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科盛信 Nishina Morinobu

仁科盛信仁科盛信 Nishina Morinobu(1557年-1582年)

武田信玄的五子、母為油川信守之女.油川夫人、妻有武田信繁之女、武田信廉之女、仁科盛政之女、福知新右衛門之女;通稱五郎、初名武田晴清、繼承仁科氏,改姓名為仁科盛信

永祿四年(1561年),父親信玄對曾經為上杉謙信的內應的信濃國人眾海野、高坂、仁科諸氏做出嚴厲的懲罰。沿襲當初對諏訪氏的處分方式,由信玄次子,天生就雙目失明的龍芳繼承海野家名,稱海野勝重;由近習春日虎綱繼承高坂家名,稱高坂昌信

五月,父親信玄攻落信濃安曇森城,命城主仁科盛政切腹。仁科氏作為清和源氏的末流的名門,信玄不忍其家名從此斷絕,因而讓當時年僅五歲的五男繼承仁科氏的家名,改稱仁科盛信。成為森城城主,擁有親族眾百騎兵力。信玄滅絕敵對的勢力,並由自己的血親或者親信繼承家名復興之,逐漸收服長期反抗而且情況錯綜複雜的信濃諸國人眾。

天正元年(1573年),父親信玄在上洛途中病危,四月十二日退至信濃駒場病死,臨終前留下「三年之內密不發喪」的遺言,盛信的兄長武田勝賴獲得武田氏的支配權,但隨即在兩年後的長筱之戰中遭受致命的慘敗。此後到天正七年(1579年),盛信被任命為伊那高遠城主。

武田氏在長筱之戰後雖說仍苟延殘喘了七年時間,但是等織田信長一一擊破「信長包圍網」的敵勢後,終於騰出手來開始對付武田氏。

天正十年(1582年)二月,織田信長編成武田討伐軍,信長本人向木曾地方進軍;嫡子織田信忠向伊那地方進軍;金森長近從飛驒向信濃進擊;德川家康向駿河進軍;曾經的盟友北條氏政也從關東方向發起攻擊,五路大軍總數高達十萬之眾。而處於絕對劣勢的武田勝賴只得采取守勢,在木曾地方委派自己的妹夫木曾義昌,伊那地方委派叔父武田信廉,飯田城委派保科正直,而盛信作為高遠城主,也走到戰爭的最前線。

在形勢優劣一目了然的情況下,勝賴的妹夫木曾義昌率先投向織田一方,反而作為織田方的先鋒對武田領地展開侵攻,這位深受信任的武田一門親族的反叛給予勝賴沉重的打擊。

二月二日勝賴命武田信豐和山縣昌景之子山縣昌滿率兵三千為先鋒,自己為總大將率軍一萬五千自新府城出發討伐木曾。與此同時,下伊那松尾城的小山田信嶺也舉起反旗,飯田城主保科正直、大島城城主武田信廉先後在十四日和十六日不戰棄城。討伐木曾的武田先鋒軍也在木曾、織田聯軍面前吃敗仗。剛剛出陣到諏訪上原城的勝賴聽到這一系列不利的消息後,急忙撤回新府,打算做最後的抵抗。

此時勝賴也曾經發密函給高原城的盛信,讓他棄城到新府與自己合流,而盛信卻拒絕把城池白白地扔給敵人,在此時就已經做好戰死的覺悟。

三月一日,勢如破竹的織田軍兵臨高遠城下,面對四面楚歌的局勢,城主盛信把兒子和妹妹松姬送往八王子城後毅然決定與城共存亡。

高遠城作為武田氏在信濃最後的據點,由城主盛信為總大將,大將小山田備中守、小山田大學(昌辰)、渡邊金太夫照、諏訪勝右衛門夫婦及其以下三千余名將士守備;而進攻的織田方總大將是織田信長的嫡子織田信忠,大將瀧川一益河尻秀隆、森長可、毛利秀賴及其以下大軍高達五萬三千人。可以說信忠的部隊是織田進攻的主力軍,信長也許也是想借此一戰來鍛煉自己的接班人。不過巧合的是,盛信的妹妹松姬就曾經與信忠有過婚約,在戰國的末世曾經的親戚成為死敵。

織田信忠在包圍高遠城後,曾經以黃金百枚為籌碼試圖誘降盛信,被嚴詞拒絕,派出勸降的外交僧,反而被盛信割掉耳朵趕出城來,信忠因此大怒,下令對高遠城發起最後的總攻擊。

織田軍敲響從開善寺搶來的大鍾作為進攻訊號,發起怒濤般的攻勢,很快就打破木門殺入城內,武田守軍都做好必死的覺悟,紛紛刺死幼子,殺入敵陣之中,連武士的妻子女兒都紛紛拿起武器抗敵。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諏訪勝右衛門的妻子諏訪はな,身披鎧甲,手持薙刀一連砍翻五六個敵人,連敵人也都發出「女中豪傑,前所未聞」的感歎。

武田軍的奮戰可謂空前慘烈,以至於逼得地方的總大將織田信忠也親自出陣,重整旗鼓發起攻擊,在十七倍之眾的敵軍的攻擊下,武田軍逐漸不支,三之丸、搦手門、追手門相繼失陷。盛信把最後的兵力集中在二之丸防守,自己和正室百合夫人退往本丸。

織田信長大軍的進攻之下,武田家治下的城主與將領,不是開城投降就是棄城逃亡,其中卻只有盛信率領高遠城將士勇於抵抗並奮戰至最後一刻,最終切腹自盡,年二十六歲,法號放光院自刃宗知居士。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051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