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谷吉繼 Otani Yoshitsugu

大谷吉繼大谷吉繼 Otani Yoshitsugu(1559年/1565年?-1600年)

大谷吉房/大谷盛治之子,母為豐臣秀吉正室高台院的女侍.東殿;幼名桂松,別名吉隆、通稱紀之介、平馬、大谷刑部,號白頭,戒名溪廣院殿前刑部卿心月白頭大禪定門。

關於吉繼的出生有幾個說法,父親盛治因病到豐後國治療,一度成為大友家的家臣時出生,這種說法最沒根據,也有說是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私生子。比較有力的說法為他是六角家的家臣大谷吉房的兒子,天正初年成為秀吉的小姓受到寵愛。

『華頂要略』的「坊官大谷家系圖」有吉繼的名字,為本願寺坊官下間賴亮妻妹之子,或青蓮院門跡坊官大谷泰珍之子,「大谷」在日本為淨土真宗本願寺覺惠代代相傳的家名(大谷姓的本字為-豅),覺惠祖父為淨土真宗宗祖親鸞,母親為覺信尼,幼時在天台宗的青蓮院習法,此為另一個說法。吉繼有兄弟姐妹,歷史上記載吉繼有栗山林齊和祐玄兩個外甥存在,栗山林齊在攝津國池田出家,被黑田長政命令出仕栗山備後一家的栗山名乘(300石-800石)。祐玄坊出現在『關原決戰圖屏風』及其他資料中,故豐臣秀吉私生子之說可信度不高。

天正年初,吉繼擔任羽柴秀吉的小姓。天正五年(1577年)10月,秀吉受命於織田信長,開始攻略播磨,駐紮在姬路城。吉繼此時與脇坂安治、一柳直末、福島正則加藤清正仙石秀久等擔任秀吉的御馬迴眾,當時名為大谷平馬。天正六年(1578年)5月4日,尼子勝久的上月城遭受毛利輝元軍勢的包圍,秀吉為尼子軍的救援部隊,吉繼當時也跟隨出征。之後在進攻三木城時,吉繼也擔任馬迴眾從征,秀吉10月15日在平井山宴請諸將時,也有大谷平馬的名字出現,俸祿約150石至250石。

天正十年(1582年),吉繼參與備中高松城之戰。本能寺之變後,豐臣秀吉掌握了實權,與柴田勝家發生賤岳之戰,此時吉繼成功遊說柴田方的長濱城城主柴田勝豐,使他成為豐臣軍的一員,立下足以和賤岳七把槍相較的大功。

天正十三年(1585年),吉繼與增田長盛共同率領2000兵跟隨豐臣秀吉攻伐紀州(紀州征伐),並討取了杉本荒法師。當時在發給稱名寺寺領安堵狀中署名為大谷紀之介。7月11日,秀吉敘任關白,吉繼被敘任從五位下刑部少輔,此後被人稱為「大谷刑部」。

天正十四年(1586年)在九州征伐中,吉繼與石田三成一起擔任兵站奉行,提供後勤支援立下功勞。天正十七年(1589年),成為越前國敦賀郡2萬石城主,開始修建城廓。

天正十八年(1590年),在小田原之役中擔任從軍,接下來的奧州仕置中,擔任出羽國檢地的任務,當時更與蠣崎慶廣見面,請其臣服豐臣政權。此外也受上杉景勝邀請,協助鎮壓境內一揆,因功加封南條、丹生、今立郡的村村六三等2萬6944石領地,成為敦賀5萬石大名。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文祿.慶長之役),吉繼擔當船奉行及軍監,掌管船舶的調度以及物資的運輸。同年6月奉秀吉之命與奉行眾長谷川秀一、前野長康、木村重茲加藤光泰石田三成增田長盛共同渡海,其中大谷、石田及增田等三人為秀吉指定統領朝鮮諸將,並彙整戰地報告。文祿二年(1593年),秀吉和明朝談和,使者(謝用梓、徐一貫)隨同石田、增田回國,秀吉在名護屋城與明使會見。後來再度回到朝鮮,進行晉州城攻防戰。文祿三年(1594年)參與建造伏見城,並前往草津溫泉療養。直到慶長二年(1597年)期間,擔任豐臣政權的中樞。慶長二年9月24日,秀吉與德川家康、富田知信及織田有樂齋前往伏見的大谷宅邸訪問,吉繼以豪華饗宴招待。慶長三年(1598年)6月16日,豐臣秀賴敘任中納言時,也抱病出席祝賀,獲秀吉賜予果子。

慶長三年(1598年)8月,豐臣秀吉死後,吉繼與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接近。慶長四年(1599年),為保護家康免受前田利家襲擊,吉繼和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豐臣家武將保護德川的宅邸。並曾經為特意派部下到伏見城,阻止前田利長的「家康暗殺計劃」,而吉繼也跟榊原康政解決宇喜多秀家的內部問題,這時他在行動上都較為親近德川家康

後來德川家康出兵討伐上杉景勝,並向全日本大名發出動員令,吉繼率3000兵力出征,途中拜訪失勢的好友石田三成,為了緩解三成與家康的緊張關係,而招募三成的兒子石田重家跟隨自己,然而三成卻請求吉繼發兵,一起與他對抗德川家康;吉繼知曉計畫後,連說三次:「三成啊,沒有勝機。」結果雖然明知沒有勝算,仍然不忍背棄好友而加入西軍。

成為西軍首要將領之後的吉繼返回敦賀城,為了牽制東軍的前田利長,成功拉攏丹羽長重、山口宗永和上田重安等大名。前田利長侵攻北之庄城時吉繼散布假情報使其動搖。前田軍聽了假情報後撤退,途中遭到丹羽軍襲擊(淺井畷之戰),最終迫使利長退回金澤城,使得他無法參與關原之戰。

9月,吉繼在三成指示下率領脇坂安治、朽木元綱、小川祐忠、戶田勝成、赤座直保等諸將襲擊美濃。九月十五日(西曆10月21日),東西兩軍展開關原之戰。吉繼率戶田勝成、平塚為廣等5700人在關原西南山中的藤川台一帶布陣,陣中還有織田信長之子織田信吉與長次兩兄弟,及蜂須賀家政的重臣高木法齋。身患麻瘋病的吉繼乘轎指揮部下和東軍的藤堂高虎京極高知激烈交戰(也有說大谷軍指揮是由平塚為廣代為指揮),成功牽制住敵人。

因為戰前大谷吉繼已經預計小早川秀秋會倒戈投敵,所以在松尾山布陣,並在他的進軍路線設下了「攔馬柵」,事發後亦派出600人的直屬部隊狙擊嚇阻小早川陣的1萬5000人。在脫離前線的戶田勝成和平塚為廣奮戰之下,還一度將小早川秀秋逼退500米範圍達二、三次,並擊殺東軍派在秀秋身邊監視的奧平貞治。

可是正在進攻小早川秀秋的時候,脇坂安治、朽木元綱、小川祐忠、赤座直保等四名西軍將領見小早川秀秋已然背叛西軍,竟也隨即跟著小早川秀秋一起叛變,轉向攻打大谷吉繼;而德川軍的藤堂高虎隊亦在此時趕到並加入戰鬥,導致大谷吉繼三面受敵、遭到圍攻;最後在己方各部叛軍勢力與藤堂隊的圍剿之下,大谷吉繼被擊敗,在戰場上切腹自盡,委由湯淺隆貞介錯,年四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8%B0%B7%E5%90%89%E7%B9%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