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重成 Kimura Shigenari

木村重成 Kimura Shigenari木村重成 Kimura Shigenari(1593年-1615年)

木村重茲的次子、母為豐臣秀賴的乳母.宮內卿局、正室為真野賴包之女.青柳;戒名智覺院殿忠翁英勇大居士。

由於母親為豐臣秀賴的乳母,重成從小便隨母親居住在大坂城裡,身為秀賴的乳兄弟,重成也是秀賴幼時唯一的玩伴,因為這層友誼,重成很早便當上秀賴身邊的小姓。成年後的重成,出眾的容貌被推崇為當世的美男子,性格沉著穩重,年紀輕輕便展露出一派大將之風。

關原之戰後,豐臣家已銳減至攝津、大和一帶六十五萬石,雖然如此已身任征夷大將軍的德川家康仍舊無法放心,為能放心地將家業傳給子孫,家康暗中決定要在有生之年將豐臣家殲滅。首先他以供奉太閣秀吉的名義向澱君提議修繕方廣寺大佛殿,然後藉學者林羅山與名僧以心崇傳之口將新鑄的大鐘上的銘文:「國家安康,君臣豐樂。」八個字曲解為腰斬家康、豐臣再興之意。

面對德川家康幾近無理的刁難,重成和大野治長已猜出這是家康欲攻打豐臣家的藉口,於是一起向澱君進言主張決戰,開始囤積糧秣、加固城防。

慶長十九年(1614年)十月一日,高壽七十三歲的德川家康在江戶公布進攻大坂的命令,親率二十萬大軍自駿府城出陣,浩浩蕩蕩地經東海道開向大坂城。為與德川的大軍抗衡,大坂方招募包括真田幸村、後藤基次等浮野名將在內,總兵力達十三萬人。

在大坂冬之役中,年方二十一歲的重成首度被拔擢為一軍之將,負責守備八丁目口的任務。當時德川家康命令麾下的佐竹義宣軍攻打大和川上的今福堤,作為大坂方防備重地的今福堤在佐竹家重臣涉江政光的八千兵卒急襲下陷落,接獲此一線報的重成迅速點齊三千兵馬往今福堤殺去,為防有失後藤基次也出兵阻擋在今福堤對岸的上杉景勝軍對佐竹軍的支援,並派出一支三百人的別動隊與木村軍形成夾擊之勢讓佐竹軍心動搖。

初上戰陣的重成覬得佐竹軍立足不穩之刻率軍猛攻殺得佐竹軍連連敗退,尤其使豐臣軍士氣大振的是在與後藤基次進行夾擊佐竹軍混亂之時,重成竟然親身殺到敵陣中軍討取涉江政光的首級。就在重成要給佐竹軍最後一擊時,上杉景勝分軍與堀尾忠晴部對聯手來救佐竹義宣,由側面對豐臣軍發動攻擊,而這時後藤基次也被洋槍射傷無法再戰,重成只好放棄繼續戰鬥的想法,撤回大坂城。

今福堤之戰是重成初次上戰場,他出色的表現讓秀賴感動地稱呼他為「日本無雙的勇士」,授予感謝狀,並將自己的名品肋差作為獎勵賜給他。但是重成卻能清醒地以「感狀應給其他有特殊功績的武將,我只是盡自己的本份而已。」推拒獎賞。同時在這場戰役之中重成清楚地感到自己的不足,此後多與真田幸村、後藤基次等久經戰陣的名將請益以彌補自己戰場經驗的缺乏。

十二月初,由真田幸村所築且親自鎮守的小城真田丸擋住德川大軍連續八日的攻勢,全軍士氣低迷。這是原本以為取大坂易如反掌的德川家康所料想不到的,先是在今福堤被重成和後藤基次來去如無人之境,之後 真田幸村又如銅牆鐵壁一般擋住前進的道路。百般無奈之下家康提出和談的提議,重成與真田幸村、後藤基次一班武將全部表達強烈的反對之意,但是在家康對大坂城炮擊攻心之術的奏效後,澱君匆忙地答應家康提出的所有條件。

十二月二十日,重成作為豐臣家的使者前往二條城與德川家康會晤,收取家康的議和誓時言,當場重成就在一眾德川家重臣面前誓言以「血印如此不清晰的誓言,東軍是否沒有議和誠意。」 這一席話使德川家臣十分震驚,為何明顯居於下風的豐臣家使者竟敢如此囂張,但家康仍然面不改色將印章重新按上交給重成,達成雙方和睦的目的。

翌年春季,重成迎娶彼此間戀幕已久的七手組之一直野賴包的女兒青柳。不過新婚的喜悅並不長久,正如之前真田幸村、後藤基次等人的預料,德川家康的議和並非真心。兩方和談的條件之一是填平大坂城的護城河,可是德川軍不但將護城河填平,連內城河、瞭望樓、圍牆等防御措施也全部拆除,只留下本丸。當大坂方派人去質問時,家康皆以假癡不癲的態度回應,一面說可能是部下弄錯,另一方面加緊命令手下拆除的工作。為此真田幸村等人只好儘快進行重新修築城牆、瞭望樓的工程,但此一舉動被家康指為浪人再度圖謀不軌而撕毀和約。

面對德川家康再次率領大軍攻來,苦守防御力已大幅降低的大坂城並不明智,野戰反而有致勝的機會。軍議上後藤基次打算在大和的隘口小松山伏擊德川軍,而真田幸村則是希望在四天王寺一帶與敵人決戰。本來這兩條戰略都是十分可行的取勝辦法,但因為雙方的僵持不下,大野治長最後決定兩種方案並行,這樣過度的分兵反而導致戰力無法集中而容易被各個擊破。

五月五日夜,得知德川家康確是從大和而來的豐臣諸將決定採用後藤基次的戰略,全軍於道明寺集合然後一舉佔據小松山,再伺機攻擊德川本陣。後藤基次、真田幸村、毛利勝永等人在趕赴道明寺,重成也率領四千七百兵士與統率五千兵馬長宗我部盛親分別往若江、八尾進發,準備在德川軍主力在道明寺迎戰時,趁機由側面進行突襲。

出陣的前一夜,重成進入風呂洗浴時將自己的一縷頭髮混入香中焚燒以示自己的必死決心,然後將「道芝之露、木村長門」八個字刻入自己的佩刀上。到達若江後,當後藤基次部隊與德川軍開戰的鐵炮聲響起,長宗我部盛親也與數倍於己的藤堂高虎軍交鋒,藤堂軍的部將多是當年盛親在四國的部屬這使在人數已處劣勢的盛親因為戰術被洞悉而苦戰,同時重成也遇到藤堂軍的右翼部隊,其副將藤堂良重率先攻向重成的部隊但很快便重傷落馬,之後雙方展開混戰,亂軍之中重成下令鐵炮全開將藤堂軍右翼的主將藤堂良勝立弊當場。

近午時刻,統領德川家赤備軍團的井伊直孝加入參戰,由於之前的作戰木村軍已有一定程度的疲勞,面對還是生力軍的井伊直孝隊兩名先鋒,庵原朝昌跟川手良利的突擊不由得產生混亂,在逐漸敗退的局面中重成硬是發揮他的統率力整合手下兵士反攻使一向誇耀是德川軍精銳的赤備井伊軍死傷漸多,但天不佑重成,木村軍的左翼遭到自吉田方向過來的榊原康政攻擊,全軍崩潰,重成也在激戰之中氣盡力空而被庵原朝昌刺殺,首級也被井伊的家臣安藤重勝取得,年二十三歲。

作者 小泉信一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