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畿地區

三好義興 Miyoshi Yoshioki(1542年-1563年)三好長慶的長子、母為波多野稙通之女;通稱孫次郎,初名慶興,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義」字,改名為義長,後改為義興。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元服。永祿二年(1559年)2月,義興與父親長慶一同上洛,謁見室町幕府第13任將軍足利義輝,並且出仕於足利氏。同年12月18日,義興獲義輝賜予其名諱「義」字,改名義長。永祿三年(1560年)1月21日,義興獲任命為正五位下築前守。後來,長慶移師至河內飯盛山城後,便將攝津芥川山城交由義興打理。永祿四年(1561年)1月28日,義興與松永久秀一同從正五位下升官至從四位下。2月1日,義興與父親長慶、松永久秀一同獲准使用足利將軍家的桐紋,並且獲任命為御供眾和相伴眾。六角義賢進攻京都時,義興率領7000名士兵守於梅津,松永久秀亦率領7000名士兵在西院與六角氏交戰。雖然三好軍在這場戰事中不被看好,但是在11月松永久秀的反擊下成功擊殺敵將長原重澄,雙方對峙至永祿五年(1562年),隨著叔父三好義賢在與町山高政的戰鬥中戰死後,義興讓義輝前往男山八幡避難,自己則與松永久秀在山崎布陣。因此,六角軍一度攻佔京都,後來義興在5月下旬擊敗町山軍後,六角軍才撤出京都。6月22日,義輝重返京都後賞賜義興和松永久秀等人。8月,伊勢貞孝在京都北山串同六角軍謀反,義興與松永久秀一同率領8000名士兵在9月11日將其擊敗。另外,義興素有教養,因此獲得將軍義輝和一眾公家的信任。永祿六年(1563年)6月,義興病倒,雖然曲直瀨道三前往替其診症,但是病情惡化,最終在8月25日於芥川山城死去,年二十二歲,按『足利季世記』記載他是死於黃疸。義興死後,其父長慶開始變得精神恍惚,最終在翌年亦死去。長慶死後,三好氏由義興的堂弟三好義繼繼承家督之位。有些說法認為義興試圖鏟除松永久秀,從而被意圖取代主家的松永久秀毒殺,但是一手史料中沒有任何記載,顯示松永久秀暗殺義興。就算講述這些說法的『足利季世紀』和『續應仁後記』也說明義興被松永久秀毒殺只是傳言,未有斷言,二手史料和軍記物對於這項傳言亦多有懷疑,因此推測謠言是由嫉妒松永久秀擁有不遜於主家的實力的人散播出去。『續應仁後記』形容義興是治理天下之材,卻不幸英年早逝。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5%A5%BD%E7%BE%A9%E8%88%88
三好長慶 Miyoshi Nagayoshi(1522年-1564年)三好元長的長子、母為慶春院殿南岸智英大姊、正室為波多野稙通之女、繼室為遊佐長教之女;幼名千熊丸、通稱孫次郎、別名利長、範長。三好氏至父親元長時,擁立細川晴元,在細川家內訌中脫穎而出,取得細川家實權。元長之堂叔父三好政長(三好宗三),恨元長專權,便和細川晴元的寵臣木澤長政、柳本賢治等一同在晴元面前詆毀元長,晴元遂日漸疏遠元長,元長怕禍事臨頭,回到自己的領地阿波。趁著元長不在,晴元的對頭細川高國(細川政元之養子)與浦上村宗聯兵攻擊晴元。晴元的手下無法控制大局,於是召回元長,元長遂在享祿四年(1531年)擁立晴元進攻京都,大破高國與浦上軍,細川高國和浦上村宗均戰死。元長勝利後,將軍足利義晴遂以細川晴元為管領,但將軍和管領皆無實權,實權掌握在元長手上。元長掌權後第一件事就是殺了柳本賢治之子柳本甚次郎,因為柳本在元長避禍阿波時,攻擊元長之姻親伊丹元扶,但元長殺柳本,引來晴元的極度不滿。元長見晴元怒不可遏,遂削髮出家為僧,號海雲。但晴元仍懷恨不已,命三好宗三和木澤長政陰謀對付元長,兩人誘使本願寺僧圍攻元長,元長把妻與子長慶送回阿波,自己在界町的顯本寺自殺,年僅三十二歲,時天文元年(1532年)。元長死時,長慶年僅十歲。天文三年(1534年),年僅十一歲的長慶在父親死後繼任為家督,與細川晴元和解,成為晴元的被官,獲攝津守護代之職,任越水城城主。天文二年(1533年),本願寺的僧人和細川晴元因利益糾結而大打出手,之後兩方混戰,互有勝負。晴元把將軍義晴搬出來調停。但將軍的調停效果有限,過了不久,又有玉井氏康擁立細川高國義子氏綱,以及游佐長教擁立田山植長之弟政國,和石山本願寺的僧兵勾接,京都一帶是一片混亂。晴元派手下三好宗三等人去鎮壓叛亂,師勞無功,便想起了元長之子長慶,就派人招長慶前來支援。此時長慶已經十九歲,統率晴元之侄細川持隆手下的兵,頗有勇名。經過其弟三好義賢(三好實休)的勸諫後,長慶率軍渡海。天文八年(1539年),長慶率軍進入近畿和細川氏綱、田山政國等軍交戰,並且接受將軍足利義晴的命令,與柳澤元俊一同剿滅了洛中的盜匪。三好宗三心生妒恨,向晴元詆毀長慶。此事被長慶得知後,大怒之下與細川晴元決裂,和游佐長教聯合反戈進攻晴元的領地。天文十一年(1542年),長慶在河內太平寺擊殺仇敵木澤長政,隨後與游佐長教反目,先在翌年打敗玉井氏康擁立的細川氏綱,然後於天文十六年(1547年),長慶次弟三好義賢率軍在攝津捨利寺大破游佐長教軍。次年5月,再無力與三好抗衡的游佐長教與田山政國臣服於長慶,長慶也迎娶了游佐長教的女兒以鞏固對游佐氏的統治。永祿四年(1561年),長慶將宿敵細川晴元囚禁於攝津芥川城,此事引起了晴元的盟友六角義賢的不滿,於是六角義賢便與田山高政結盟一同對抗三好家。同年5月,三好四兄弟中最為年幼但最為英勇的四弟十河一存在前往有馬溫泉途中落馬傷重不治而歿。永祿五年(1562年)4月8日,田山高政與六角軍聯合進攻和泉,引發久米田之戰,是役之中素為長慶倚重的二弟義賢戰敗身死。長慶親率大軍以安宅冬康、松永久秀為先鋒於6月21日大破田山、六角聯軍,將田山高政趕回紀伊,是為教興寺之戰。永祿六年(1563年),長慶偕同家臣松永久秀等七十三人在界受洗。同年三月一日細川晴元病逝,而長慶也在接連失去兩個弟弟的打擊下身體急速衰弱起來。國事盡為松永久秀所控制,久秀忌憚長慶嫡子三好義興武勇能斷,日後繼位自己可能將大權盡失,索性將其毒殺。由於此事為安宅冬康所知悉,所以松永久秀又在翌年在已病得精神恍惚的長慶面前進讒言,誣告其弟安宅冬康意圖謀反。長慶大怒之下,命安宅冬康自盡。永祿七年(1564年)8月10日,失去了眾親兄弟與長子的長慶在無盡的失落與孤寂中一病歸西(另一個說法指長慶被松永久秀殺害),享年四十二歲,法名聚光院眼室宗進。長慶死後三年才舉行葬禮,墓地在現今京都市北區大德寺聚光院。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4%B8%89%E5%A5%BD%E9%95%B7%E6%85%B6
下間賴廉 Shimotsuma Rairen(1537年-1626年)下間賴康之子、母為下間賴次之女;幼名虎壽、通稱源十郎、右衛門尉,法名了入、了悟。賴廉為擅使鈴木家改進的雜賀步槍高手,而且還有很強的統帥能力,與鈴木重秀(雑賀孫一)合稱「石山左右二將」。在石山包圍戰中,賴廉就代替本願寺顯如指揮全軍守城,因此被稱為「大坂之左右之大將」。天正八年(1580年),本願寺軍由於在與織田軍的作戰中敗勢濃厚,根據正親町天皇的敕命與織田議和,退出石山本願寺。這時,賴廉與下間賴龍和仲孝等一起在議和書上簽名,可見賴廉在本願寺家中的威望。議和後,賴廉追隨本願寺顯如退去本願寺,並勸導各地對織田軍繼續反抗的信徒停止戰爭。而當本願寺教如(顯如之子)主張與織田信長決戰,但得不到賴廉響應時,教如也只能作罷。賴廉也不僅僅是單純的軍事指揮官,天正四年(1576年)七里賴周在加賀無法進行統治的時候,賴廉發出改任文書,也足見賴廉在政治方面的重視。本能寺之變後,豐臣秀吉將隱居的賴廉招入大坂,任命為淨土真宗發源地京都本願寺的法主,因此成為與本願寺顯如並列的本願寺中心人物。面對秀吉、德川家康借出本願寺信徒參加軍隊的屢次要求,賴廉始終保持中立。賴廉的特點是勇猛之外還具有出眾的謀略與清醒的頭腦。本願寺顯如病亡後,豐臣秀吉提議讓本願寺順如(本願寺教如之弟)繼任法主時,賴廉就向教如進言這是秀吉的陰謀。不久,當教如母親如春尼以顯如臨終遺書為由要教如將法主讓給本願寺准如時,賴廉又建議教如究察書狀的真偽,但教如沒有采納,而是立刻將法主一位讓出。天正十七年(1589年),從豐臣秀吉處獲得七條豬熊的宅地,擔任京都本願寺町奉行。寬永三年(1626年)死去,年九十歲。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04182.htm
下間賴照 Shimotsuma Raishou(1516年-1575年)下間賴清之子、母不詳、妻為定專坊了宗之女?;幼名源次,通稱築後法橋,別名賴昭、述賴,法名理乘。下間氏之祖為下妻宗重,淨土真宗(本願寺)宗祖親鸞於常陸傳教時,可能是傳教不中聽而遭人追殺,下妻宗重出面救親鸞,自此開始追隨親鸞擔任護法。下妻氏後來改為下間氏,時間與原因不可考。到本願寺蓮如時,蓮如擴張淨土真宗勢力時重用下間氏,舉凡外交、內政、警衛、武裝鬥爭皆由下間一族包辦;甚至蓮如的親信.阿毛心源也被授與下間氏,稱為下間蓮崇,可見下間氏於教內之位高權重。下間氏主要分支為宮內卿家、刑部卿家、少進家;賴照屬少進家,同族下間賴廉為刑部卿家。越前一向一揆時,賴照被本願寺顯如作為一揆總大將由大坂派遣到越前,從『朝倉始末記』的記述和那個顯如發給的文書可以說明賴照具有實際權力的越前守護,或是守護代。賴照前半生記錄不詳,到天正元年(1573年)才有詳細資料。此年,朝倉義景被織田信長所滅,越前被置於織田勢力下。天正二年(1574年)2月,在越前的織田家勢力之間發生內部糾紛,本願寺利用一向一揆開始討伐原織田勢力。賴照被顯如作為一向一揆總大將派遣越前,並先後攻滅織田信長托付歸降的原朝倉勢力前波吉繼、朝倉景鏡等人。可是作為越前一揆主力的本地勢力,對被大坂派遣的賴照、七里賴周像家臣一樣地對待不滿,謀劃叛亂。11月,賴照利用本願寺方面的勢力鎮壓越前本地勢力。翌年夏,織田方勢力向越前進攻,賴照建築觀音丸城固守,在木芽卡准備迎擊織田信長。8月15日,信長軍隊在越前發動總攻擊,賴照因不能得到本地一揆陣營的充分合作,在織田方的猛攻下城池陷落。賴照打算從海路逃跑,但被真宗高田派的門徒發現,遭到討取,年六十歲。出處#1 http://baike.baidu.com/view/1342707.htm 出處#2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91303439
中川秀成 Nakagawa Hideshige(1570年-1612年)中川清秀次子、母為熊田宗白之女、中川秀政之弟、正室為佐久間盛政次女(新庄直賴養女).虎姬(注一)、子中川久盛(注二)、女子(水野元綱正室)等。天正十一年(1583年),父親清秀於賤嶽之戰戰死之後,由其兄秀政繼承家督。然而,兄秀政在文祿之役時,文祿元年(1592年)10月24日於朝鮮半島在鷹狩途中被敵方包圍殺死。中川家唯恐此類失態之事上報會遭改易故以「戰死」上報,被發現,豐臣秀吉大怒。然而考慮到其父清秀於賤嶽之戰之功,秀成獲得其兄遺領一半的播磨國三木6萬6千石仕於秀吉。文祿二年(1593年),第二次晉州城攻防戰被命令動員兵員一千。文祿三年(1594年)2月,秀成受豐臣秀吉命令轉封豐後岡城7萬4千石。同年任官並獲賜豐臣姓。於慶長二年(1597年)慶長之役で動員一千五百人渡海,屬右軍,8月16日參加黃石山城攻略戰。諸將齊聚參加全州會議後獲得同池田秀雄一同壓制泰仁、光州之指示。此後,參加全羅道經略再確認之井邑會議,自忠清道轉戰全羅道。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將家臣送往丹後田邊城助力西軍攻城,關原本戰結束後倒向東軍。攻擊西軍方之臼杵城主太田一吉並於佐賀關之戰討取太田方多數家臣,因此功績戰後所領安堵。慶長十七年(1612年)死去。其子中川久盛繼承家督。注一:賤嶽之戰中,父親中川清秀為佐久間盛政所殺,故虎姬乃是殺父仇人之女。然而兩人感情不錯,育有子女七人,其中末子繼承佐久間家。 注二:多數資料顯示其為長子,然而原文為次子且無出處,此處存疑。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2#postid-126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8%AD%E5%B7%9D%E7%A7%80%E6%88%90
中村一氏 Nakamura Kazuuji(生年不詳-1600年)中村一政的長子?、母不詳、正室為池田恆興之女.安養院;別名瀧孫平次、戒名大龍院殿一源心公大禪定門。出仕於織田家臣的羽柴秀吉,天正元年(1573年)秀吉分封為長濱城城主後,薪酬為200石高。天正五年(1577年)參加天王寺攻略、本願寺一揆的鎮壓。天正十年(1582年)山崎之戰指揮鐵炮隊立下戰功。天正十一年(1583年)參加賤岳合戰,受封和泉國岸和田城主3萬石。天正十二年(1584年)於羽柴秀吉紀州攻略時為新都.大阪防衛主將,並與紀州勢力對陣。岸和田城受到紀州勢力的猛攻(同年發生小牧長久手合戰,秀吉軍主力均在尾張),遂只能用寡兵守城,翌年反守為攻而成功守住。天正十三年(1585年)受封於近江國水口岡山城6萬石,並就任為從五位下式部少輔。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為羽柴秀次隊的先鋒,以一己之力攻略松田康長鎮守的山中城的主要部分。因功被封為駿河國駿府14萬石領地。文祿四年(1595年)將駿河托付給駿河直領的代官。慶長三年(1598年)成為三中老之一。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合戰隸屬於東軍,於合戰開始前的8月25日病死。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872903.htm
京極高吉 Kyogoku Takayoshi(1504年-1581年)京極高清次子,一說為京極材宗之子,後為京極高清養子。妻淺井久政之女(京極瑪利亞)。子京極高次、京極高知、松之丸殿(武田元明妻、後豐臣秀吉側室)、女(氏家行廣室)、瑪格達萊納(Magdalena,朽木宣綱室)。高吉深受父親高清的寵愛,與其兄京極高廣(京極高延)爭奪家督,然而敗於受到淺見貞則、淺井亮政等一幹國人達支持的高廣,遭到流放。後高廣也因與淺井亮政對立而被流放,此時京極氏的衰退成為定局。被流放後的高吉在南近江六角氏支援下與京極高廣、淺井亮政爭鬥。後來和父親高清一起被與京極高廣對立的淺井亮政接回北近江一時重回領主之位,然而所謂領主不過是傀儡,因此再次離開近江。有一段時間作為近臣出仕足利義輝。永祿三年(1560年)為奪回權力,返回近江再次與六角氏合作對淺井亮政之孫.淺井賢政(淺井長政)用兵,遭到擊敗,在近江殘留的支配權盡失。永祿八年(1565年)永祿之變中,足利義輝慘遭暗殺,為擁立義輝之弟足利義昭竭盡心力。然而義昭與織田信長對立使得高吉不得不隱居近江,將兒子小法師(京極高次)送往信長處作為人質。小法師元服後起名高次,就此仕於信長。天正九年(1581年)與妻一同在安土城內在古內奇.索爾蒂.奧爾岡蒂諾(注一)處受洗成為天主教徒,然而數天之後突然死去。因其急死街頭巷尾都流傳他受了佛罰。注一:Gnecchi-Soldo Organtino 耶穌會傳教士,元龜元年(1570年)來日,負責京都一帶的傳教工作。姓名音譯自日語,可能不準確。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3#postid-143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A%AC%E6%A5%B5%E9%AB%98%E5%90%89
京極高廣 Kyogoku Takahiro(生沒年不詳)京極高清之子、母為齋藤妙純之女;京極高吉之兄,高彌、高成之父;又名高延、高明。高廣和弟弟高吉關係很差,由於父親高清將家督讓於高吉之故,於大永三年(1523年),受起兵反對其父的近江國人淺見貞則、淺井亮政、堀元積等人推舉,將其父與弟弟驅逐至尾張,高廣成為京極家家督。然而,實權掌握在淺見貞則手中。大永五年(1525年),淺井亮政與父親高清和睦,流放了淺見貞則,趁此機會南近江大名六角定賴進攻亮政居城小谷城,高廣的地位很不安定。享祿元年(1528年)與由上阪信光擁立之高吉對峙(注一)。享祿四年(1531年),受畿內一系列戰亂波及因支援細川晴元,遭細川高國側的六角定賴擊敗。天文二年(1533年)與六角定賴和解。翌年,於小谷城同高清一同接受淺井亮政接待。天文七年(1538年)其父高清死去,繼承家督。之後,與六角定賴及高吉的軍隊交戰。天文十年(1541年),起兵反抗淺井亮政,與亮政及其子淺井久政對峙。天文十九年(1550年)講和。此後與三好長慶連合,同六角義賢(六角定賴之子)交戰。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被六角軍擊敗後下落不明。其子高成作為足利義昭近習一直仕官至室町幕府滅亡。對於流放京極高清後近江一帶動向,網絡資料存在一些衝突,不易理清,此處均依原文。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2#postid-132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A%AC%E6%A5%B5%E9%AB%98%E5%BB%B6
京極高次 Kyogoku Takatsugu(1563年-1609年)京極高吉的長子、母為淺井久政之女・京極マリア、正室為淺井長政之女・初;幼名小法師、別名羽柴大津宰相、京極侍從、京極若狹守。最初是足利氏的家臣,後來足利幕府遭到織田氏攻擊而滅亡,臣從織田信長之下。本能寺之變後,織田氏變得四分五裂,最初支持明智光秀,光秀在山崎之戰大敗後逃往若狹。天正十二年(1584年)成為羽柴秀吉(豐臣秀吉)家臣。天正十八年(1590年)成為近江國八幡山二萬八千石大名。文祿四年(1595年)加封至大津六萬石。慶長五年(1600年),德川家康討伐會津時,高次受到家康堅守大津城的委託。不久後氏家行廣與朽木元綱前來要求高次加入西軍,此時高次考慮大津城的守備不足而同意加入西軍。然而,表面上高次在動員準備參戰,實則仍暗中將西軍的動向告知家康。9月1日,高次與西軍主力一同出發,次日在琵琶湖畔乘船潛返大津。9月3日,立即向德川家重臣井伊直政告知倒向東軍的消息。此事同時被大阪方得知,附近經過的西軍部隊立即在毛利元康(末次元康,毛利輝元的叔父)的指揮下圍攻大津城。不久西軍的立花宗茂也率軍加入圍攻。高次率軍苦戰十餘天,在14日拒絕西軍的勸降,直到15日北政所派出使者孝藏主前來,高次才在當天夜間投降,次日與七十餘名將兵一同到附近的園城寺剃髮為僧前往高野山。同日早晨關原之戰爆發,圍攻大津城的西軍末次元康、立花宗茂等一萬五千部隊只前進到草津,無法參加數十裡外發生的決戰。如果沒有大津城拖住西軍大批部隊十餘日,德川家康就必須在關原面對更大量的西軍部隊,有可能輸掉這場戰爭,因此德川家康對高次的功勞非常看重。戰後井伊直政派使者請高次下山不成,由在關原會戰中立下戰功的弟弟高知親自請求,高次才同意下山。家康立即重召高次成為大名,並加封到八萬五千石的若狹小濱藩。慶長十四年(1609年)病逝,年47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AC%E6%A5%B5%E9%AB%98%E6%AC%A1
京極高知 Kyogoku Takatomo(1572年-1622年)京極高吉的次子,其母為京極瑪利亞,京極高次之弟,正室為毛利秀賴之女。丹後宮津藩藩主。出身名門,父親高吉為近江守護。自早年開始出仕豐臣秀吉,因此功績被獲准使用羽柴為姓,人稱羽柴伊奈侍從。文祿二年(1593年),接受了義父毛利秀賴的遺領(秀賴嫡子毛利秀秋僅獲得其中1萬石),成為信濃飯田城主領有6萬石,同時被任命為從四位下侍從。另外,在領內允許基督教進行傳教,後來自己也成為基督徒。文祿三年(1594年),加增至10萬石加增。豐臣秀吉死後開始接近德川家康,慶長五年(1600年)參加岐阜城攻城戰,關原之戰中與大谷吉繼隊交戰,立有戰功。戰後獲賜丹後12萬3000石成為國持大名,人稱京極丹後守。進入田邊城將據點移到宮津城。元和八年(1622年)8月12日逝世,年五十一歲。高知死後,領地由長子高廣、三子高三、外甥同時是婿養子的高通三人分別繼承,分為宮津藩、田邊藩、峰山藩三部分。嫡流為宮津7萬8200石領主,然而3代就遭改易,後來其子孫被任用為高家一直延續到幕末。田邊藩京極家在第三代時轉封但馬豊岡。峰山藩京極家直到幕末都未轉封,家中數人出任若年寄作為譜代格大名參與幕政。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2#postid-287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A%AC%E6%A5%B5%E9%AB%98%E7%9F%A5
以心崇傳 Ishin Suden(1569年-1633年)一色秀勝的次子,別名金地院崇傳;人稱「大欲山氣根院僣上寺惡國師」、異名「黑衣宰相」。父親秀勝為將軍足利義昭的家臣,天正元年(1573年),發起信長包圍網的將軍足利義昭反被織田信長擊敗而遭到放逐的命運,在足利幕府隨著歷史的洪流被淹沒後,做為足利氏家臣的一色秀勝由於並無過人之才而未被重視能力更勝門閥的信長起用,下野的一色秀勝無力撫養太多孩子,於是就讓近畿附近臨濟宗的南禪寺將年幼的次子領去,拜在名僧玄圃靈三的門下,法名「以心崇傳」。文祿三年(1594年),修行多年的崇傳因智慧圓通、辯才無礙受到肯定被授予住持的資格,之後數年間先後擔任臨濟宗分寺福嚴寺、禪興寺的住持。慶長十年(1605年)三月,崇傳在得到臨濟宗各分寺的同意後繼任為臨濟宗大覺派的總寺院南禪寺的住持,成為臨濟宗的最高位宗主。慶長十三年(1608年),崇傳在大御所德川家康的邀請命令下往赴他隱居的駿府城,來講古代高僧故事。因為崇傳精通中文,從此也負責幫助家康處理外交事務,像慶長十四年(1609年)中日在慶長之役後再次通商,中國商人陳振宇、陳德將大批貨物運抵日本時,在薩摩島津家貨物清單送至駿府讓家康過目時,家康因不理解中文便責由崇傳先加註日本假名。四年後,慶長十七年(1612年),崇傳奉家康之命協助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一同擔當宗教行政的事務。翌慶長十八年(1613年),崇傳替幕府撰寫了伴天連追放令(傳教士放逐令)並起草幕府對於天皇的本分、五攝家及三公的席次之任命和罷免,以及改元、刑罰、寺院僧侶的職位升調等對朝廷和朝臣直接限制共十七條的禁中並公家諸法度和專門管理寺院的寺院法度、為了統轄眾諸侯而公布對築城、婚姻、參勤交代、造船、關所等詳加規定的武家諸法度,崇傳制定的這些法令為後來江戶幕府能有效管理全日本做出莫大的貢獻,天台宗大僧正南光坊天海並列,同被世人稱做「黑衣宰相」。當時對已被天皇策封為征夷大將軍並開創江戶幕府的德川家康而言,盤踞大阪城中的豐臣家始終是一根扎在心頭上的肉中刺,雖然家康已把將軍之位讓給三子秀忠確立的幕府的傳承,雖然豐臣家僅存攝津、河內、和泉三國六十五萬多石的領地,但是對福島正則、加藤清正、淺野幸長等與豐臣家親厚的大名來說,豐臣家才是真正的主家,德川家只是上司而已。有感自己年事已高、時日無多的德川家康為了能安心將家業傳續給子孫,決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就將這心腹大患斬草除根。家康以重建豐臣秀吉在天正十六年(1588年)時因大地震而毀壞的方廣寺大佛殿為名義,讓豐臣家出資重建方廣寺,並請僧人清韓撰寫梵鍾銘文。為了找到與大阪方開戰的藉口,家康和崇傳密談商榷,最後崇傳建議用梵鍾銘文上「國家安康,君臣豐樂」的字句發揮,指稱是要詛咒腰斬家康、並祈求豐臣家繁榮,同時崇傳還聯合五山的許多名僧及藤原惺窩的門人朱子學家林羅山一同對豐臣家指控。終於以豐臣家激怒家康為名開戰,導致最後豐臣家的滅亡。在將豐臣家剪除之後,心中的大石落地家康再無牽掛,不久後於元和二年(1616年)四月十七日德川家康以七十五歲的高齡病逝,家康死後,幕府擬將他神化祭祀,為了決定家康的神號,代表臨濟宗的崇傳與天台宗的南光坊天海進行激烈的辯論,天海希望把家康稱作「權現」,崇傳則認為「明神」這個稱號較佳,崇傳的主張得到了幕府權臣本多正純等人的贊同,不過後來因為天海提出家康若被稱為明神將與豐臣秀吉的神號豐國大明神相同必不吉利的說詞,這使將軍秀忠終於下定決心將父親家康的神號定為「東照大權現」。元和五年(1619年),崇傳受將軍秀忠任命成為僧錄司負責協助幕府掌握五山十剎以下的各寺院,使本獨立於政制之外的寺院也必須由幕府進行發落,確立幕府最大權威。之後德川秀忠也在增上寺旁修建金地院作為崇傳的居所,崇傳也因居所而為後人稱為金地院崇傳。寬永三年(1626年),迎娶了將軍秀忠之女和子的後水尾天皇授予崇傳「圓照本光國師」的尊號,是為天皇在佛教上的師範。寬永六年(1629年),當朝廷一如往常要頒發紫衣敕許給寺院僧侶時,崇傳在幕府授意下以該名僧侶出身不名為由,未得到朝廷同意便將那名僧侶流放,為此大德寺的住持澤庵宗彭十分不滿,而與崇傳抗辯,崇傳一怒之下反以手中的權力將澤庵宗彭流放到出羽上山,之後崇傳在寬永十年(1633年)過世,年六十四歲。由於崇傳以出家之身涉入政治過深,雖然展現了其精明強幹的一面,但因手段之狠辣、用心之險刻,使他在歷史上的風評極為不佳,庶民稱呼他是「大欲山氣根院僣上寺惡國師」,而被他流放到出羽上山的澤庵宗彭最也因為天海及柳生宗矩講情,回到江戶並得到三代將軍家光的信賴,終其一生都指責崇傳是「天魔外道」。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9%87%91%E5%9C%B0%E9%99%A2%E5%B4%87%E5%82%B3
內藤如安 Naito Joan(1550年?-1626年)松永長賴的長子、母為內藤國貞之女;幼名五郎丸、初名忠俊;「如安」為基督教教名「Joan」日語音譯。父親內藤宗勝(松永長賴),為三好氏重臣松永久秀的弟弟。三好氏在三好長慶時代稱雄於畿內,在三好氏攻打丹波國的時候,松永長賴嶄露頭角,成為八木城的城主。為鞏固人心,松永長賴娶丹波守護代內藤國貞的女兒為妻,並繼承內藤氏,改名內藤宗勝。永祿七年(1564年),如安在路易斯.弗洛伊斯的介紹下,昄依基督教。次年,父親長賴在與赤井直正的交戰中被殺,如安繼任丹波守護代內藤家家督之位。此時三好氏的勢力急劇衰退,丹波國國人赤井氏和波多野氏的勢力崛起,並不斷蠶食內藤氏的領地。當時,室町幕府的將軍足利義昭與織田信長對立,如安在衝突中支持足利義昭;因此在織田信長消滅足利義昭勢力之後決定消滅內藤氏。天正六年(1578年),織田信長派遣家臣明智光秀攻陷八上城,沒收內藤氏的領地。足利義昭在備後國的鞆重建室町幕府時,如安出仕於該幕府。天正十三年(1585年),如安成為小西行長的重臣,開始使用小西氏的名乘。萬曆朝鮮戰爭時期,如安作為日本的使者,前往北京,同明朝進行和平談判。如安因官位從五位下飛驒守,全稱「小西飛驒守如安」,明朝和朝鮮王朝的史料中誤將他記作「小西飛」。慶長五年(1600年),主君小西行長在關原之戰中戰敗,被德川家康斬首。如安逃往平戶,投奔同為信仰基督教的肥前國大名有馬晴信。此後先後成為加藤清正、前田利長的客將。然而1613年,德川家康下達伴天連追放令,驅逐基督教徒。翌年,如安同高山右近一起被放逐到呂宋,到達呂宋時,受到當地總督的歡迎。寬永三年(1626年)死於菲律賓馬尼拉,享年77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7%E8%97%A4%E5%A6%82%E5%AE%89