諏訪賴忠 Suwa Yoritada(1536年-1606年) 諏訪滿鄰之子、正室為向山氏;通稱小太郎、別名伊勢宮丸,戒名永明院殿光山宗瑚大居士。 天文十一年(1542年)6月,從兄兼諏訪氏當主諏訪賴重因為甲斐國的武田信玄侵攻諏訪而自殺。父親滿鄰在高遠賴繼、矢島滿清等人策劃篡奪諏訪大社上社的大祝時,擁立賴重的遺兒千代宮丸(虎王丸,後來改名為長岌),此後滿鄰動向不明。而滿鄰的兒子賴忠和賴豐、賴辰則仕於武田家。 諏訪大社的大祝由賴重的弟弟賴高擔任,不過賴高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被殺害,根據『當社神幸記』中記載,賴忠在同年12月以前就成為諏訪大社上社的大祝,在12月7日進行諏訪明神御渡的注進(亦有說法指在此時流浪),並在天文十六年(1547年)1月11日改名為賴忠。 永祿七年(1564年)7月19日,在武田氏侵攻飛驒之際,受武田信玄要求而祈禱。在永祿八年(1565年)12月和永祿九年(1566年)再興諏訪大社上社和末社的祭禮。天正六年(1578年)、天正七年(1579年),武田勝賴進行諏訪大社的造營,賴忠亦有協助。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發動甲州征伐,武田氏滅亡,兄長在此戰中戰死。同年6月,信長在本能寺之變中死去後,驅逐河尻秀隆的郡代弓削重藏,並進入信濃高島城,繼承諏訪氏的家督,並與在此時侵攻信濃的德川家康對抗,接近北條氏政以圖再起(天正壬午之亂),不過在12月敗於酒井忠次、小笠原信嶺等家康派遣的信濃平定軍,於是以和睦的形式臣服德川家,翌年3月,維持諏訪郡的所領。 天正十八年(1590年),德川家康移至關東地方,在此時跟從,被賜予武藏比企郡奈良梨、兒玉郡蛭川、埼玉郡羽生等合計1萬2千石所領。文祿元年(1592年),被移至上野總社,在這段期間把家督讓予嫡男諏訪賴水。 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中擔任江戶城的留守居役。 慶長十一年(1606年)死去,年七十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AB%8F%E8%A8%AA%E8%B3%B4%E5%BF%A0
諏訪賴水 Suwa Yorimizu(1571年-1641年) 諏訪賴忠的長子、母為向山氏.理昌院、正室為本多康重長女.貞松院;通稱小太郎,官至從五位下、因幡守。 元龜元年(1577年),以6歲之齡受父親賴忠讓予諏訪大社大祝之職。天正十八年(1590年),與父親一同在小田原征伐中從軍。此後因為當主德川氏移封至關東地方,賴忠父子離開諏訪並隨之移至關東,被賜予武藏國奈良梨。後來移封至上野國總社,同年受父親讓予家督。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中跟隨德川秀忠軍,被任命守備信濃國和上野國,因為這次功績,在戰後的慶長六年(1601年)10月被賜予信濃國高島2萬7千石,被允許復歸。 慶長十九年(1614年),在大阪之陣中被任命守備甲府城,長男忠賴率軍出陣。因為在冬之陣時被命令留守在城中等,因此在夏之陣時,請求向大阪從軍,不過沒被允許,在夏之陣時亦負責守備甲府城。 元和二年(1616年),負責軟禁被改易的松平忠輝,此後由諏訪氏負責照顧忠輝,直至忠輝死去。 寬永十一年(1634年),受到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邀請參加宴會,得到深厚信任。寬永十七年(1640年),把家督讓予忠賴(忠恆)並隱居。 翌年(1641年)死去,年七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AB%8F%E8%A8%AA%E8%B3%B4%E6%B0%B4
阿梅 O Ume(1604年-1682年) 真田信繁(真田幸村)三女、母為高梨內記之女、片倉重長繼室;法名泰陽院殿松源壽清大姊。 生於信濃。若依通說,享年七十八歲可推斷其生於慶長九年(1604年),即生於信繁流放九度山時期,與『左衛門佐君伝記稿』生於信濃的記述不符。菩提寺當信寺中的牌位記載其享年八十三歲,照此推算其生於慶長四年(1599年),即生於信繁在信濃上田城之時。 慶長十九年(1614年),跟隨其父信繁進入大阪城。次年慶長二十年(1615年)5月,大阪夏之陣大阪落城後由仙台藩家臣.片倉重長保護。此事的詳情,有說法是落城時被搶去的,還有一說是由其父真田信繁託付給片倉重長的。(詳見注一) 寬永三年(1626年)重長正室死去之後,成為其繼室。弟弟大八(片倉守信)、妹妹阿菖蒲(片倉定廣室)也因為其姐的關係寄身於片倉家。阿梅與片倉重長兩人間沒有孩子,便認重長前妻之女的孩子.片倉景長(注二)為養子。 重長正式娶阿梅為妻之前先讓她做了別人的養女。關於養女一事有兩說,其一是做了信繁妹夫瀧川一積(注三)的養女,自瀧川家嫁入片倉家,其二是做為信繁姐夫小山田茂誠之養女自小山田家嫁入片倉家。可見在作為繼室嫁予重長之時,對於隱瞞真田家之女一事而做的各種工作考慮得十分周全。 慶安元年(1648年),阿梅在白石城下建立月心院,用以悼念其父。此外在功德山當信寺(淨土宗)也供奉其父信繁與竹林院(真田信繁正室)。 阿梅死於延寶9年12月8日(1682年1月16日)。墓所位於片倉氏2代之菩提寺當信寺,有一如意輪觀音像作為墓碑。一廣為流傳的迷信說法說把墓石上刮下來的粉沖水喝可以治牙疼,現原物已不存。 注一:據『片倉代代記』,阿梅與大阪城落城之際由片倉重長自戰場獲得,換句話說就是搶來的。起初不知其身份,當做侍女使喚,後來發現她是真田信繁之女,於是娶作繼室。『白川家留書』也提到是搶來的。 據『老翁聞書』,大阪城落城之際有一16、7歲頭系白巾手持長刀的美女獨自闖入重長陣中,遂被重長帶回作為繼室。 託付給重長的說法,是原始出處不明的俗說廣為人知的內容是這樣的:慶長二十年(1615年)5月6日的譽田之戰中,作為伊達隊先鋒的片倉重長與真田隊激戰,信繁認為當時的武者雖是敵人卻很值得欽佩,前途無量,遂於落城之前將阿梅送至重長之處。 注二:仙台藩士松前安廣之子,其母為片倉重長之女。 注三:瀧川一忠之子,瀧川一益之孫。幕府使番。其妻為真田昌幸五女趙州院。一說瀧川一積因此事遭到解職。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3#postid-136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9%98%BF%E6%A2%85
飯富虎昌 Obu Toramasa(1504年?-1565年) 飯富道悅之子?,因剛勇而被稱為「甲山之猛虎」,武田二十四將之一。 飯富氏出自河內源氏(一說甲斐源氏)一族,源義家四男源義忠之子飯富忠宗的後裔,也有古代的多氏之說。父親道悅(一說祖父)於永正年間的戰爭中戰死。 曾一時期,與今井信元、栗原兵庫一同向武田信虎舉起反旗,在投降後被原諒並臣從於武田信虎。天文五年(1536年)北條氏綱侵攻駿河時,與武田信虎一同作為今川氏的援軍參戰並大破北條軍。 天文七年(1538年)與諏訪賴滿、村上義清的聯軍戰鬥,此時雖然是寡兵,但仍數度擊破連合軍,虎昌在此戰中取下97個首級而立下軍功。 天文十年(1541年),與武田家的宿老和有力國人板垣信方、甘利虎泰一同擁立武田信虎的嫡男武田晴信(武田信玄)並把信虎追放到駿河,以後成為武田家的宿老並仕於信玄。 天文十七年(1548年),板垣信方、甘利虎泰在上田原之戰中戰死後,成為武田軍團中的核心。 在軍事面上經常站在最前線,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於自身守備的內山城中被長尾景虎(上杉謙信)和村上義清的8000兵圍困時,以800兵力將他們擊退。永祿四年(1561年)的第4次川中島之戰中擔任攻擊妻女山的別動隊大將,作為柱石為武田氏的躍進盡力,而且還被武田信玄任命為嫡男義信的傅役(後見人),作為武田氏第一宿老而相當有份量。 根據『甲陽軍鑑』中記載,武田信玄、武田義信父子之間的關係不是十分良好。在對今川氏的方針上父子之間有非常深的對立,虎昌在義信企圖謀反時被捕,密告者是虎昌的弟弟山縣昌景(有說法指是外甥)。 永祿八年(1565年)10月19日,承擔責任而自殺,年六十二歲,戒名光山道圓禪定門。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5%AD%E5%AF%8C%E8%99%8E%E6%98%8C
馬場信房 Baba Nobufusa(1514/1515年-1575年) 教來石信保之子,初名教來石景政,繼承馬場氏,改名為馬場信房、信春,別名信政、信武、氏勝,戒名龍嶽院殿大法壽山居士。 天文十年(1541年)時武田信玄將其父武田信虎流放至遠江,信房與重臣板垣信方、甘利虎泰居功厥偉,信房得到信玄認同而受到重用。 天文十五年(1546年)以「旗本組侍大將持有騎馬五十騎」的獎勵受到拔擢,同時,由於武田家譜代家臣馬場虎貞向武田信虎諫言而被誅殺,馬場氏斷絕,受武田信玄之命,繼承馬場氏,改名為馬場信房。 之後信房功勳不斷累積,尤其永祿四年(1561年)著名的第四次川中島之戰,信房擔任妻女山攻擊機動隊,率領一百二十騎重創越後上杉軍,勇名大噪;另外在武田信玄重擊德川家康的三方原之戰中,信房與山縣昌景、內藤昌豐擔任頭陣,對敗走濱松城的家康軍瘋狂追擊,被評為功績第一。 永祿七年(1562年)武田名將「鬼美濃」原虎胤病死後,武田信玄命信房繼承鬼美濃的武名,同時受封為美濃守信房。 關於馬場的戰術天份,武田信玄曾感嘆「武田軍中戰術運用的巧妙無人能出其右」,在其一生參與的合戰四十有餘,卻連一次也沒有負傷過。除了武勇之外,信房也向小幡虎盛學習築城之術,信玄曾命其協助建造海津城,並擔任海津城城主以抵禦戰國軍神上杉謙信,信房在擔任城主期間深得民心,被將士與平民百姓稱為「具有一國太守器量的人物」,其人望在甲陽軍鑑一書中也頗受稱道。 後來武田信玄死後武田勝賴繼位,信房成為補佐勝賴的首席譜代家老,同時擔任北信濃、越中與飛驒的守備任務。 天正三年(1575年)在武田家武運斷絕的長篠合戰時,信房見織田軍鐵炮隊守備堅固,不利騎兵正面攻擊,因而建議武田勝賴即時撤退,但勝賴不願接受,認為「織田軍一直避免主力對決,此次在長篠城應集中全力將其一次殲滅」,信房見到情勢不佳持續獻策,然而勝賴卻一意孤行,結果武田家慘遭敗北,武田無敵騎兵遭到織田與德川勢3000丁鐵砲的攻擊而毀於一旦,而信房則志願擔任勝賴逃亡的殿軍,當勝賴平安逃離戰場的消息獲得確認後,信房將馬首掉頭,衝入織田陣戰亡。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6%AC%E5%A0%B4%E4%BF%A1%E6%98%A5
高坂昌信 Kosaka Masanobu(1527年-1578年) 春日大隅之子,本名春日虎綱,幼名源五郎,正室為香坂宗重之女。 父親大隅老來得子自然十分欣喜,但煩惱也同時來到,之前大隅為了延續家族曾經讓源五郎的長姐招婿為義子,源五郎出生後,大隅一直無法決定是讓女婿繼承還是由源五郎繼承,後來大隅過世,十六歲的源五郎與姐夫為財產打官司敗訴,不知何去何從的源五郎成為了當時仍是世子的武田信玄身邊的小姓。 源五郎容貌秀麗,深得信玄喜愛。以當時的風氣,龍陽之癖並非奇事,但像信玄跟高坂昌信這樣還有情書傳世的卻十分少見。在源五郎十八歲時信玄突然常常造訪另一個小姓彌七郎,源五郎的酸味不言而表,信玄查覺源五郎的吃醋,寫下一封膾炙人口的情書。 「我最近之所以常常去看彌七郎,不過是因為他最近生病了;我過去從來沒有讓彌七郎侍寢過,今後也絕對不會有,請你相信我,我對源五郎的心意絕對不會有所改便。我日夜徘徊,寢食難安,就是為了我的心意無法傳遞給你而感到困惑不已。如果我騙你的話,我願意接受甲斐的一、二、三大明神、富士、白山、八幡大菩薩還有諏訪上下大明神的懲罰。」 不久之後,源五郎元服改名春日昌信正式在信玄身邊任職,一開始昌信都是負責一些文書的工作,直到與山縣昌景一同在進攻戶石城時立功,然後又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時與小笠原家的小巖岳城之戰中立功,終被認可信玄將他拔擢為統率一百五十騎的侍大將,當時春日昌信年方二十五歲,之後積功累升為小諸城城主。 這時為了防範應信濃國人眾村上義清等人懇求南來相援的越後上杉謙信,武田家開始興建海津城,信玄命春日昌信擔負這項任務,並在海津城峻工後讓昌信三級跳為海津城城主,領九千石,可動用部隊人數高達四百五十人僅次於老臣小幡信貞。 武田信玄這項決策在家中引起軒然大波,對此不滿的聲音塵囂直上,多半是覺得昌信是靠他和信玄間的親密關係升官,但滿天亂飛的謠言隨著昌信在築城期間數次擊退謙信所派遣的別動部隊逐漸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戰略能力家中第一的美譽」。 永祿四年(1561年),就在海津城附近爆發了流傳千古的第四次川中島之戰,該役中春日昌信和馬場信房率兵突襲妻女山上的上杉軍,雖然最後宣告失敗,但後續的戰鬥中昌信以他出色的指揮能力立下大功。 川中島大戰之後信玄讓春日昌信繼承信州名族高坂家的姓氏改名高坂昌信,正式晉升武田家重臣的行列中。由於武田信玄進攻駿河今川家,而與北條家破盟,駐守海津城的高坂昌信周旋於北條、上杉兩大勢力之間,以避戰穩守的策略鞏固武田家在當地的實力,因而高坂昌信被時人稱為「避戰武將」,由於官拜彈正忠,又被稱作「逃彈正」,與攻彈正真田幸隆、槍彈正保科正俊齊名為武田三彈正。 元龜三年(1572年),武田信玄決意上洛,人在海津城的昌信也接到動員令,武田軍於東海道和德川家交手的三方原合戰中大獲全勝,但無奈的是,此時的信玄因為多年肺癆再加上年老力衰,雖有鴻圖之志仍敗於命運之神,戰陣之苦使信玄的健康急遽惡化,他的身體每下愈況,最後武田家重臣決定返回甲斐,但病重的信玄還未見到自己的家鄉便在半路上撒手歸天,逝於信州駒場。信玄猝逝,昌信一度悲傷地想切腹殉主,多虧信玄的異母弟一條信龍成功勸阻。 在信玄死後,勝賴大量起用以前他在信濃時身邊的近臣,對信玄時代的老臣以尊而不敬的心態一一架空,特別是高坂昌信,當年武田家變嫡子武田義信心生叛意時,昌信和馬場信房、內藤昌豐等重臣都多主張再給義信一次機會,也因此令武田勝賴生出「他們都看不起我」的心態而與一眾老臣之間始終存有芥蒂。 天正二年(1574年),繼任家督之位的武田勝賴攻下了連信玄生前亦強攻不落的遠江高天神城,一時武田家士氣大振。當躑躅崎館的勝賴舉背慶賀時,正在海津城駐守的高坂昌信心生感嘆地說出一句:「這或許就是武田家滅亡的先兆也說不定。」 不料在短短幾個月後高坂昌信的這句就得到了實證。天正三年(1575年),長筱會戰爆發,勝賴再度出兵三河、遠江攻打德川家,當時為了防備上杉的來襲所以昌信仍是率領一萬武田軍鎮守北信海津城,但他還是讓親子高坂昌澄送至勝賴身邊隨軍參戰。 最後在35000織德聯軍和他們的3000支國友鐵槍及拒馬防 柵下,武田軍受到了毀滅性的嚴重打擊,一幹自信玄時代便威揚四方的名將皆在此一役陣亡,武田四名臣中除了留守的高坂昌信外,山縣昌景、內藤昌豐、馬場信房三人先後戰死,真田信綱、真田昌輝、土屋昌次等重要將領也悉數歿於疆場。然而對昌信打擊最大的就是親生子高坂昌澄的死訊。但是高坂昌信很快由喪子的悲傷中醒悟,迅速帶兵八千運送大量補給品去迎接勝賴的敗兵。 為了保存危若風中殘燭的武田家,為了報答信玄的知遇之恩,昌信冒著生命危險硬闖入勝賴的居館向他進言,提出四點意見以盼勝賴能重建武田家威名。一是重建家臣團,放逐跡部勝資及長坂長閑,起用真田昌幸跟曾根內匠。二是處罰在長筱會戰中逃脫的武田親族。三是內政建設,以圖恢復重創的國力。四是擴展外交,與北條結姻以加強甲相同盟。可悲的是這四點中勝賴除了迎娶北條氏康之女鞏固外交,其他三點都未做到。 長筱會戰後,身為武田家重臣中碩果僅存的元老,他不得不耗盡他餘下不多的人生來為武田家鞠躬盡瘁,先是盛大舉行信玄的祭拜儀式以誇耀本家實力讓敵國不敢輕舉妄動,再來派出醫師敬滅與素來對丈夫德川家康與織田信長結盟而感到不滿的築山夫人密通以拉攏家康嫡子信康,離間兩家的關係,然後為勝賴向北條氏政求親,迎娶其妹為新正室以堅固雙方的盟約。 天正六年(1578年),高坂昌信在駐地海津城劃下了他人生的句點,享年五十二歲,可惜他終究未完成復興武田家的大業,武田家還是於天正十年(1582年)在甲斐天目山上步入歷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190
高遠賴繼 Takato Yoritsugu(生年不詳-1552年?) 高遠氏為諏訪氏庶家出身,賴繼被認為是在諏訪氏的文明之內訌時,與惣領家對立的高遠繼宗的兒子或孫兒(如果父親是高遠滿繼的話)。在諏訪賴滿統一諏訪氏時進行抵抗,不過後來投向賴滿,後來迎賴滿的女兒為妻。 戰國時期,甲斐國守護武田氏和信濃諏訪郡的諏訪氏是同盟關係;天文十年(1542年)6月,於武田氏由武田晴信(武田信玄)成為當主後,信玄開始侵攻信濃。 天文十一年(1542年)7月,武田信玄聯同賴繼聯手攻擊諏訪惣領家家督諏訪賴重(諏訪賴滿之孫),最終賴重在桑原城之戰結束後投降。7月21日,信玄命令身處甲斐的賴重與其弟諏訪賴高切腹,諏訪惣領家亦因而滅亡。其後,信玄與賴繼協議以宮川為界,將諏訪領一分為二,東面歸屬武田氏,西面則屬高遠氏。 然而,由於賴繼希望能夠成為諏訪惣領,因此對於無法取得諏訪全域甚為不滿,最終在9月10日率兵突襲並攻下武田領內的上原城,並且拉攏諏訪上社的矢島滿清、有賀遠江守、伊那郡箕輪的福與城主藤澤賴親和國人眾春近眾等人。 9月11日,下諏訪眾、諏訪滿隆、安國寺竺溪等武田氏武將支援板垣信方的軍隊以迎戰高遠氏。由於信方等人正前往安國寺附近,導致高遠軍的退路受到威脅,賴繼恐防無路可逃,於是離開下諏訪並安排軍隊在安國寺集合。 9月19日,信玄擁護賴重之子諏訪寅王前往若神子,在強調出兵有理的同時,與信方的軍隊會合。9月25日,武田軍向宮川進軍,在未時(下午1時至3時)左右於宮川橋付近與高遠軍交戰。這場合戰持續至酉時(下午5時至7時)左右,賴繼之弟高遠賴宗等高遠軍700人戰死,賴繼最終撤退。 天文十四年(1545年)4月17日,高遠城亦被攻陷,賴繼亦向武田方降伏並前往甲府出仕。高遠城在此後被武田氏改修並成為支配信濃的據點。 天文十七年(1548年)2月14日,武田方在與小縣郡的村上義清的戰鬥中敗退(上田原之戰)。 同年7月,因為諏訪西方眾謀反等,令武田支配的領域產生動搖,不過賴繼在同年4月3日從甲府返回高遠城,後來再次在武田方出仕。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死去,一說自殺,法名大用普徹禪定院。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B%98%E9%81%A0%E8%B3%B4%E7%B9%BC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