1575年),在飽受島津氏壓迫的肝付兼亮提議下,伊東氏與肝付氏用空槍假裝進行戰鬥,伊東方卻違背約定使用實彈交戰,全滅肝付軍,兩家從此恩斷義絕。此事是祐松為奪取肝付領之南鄉(今宮崎縣日南市南鄉町)而籌劃的陰謀。伊東氏衰退期時,米良矩重(注一)、落合兼朝(注二)等因對祐松抱有私怨而被島津氏策反的人層出不窮。主家沒落時跟隨伊東義祐逃往豐後國。天正6年(1578年)死於日向國三城。注一:米良矩重:須木城主。其兄死後繼承遺領時,遺領中的加江田鄉毫無理由地被劃為祐松所有,自此懷恨在心。島津氏進攻之時被策反。注二:落合兼朝:財部城主,同為伊東義祐側近。其子丹後守與他人起了爭端,經祐松裁決後被處死,自此懷恨在心。義祐逃往豐後時要求從其領地路過,落合兼朝提出「不殺歸雲齋,恕不從命。」義祐一行只得改道逃入深山。後投降島津。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7#postid-193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C%8A%E6%9D%B1%E7%A5%90%E6%9D%BE
伊東義益 Ito Yoshimasu(1546年-1569年)伊東義祐的次子、正室為一條房基之女・阿喜多、側室野村松綱妹・福園;幼名虎房丸,別名六郎。因為兄長觀虎丸早死,所以被立為後繼者。在永祿三年(1560年)繼承家督並成為都於郡城城主,由父親義祐擔任後見,建立起伊東家的全盛時期。智勇優秀,加上溫厚的性格,因此擁有比父親更高的聲望。繼任家督後,以當主身份繼續居於都於郡,與在佐土原城的義祐實行二頭政治。永祿十二年(1569年),在都於郡的岩崎稻荷參籠期間,因病死去。在都於郡城內的所有人亦剃髮,並弔唁菩提,舉行了特殊的葬禮。妻子是一條房基的女兒,在薩摩藩的史料『本藩人物誌』中記載,是因為伊東大炊介的判斷而結婚。義益與這個妻子之間誕下伊東義賢、祐勝、以及一名女兒阿虎之方(伊東祐兵的正室)。一說指除了正室一條氏外,還有其他側室,不過在伊東氏的系圖等史料中沒有記載。但是在『本藩人物誌』中記載,在義益結婚前,側室是野村松綱的妹妹福園,在義益與一條氏結婚後被送返野村家,但是因為一條房基的女兒命令下遭到殺害,於是成為野村氏參與「伊東崩」的遠因。在『鹿兒島縣舊記雜錄拾遺 伊地知季安著作史料集三』的『野村氏系圖』中,雖然沒有記載福園是義益的側室,但是有記載是因為義益夫人的命令而被殺。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C%8A%E6%9D%B1%E7%BE%A9%E7%9B%8A
伊東義祐 Ito Yoshisuke(1512年-1585年)伊東尹祐之子、母為福永祐炳之女、妻為荒武氏之女、鷔木氏之女等;幼名虎熊丸,通稱六郎五郎,別名三位入道,初名祐清,受足利義晴偏諱「義」字,改名為義祐。家督相續天文二年(1533年),日向伊東氏9代當主.伊東祐充(義祐之兄)年紀輕輕便撒手人寰,一門之伊東祐武(義祐之叔父)便趁機造反,殺害了祐充、義祐兩人的外祖父執家中牛耳的福永祐炳,並佔據了都於郡城。剩下義祐、祐吉兄弟二人沒有了在政權內的後盾,只得逃離日向上洛,大概是受到了不支持伊東祐武的一派的制止,在財部又掉頭和祐武方對峙。此時伊東家中一分為二,演變成了御家騷動。在智將荒武三省的謀劃下,祐武最終切腹,義祐、祐吉一方奪回了都於郡城(今宮崎縣西都市)。內亂結束後,在長倉祐省的支援下,伊東氏家督由伊東祐吉(義祐之弟)繼承,義祐只得出家。然而才3年祐吉就病死了;天文五年(1536年)7月10日,還俗進入佐土原城,繼承成為11代家督。翌天文六年(1537年),擔任從四位下的官職,向將軍足利義晴獻上3萬疋(注一)後獲賜足利義晴的偏諱,從此由「祐清」改名「義祐」。天文十五年(1546年)升任從三位,天文十八年(1549年)以嫡男歡虎丸病死為契機再次出家自稱「三位入道」(然而,升任從三位敘任的時期存在異說)。進攻飫肥義祐長期和領有飫肥(今宮崎縣日南市飫肥)的島津豐州家(注二)爭奪日向南部的權益,雙方你來我往互有攻防。永祿三年(1560年),豐州家借由島津宗家拜託幕府調停飫肥地方的爭鬥,6月足利義輝發出了和睦命令,然而義祐對此堅決不從。因而同年9月4日幕府政所執事伊勢貞孝親赴日向。當時,義祐向貞孝表明他侵攻飫肥具有正當性,並出示了5代當主伊東祐堯自足利義政處獲賜的內容為「日薩隅三國之輩都應該是伊東家的家臣,但島津,涉谷(薩摩涉谷氏)例外」的禦教書。貞孝見了這份御教書,指出信中散見當時幕府不使用的一些詞句,斷定這是一封偽書。然而並沒有確證,無法促成雙方休戰,貞孝只得把飫肥定為不可侵犯的幕府直轄領。然而,義祐對此不以為意,次年永祿四年(1561年)4月第七次展開飫肥侵攻。同年12月,豐州家在義祐壓迫下,通過交涉將飫肥的一部割了出去。永祿五年(1562年)5月飫肥完全成為了伊東家的領地。然而,同年9月遭到豐州家反攻,不過4個月就只得撤退。後來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1月9日,義祐親自帶領大軍,對外稱有兩萬之眾,攻擊飫肥城。對島津忠親防守的飫肥城的渡口進行了約五個月的包圍,此外還在小越之戰擊退了前來支援的北鄉時久軍(第九飫肥役)。遭此大敗,同年5月島津貴久決定與義祐講和。講和的結果,永祿十二年(1569年)義祐將原來由大隅肝付氏與豐州家共享的飫肥一地全部劃作自己的知行。當時伊東義祐在政治上壓倒了島津氏,在日向國內建造支城四十八座(伊東四十八城),將伊東氏帶入了最盛期。勢頭強盛的義祐開始沉醉於奢靡之風和京風文化,本據佐土原(現宮崎縣宮崎市佐土原町)有了不小發展,被稱作「九州的小京都」。而另一方面義祐作為武將的霸氣亦盡失。真幸院攻略到木崎原之戰永祿元年(1558年),義祐介入了長期以來保持姻戚關係的北原氏的家督繼承問題,計劃把之前嫁給北原兼守現在成了未亡人的女兒麻生嫁給北原庶流的馬關田右衛門佐,事實上是奪取北原家的計劃。次年永祿二年(1559年)3月17日,義祐把反對派全部叫到都於郡城質問,在他們返程路上的六野原將他們包圍起來肅清了,義祐借右衛門佐與麻生的婚姻將北原氏的領地盡數奪取。然而,永祿五年(1562年)島津貴久與相良義陽、北鄉時久為北原氏進行舊領回復而將其領地全部奪回。義祐為應對此情況,秘密與相良氏同盟,永祿六年(1563年)一同攻陷了大明神城,永祿七年(1564年)攻陷了從屬於北原氏之大河平氏的今城。此後,北原氏中離反者相繼出現,真幸院除飯野地區以外再次成為伊東氏領地。真幸院(宮崎縣南部沿山地區。今蝦野市、小林市、高原町之總稱。)是肥沃的谷倉地帶,此外若要完全支配日向國,攻略飯野地區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永祿九年(1566年)伊東方在小林村建立了飯野地區攻略的前線基地三山城(後之小林城,今宮崎縣小林市細野)。然而,獲知此事的島津義久等人在城完成之前就展開攻擊。在須木城的援軍幫助下,城主米良重方(注三)經過一番苦戰終於將其擊退。永祿十一年(1568年),伊東方開始對飯野地區展開進攻,參加菱刈氏攻略的島津義弘之居城飯野城遭到伊東祐安進攻,義弘發覺之後演變為雙方對峙。伊東方於飯野、田原陣修築桶平城並任命佐土原遠江守入駐。然而,遠矢良賢死於釣野伏戰術,進攻毫無戰果,此外被讓予家督之位的伊東義益(義祐次子)也突然去世,義祐別無他法,只得燒了桶平城領兵撤退。後來在元龜三年(1572年)5月,義祐聯合相良義陽進攻由於島津貴久之死和肝付氏的侵攻而陷入動搖的島津氏所領之加久藤城時,伊東側的三千軍隊,被島津義弘所率的寡兵三百打得大敗(木崎原之戰)。包括伊東祐安、伊東祐信(注四)等五名大將在內,落合兼置(注五)、米良重方等伊東家的名將大多戰死。自此真幸院攻略戰大受打擊。伊東崩因為這次大敗,義祐的勢力開始逐漸衰敗。先是在木崎原之戰4年後的天正四年(1576年),伊東四十八城之一,長倉祐政治下的高原城(今宮崎縣西諸縣郡高原町)遭島津義久率軍三萬攻擊。義祐雖派出援軍然而在壓倒的兵力差之下不戰而退,高原城水源被切斷,計無所出只得降伏。次日治理小林城與須木城的米良矩重(注六)因對義祐懷恨在心被島津策反,近鄰的三山城、野首城(今宮崎縣小林市野首)加上位於三山與野尻邊界上的岩牟禮城都因為害怕跟著遭災而投降島津。因而伊東氏與島津氏的邊界線已逼近野尻與青井嶽一帶,情況緊迫。野尻城主福永祐友數次向義祐提出要打破當前事態,然而全被直參家臣壓了下來。義祐的家臣團雖然知道邊界的實際情況,也無法勸誡義祐停止沉醉於榮華驕慢的腐敗生活。其因在於義祐疏遠了哪些張口便是麻煩事的家臣,只把說話合自己胃口的家臣收作側近。次年的天正五年(1577年)之後形勢更加惡化。6月,扼守南方的要地櫛間城(今宮崎縣串間市)遭島津忠長攻陷。義祐命令飫肥城主、三子伊東祐兵出兵櫛間,卻遭到了忠長的反擊,逃回飫肥本城。敵方順勢包圍了飫肥城。另外在同時,日向北部的國人土持氏突然開始攻擊門川領(今宮崎縣門川町),此時伊東家陷入北有土持進犯,南和西北方向又受到島津氏的侵攻的局面。義祐在此絕境之中計劃讓人心一新,把家督讓給嫡孫伊東義賢(伊東義益嫡子)。然後在同年12月,野尻城(宮崎縣小林市野尻町)主福永祐友接受了島津方的高原城主上原尚近的勸說,被島津方策反。因為福永氏和伊東氏是姻親關係,這次造反無論對義祐還是對其他氏族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獲知此事的內山城主野村刑部少輔(野村松綱之子文綱),紙屋城主米良主稅助也全被島津策反,因而佐土原西側防線已完全被島津氏收入手中。最終義祐也認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12月8日,動員領內諸將出兵試圖奪回紙屋城。然而在途中得知背後的伊東家譜代臣有各種謀反的小動作。當即調轉方向回到佐土原城。次日12月9日,在佐土原城為打破當前局面而召開了會議。南方的島津方越過飫肥進攻佐土原已經是不可避免的狀況,會上也沒有人提出就地籠城迎擊島津軍。同日,因居城被包圍而逃亡的伊東祐兵也到達佐土原城。此時義祐已別無選擇。同日正午剛過,義祐捨棄日向,決定去投奔次子伊東義益正室阿喜多(注七)的舅舅,豐後國的大名大友宗麟。捨棄本據佐土原逃往豐後的義祐一行在半路接到了新納院財部城(後之高鍋城,今宮崎縣兒湯郡高鍋町)主落合兼朝也相應島津氏舉兵的消息。落合氏在伊東氏來到日向之前就是重臣,位列譜代之筆頭,因義祐的寵臣伊東歸雲齋(伊東祐松)蠻橫霸道殺死了自己的兒子落合丹後守,對此懷恨在心。因為落合藤九郎背叛,義祐終於意識到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愚行,打算切腹自殺,但被家臣制止。一行放棄了進入財部的計劃,向西迂回經過米良山中,穿過高千穗一路逃亡豐後。由於帶著婦女兒童,逃難之路異常辛苦,加上山勢險要天降大雪幾乎無法前行,出發時約有120~150人的一行,途中掉落山崖者,足不能行而自我了斷者層出不窮,還有島津的追擊和山賊的騷擾,到達豐後國時已不足八十人(流落豐後)。逃亡隊伍當中有著後來的天正遣歐少年使節中的一人,當時還十分年幼的伊東祐益。流亡與結局到達豐後的義祐會見大友宗麟,請求大友宗麟協力反攻日向。宗麟答應了義祐的請求,然而內心也包藏將日向改造為天主教王國的野心,天正六年(1578年)消滅了門川的土持氏,於耳川以南與島津氏激戰(耳川之戰)。然而大友氏被島津氏打得大敗。大友氏的大敗使得在大友家幾乎等同於吃軟飯的義祐一行受到了很大的壓力,另外宗麟之子要強搶伊東祐兵夫人的傳言到處流傳,義祐帶著兒子祐兵等20餘人(嫡孫義賢留在了大友處)遠渡伊予國前去投靠河野氏,藏在河野通直一族大內榮運的知行地中。後來在天正十年(1582年)義祐等人從伊予國流落到播磨國。在此伊東祐兵通過仕於織田信長家臣羽柴秀吉的同族伊東長實的斡旋受到了秀吉的扶持。當時有人建議義祐去拜見一下秀吉,然而義祐答以「雖為流浪之身,然而堂堂藤原三位入道無論如何也不能追隨羽柴一族」,堅決拒絕了謁見的建議。見到了伊東祐兵仕官的義祐就留在了播磨國,天正十二年(1584年)與祐兵派的隨從黑木宗右衛門尉一起隨性流浪到中國地方,後來到了周防國山口留在了舊臣宅子裏。之後遣散了黑木獨自旅行,因為患病取道返回伊東祐兵屋敷所在的界町。然而在返程途中的便船上病情加重,船頭因為嫌麻煩就把他扔在了沙灘上。被偶然得知此事的伊東祐兵隨從(一說為祐兵夫人)發現,被送往界屋敷接受了大約七天治療,因醫治無效死去。年七十三歲。注一:疋,計量單位,用於銅幣時為10文或30文,用於金為四百分之一兩(日本用於計算金時一兩約16.4克)。因無名詞無法得知具體送的物品及其數量,可能是黃金75兩(1230克)或銅錢300貫抑或900貫。注二:島津豐州家:家祖為島津宗家8代當主島津久豊三子島津季久,第二代島津忠廉一代獲封日向飫肥。當時的當主是島津忠親。注三:米良重方:伊東家臣,智勇雙全,在擊退島津軍之外還負責與其交涉。後於木崎原之戰中殿後,戰死。注四:伊東祐信:伊東家臣,木崎原之戰撤退過程中遭島津軍襲擊,與島津義弘一騎討不敵被殺。注五:落合兼置:伊東家臣,島津家記載他是「日向婡奉行」。在木崎原之戰中殿後,戰死。注六:米良矩重:米良重方之弟。所領的加江田鄉無緣無故被伊東祐松奪取,自此懷恨在心。伊東祐兵返回日向後,再次成為伊東家臣。注七:阿喜多:一條房基之女,其母為大友義鑑之女,是大友宗麟的外甥女。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6#postid-189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C%8A%E6%9D%B1%E7%BE%A9%E7%A5%90
伊集院忠棟 Ijuin Tadamune(生年未詳-1599年)伊集院忠倉之子、妻為島津久定之女;又稱源太、掃部助、右衛門大夫、忠金、幸侃。伊集院氏為薩摩島津氏的一族,源於島津2代當主島津忠時之孫俊忠,俊忠得到了薩摩國日置郡伊集院地頭一職,遂改伊集院。伊集院家世代為島津家重臣,忠棟擔任島津家筆頭家老,在家中執掌權勢極大。無論內政才能還是作為一個武人,都得到很高的評價。擅長歌道,與細川藤孝等文化人交情深厚。在肥前、築後攻略中立下很大的功勞。天正十五年(1587年),忠棟與島津忠長率2萬人攻擊大友家名將高橋紹運所守的岩屋城時,損失極大。雖然最終攻下岩屋城,高橋紹運自殺,但由於兵力大損,無​​法繼續再對大友家進攻,使得大友家趁此機會等到豐臣秀吉的援軍。意識到實力差距,在秀吉出兵九州之前,就已經和秀吉積極交涉,力爭和睦。同年,秀吉發動大軍征討九州。4月,島津義久、島津義弘所率2萬人精銳對陣豐臣秀長的部隊,島津左軍的北鄉時久部受命進攻,意欲與右軍的忠棟合圍,但忠棟以沒有聽到左軍進攻動靜為由而沒有行動,最終導致北鄉時久部大敗,傷亡極為慘重。島津氏被迫撤退,史稱根白阪之戰。戰後,忠棟成功勸服義久臣服,自願剃髮作為人質,拜見豐臣秀長。因為一向親近豐臣秀吉的表現而受封日向國肝屬一郡的領地。島津降伏之後,作為島津家宿老負責與豐臣家聯繫,和石田三成等奉行關係密切。文祿四年(1595年),忠棟擔任島津領內的檢地奉行,將原屬北鄉家的日向諸縣郡庄內領地8萬石劃歸己有,把北鄉家轉封到薩摩,引起島津家中眾人的極大不滿。忠棟還強迫肝付兼盛認定自己兒子兼三為嗣子。自此以後,忠棟憑藉與豐臣家的良好關係,大權在握,功高震主。由於其權力日漸膨脹,島津氏兄弟也將其視為重大威脅。秀吉死後,慶長四年(1599年)當在伏見城島津家館邸對島津義久的繼承人島津忠恆表現出不屑的舉動時,當場被忠恆斬殺。據說太閣死後島津家從朝鮮撤軍回國,因為島津家在泗川之戰中大敗明軍,鄧子龍和李舜臣在戰事中遭遇到島津家的突襲戰死,功勳諸軍第一,受命直接到伏見城領賞。島津家此次出戰損失很大,但朝廷賞賜不菲,新得幾萬石的領地,成為唯一在朝鮮戰後獲得封賞的大名。跟隨義弘從軍的忠恆也到伏見城,結果看到的卻是忠棟的府邸比主家的更加奢華,再想起忠棟平日所為,於是父子倆惡上心頭。後來忠棟之子伊集院忠真怒而在庄內領地掀起反旗,是為「庄內之亂」,在德川家康的調節下和解。三年後,忠真也被忠恆殺死,伊集院一族就此沒落;據說忠恆對此早有預謀,忠恆和義弘謀劃斬殺計劃,得到義久的同意。但事發後,義久給石田三成的問罪信回復中,只說這是忠恆的個人行為。有說法稱,忠棟謀奪薩摩大隅日向三州守護由來已久,石田三成早已知道忠棟打算毒殺忠恆的計劃,忠恆得到消息後先下手為強。伊集院忠棟,被薩摩藩的『本藩人物誌』認定為「國賊」;不過新井白石在『藩翰譜』中則認為忠棟在九州征伐中挽救了島津氏的滅亡,為忠義之士。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C%8A%E9%9B%86%E9%99%A2%E5%BF%A0%E6%A3%9F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63551.htm 出處#3 http://82513924.qzone.qq.com
佐伯惟定 Saeki Koresada(1569年-1618年)佐伯惟直的次子,幼名太郎,別名權正。佐伯氏乃是豐後大族、宇佐八幡宮大宮司大神氏的分支,奉大神氏始祖惟基的五代孫惟義為家族源頭。當時惟義在源平合戰中支持平氏,戰後被流放到常陸,之後獲得赦免,改封佐伯莊,因此後代遂以佐伯為苗字。在天正七年(1579年),惟定的祖父惟教與父親惟直、叔父鎮忠在耳川之戰中一同戰死後,惟定繼任為第十七代家督,翌年七月,島津軍開始侵入佐伯領,為防禦北上的島津軍,佐伯惟定倚梅牟禮城不斷與之對抗。天正十四年(1586年)十月,在島津家迫降失去英主龍造寺隆信的龍造寺家後,一方面由肥後北上蠶食大友領地,另一方面則讓四弟島津家久統率一萬大軍從日向往豐後攻打,同時島津義久大量驅使謀略以所領安堵的條件大規模地對大友家旗下諸將進行內應工作。眼見大友家大勢已去的入田義實首先與島津義久內通,之後南山城主志賀鑑隆、久住町的麻生紹和、朝日岳城守將柴田紹安相繼傳出成為島津軍內應的消息。除此之外,松牟禮城主田北鎮利、 鳥屋城一萬田鎮實、山野城的朽網鑑康、鎮則不但在面對島津軍時直接降伏更進一步將島津家的勢力引入築後一帶。為防備來襲的島津軍,佐伯惟定請出留在大友家的伊東舊臣山田匡得協助,並擴充整備宇山城、 八幡山砦等各處支城,規劃支援路線,務求完善整個防禦網以求阻斷敵軍。在佐伯惟定四周的友軍一個接一個倒向島津方後,島津家久針對惟定使出軟硬兼施的手段,一方面以柴田紹安的居館松尾城為本陣,出兵威壓,同時也派遣使僧玄西堂前往梅牟禮城勸降。為了堅定抗戰的決心,佐伯惟定在見到使者時不但拒絕勸降,更接受軍師山田匡得之意,將玄西堂以下等二十名使者團當場斬殺,本來兩軍交鋒,不斬來使,佐伯惟定這番無禮的舉動正是要表明自己誓死對抗的決心和意志。同年十一月三日,島津家久對梅牟禮城發動攻勢,命土持親信及新名親秀率兩千兵馬火燒岸河內,之後進擊堅田,惟定在聽聞斥侯傳來的軍情後,將城中兵力一分為三,經鹽月、江頭、西野分別趕赴堅田迎戰,在猛將山田匡得的奮戰下,佐伯惟定終將島津軍擊退,逐出岸河內。同年十二月,佐伯惟定出兵攻打柴田紹安、左京進父子所在的星河城,在城落之後佐伯惟定補殺了柴田紹安之子左京進、次郎及其一族,令柴田紹安大為驚恐而再度投降大友家,被佐伯惟定利用為先鋒攻打天面山城。在擊退了來襲的島津軍之後,佐伯惟定與甫突破新納忠元包圍的岡城城主志賀親次一同展開熾烈的反擊,呼應豐臣秀長上方的九州之戰,順勢恢復大友家的領地,將當初被島津家寢返的南郡諸城逐步奪回大友家,使大友家得到更多的喘息空間,支持到豐臣秀吉本陣出動。天正十五年(1587年)正月,豐臣秀吉正式開始進行九州討伐,佐伯惟定於同年三月攻克土持親信所在的朝日岳城,並在島津義弘、 家久兩軍合流回歸日向時發動急襲,將島津軍擊潰,在戰場上大為活躍的佐伯惟定因而得到秀吉所賜的感狀。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朝鮮侵略,佐伯惟定做為大友軍的一員從軍參陣,不料主公大友義統翌年在朝鮮戰場上得知敵方大軍來襲的消息後,居然立刻自前線逃跑,引起秀吉大怒,因此遭到改易處份,佐伯惟定因是大友家臣而亦遭到牽連不得不離開佐伯氏已經居住了四百年的故鄉下野,後來羽柴秀保賞識惟定昔日武勳將他推薦給筆頭家老藤堂高虎擔任其麾下的侍大將 。文祿四年(1595年),藤堂高虎入國伊予宇和島得到七萬石的封地時佐伯惟定也從高虎處拜領了兩千石的俸祿,與藤堂良勝交替擔任國府城城代。慶長之役時,佐伯惟定原先負責板島城留守役一職,後再次投入朝鮮戰場,當時佐伯惟定已成為藤堂軍的其中之一。歸國後,奉祿增至三千五百五百六十石。在秀吉死後,於慶長五年(1600年)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展開決定天下誰屬的關原會戰,主君藤堂高虎因為素與家康修好而投入東軍,是役之中佐伯惟定並未參戰而是被任命伊予板島城留守居役的職務,戰後藤堂高虎被轉封至伊勢津城,此後十年間身為藤堂藩士之一的佐伯惟定主要負責領內的各城的普請職務。於慶長十年(1605年),藤堂高虎增加了佐伯惟定四百四十石的封領,祿高達四千石。關原之戰後,德川家康開創江戶幕府,身任征夷大將軍,隨後又把將軍之位讓於世子秀忠,稱大御所。但是居於大阪城中的豐臣秀賴,終究是德川政權的不安定因素,於是家康費盡苦心方硬借方廣寺鐘銘的事件挑起大阪之戰。在冬之陣中佐伯惟定在高虎麾下率領士隊十騎、卒隊四十人出陣,與藤堂高刑合作擔任右先鋒。而在翌元和元年(1615年)的夏之陣中,佐伯惟定先是擔任遊軍隊將,在藤堂軍先鋒隊被擊潰後,與藤堂高吉一同擔任左先鋒在八尾合戰中與長宗我部盛親交戰,率先以鐵砲攻擊射殺了盛親的先鋒大將吉田內匠,但是在盛親熟稔的指揮下,長宗我部軍於長瀨川堤防上布陣反擊,反倒痛擊藤堂軍,令高虎失去藤堂高刑、藤堂氏勝、桑名一孝等武將,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在攻破盛親的先鋒軍火速回援方緩住盛親的猛攻,直到井伊直孝來援才逼退長宗我部軍,但藤堂高虎軍同樣是損失慘重,折損了部將六人、隊長七十一人、三百餘名兵士戰死,元氣大傷。由於前日和長宗我部盛親的交戰中藤堂軍受到重創,因此辭退了翌日在天王寺的最終決戰裡先鋒之職,但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還是擔任藤堂軍的先鋒,戰後因功增加五百石,總共領有四千五百石的知行領位列藤堂藩的重臣之一。元和四年(1618年),佐伯惟定逝世,年五十歲,法名宗忠功月大禪定門。家祿由其子惟重繼承,此後佐伯家世代擔任藤堂家臣直到明治時代。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4070298/1
內田統續 Uchida Munetsugu(生年不詳-1600年)內田鎮家的長子、母為鹿子氏;幼名宮壽、通稱監物、忠三郎、忠兵衛、忠右衛門,別名連滿;受大友義統偏諱「統」字,名為內田統續。起初跟隨其父內田鎮家,為戶次鑑連(立花道雪)的家臣,「為人磊落不羈於戰陣有功」,是故從戶次鑑連處拜領「連」字,取名連滿。在主家大友家討平築前動亂時期,內田家作為戶次家軍團的一隊堅守職位,常擔任後陣防守之職,大友義統時期受到了褒讚,受領「統」字而改名統續。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經過豐臣秀吉的平定後,立花家受封築後柳川13萬2千石,此時統續因其父鎮家隱居,因此繼承內田家,並擔任立花家的侍大將、旗本先手役,領有俸祿一千五百石。不久,在肥後的佐佐成政亦進行檢地,但是遭到部份國人反對,引發肥後國人一揆動亂,統續跟隨主君立花宗茂出兵討伐,在戰事最後階段,發動謀反的隈部親永一族12人被帶到立花家居城的黑門一地接受處罰,而宗茂為了顧全隈部一族的武士名譽,因此選拔家中12位武將與之單挑,此時統續因其剛膽的個性而成為其中一人,成功的討殺了對手。文祿元年(1592年),統續作為立花家備隊大將參加由豐臣秀吉發動的朝鮮侵略,其中一場中、日、韓三方皆參與的決戰「碧蹄館之戰」立花家擔任先鋒抵抗;統續原本和家中聲譽極高,同為侍大將的十時連久擔任中備大將,但是連久因為不想讓家中重臣,擔任先陣的小野鎮幸和米多比鎮久有失,因此和統續一起要求為先陣,之後便在統續率領鐵砲隊射擊敵軍,由十時連久發動突擊後開始了這場「碧蹄館前哨戰」。雖然連久和統續僅5百人,但扔然奮力將敵軍數千逼退,此戰最後在小野鎮幸和立花宗茂合作夾擊之下將敵軍擊退。不過期間,就在連久突圍撤退之際,不幸中明將李如梅的毒箭而毒發身亡,統續因為和連久感情甚好,因此在回到立花軍陣後非常後悔自己沒能和連久一同戰死,至此往後的統續皆在任何戰役中衝向敵軍最為密集之處,除了發洩其武勇外,也悲憤的尋找自己的死地.....而此時宗茂遵循十時連久的遺言,讓統續繼承其武者奉行兼任家老的職位,關原之戰時期則成為宗茂的母衣武者11名之筆頭。慶長三年(1598年),朝鮮戰役結束後,日本因為豐臣秀吉之死再度分裂,分為東、西兩邊對抗。慶長五年(1600年),立花家此時為了盡忠而投向豐臣西軍,然而立花軍並無緣參戰最重要的關原之戰,而是在之前被派往近江大津城攻打中途反叛至東軍的京極高次,此戰的總大將毛利元康(末次元康)因作戰遲鈍,數日之間竟無戰果,還被京極軍屢次偷襲陣營,然而作為名將的立花宗茂卻兵卒無損的擊退了敵軍的偷襲攻勢。但是僅3千人的京極軍扔然頑強守城抵抗,結果西軍靠著立花軍的三倍速鐵砲射擊以及勇將立花成家的活躍而逐漸進軍到大津城的二之丸,此時是戰事最為激烈的時期,因為大津城的城門經過特殊設計,無論再多大軍在進至城門時都只能有小部分兵力進出而已,因此統續於攀爬城牆之時隨即遇到在牆防守的大量敵兵,統續見狀毫無懼色,隻身仗其剛膽越牆,卻被敵兵以槍刺中胸膛,更被薙刀傷及右手翻落城牆,儘管如此統續仍以左手揮動采配,喊者:「踏過我的身軀突擊吧!」終於,在這立花家充滿殘念的近江大津城壯烈戰死。之後內田家由其弟內田連久以統續養子的身分在立花宗茂回封柳川後,延續其一族。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7%E7%94%B0%E7%B5%B1%E7%BA%8C
加藤忠廣 Kato Tadahiro(1601年-1653年)加藤清正的三子、母為玉目丹波守之女・正應院、正室為蒲生秀行之女・琴姬(德川秀忠養女)、側室為法乘院、しげ;幼名虎藤,別名虎之助,戒名帝光院殿証誠覺日源大居士。因為兩個兄長虎熊、熊之助(忠正)早逝的原因成為嗣子。慶長十六年(1611年),父親清正死去,繼承家督。因其僅有11歲,年紀尚小,江戶幕府對加藤家提出九條要求:「廢棄水俁城、宇土城、矢部城」「廢棄未繳納的年貢」「向家臣征收的租稅減半」「支城主的任命,家臣俸祿的分發等由幕府實行」等。並以此為繼承的條件。後來隨著「一國一城令」的實施,鷹之原城.內牧城.佐敷城均被廢棄、最終只被允許保留熊本城和麥島城。藩政實行重臣合議制,一般認為由藤堂高虎擔任後見人。廢止支城、由幕府掌握人事、導入合議制,被認為意圖遏制父親清正時代重臣作為支城主而具有半獨立狀態的權利這一狀況。然而,年幼的忠廣仍然無法完全掌控家臣團,牛方馬方騷動(注一)等重臣間的對立層出,政治一片混亂。此外,細川忠興在收集周邊大名的情報後認為忠廣「精神不正常」,嚴加防備。寬永九年(1632年)5月22日,前往江戶途中,品川宿得到命令被禁止進入江戶,於池上本門寺從上使稻葉正勝處得到改易的命令,被送往出羽庄內藩主.酒井忠勝處軟禁(注二)。此後、得到出羽丸岡1萬石不得繼承的領地、母.正應院與側室、乳母、女官、20名家臣共50人一行離開江戶(細川忠興書狀),留在肥後的祖母(正應院母)也被招至丸岡,在此度過22年餘生。丸岡為堪忍料(注三),收繳年貢由庄內藩的代官實行,同去丸岡的二十名家臣主要在忠廣身邊服侍。忠廣自此沉迷詩詞歌曲,習字詠詩,前往金峰山參拜並與山中沐浴,無拘無束的快活日子可見諸史料。從流放途中開始創作的歌日記《塵體和歌集》僅一年有餘就編入319首。根據德川義宣的研究、借用《小倉百人一首》語句的和歌數量眾多,此外深受《伊勢物語》影響,常自比被下放至東國的在原業平(注四),同樣也自比《源氏物語》主人公光源氏,大量引用《源氏物語》語句。除此外還把玩尺八簫這些樂器。在外為一干小姓、在內則是母親、乳母、祖母、愛妾、侍女等人包圍吟詩作對,誦讀《源氏》,演奏樂器,沉醉華鳥風月,生活華美充實。20年後的慶安四年(1651年)6月,母親去世,2年後的承應二年(1653年)忠廣也撒手人寰,年五十三歲。注一:牛方馬方騷動:熊本藩重臣加藤正方(官位右馬允,故稱為馬方)與加藤正次(馬方對立面,稱牛方)爭奪藩政主導權引發的騷動,以加藤正方派獲勝,加藤正次派被大量流放而告終。藩主忠廣並沒有因此被問責。注二:熊本藩改易的原因並不明朗,一般說法是幕府掌握了忠廣之子——光正出於惡作劇目的的「造反書狀」而以此為由將其改易。其他猜測有忠廣治理不力;與德川忠長走得過近;削弱豐臣方大名等。注三:堪忍料:用於維持生計的領地,無需負擔軍役。注四:在原業平:平安時代的歌人,貴族。《伊勢物語》的主人公。《伊勢物語》記載了以其為中心的諸多男女故事。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ostid-111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8A%A0%E8%97%A4%E5%BF%A0%E5%BA%83
北鄉三久 Hongo Mitsuhisa(1573年-1620年)北鄉時久的三子,北鄉氏第十一代當主北鄉忠虎之弟,另立別家,為平佐北鄉氏初代。此外其母亦即北鄉忠孝(父時久之叔父)之女是島津義弘的前妻,在生出義弘之女御屋地(注一)後成為時久的後妻,因而三久與御屋地是異父姐弟。作為島津氏有力支族北鄉氏的一員仕於島津氏,小田原征伐與文祿.慶長之役皆有從軍。文祿三年(1594年),受兄忠虎之命獲領三股(現宮崎縣三股町)。同年10月,忠虎病死於朝鮮巨濟島(現韓國慶尚南道巨濟市),鑒於前當主時久年事已高,次期當主長千代丸年紀又很小,因而在島津義久與島津義弘的連署之下,約定長千代丸17歲之前,由三久代理北鄉氏家督。文祿四年(1595年),受豐臣秀吉,島津氏家中進行領地交替,北鄉氏宗家自都城(現宮崎縣都城市)遷往祁答院(現鹿兒島縣薩摩町),三久也由三俁轉移到平佐(現鹿兒島縣薩摩川內市),都城成為伊集院忠棟領地。北鄉氏所領都城地方是自足利尊氏下賜之後世代相傳之地,因而此後都城復歸成為北鄉氏的夙願。慶長元年(1596年),三久隨島津義弘遠渡朝鮮轉戰各地。尤其是泗川之戰中,據傳三久勢斬首四千一百四十六(孤證、待考)。自朝鮮歸國後,島津氏與伊集院氏開始交戰,即庄內之亂。然而這也是北鄉氏都城復歸的絕好機會,三久跟隨島津忠恆輔佐長千代丸一族盡起與伊集院忠真交戰。因北鄉氏表現活躍,忠恆送出感狀一封。在德川家康中介下內亂終結之後,伊集院氏移往穎娃(現鹿兒島縣南九州市),北鄉氏之夙願都城復歸得以實現。此外,三久在庄內之亂終結後並未返回都城而是繼續領有平佐,元和六年(1620年),三久死去,年四十八歲。墓所位於薩摩川內市梁月寺跡。後來都城北鄉氏宗家受島津氏之命復姓島津(都城島津氏),平佐北鄉氏保存北鄉家名,作為島津氏重臣存續。注一:御屋地,先嫁北鄉時久嫡子北鄉相久,相久死後(參見北鄉時久條目)改嫁北鄉時久之弟,島津豐州家第六代島津朝久,兩人有一子島津久賀。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9#postid-232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8C%97%E9%83%B7%E4%B8%89%E4%B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