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右近 Takayama Ukon

高山右近 Takayama Ukon高山右近 Takayama Ukon(1552年-1615年)

高山友照的長子、母為高山マリア、正室為高山ジュスタ;實名重友,通稱彥五郎、右近大夫、右近允、右近助,號南坊等伯,諱友祥、長房,靈名ジュスト(ユスト)。

父親友照最初從屬於松永久秀,後來跟隨攝津三守護之一的和田惟政,作為惟政的輔佐,右近隨父親臣屬於惟政。直到永祿11年(1568)9月,織田信長上洛後和田惟政臣從於信長。

元龜二年(1571年)8月,和田惟政在攝津郡山之戰中戰死,父親友照跟隨其子和田惟長。但是由於將軍足利義昭織田信長處於對立的關系之中,為自己今後的去留而與惟長相爭。天正元年(1573年)3月,右近與主君惟長格斗,各自都負傷,之後惟長就離開高槻城而移居伏見城,不久後死去。父親友照占領高槻城,然後投降於織田信長臣屬於荒木村重

天正二年(1574年)3月13日,攝津本山寺的僧徒眾撕破禁制,7月20日,友照與荒木村重一起在中島與本願寺的軍勢交戰,並成功地擊破本願寺僧徒眾。

同年11月,荒木村重被任命為有岡城主,被委任攝津一職,父親友照也正式成為高槻城主,得到織田信長的確認。天正四年(1576年),父親友照隱居,右近繼承家督,成為高槻城主。

右近是有名的熱心於基督教的大名,而且早在永祿六年(1563年)5月就在父親友照的影響下改信基督教。飛驒守在天正五年(1577年)寄給傳教士弗洛伊斯(フロイス)的書信中有「京都地方的柱石」的話,相當地信賴宣教師。而恰巧由於寄親荒木村重對基督教也表示理解,並在攝津的領內積極地展開布教活動,以宣教師的演講來鼓舞民眾。

天正六年(1578年)10月,右近的寄親荒木村重突然反叛織田信長,右近也隨之反叛而在高槻城籠城。11月,信長親自率領大軍進入攝津境內,並派遣茨木城的中川清秀向高槻城的右近展開勸降的策略。早就注意到右近熱心於基督教事業的信長,派遣一位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松井友閒關系很好的宣教師前去執行說得。當時,信長對宣教師宣稱,如果勸降成功,他將對基督教的布教加以保護,但是如果失敗,則會對基督教進行彈壓,條件相當地苛刻。

右近在這樣的條件下終於降伏,11月16日,右近親自前往位於郡山城的織田信長本陣拜謁信長。信長當時非常地高興,賜予右近小袖、馬,後來又追加賜予右近金子20枚。但是,右近隱居的父親友照對高槻城開城持反對的態度,而且,在有岡城右近還有兒子和姐妹在那裡作為人質,右近面臨痛苦的選擇。最終右近降參之後,決意加入信長方參加有岡城的攻城戰。

荒木村重從有岡城脫出,移居到尼崎城,右近跟隨信忠參加尼崎城的攻擊戰,被安置在付城七松砦。有岡城籠城戰一共持續一年,天正七年(1579年)11月開城。荒木村重的一族郎黨均被處刑,右近的父親友照也被捕,後來被追放到越前。而右近則後來獲得優厚的待遇,於天正八年(1580年)閏3月,被賜予安土的屋敷地。

右近參加天正九年(1581年)2月28日的馬揃,當時右近作為攝津眾跟隨在丹羽長秀的後面。右近在高槻城開展廣泛的布教及援助活動,並負擔城內教堂等的建設經費,當時高槻城鄰近地區的25000人的人口中,有18000人成為基督徒,之後右近又建立西式學堂,供家臣的子弟入學,為基督教在日本的傳播作出巨大的貢獻。

同年8月13日,接到織田信長的中國出陣的命令,根據當時的『信長公記』中的史料記載「以攝津國的池田勝三郎(池田恆興)為總大將」,當時取代荒木村重池田恆興掌握高山右近、中川清秀等攝津國眾的軍事指揮權。

翌日,右近作為織田信長的使者,被派遣向豐臣秀吉傳達盡早對鳥取城完成包圍的命令,並要向信長復命描述攻城的情況。右近於9月下旬返回,向信長報告情況。

天正十年(1582年)2月,右近跟隨織田信長甲信出陣,並於5月間歸國,獲得准備中國出陣的命令。但是,出陣的命令沒有來得及下達,6月2日,本能寺之變爆發。

接到本能寺之變的報告之後,右近也單獨行動起來。同時,負責攻擊備中高松城的豐臣秀吉以神速的局勢率部東上,右近在尼崎附近與秀吉軍合流。

6月13日的山崎合戰中,與中川清秀一起先手獲得戰功,並在27日的清洲會議中獲得攝津能勢郡3千石、近江1千石的知行地。

之後右近飛快地接近豐臣秀吉。翌11年的賤岳合戰時,作為秀吉方負責防守岩崎砦,4月20日,敵將佐久間盛政在大岩山攻擊中川清秀時,不戰而放棄陣地,受到周圍武將的非難而遭到秀吉的懷疑。柴田滅亡後5月16日,以私通柴田的理由,高槻城遭到秀吉軍的攻擊,但很快秀吉解除懷疑,改變對右近的待遇。

天正十二年(1584年)小牧之陣,參加豐臣秀吉方從軍,後陸續參加13年的雜賀攻擊戰、四國攻略,當年8月,受到轉封播磨明石城6萬石的知行的待遇,成為豐臣秀吉方比較受重用的家臣。天正十五年(1587年)參加秀吉的九州出陣。

天正十五年(1587年)5月,島津氏降伏,右近歸陣途中在長崎逗留,突然收到豐臣秀吉發布的伴天連追放令,與秀吉的迫害對象、外國人伴天連及熱心基督教的大名一起受到秀吉的處置,要求他們在大名的榮華富貴和對基督教的信仰二者之間擇其一。

結果右近決意捨棄大名的地位,不顧多數的家臣的挽留,與家臣告別離開領地。同樣是基督教大名的小西行長則前往小豆島隱匿,翌年行長被移封肥後,而前田利家將右近招致麾下。當時右近已經剃發,改稱南坊等伯。

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之陣時,作為前田氏的麾下從軍,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合戰時,跟隨利家的繼承者利長在加賀活動,慶長十年(1605年),在金澤建立南蠻寺,在加賀開展基督教的布教活動。

江戶幕府成立之後,德川家康也對基督教相當地殘酷,並於慶長十九年(1614年),發布禁止基督教的禁令,這個禁令比豐臣秀吉的追放令更加地徹底。右近於9月24日與妻子ジュリア等100余人的教徒被追放到菲律賓呂宋。

元和元年(1615年)2月5日在菲律賓馬尼拉病沒,年六十四歲。

出處 http://www.baike.com/wiki/%E9%AB%98%E5%B1%B1%E5%8F%B3%E8%BF%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