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笠原貞慶 Ogasawara Sadayoshi

小笠原貞慶小笠原貞慶 Ogasawara Sadayoshi(1546年-1595年)

小笠原長時的三子、妻為日野輝資的養女;受長尾景虎偏諱「虎」字,初名貞虎;後改受三好長慶偏諱「慶」字,名為貞慶。

與父親長時一同被武田信玄驅逐出信濃後,也是投靠三好長慶。之後,永祿十一年(1568年),在織田信長尊奉足利義輝之弟.足利義昭上洛時侍奉信長。

天正三年(1575年),織田信長武田勝賴在三河國長篠激戰,徹底擊潰武田的騎馬軍團。據說戰前貞慶一直催促往信濃出兵。另一方面,信長讓貞慶擔任對東國諸大名的外交役,與佐竹氏、田村氏、小山氏等進行交涉。作為室町幕府的守護家,貞慶的貴族血統得到信長很高的評價,其在外交官一職上也發揮重要的作用。

貞慶在織田政權的存在,後來也得到德川幕府的認可,並被任為司職儀禮的高家。天正九年(1581年),在織田信長為昭顯自己雄霸天下的御馬大會上,貞慶作為公家眾的一員也參列在其中。就這樣,在織田氏政權之下,貞慶已經從守護大名(武家)實質上轉變成公家(朝臣)。不過,貞慶也一直沒有放棄復興小笠原氏的志向。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發動武田討伐軍,收復府中。但是,小笠原氏原領地的安雲.築摩兩郡還有深志城被分給在武田氏經略中立過功的木曾義昌,失意的貞慶投靠三河的德川家康。六月,信長暴斃於本能寺後,族中的小笠原貞種在得到上杉景勝的援助下,將木曾氏驅逐出深志城。而貞慶則在家康的幫助下將貞種趕回越後;收復夙願已久的府中。之後,貞慶將深志改為松本,在信濃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翌年,當上松本城主的貞慶將自己的長子.小笠原秀政作為人質交給德川家康;與德川氏的麾下關系也得到鞏固。期間,貞慶通過安堵(領地所有權的確認)和布施等方式收買小笠原舊臣和諸寺社的人心;並對反貞慶的日岐.會田以及同族的赤澤氏等地域領主進行武力討伐;平定安雲.築摩兩郡。在以家康的麾下關系為基礎上,將自己的領域支配權向前推進。不久後,家康與豐臣秀吉關系緊張,並在小牧.長久手展開合戰。貞慶應家康的要求,攻擊秀吉方的上杉氏控制下的青柳.麻績兩城還有木曾氏所在的福島城,牽制上杉.木曾氏。

後來,發生了德川家康的重臣.石川數正誘拐做家康人質的貞慶之子秀政,出奔到豐臣秀吉帳下的事件。貞慶借此機會也做出脫離家康,與秀吉簽訂盟約的舉動。這也就是貞慶企圖通過臣服即將天下統一的秀吉,為小笠原氏將來謀取安泰的賭博。接著,小笠原氏掉轉槍頭,把家康方的保科氏擊退至伊那高遠城。然而,天正十四年(1586年),秀吉與家康和好,並任命家康統管關東。同時,又將信濃的小笠原.木曾氏等劃歸家康麾下;貞慶的政治賭博也立馬跟著輸個精光。就這樣,貞慶的獨立國主的立場被納入秀吉所推進的近世封建社會軼序當中,作為戰國大名的小笠原氏的歷史即將落下帷幕。

天正十七年(1589年),貞慶再次加入德川家康的麾下,並向家康示好,將家督之位讓給長子秀政。接著,又將家康長子-已故岡崎信康之女迎娶為秀政的正室,努力修復與家康的關系,並借此使小笠原家得以列入德川譜代眾之中。在貞慶的努力下,德川幕藩體制期間豐前小倉藩領十五萬石的譜代大名小笠原氏成立。

隨後,長子秀政跟隨德川家康的關東移封,受領下總古河三萬石。貞慶也移居至古河,於文祿四年(1595年)死去,年五十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26375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