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野永德 Kano Eitoku

狩野永德狩野永德 Kano Eitoku(1543年-1590年)

狩野元信之孫、狩野松榮的長子;幼名源四郎、實名狩野州信、號永德。

永德生於山城國京都的幕府御用畫師狩野家,祖父狩野元信大喜過望,長孫幼名命名同為「源四郎」,元信對永德所抱持的期望是多麼大。

永德的父親狩野松榮(狩野直信)是個並不十分出色的畫師,在曆史上留下名號更多的也因為直信是狩野畫派第三代繼承人的關系。但狩野派卻是日本繪畫史上最大的畫派,從十五世紀後期創始,曆四百多年長青不倒,一直持續到十九世紀末,對日本畫壇的影響極為深遠。創始人可以追溯到小粟宗湛,奠基人為狩野正信,正信是一位承先啟後的畫家,漢畫與大和繪的功底都相當深厚。以此為基礎,正信得以將各種技法與通俗的題材相結合,除去舊觀念,從視覺效果出發,使繪畫完全適應日本障壁畫的形式。其子狩野元信通稱大坎助,後世稱為「古法眼」。據說元信與土佐畫派首領土佐光信的女兒成親,使元信在狩野派漢畫的基礎上又習得土佐派世代相傳的密奧義-大和繪技法。元信的作品第一次被記錄在文獻中,是在永正十年(1513年)繪制的『鞍馬寺緣起』。三年後,當元信向足利幕府敬獻扇子時,可能已經取得御用繪師的職位,而到長孫永德出生時,元信正擔任著禁中襖繪的制作仕事,由此可見元信與朝庭、幕府的關系都很深厚。

天文十三年(1544年),祖父狩野元信獲賜繪師的最高段位「法眼」,年幼的永德在一家的歡慶中度過兩周歲。

自天文七年(1538年)到天文十四年(1545年)的七年間,元信與弟子們在石山本願寺不懈的制作障壁畫,同時,又率領眾多門人繪制扇面畫,適應包括市民在內的各階層的需求,時人將狩野派的扇面繪推為「極品」。元信積極的攝取中國宋、元、明各代繪畫的諸種樣式,熟悉大和繪的手法,融會貫通,脫離佛教美術觀對元信創作的束縛,創造出清新淡雅的裝飾式障壁畫風格。這種風格成為狩野派學習的典範,也成為安土桃山時代障壁畫的原型。這些突出的成就使元信無愧為一個開創新時代的重要畫家。大德寺大仙院的襖繪『花鳥圖』和妙心寺靈雲院襖繪『花鳥圖』均是元信風格的代表作。此外還有『瀟湘八景』、『清涼寺緣起繪卷』等傳世佳作。

如此深厚的家學淵源,使得後世的研究者們不禁要對永德寫下「攜著五彩畫筆出身」這樣並不抱有惡意的評語來,而且,永德的繪畫天才很早就顯露出來,幼年時即常常的跟隨祖父、父親,侍候於畫案旁感受長輩(特別是祖父)的熏陶。

天文二十年(1551年),幕府將軍足利義輝返回京都,元信攜帶孫兒永德向將軍問候新年,這使永德在年紀還很小時就能夠獲得一些重要的創作機會。祖父元信在永德幼年時的苦心載培讓他終身都無法忘懷,即使到中年也常常向人提起。

永祿二年(1559年),改名為州信(狩野家世代以「信」為通字),號永德。元信對畫技已趨純熟但卻遠未挖掘完全的永德下了這樣的評價:「狩野派的前途,就要看對永德的培養和造就。」同年,元信去世。

永祿九年(1566年),永德隨父親狩野直信參加大德寺聚光院障壁畫的制作,才華初露,頗獲好評。其父直信擔當虎圖壁畫和猿圖隔扇畫,而永德卻擔當十六面花鳥圖和八面琴棋書畫圖。對於這樣的安排,想來直信也很明白自己比不上兒子永德的才華吧。好在直信是牛而非虎,有舔犢之情卻無食子之意,兒子的成就即是狩野派的成就,門派的興盛是第一重要的。永德一洗過去因襲模仿的守舊風氣,從以往宗教或文學中的程序性繪畫處理,向著通俗性的描繪社會生活方面發展。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畫中的文人高士已從已往的中心人物轉變成僅僅具有特征的點景人物。

在時代的風雲兒織田信長入京後,永德憑借幕府御用畫師的身份拜見這位亂世豪雄,那氣魄豪邁的作品讓信長為之傾倒。

天正二年(1574年)六月,信長將永德所繪的『洛中洛外圖』屏風做為外交禮物饋贈給上杉謙信。這是一件有力的顯示永德畫風並具有新時代感的作品(當時京之町人的寫實生活,「信長的野望.嵐世紀」裏的城池畫面即是以此為藍本),它正好與信長的審美趣味合拍一致。因此,當兩年後信長開始修造安土城障壁畫時,就讓永德率一門眾擔當此項仕事。通過這一大型障壁畫的制作,奠定豪華壯麗的安土桃山障壁畫的基礎。之後,永德的名望迅速飆升,廣範的結交得勢的武家權貴,畫名之盛一時無二。

在本能寺之變後,永德取得羽柴秀吉的庇護,金碧輝煌的排場太適合秀吉的需要,二人一拍即合。天正十三年(1585年),受命制作規模宏偉的大坂城障壁畫。次年,又擔當聚樂第和正親町御所兩處障壁畫的制作仕事。

天正十六年(1588年),修復天瑞寺障壁畫,接著,完成東福寺法堂的藻井畫。次年,又以其極旺盛的創作力率領門人完成許多大型的障壁畫。無論在數量上還是質量上都是同時代的繪師們所無法比擬的。使始自狩野元信的大型裝飾畫得到創造性的發展,融合富於生命表現力的畫面和裝飾性手法而確定永德畫風。這種畫風適應當時武家政權對自己威勢的炫耀,而金碧輝煌的裝飾性手法奠定日本障壁畫樣式的基礎,其影響遠遠超過畫派的門閥界線,波及了安土桃山時代以及後來的眾多畫家。因此,稱永德為「障壁畫的宗師」。傳世的主要作品還有『唐獅子屏風』、『松圖屏風』等。

天正十八年(1590年),病逝於京都家中,年四十八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8659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