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惟政 Wada Koremasa

和田惟政和田惟政 Wada Koremasa(1536年-1571年)

和田惟助的長子、妻為高山友照之女;別名彈正忠、紀伊入道,「攝津三守護」之一。

永祿八年(1565年),將軍足利義輝被家臣松永久秀等暗殺,惟政將出家被軟禁的義輝弟.覺慶(足利義昭)和仁木義政一起從一乘院救了出來,暫時躲藏在自己的宅邸,之後跟隨流浪的義昭。在越前國的朝倉義景、尾張國的織田信長的援助下,還俗的義昭就任第15代將軍,就從信長處獲得了攝津國芥川山城,之後又被給予高槻城,惟政和池田勝正、伊丹親興共同被足利義昭任命為攝津國的守護,三人被稱作「攝津三守護」。

之後惟政在作為足利幕臣大力參與京都周邊外交與政治的同時,作為織田氏家臣也參與信長的政治及會戰,擔任義昭和信長之間的橋樑的職務。特別是永祿十二年(1569年)10月,惟政作為向信長請求援軍的播磨國赤松氏的援軍,參加了攻擊備前國浦上氏的戰役。

在那之後,惟政在因事前往美濃國的信長處的途中,收到信長傳來的蟄居的命令。據路易斯.弗洛伊斯(Luís Fróis)稱惟政受到的是「不允許接見」、「破壞近江國內惟政所擁有的城市」「沒收收入中的2萬Cruzado(葡萄牙幣)」這類嚴厲的處罰。雖然弗洛伊斯的記錄認為這是朝山日乘向信長誣陷惟政的結果,但可以推測出同時期信長和足利義昭的關係惡化才是最大的原因。惟政對此剃髮抗議。

元龜元年(1570年)惟政在京城謁見正要攻擊越前的信長後,信長恢復了他的地位。據弗洛伊斯稱有增加3萬Cruzado的俸祿。同年6月,作為織田氏一方參加了姉川之戰。11月,面對變成多方敵對勢力的形勢,信長利用將軍義昭的權威與六角氏和解,惟政曾與在六角氏下同樣作為甲賀當地國人眾的三雲成持.三雲定持之間有密切聯繫,在這次與六角氏的和解中扮演重要角色。

元龜二年(1571年)白井河原之戰中和伊丹氏、茨木氏討伐與松永等三好三人眾聯盟的池田知正,惟政誤計了敵人的數量,下令突進,未曾料到正好被埋伏在山麓的池田氏家臣荒木村重包圍戰死,時年四十二歲。

後話
惟政死後不久,兒子惟長一直存有為亡父報仇的念頭。元龜四年(1573年)三月,惟長殺了親荒木派叔父和田惟增。兔死狐悲,與惟增同為親荒木派的家老高山右近重友深覺危險,立刻通報村重,村重指使高山右近在城發動叛亂,同時自己也出兵高槻呼應。右近與惟長在城中互鬥,雙方都負了傷,結果荒木一黨和高山右近佔據了高槻城,惟長逃亡伏見,不久死去,和田氏走向沒落。

惟政在自己的領地上熱心地保護基督教的事在弗洛伊斯著的『日本史』上有詳細的記載。惟政除了在弗洛伊斯會見織田信長的時候擔任中間人,還為了不讓武士去教會住宿積極地做武士的思想工作,在皇宮發出伴天連(基督教)驅逐令的綸旨後想使其撤回,硬要讓傳教士坐自己的上座等對基督教非常熱忱。還很積極地協助畿內的基督教傳教。但是,因為惟政自身在接受洗禮之前就​​戰死了,對於他的死弗洛伊斯很是哀嘆。再者,有惟政在遇到基督教之前屬於禪宗的說法。

出處#1 http://baike.baidu.com/view/898047.htm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10569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