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角定賴 Rokkaku Sadayori(1495年-1552年) 六角高賴的次子;通稱四郎,諡號江雲,幼年於京都相國寺出家為僧,稱吉侍者。 永正十一年(1514年)二月,父親高賴追放重臣伊庭貞隆、貞說父子,伊庭氏逃奔琵琶湖北近江,得到當時京極氏同族淺井氏的支持。 永正十三年(1516)八月,伊庭貞說發動對南近江的反攻,當時的父親高賴已經將合戰指揮權委托給長兄氏綱。然而大敵來隙,氏綱卻發足疾無法上陣,高賴無奈想到已入僧籍的次子定賴。 定賴被臨時任命為總大將,指揮戰役,時年二十二歲。伊庭軍勢倚仗其水上力量,控制琵琶湖的交通水陸並進,直攻六角氏的本城觀音寺城。定賴率軍於城下西北約5到6公里的島鄉口迎敵,奮勇將正面之敵擊退。同時聯絡長命寺的僧兵,偷襲伊庭的岡山城,切斷伊庭方的運補線。 永正十五年(1518),長兄氏綱不治先逝,還俗的定賴逐漸發動反攻,永正十七年(1520年)八月終於壓倒敵勢攻陷岡山城,自貞隆第一次為細川氏所援護開始的長達六年的內戰結束,兩個月之後父親高賴亡故,定賴繼承家督之位。 當時京都政局極度混亂,控制近江北部的淺井亮政也想染指南部,定賴就任近江守護後對兩方的情況都十分關注,京都方面足利義材(足利義稙)一系的足利義晴被擁立後,與義晴對立的三好長慶退入近江,定賴與攝津細川晴元聯盟協助義晴與三好氏作戰,打破與三好氏、淺井氏兩面敵對的狀況,專心進行近江攻略。 足利義晴病逝後,定賴支援其子足利義輝,以足利將軍支持者的身分,介入當時室町幕府的中央政治,影響力占統治性的地位,保衛京都的安定。與此同時,定賴開始頻頻發動對淺井氏的攻勢,大永五年(1525年)包圍小谷城大破淺井亮政,亮政被迫逃往美濃。 享祿四年(1531年)、天文七年(1538年),又於琵琶湖北岸擊破淺井軍勢,亮政不得不暫時降伏,成為其附屬大名。 天文十八年(1549年)建築位於南近江要沖之地觀音寺山的觀音寺城本丸四層。 在內政上,率先推出「城割」的命令,要家臣們各自毀掉原有的居城,全部集中於觀音寺城,以方便管理。「城割」命令,被認為是後來出現的一國一城令的雛形。同時也是第一位實施樂市的大名,使觀音寺城的城下町成為眾商雲集的商業都市。在外交上,也以政治聯姻的方式,讓自己的子女跟各鄰國大名聯姻。在定賴領導期間,六角氏達到全盛期。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定賴去世,年五十八歲。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8%A7%92%E5%AE%9A%E8%B5%96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57087.htm
六角義治 Rokkaku Yoshiharu(1545年-1612年) 六角義賢的長子、母為畠山義總之女;通稱四郎,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義」字,名為義治,別名義弼。 永祿二年(1559年),父親義賢隱居,繼承家督之位。義治為愚闇的人物,由於嫉妒重臣後藤賢豐的影響力,於永祿六年(1563年),義治殺害後藤賢豐,引發觀音寺騷動;因此義治被家臣團放逐出觀音寺城,直到家中重臣蒲生定秀、蒲生賢秀的協調之下義治才得以回到觀音寺城。但是六角家已經因為觀音寺騷動造成相當大的內部分裂,力量因此嚴重衰退, 永祿十年(1567年),雖然義治頒布六角氏式目以限制主君權力的方式企圖挽回人心,但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因此有被迫把家督讓與其弟六角義定之一說。 永祿八年(1565年),三好三人眾與松永久秀殺害將軍足利義輝,其弟足利義昭逃亡藏身在六角家中。於是三好三人眾用管領的職位引誘義治,義治答應所以義昭遭到流放。也因此流落到織田家的足利義昭成為織田信長對六角家發動攻略、上洛的最好藉口。 永祿十一年(1568年),六角氏與三好三人眾之一的岩成友通一起力抗織田信長的大軍侵略,一度成功守住,但等守軍情勢稍緩又於隔年再度發動攻擊(觀音寺城作戰),因此落城而逃。 之後在六角勢力內的甲賀郡石部城與朝倉、淺井、三好聯軍從四處夾攻織田家(野田城、福島城作戰),使織田信長苦不堪言。隨後信長要求朝廷介入和議,但和議不久,信長隨即破棄和議打下朝倉,直至滅了淺井才與六角氏再度議和。之後又再於足利、武田、上杉的信長包圍網中以甲賀郡石部城為據點,義賢、義治父子一直以反信長為目標而持續作戰。而爾後六角家的身影、史料則隨著時間漸漸消逝在天下統一的過程中。 慶長十七年(1612年)死去,年六十八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8%A7%92%E7%BE%A9%E6%B2%BB
六角義賢 Rokkaku Yoshikata(1521年-1598年) 六角定賴的長子、母為吳服前、妻為畠山義總之女(正室姊、繼室妹);通稱四郎,法名承禎。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父親定賴死後,繼承六角家家督之位。由於義賢也數次進入近畿與三好長慶作戰,一度控制山城國掌握京都。並且逼迫北近江的淺井久政臣服,將家臣平井定武之女嫁給久政之子淺井長政,也發兵北伊勢,並透過聯姻,將重臣蒲生賢秀之妹嫁給北伊勢的神戶具盛、關盛信,將兩人納入麾下。 由於淺井長政逼迫父親久政讓出家督並監禁蟄居,圖謀從六角家的支配下自立,義賢於永祿三年(1560年)發動兩萬大軍進攻淺井長政,而在野良田合戰被淺井長政突襲而大敗,也因此義賢被家臣團逼迫必須將家督的一職讓與兒子六角義治而出家,法名承禎。 但是六角義治是較其父親更為愚蠢的君主,永祿六年(1563年),義治由於殺害六角家重臣後藤賢豐而引發觀音寺騷動,導致六角家內部的嚴重分裂;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發兵上洛(京都)時,義賢父子因與三好三人眾結盟,阻止織田信長上洛,當織田信長率領大軍殺入近江後,六角家慘敗,義賢父子丟棄觀音寺城逃往甲賀(觀音寺城之戰),六角家也因此衰微。 之後義賢等人以游擊戰的方式在南近江一帶反抗織田信長,並且響應足利義昭的反信長包圍網,直到永祿十三年(1570年)投降;但是天正二年(1574年)義賢又逃亡伊賀並且有意東山再起,但沒有成功。義賢在石部城持續對抗織田家,直到石部城遭到織田軍攻破後(石部城之戰),義賢便下落不明,有一種說法是他之後投靠石山本願寺。 後來成為豐臣秀吉的御伽眾,慶長三年(1598年)時去世,年七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8%A7%92%E6%89%BF%E7%A6%8E
千利休 Sen no Rikyu(1522年-1591年) 田中與兵衛之子,幼名與四郎,法號宗易。茶道宗師,日本人稱茶聖。時人把他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合稱為「天下三宗匠」。 千利休之祖,是侍奉在室町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身邊的同朋眾田中千阿彌,當時因為將軍家的繼承發生爭議,支持義政之弟義視以山名持豐為首的西軍與擁立義政之子足利義尚以細川勝元為首的東軍在京都混戰,整個京都幾乎被戰火夷為平地,史稱應仁之亂。應仁之亂後,田中千阿彌逃往攝津,隱於堺的今市町,並改為「千」姓。 當時堺是全日本數一數二的對外通商口岸,為日本國內工商業精華會粹之地,行商風氣十分昌盛,而當時商人之間最流行的交流活動莫過於茶道,自幼生活在堺市的千利休從少年時代開始便時常在父親與兵衛及其他富商舉行的茶會裡敬陪末座參與,因此培養出對茶道的興趣。 但是年少的千利休卻對這種娛樂性的豪華茶會有著不滿,他覺得豪奢的茶會並沒有內函,充斥其中的是虛偽,所以在十六歲時跟隨茶人北向道學習「書院茶」,所謂「書院茶」就是一群茶人在書齋聚會進行文學討論,同時學習茶 道,體會茶的意境。 後來千利休進一步拜當代的茶道名人武野紹鷗為師,學習追求幽靜靈空的「侘茶」之後千利休綜合兩派的心得特色獨創出屬於自己的茶道禮儀流派。 天文十年(1541年),利休之父千與兵衛去世,利休改名千宗易繼承家業。四年後利休召開生平第一次茶會,廣邀堺的商人與町民參與贏得好評,此後每年利休必定召開三至四次茶會,因而奠定茶道家之名,利休流茶道開始受到世人重視。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擁足利義昭上洛繼任為幕府第室町十五代將軍。信長大致征服近畿一帶後,以其雄厚武力為後盾要求擁兵自重的商人自治都市「堺」獻上龐大軍費,堺的富商雖極力反抗,但在信長的武力恫嚇下,最後由親信長派的富商今井宗久從中斡旋於翌年終屈服獻出資金。 堺市對信長是重要的,透過堺市信長可以輕易地獲取龐大的金錢及源源不絕的補給,尤其當時堺市鑄造的洋槍更是織田家洋槍隊的主要來源,故信長也開始重視茶道,以此與堺市諸商交流。 當時堺市公認的一流茶人有三名,便是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和千利休三人。身為茶道家的千利休經今井宗久的推薦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一同被信長賜與「茶頭」的地位,所謂的茶頭便是信長召開茶會時總管一切的司茶者,地位還高於地方的大名,於是利休開始跟隨信長往來於堺和安土城。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信長身故。率軍於山崎合戰中討滅明智光秀的羽柴秀吉取代信長掌握大權,秀吉為和堺市保持友好,仍然十分重視千利休、津田宗及、今井宗久三名茶頭,由於以前秀吉為軍費之事與堺市時有往來,尤其和利休相識最久、關係最為密切,因而在不久後便拔擢利休為第一茶頭,並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晉升關白時將千利休推薦給正親町天皇,正親町天皇封他為利休居士,使他在茶道領域的地位大為提升,其中不只有細川忠興、織田有樂齋、高山右近、金森長近、前田利長等許多大名及城主熱中利休流茶道,連權勢僅次於秀吉的豐臣秀長與德川家康兩人也都對利休推崇之至,此外利休流的樸實靜逸也得到普羅大眾'的回應共鳴。 但是從此之後千利休與秀吉卻漸行漸遠,在茶道上秀吉崇尚奢華,喜愛代表貴族文化的高價茶道名器,舉行茶會時也愛好盛大華麗的排場,利休偏愛無名茶具及狹小茶室,尋求靜之心的美學完全背道而馳。而且同時身任秀吉政治咨詢者的利休在批評秀吉的施政時用詞應對刁鑽毒辣,再之因親近家康而與豐臣家當權的奉行石田三成不睦,曾有數次在茶會上千利休的言語惹得秀吉大怒難遏甚至抽刀追殺,千利休都只好逃入秀吉之弟豐臣秀長的宅邸已尋求庇護。 天正十九年(1591年),素來喜愛侘茶且屢次保護利休的豐臣秀長因病逝世,當在茶會上利休再次鼓動毒舌諷刺秀吉,秀吉怒火攻心下大喝一句:「滾回堺的街道去。」利休被迫回到堺市再不涉足京都。 不久後,因為利休在二年前資助京都大德寺修建山門口,住持特立千利休木雕像於金毛閣旁,使身為關白的秀吉好像自其足下經過,而且爆發利休曾利用自身權威認可一些其他名家不以為優秀的平價茶具並出賣得巨利一事,引起秀吉勃然大怒,下令放逐,後又放逐命上追加一道切腹賜死的命令,利休切腹,年七十歲。 得自武野紹鷗傳承的千利休終生提倡以清靜之心來體會茶道,被譽為後代茶道之祖,利休死後其子與弟子分別建立現世風行的主要茶道三家表千家、裏千家以及武者小路千家。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192
千姬 Senhime(1597年-1666年) 德川秀忠的長女、母為淺井江(崇源院)、丈夫為豐臣秀賴、本多忠刻;號天樹院,法名天樹院榮譽源法松山大姊。 在出生第二年時,豐臣秀吉過世,依照秀吉的遺願,讓淀夫人所生之子豐臣秀賴與千姬這對表兄妹訂親。關原之戰後的慶長八年(1603年),祖父德川家康由朝廷任命為征夷大將軍,開創江戶幕府,接著便將千姬嫁到大阪城去。 千姬嫁到大阪城十二年,與秀賴之間並無生育,反而秀賴與侍女生下一子一女。慶長二十年(1615年)的大阪夏之陣時,在大阪城即將要被攻陷之前,千姬由德川家的武將阪崎直盛救出,逃回德川家以後請求長輩饒過秀賴與淀夫人的性命,但是她的心願並沒能達成,秀賴和淀夫人最後雙雙自盡。最後只保住秀賴之女的性命,秀賴的女兒後來以千姬為養母,遭到德川方面強迫出家為尼,號天秀尼。 元和二年(1616年),德川家康過世,此時千姬已守寡一年,在家人安排下改嫁給本多忠刻為妻。本多忠刻的母親熊姬,是家康長子松平信康之女,因此千姬嫁給忠刻也是一樁親上加親的親事。翌年,本多家由伊勢被改封至姬路,千姬也隨之遷移到姬路城,因此被稱為「播磨姬君」,而幕府也賜她十萬石做為化粧費用。 元和四年(1618年)生下長女勝姬,翌年生下長子幸千代;原本這樣的生活應該很幸福,但幸千代卻在元和七年(1621年)時夭折。 寬永三年(1626年)五月,只有三十歲的忠刻也亡故。不幸的事還不止如此,在同一年的六月,忠刻的母親熊姬過世;十一月時,千姬的母親崇源院也過世。在這一串不幸事件發生後,千姬帶著女兒勝姬回到江戶城。 寬永四年(1627年)剃髮出家為尼,號天樹院。出家以後和女兒勝姬相依為命,母女被安置在竹田御殿,並且得到一萬石做為生活費。這時,千姬成為德川家的長老。另外,德川家光對他的千姬大姐十分器重,並且一直給她供養費用及尋求她的建議和忠告。翌年,勝姬被安排嫁給鳥羽藩主池田光政,從此千姬獨自一人居住在江戶。 寬永二十一年(1644年),將軍德川家光的側室阿夏夫人生下一子虎松(德川綱重),但是民間相傳在四十一歲時生的孩子是不祥的,便將虎松交由千姬收養。 寛文六年(1666年),於江戶過世,年七十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83%E5%A7%AC
和田惟政 Wada Koremasa(1536年-1571年) 和田惟助的長子、妻為高山友照之女;別名彈正忠、紀伊入道,「攝津三守護」之一。 永祿八年(1565年),將軍足利義輝被家臣松永久秀等暗殺,惟政將出家被軟禁的義輝弟.覺慶(足利義昭)和仁木義政一起從一乘院救了出來,暫時躲藏在自己的宅邸,之後跟隨流浪的義昭。在越前國的朝倉義景、尾張國的織田信長的援助下,還俗的義昭就任第15代將軍,就從信長處獲得了攝津國芥川山城,之後又被給予高槻城,惟政和池田勝正、伊丹親興共同被足利義昭任命為攝津國的守護,三人被稱作「攝津三守護」。 之後惟政在作為足利幕臣大力參與京都周邊外交與政治的同時,作為織田氏家臣也參與信長的政治及會戰,擔任義昭和信長之間的橋樑的職務。特別是永祿十二年(1569年)10月,惟政作為向信長請求援軍的播磨國赤松氏的援軍,參加了攻擊備前國浦上氏的戰役。 在那之後,惟政在因事前往美濃國的信長處的途中,收到信長傳來的蟄居的命令。據路易斯.弗洛伊斯(Luís Fróis)稱惟政受到的是「不允許接見」、「破壞近江國內惟政所擁有的城市」「沒收收入中的2萬Cruzado(葡萄牙幣)」這類嚴厲的處罰。雖然弗洛伊斯的記錄認為這是朝山日乘向信長誣陷惟政的結果,但可以推測出同時期信長和足利義昭的關係惡化才是最大的原因。惟政對此剃髮抗議。 元龜元年(1570年)惟政在京城謁見正要攻擊越前的信長後,信長恢復了他的地位。據弗洛伊斯稱有增加3萬Cruzado的俸祿。同年6月,作為織田氏一方參加了姊川之戰。11月,面對變成多方敵對勢力的形勢,信長利用將軍義昭的權威與六角氏和解,惟政曾與在六角氏下同樣作為甲賀當地國人眾的三雲成持.三雲定持之間有密切聯繫,在這次與六角氏的和解中扮演重要角色。 元龜二年(1571年)白井河原之戰中和伊丹氏、茨木氏討伐與松永等三好三人眾聯盟的池田知正,惟政誤計了敵人的數量,下令突進,未曾料到正好被埋伏在山麓的池田氏家臣荒木村重包圍戰死,時年42歲。 後話 惟政死後不久,兒子惟長一直存有為亡父報仇的念頭。元龜四年(1573年)三月,惟長殺了親荒木派叔父和田惟增。兔死狐悲,與惟增同為親荒木派的家老高山右近重友深覺危險,立刻通報村重,村重指使高山右近在城發動叛亂,同時自己也出兵高槻呼應。右近與惟長在城中互鬥,雙方都負了傷,結果荒木一黨和高山右近佔據了高槻城,惟長逃亡伏見,不久死去,和田氏走向沒落。 惟政在自己的領地上熱心地保護基督教的事在弗洛伊斯著的『日本史』上有詳細的記載。惟政除了在弗洛伊斯會見織田信長的時候擔任中間人,還為了不讓武士去教會住宿積極地做武士的思想工作,在皇宮發出伴天連(基督教)驅逐令的綸旨後想使其撤回,硬要讓傳教士坐自己的上座等對基督教非常熱忱。還很積極地協助畿內的基督教傳教。但是,因為惟政自身在接受洗禮之前就​​戰死了,對於他的死弗洛伊斯很是哀嘆。再者,有惟政在遇到基督教之前屬於禪宗的說法。 出處#1 http://baike.baidu.com/view/898047.htm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1056949.htm
堀秀治 Hori Hideharu(1576年-1606年) 堀秀政的長子、母為喜多島良滋之女、正室為長谷川秀一之女、堀親良之兄、堀忠俊之父;通稱與其父一樣都是久太郎,戒名賞泉寺殿存忠大居士,越後福島藩初代藩主。 天正十八年(1590年),與其父秀政共同參與小田原征伐,因其父於陣中病死之故繼承家督。11月6日,與其父同樣獲賜了豐臣姓。 文祿元年(1592年),文祿之役駐守肥前名護屋城。文祿二年(1593年)參與伏見城建設工事。 介於上述功績,於慶長三年(1598年)4月,由越前北之庄18萬石加增轉封至越後春日山45萬石。然而豐臣秀吉命令付屬大名也一同移動至越後,堀家家臣團的構造變得格外復雜(注一)。因秀治年少,由堀直政負責輔佐。另外,轉封越後之際,前國主上杉景勝的家老直江兼續把前半年的租稅全部收走(也有說收了全年的),秀治要求其返還,被上杉方拒絕,堀家的財政因而變得十分困難。秀治入主春日山城後並沒有對箭樓、護城河進行整修,慶長五年(1600年)計劃把居城移到福島之地(注二)。慶長年間實行了分二段階的太閤檢地方式,同時否定了一直以來的上杉檢地方式,在上、中越後實施總檢地,確立了幕藩體制的基礎,對之後的越後諸藩檢地制度也有很大影響。 慶長三年(1598年)8月,豐臣秀吉死去之後開始接近德川家康,把一族的堀直重作為人質送到江戶。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中加入東軍,在此之前的8月鎮壓了受直江兼續指使在越後國內發生的上杉舊臣、神官、僧侶組織的一揆(越後一揆、上杉遺民一揆)。戰後因此功勞,家康認可其所領安堵。 一揆的直接原因是由於上杉一方的煽動。秀治因直江兼續帶走年貢而陷入財政窘境,為強化財政而實施了堀檢地,對制漆等行業征收年貢,因此領民的不滿水漲船高,同時為強化寺社統制而實行了被稱為真言潰的真言宗打壓活動,有說法認為上述行動從根本上導致了一揆。 慶長十一年(1606年)5月死去,年三十一歲,嫡子堀忠俊繼承家督(注三)。 注一:越後領共45萬石。除去村上義明(本庄9萬石)、溝口秀勝(新發田6萬石),堀家領餘30萬石。再除去一門堀直政(三條5萬石)、堀直寄(阪戶5萬石)、堀親良(藏王堂4萬石),秀治直領僅十萬餘。 注二:越後福島城自秀治時代開工,直到秀治死後的慶長十二年(1607年)才完工。慶長十五年(1610年)堀忠俊改易,松平忠輝入住越後之後就被廢棄。城址位於現新潟縣上越市市立古城小學校。 注三:堀忠俊繼承藩主時年僅十歲,由堀直政輔佐,慶長十三年(1608年)直政死後,直政的兩個兒子堀直次與堀直寄開始爭奪藩政主導權。在慶長十五年(1610年),堀直次因宗教問題殺害僧侶。事後直次先在主君忠俊處參了堀直寄一本,堀直寄則直接把事情捅到了德川家康處。家康以此為由判堀忠俊與堀直次改易,堀直寄減封至1萬石。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8#postid-216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A0%80%E7%A7%80%E6%B2%BB
堀親良 Hori Chikayoshi(1580年-1637年) 堀秀政的次子、母為喜多島良滋之女、正室為淺野長政之女;幼名吉千代、通稱彌太郎、初名秀成,後改為親良。 與父親秀政和長兄秀治一同仕於豐臣秀吉。在小田原征伐時以11歲之齡進行初陣,在父親死後領有越前國2萬石。 天正十九年(1591年)敘任從五位下美作守,接受秀吉下賜羽柴氏和豐臣姓以及「秀家」的名字。與秀治一同轉封至越後國並領有藏王堂4萬石,把其中1萬石分給家老近藤重勝。在秀吉死去後拜領遺物「助真」。 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與長兄秀治一同加入東軍。此時上杉景勝在本國企圖謀反並以齋藤氏、柿崎氏、丸田氏等為軍長,一揆在會津的下田村布陣,秀家馬上率軍鎮壓並獲得首級(『寬永諸家系圖傳』),為鎮壓會津上杉氏在越後挑發的上杉遺民一揆而奔走。因為這次功勞而收到德川家康、秀忠發出的感謝狀。在感謝狀中被稱呼為羽柴美作守殿,由此可知在此時仍以羽柴為姓。在戰後被家康承認所領。 慶長七年(1602年)期間與同族的堀直政不和而對立,於是稱病並前往亡父在京都伏見的屋敷中隱居。這個時候把家督讓予養嗣子鶴千代。帶領譜代家臣經由京、大阪進入紀州,寄身於領有紀州的妻子家淺野家。向岳父淺野幸長討論去向後前往駿府謁拜家康,受命成為將軍秀忠的家臣。經過4年努力後,在慶長十六年(1611年)被賜予下野國真岡1萬2千石,在江戶謁拜德川秀忠。 在大阪之陣中於土井利勝的旗下奮戰。此時棄用羽柴氏並改回堀氏,名字都改為親良。在元和四年(1618年)加增美濃國5千石,在寬永四年(1627年)被賜予下野國烏山城,於是領有烏山2萬5千石。 寬永十四年(1637年)死去,年57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0%80%E7%A7%80%E6%94%BF
大谷吉繼 Otani Yoshitsugu(1559年/1565年?-1600年) 大谷吉房/大谷盛治之子,母為豐臣秀吉正室高台院的女侍.東殿;幼名桂松,別名吉隆、通稱紀之介、平馬、大谷刑部,號白頭,戒名溪廣院殿前刑部卿心月白頭大禪定門。 關於吉繼的出生有幾個說法,父親盛治因病到豐後國治療,一度成為大友家的家臣時出生,這種說法最沒根據,也有說是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私生子。比較有力的說法為他是六角家的家臣大谷吉房的兒子,天正初年成為秀吉的小姓受到寵愛。 『華頂要略』的「坊官大谷家系圖」有吉繼的名字,為本願寺坊官下間賴亮妻妹之子,或青蓮院門跡坊官大谷泰珍之子,「大谷」在日本為淨土真宗本願寺覺惠代代相傳的家名(大谷姓的本字為-豅),覺惠祖父為淨土真宗宗祖親鸞,母親為覺信尼,幼時在天台宗的青蓮院習法,此為另一個說法。吉繼有兄弟姐妹,歷史上記載吉繼有栗山林齊和祐玄兩個外甥存在,栗山林齊在攝津國池田出家,被黑田長政命令出仕栗山備後一家的栗山名乘(300石-800石)。祐玄坊出現在『關原決戰圖屏風』及其他資料中,故豐臣秀吉私生子之說可信度不高。 天正年初,吉繼擔任羽柴秀吉的小姓。天正五年(1577年)10月,秀吉受命於織田信長,開始攻略播磨,駐紮在姬路城。吉繼此時與脅阪安治、一柳直末、福島正則、加藤清正及仙石秀久等擔任秀吉的御馬迴眾,當時名為大谷平馬。天正六年(1578年)5月4日,尼子勝久的上月城遭受毛利輝元軍勢的包圍,秀吉為尼子軍的救援部隊,吉繼當時也跟隨出征。之後在進攻三木城時,吉繼也擔任馬迴眾從征,秀吉10月15日在平井山宴請諸將時,也有大谷平馬的名字出現,俸祿約150石至250石。 天正十年(1582年),吉繼參與備中高松城之戰。本能寺之變後,豐臣秀吉掌握了實權,與柴田勝家發生賤岳之戰,此時吉繼成功遊說柴田方的長濱城城主柴田勝豐,使他成為豐臣軍的一員,立下足以和賤岳七把槍相較的大功。 天正十三年(1585年),吉繼與增田長盛共同率領2000兵跟隨豐臣秀吉攻伐紀州(紀州征伐),並討取了杉本荒法師。當時在發給稱名寺寺領安堵狀中署名為大谷紀之介。7月11日,秀吉敘任關白,吉繼被敘任從五位下刑部少輔,此後被人稱為「大谷刑部」。 天正十四年(1586年)在九州征伐中,吉繼與石田三成一起擔任兵站奉行,提供後勤支援立下功勞。天正十七年(1589年),成為越前國敦賀郡2萬石城主,開始修建城廓。 天正十八年(1590年),在小田原之役中擔任從軍,接下來的奧州仕置中,擔任出羽國檢地的任務,當時更與蠣崎慶廣見面,請其臣服豐臣政權。此外也受上杉景勝邀請,協助鎮壓境內一揆,因功加封南條、丹生、今立郡的村村六三等2萬6944石領地,成為敦賀5萬石大名。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文祿.慶長之役),吉繼擔當船奉行及軍監,掌管船舶的調度以及物資的運輸。同年6月奉秀吉之命與奉行眾長谷川秀一、前野長康、木村重茲、加藤光泰、石田三成、增田長盛共同渡海,其中大谷、石田及增田等三人為秀吉指定統領朝鮮諸將,並彙整戰地報告。文祿二年(1593年),秀吉和明朝談和,使者(謝用梓、徐一貫)隨同石田、增田回國,秀吉在名護屋城與明使會見。後來再度回到朝鮮,進行晉州城攻防戰。文祿三年(1594年)參與建造伏見城,並前往草津溫泉療養。直到慶長二年(1597年)期間,擔任豐臣政權的中樞。慶長二年9月24日,秀吉與德川家康、富田知信及織田有樂齋前往伏見的大谷宅邸訪問,吉繼以豪華饗宴招待。慶長三年(1598年)6月16日,豐臣秀賴敘任中納言時,也抱病出席祝賀,獲秀吉賜予果子。 慶長三年(1598年)8月,豐臣秀吉死後,吉繼與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接近。慶長四年(1599年),為保護家康免受前田利家襲擊,吉繼和加藤清正與福島正則等豐臣家武將保護德川的宅邸。並曾經為特意派部下到伏見城,阻止前田利長的「家康暗殺計劃」,而吉繼也跟柛原康政解決宇喜多秀家的內部問題,這時他在行動上都較為親近德川家康。 後來德川家康出兵討伐上杉景勝,並向全日本大名發出動員令,吉繼率3000兵力出征,途中拜訪失勢的好友石田三成,為了緩解三成與家康的緊張關係,而招募三成的兒子石田重家跟隨自己,然而三成卻請求吉繼發兵,一起與他對抗德川家康;吉繼知曉計畫後,連說三次:「三成啊,沒有勝機。」結果雖然明知沒有勝算,仍然不忍背棄好友而加入西軍。 成為西軍首要將領之後的吉繼返回敦賀城,為了牽制東軍的前田利長,成功拉攏丹羽長重、山口宗永和上田重安等大名。前田利長侵攻北之庄城時吉繼散布假情報使其動搖。前田軍聽了假情報後撤退,途中遭到丹羽軍襲擊(淺井畷之戰),最終迫使利長退回金澤城,使得他無法參與關原之戰。 9月,吉繼在三成指示下率領脅阪安治、朽木元綱、小川祐忠、戶田勝成、赤座直保等諸將襲擊美濃。九月十五日(西曆10月21日),東西兩軍展開關原之戰。吉繼率戶田勝成、平塚為廣等5700人在關原西南山中的藤川台一帶布陣,陣中還有織田信長之子織田信吉與長次兩兄弟,及蜂須賀家政的重臣高木法齋。身患麻瘋病的吉繼乘轎指揮部下和東軍的藤堂高虎、京極高知激烈交戰(也有說大谷軍指揮是由平塚為廣代為指揮),成功牽制住敵人。 因為戰前大谷吉繼已經預計小早川秀秋會倒戈投敵,所以在松尾山布陣,並在他的進軍路線設下了「攔馬柵」,事發後亦派出600人的直屬部隊狙擊嚇阻小早川陣的1萬5000人。在脫離前線的戶田勝成和平塚為廣奮戰之下,還一度將小早川秀秋逼退500米範圍達二、三次,並擊殺東軍派在秀秋身邊監視的奧平貞治。 可是正在進攻小早川秀秋的時候,脅阪安治、朽木元綱、小川祐忠、赤座直保等四名西軍將領見小早川秀秋已然背叛西軍,竟也隨即跟著小早川秀秋一起叛變,轉向攻打大谷吉繼;而德川軍的藤堂高虎隊亦在此時趕到並加入戰鬥,導致大谷吉繼三面受敵、遭到圍攻;最後在己方各部叛軍勢力與藤堂隊的圍剿之下,大谷吉繼被擊敗,在戰場上切腹自盡,委由湯淺隆貞介錯,年四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8%B0%B7%E5%90%89%E7%B9%BC
安田國繼 Yasuda Kunitsugu(1556年-1597年) 美濃國安田村出身,幼名岩福?,通稱作兵衛,別名天野源右衛門;明智光秀旗下齋藤利三的家臣,明智三羽烏之一。 天正十年(1582年),在本能寺之變中擔任進軍京都的先鋒,以槍攻擊織田信長,卻刺進欲阻止他的森成利的腹部,於是立下戰功。後在山崎之戰中敗走而成為浪人,改名天野源右衛門。 曾經先後成為羽柴秀勝、羽柴秀長和蒲生氏鄉家臣,不過不久後再次成為浪人,後來森長可(森成利的兄長)欣賞國繼的勇武而納他為家臣。在小牧長久手之戰中沒有與長可同行,長可死後出奔並再次成為浪人。 後來仕於立花宗茂,在九州征伐中屬於立花軍並立下戰功。在文祿之役中向朝鮮出陣,成為豐臣家和立花家之間的使者。還有執筆『立花朝鮮記』。最後仕於寺澤廣高並領有8千石。在晚年改姓平野。 慶長二年(1597年)死去,年四十二歲。死因是臉頰有不明的突出物,因為痛苦萬分而自殺。巧合的是,國繼死時正好與織田信長的死忌同日。墓所在佐賀唐津市的淨泰寺,法名是善要智仙人禪定門。 在『翁草』中,年輕時的國繼和寺澤廣高約定,無論是誰能夠立身出世,都要向對方提供十分之一的俸祿。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E%89%E7%94%B0%E5%9C%8B%E7%B9%BC
宮部繼潤 Miyabe Tsugimasu(1528年-1599年) 土肥真舜之子,養父為宮部清潤,改姓宮部。 父親真舜是比叡山的僧兵旗頭,因此在繼潤還是八歲幼齡時便將他送去比叡山西塔的行榮坊削髮出家,但天生臂力出眾的繼潤雖然身在佛門之中,佛法禪功也為同儕之首,但心中嚮往的還是成為一名馳騁沙場的武士,所以在成年之後便離開了行榮坊。 回到世俗之中的繼潤在近江一帶流浪,後來輾轉成為湯次神社僧人宮部善淨坊清潤的養子,改姓宮部,名繼潤,號善祥房。清潤並不是個普通僧人至平安時期以降,許多勢力較大的寺院,如淵源流長的比叡山或近代興起的本願寺等都有招募大批僧兵以防備當地豪強對寺院領地的侵佔,並維護寺院在商業中「座」的權利,宮部清潤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僧兵勢力。到了繼潤的時代更是興旺起來,宮部繼潤蓄積雄厚兵力,兼併鄰近村莊的土地,將居住的寺院改建成一座城砦,築構出屬於他的勢力範圍。 這時北近江興起了一股強大的勢力,迫父親久政隱居得到家督之位,年僅二十一歲的淺井長政以小谷城為中心,兼併高島郡、犬上郡,幾度擊破宿敵南近江六角家,迎娶新興崛起統有尾張美濃兩國的織田信長之妹妹阿市,宮部繼潤自知無力抵抗淺井大軍,於是選擇投降歸入淺井家麾下。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扶植已故將軍之弟足利義昭上洛,位於要衝的淺井長政亦發兵襄助痛擊宿敵六角家,上洛之後信長於元龜元年(1570年)攻打越前朝倉家,淺井長政不願背叛自祖父亮政的時代起便相善的盟友朝倉家,而與信長反目,遂與朝倉軍在袋形的敦賀平原夾擊入侵越前的織田軍,令織田信長狼狽敗走。 對朝倉淺井燃起復仇之火的織田信長率軍與淺井、朝倉聯軍在姊川發生會戰,繼潤隨淺井長政本隊一同出征,會戰結果是織田信長小勝,淺井長政被逼入小谷城採取守勢。翌年信長將充滿繼潤少年時期回憶的比叡山一把火燒了,這場從根本中堂以下全山燒毀,不問僧俗老幼男女,幾千人命喪,令擁有八百年歷史的佛門聖地比叡山延曆寺一夕間化作白地的大火被後人稱做火燒比叡山事件。少年時寄居的比叡山被織田信長摧毀了,繼潤是應該憤怒的,但現在的宮部繼潤已不是少年土肥孫八,雖然還保留當僧人時用荷葉摩擦光頭的習慣,但現在的宮部繼潤已不是往日的修行僧,作為統率一方的國人眾,繼潤用著世俗功利的角度看待這件事。 由淺井家猛將磯野員昌所鎮守的佐和山城陷落後,織田家大軍更逼近數裡,淺井家的局勢已趨不利,宮部城離淺井家小谷城僅三裡,是淺井家的防備重點也是織田軍的攻略重點。 在織田家部將木下秀吉的調略下,宮部繼潤下定決心背離將要敗亡的淺井家,救出在小谷城當人質的妻子及長子,改投織田家。經秀吉遊說到織田家後,宮部繼潤迅速發兵替家臣國友與左衛門討回其父輩時被淺井家奪去的國友城,當宮部軍占了上風,就要攻下國友城時淺井軍的富岡藤太郎遲援而來,冒死沖入宮部軍用火槍擊傷繼潤,宮部軍因主將重傷而敗退。 元龜三年(1572年),淺井、朝倉聯軍意欲反撲共謀攻打虎禦前山,企圖截斷宮部城與秀吉鎮守橫山城之間的聯繫,朝倉景鏡及淺井七郎共率七千餘人殺向宮部城,繼潤在秀吉的軍力支援下趁勢打開城門,對淺井七郎井規的部隊突擊,形成內外夾攻的泰勢,將淺井朝倉聯軍擊退。戰後朝倉景鏡被家督朝倉義景叱責,原來總大將代行的地位被飭降,種下日後反叛的遠因。 天正元年(1573年)四月,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在上洛途中因肺癆身故,從此織田信長再無顧慮一鼓作氣攻入越前,逼的義景只能逃進一乘谷城,但此時朝倉景鏡掀起叛亂,朝倉義景被逼自殺,同年八月小谷城失陷,長政之父淺井久政自裁,淺井長政將妻子阿市及三個女兒都送回織田家後亦自刃。 淺井家覆滅後,其所領的北近江大半給予了立下大功的木下秀吉,秀吉改姓羽柴,宮部繼潤也在此時被正式劃屬秀吉統率,開啟了他後半生的命運。之後宮部繼潤隨秀吉討伐西國強豪毛利家,天正五年(1577年),秀吉帶領織田軍攻入播磨,對播磨三木城進行斷糧戰成功,宮部繼潤因屢立戰功受封但馬豐岡城,宮部繼潤盡力經營城下町,在內政建築方面頗有成效。 天正九年(1581年),秀吉以慣用的兵糧戰法斷絕因幡鳥取城的生路,同時宮部繼潤擔任先鋒攻下毛利武將鹽屋高清所守的雁金山陣和山縣左京進建起的丸山之陣,得到秀吉的高度評價因而成為鳥取城城主。 本能寺之變後秀吉先打敗弒君的明智光秀,之後擊敗家中元老柴田勝家成為信長霸業的繼承者,天正十五年(1587年),秀吉因之前長宗我部家、大友家及仙石秀久對島津之戰的失敗憤怒,決定親征九州,宮部繼潤率四千兵士隨從秀吉之弟豐臣秀長作為先行部隊與毛利軍、大友軍與島津家在日向高城對戰,宮部軍布陣於根白阪面對島津義弘率一萬六千兵力的夜襲,繼潤以火槍部隊抱持必死之心固守,終待到天明,秀長發兵救援,是役宮部繼潤生擒島津武將五十餘人,受秀吉賜「日本無雙」感狀。 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秀吉一統天下後,繼潤以年紀老邁為由將家督讓給兒子宮部長熙,身任秀吉身邊的御咄眾,拜正四位中務卿法印。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動侵朝戰爭,雖然繼潤已隱居但正所謂虎老雄心在,繼潤甚至親向秀吉自請渡海參戰。 繼潤是秀吉晚年身邊最親近的老臣,現在還有他與五奉行聯名發佈公文傳世,足顯示當時繼潤並不僅是以舊臣隨從的御咄眾身份與秀吉接近,妙心寺僧人慧定圓妙國師在他的畫像上題字說:「文武兼備的武將,尤其通曉算術。」 慶長四年(1599年),秀吉死後半年,繼潤亦隨之病故,享年七十二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023
富田信高 Tomita Nobutaka(生年不詳-1633年) 富田一白的長子、母為黑田久綱之女、正室為宇喜多安信之女、繼室為宇喜多忠家之女(宇喜多秀家養女);初名知信,後改名信高。 慶長4年(1599年),父親富田一白因立下功勞受豐臣秀吉賞賜伊勢國安濃津城3萬石領土,信高擁有當中的2萬石,為豐臣秀吉的側近。同年,父親病死,信高繼承父親遺領。 慶長5年(1600年),信高帶領300名家臣跟隨德川家康北上討伐上杉景勝,得知石田三成的西軍起兵後,信高於下野小山決定加入東軍,率領家臣立即趕回安濃津城。途中不斷收到西軍從伊賀國東進伊勢國的報告,信高預計安濃津作為交通要點,一定會被西軍攻擊。 信高邀請同為東軍成員的盟友伊勢上野城主分部光嘉和松阪城城主古田重勝率領援軍到達安濃津城,並向關東傳達安濃津被圍困的消息,向德川家康請求援軍西進,但因西軍將領九鬼嘉隆的海上封鎖,安濃津和關東諸將的通訊被斷絕。 富田信高、分部光嘉和古田重勝的兵力合共只有1700人,東軍的籠城防戰陷於劣勢。而西軍的毛利秀元、長束正家、安國寺惠瓊、鍋島勝茂合共有30000人的兵力圍城。 8月24日(10月1日),安濃津城攻防戰開始。分部光嘉和毛利家臣宍戶元次雙方在各負重傷的情況下奮力對決,信高亦親自到前線和西軍作戰,可是被大量敵人包圍。一位年輕武將救援信高,在危機中保住信高的性命。野史記載的「美麗的勇將,聽聞信高的險境,單騎出城,鎧冑鮮麗,奮然衝昌,吸引著眾人的目光,帶著信高回城…」,所記的武將,就是信高的妻子。信高、分部光嘉雖然還有能力戰鬥,可是繼續面對大量的敵兵,守住城池十分困難、於是在木食上人的勸告下和西軍停戰,信高到高野山剃髮出家。 關原之戰後,德川家康認同富田信高的功績,回復他的舊領並加封伊勢國2萬石,慶長13年(1608年)移封伊予國宇和島12萬石。 慶長18年(1613年)、因窩藏慶長10年(1605年)時殺害坂崎直盛家臣的宇喜多左門(直盛的外甥)而與直盛發生爭端,在德川家康和德川秀忠的裁定下被改易,富田家被納入磐城平藩鳥居家的家臣。但似乎是表面的藉口,真正的原因是信高可能和大久保長安事件有關而得到懲罰。 寬永10年(1633年)於小名濱妙心寺派禪長寺死去。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F%8C%E7%94%B0%E4%BF%A1%E9%AB%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