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衛前久 Konoe sakihisa

近衛前久近衛前久 Konoe sakihisa(1536年-1612年)

近衛稙家的長子、母親是細川高基之女、妻為久我晴通之女;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晴」字,初名為「晴嗣」。

天文九年(1540年)元服,接受室町幕府第12代將軍足利義晴的偏諱「晴」字,取名晴嗣;天文十年(1541年)敘從三位,列公卿;天文十六年(1547年)任內大臣;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任右大臣;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任關白左大臣,同時就任藤氏長者;弘治元年(1555年)捨棄了「晴」字,改名「前嗣」。

永祿二年(1559年)越後國的長尾景虎上杉謙信)上洛之際,前久與之肝膽相照,寫下了血書起請文,結為盟友。前久以關白的身份,於永祿三年(1560年)下越後,翌年初夏更是越山,協助謙信平定關東,前往上野、下總等地,以公家的身份為其出了不少力。

此後謙信出兵信濃,與武田信玄展開第四次川中島之戰。前久從古河城送信向謙信的勝利表示祝賀(『歷代古案』)。謙信回到越後之後,前久居住在古河城,協助謙信統一越後。在此期間將名字「前嗣」改名「前久」,將自己公家的花押樣式改為武家樣式。然而上杉氏陷入了同武田氏和北條氏兩面作戰的泥潭,無法平定關東,近衛前久最終於永祿五年(1562年)8月失意地回到京都。

永祿八年(1565年)發生永祿之變,將軍足利義輝被三好三人眾和松永久秀殺害。足利義輝的正室是近衛前久的姐姐,為了保護姐姐,前久同意推戴足利義榮為新任征夷大將軍。

然而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奉義輝的弟弟足利義昭上洛。由於永祿之變之後前久推戴義榮,而且義昭懷疑前久參與此事。再加上前任關白二條晴良對其落井下石,結果義昭奏請朝廷,將前久流放。

前久被解除關白職務後,在丹波國赤井直正的幫助下,從京都前往黑井城的下館居住,此後在第11世本願寺顯如的幫助下移居攝津國的石山本願寺。此時認顯如的長子.本願寺教如為自己的養子。信長包圍網建成之後,受到三好三人眾的委託慫恿顯如參加了包圍網。然而前久對織田信長並沒有敵意,他僅僅希望將將軍足利義昭和關白二條晴良排除。為此在天正元年(1573年)義昭被信長逐出京都、晴良遭到信長疏遠之後,前久便脫離了赤井直正的信長包圍網。天正三年(1575年),信長奏請讓前久回到了京都。

此後近衛前久織田信長的親交很深,兩人尤其是在鷹狩方面有著共同的愛好,兩人屢屢在對方面前互相誇耀自己的成果。9月應信長的邀請下九州,試圖與大友氏、伊東氏、相良氏、島津氏達成和議。天正五年(1577年)回到京都,翌年接受准三宮的待遇。此後接受信長的邀請同本願寺調停,天正八年(1580年)顯如退回石山本願寺。織田信長近衛前久為平定石山本願寺的功績評價很高,信長許諾在平定天下之後獻上一個國的領地給近衛家。天正十年(1582年)2月任太政大臣5月辭職、3月隨信長參加甲州征伐。

然而6月2日發生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突然死去,近衛前久的命運急轉直下。失意的前久自號「落飾龍山」。有讒言稱明智光秀的軍隊從近衛前久的府邸向本能寺射擊,因此前久受到了織田信孝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詰問。為此前久在德川家康的幫助下前往遠江的濱松。

一年以後,在德川家康的斡旋之下,羽柴秀吉的誤會解除,前久回到京都。天正十二年(1584年)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兩者發生激烈衝突,前久的地位岌岌可危,暫時寄居奈良,在雙方和解之後方才回到京都。晚年在慈照寺東求堂過著隱居生活。根據貞享三年(1686年)刊行的『雍州府志』的說法,前久隱居的時候慈照寺處在沒有住職的狀態之中。

慶長十七年(1612年)5月8日死去,享年七十七歲,葬於京都東福寺,法名東求院龍山空譽。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F%91%E8%A1%9B%E5%89%8D%E4%B9%8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