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利休 Sen no Rikyu

千利休千利休 Sen no Rikyu(1522年-1591年)

田中與兵衛之子,幼名與四郎,法號宗易。茶道宗師,日本人稱茶聖。時人把他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合稱為「天下三宗匠」。

千利休之祖,是侍奉在室町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身邊的同朋眾田中千阿彌,當時因為將軍家的繼承發生爭議,支持義政之弟義視以山名持豐為首的西軍與擁立義政之子足利義尚以細川勝元為首的東軍在京都混戰,整個京都幾乎被戰火夷為平地,史稱應仁之亂。應仁之亂後,田中千阿彌逃往攝津,隱於堺的今市町,並改為「千」姓。

當時堺是全日本數一數二的對外通商口岸,為日本國內工商業精華會粹之地,行商風氣十分昌盛,而當時商人之間最流行的交流活動莫過於茶道,自幼生活在堺市的千利休從少年時代開始便時常在父親與兵衛及其他富商舉行的茶會裡敬陪末座參與,因此培養出對茶道的興趣。

但是年少的千利休卻對這種娛樂性的豪華茶會有著不滿,他覺得豪奢的茶會並沒有內函,充斥其中的是虛偽,所以在十六歲時跟隨茶人北向道學習「書院茶」,所謂「書院茶」就是一群茶人在書齋聚會進行文學討論,同時學習茶
道,體會茶的意境。

後來千利休進一步拜當代的茶道名人武野紹鷗為師,學習追求幽靜靈空的「侘茶」之後千利休綜合兩派的心得特色獨創出屬於自己的茶道禮儀流派。

天文十年(1541年),利休之父千與兵衛去世,利休改名千宗易繼承家業。四年後利休召開生平第一次茶會,廣邀堺的商人與町民參與贏得好評,此後每年利休必定召開三至四次茶會,因而奠定茶道家之名,利休流茶道開始受到世人重視。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足利義昭上洛繼任為幕府第室町十五代將軍。信長大致征服近畿一帶後,以其雄厚武力為後盾要求擁兵自重的商人自治都市「堺」獻上龐大軍費,堺的富商雖極力反抗,但在信長的武力恫嚇下,最後由親信長派的富商今井宗久從中斡旋於翌年終屈服獻出資金。

堺市對信長是重要的,透過堺市信長可以輕易地獲取龐大的金錢及源源不絕的補給,尤其當時堺市鑄造的洋槍更是織田家洋槍隊的主要來源,故信長也開始重視茶道,以此與堺市諸商交流。

當時堺市公認的一流茶人有三名,便是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和千利休三人。身為茶道家的千利休經今井宗久的推薦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一同被信長賜與「茶頭」的地位,所謂的茶頭便是信長召開茶會時總管一切的司茶者,地位還高於地方的大名,於是利休開始跟隨信長往來於堺和安土城。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信長身故。率軍於山崎合戰中討滅明智光秀羽柴秀吉取代信長掌握大權,秀吉為和堺市保持友好,仍然十分重視千利休、津田宗及、今井宗久三名茶頭,由於以前秀吉為軍費之事與堺市時有往來,尤其和利休相識最久、關係最為密切,因而在不久後便拔擢利休為第一茶頭,並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晉升關白時將千利休推薦給正親町天皇,正親町天皇封他為利休居士,使他在茶道領域的地位大為提升,其中不只有細川忠興、織田有樂齋、高山右近金森長近前田利長等許多大名及城主熱中利休流茶道,連權勢僅次於秀吉的豐臣秀長德川家康兩人也都對利休推崇之至,此外利休流的樸實靜逸也得到普羅大眾’的回應共鳴。

但是從此之後千利休與秀吉卻漸行漸遠,在茶道上秀吉崇尚奢華,喜愛代表貴族文化的高價茶道名器,舉行茶會時也愛好盛大華麗的排場,利休偏愛無名茶具及狹小茶室,尋求靜之心的美學完全背道而馳。而且同時身任秀吉政治咨詢者的利休在批評秀吉的施政時用詞應對刁鑽毒辣,再之因親近家康而與豐臣家當權的奉行石田三成不睦,曾有數次在茶會上千利休的言語惹得秀吉大怒難遏甚至抽刀追殺,千利休都只好逃入秀吉之弟豐臣秀長的宅邸已尋求庇護。

天正十九年(1591年),素來喜愛侘茶且屢次保護利休的豐臣秀長因病逝世,當在茶會上利休再次鼓動毒舌諷刺秀吉,秀吉怒火攻心下大喝一句:「滾回堺的街道去。」利休被迫回到堺市再不涉足京都。

不久後,因為利休在二年前資助京都大德寺修建山門口,住持特立千利休木雕像於金毛閣旁,使身為關白的秀吉好像自其足下經過,而且爆發利休曾利用自身權威認可一些其他名家不以為優秀的平價茶具並出賣得巨利一事,引起秀吉勃然大怒,下令放逐,後又放逐命上追加一道切腹賜死的命令,利休切腹,年七十歲。

得自武野紹鷗傳承的千利休終生提倡以清靜之心來體會茶道,被譽為後代茶道之祖,利休死後其子與弟子分別建立現世風行的主要茶道三家表千家、裏千家以及武者小路千家。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19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